间隔年

July 29, 2022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早上回珠江新城参加了一个面试,这是回广州后接的第一个面试。希望能收到下一步通知,虽然面试表现很一般。

时隔8个月再次穿上衬衫和西裤,顶着接近40度的天,打了车去的,毕竟一走路就流汗,脖颈后背胳肢窝,怕面试影响形象,算是唯一比较上心的地方吧。原本还想买一双皮鞋,那种自己习惯的高帮运动款,但还是忍住没买。想着面试可能不过,穿一次就没必要了,能省则省。穿着熟悉的藏青西裤和浅蓝衬衣,以及之前只在年会上穿的尖头皮鞋。从10点聊到11点,一上来就是英语聊过往,直到为何回广州才切换频道。专业方面没啥,但在企业文化和个人性格上,我还是交了没有好好准备的学费。

我不断地安慰自己,一切随缘。甚至已经在假想不通过,当作攒人品,当作建设心理预期以便降低之后失败的失落。在有进一步消息之前,暂不做其他尝试了,专心花两个星期的时间把书看完,然后找一个可以在9月续上月供的工作。这一点,至少现在我还有信心。看回离开深圳时自己给自己写的短信,“把日子过起来”,想做的去做,剩下的不理想,也欣然接受。

工作生活以外,说点感情方面的事。这两天跟宝吵架了,其实是我的问题,我突然选择冷漠。我真的挺坏,她一点也没有做错,如她说的,莫名其妙受到了惩罚。很多时候在电话的那端,眼睛和脸颊憋得通红,委屈得不行。可我一想到后边谈婚论嫁的事就开始不知所措,想到把八楼的房子卖了换到跟柿饼她们一个小区就跃跃欲试,总之,最近的思绪很杂乱。Vivi说,你没想清楚就不要耽误人家,谁的时间不是时间。所以我选择这样拙劣地冷漠,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不知道怎样才对。曾经的经验告诉我被人吊着是不对的,发现被人吊着的反噬的痛楚还不如一开始来个痛快。早上面试的事我没跟她说,不想她陪着失落。

真想跟宝说声对不起。真希望等这段时间过去,能从天而降一个好时机,让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回广州已经快50天,50个坐吃山空的日子。花了接近一半的时间纠正了不好的行为,比如没去图书馆,比如晚睡晚起。但就像今天的面试一样,我依然没有过分的苛责自己,反而安慰做好接下来的事就行,还有时间。承认自己本性难移的缺点,不去做抗争,避开它们,过去的不追究,现在的将来的尽量走好。我甚至都不苛责自己在这个所谓的间隔年里没有做出一些天翻地覆的改变,只是在静悄悄地做自己的事。只不过或多或少有点焦虑,自己真的不小了。

没有特别奢望突然有转机,按照过去一年运势的惯性,也不太可能有惊喜。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计划,继续静悄悄地过8月的前两周,然后适当地为9月做准备,就OK吧。



俞敏洪访谈 – 朗读者第二季

July 14, 2022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接下来要为大家请出的这位嘉宾,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创造了中国教育培训机构的一个奇迹。学校从创立之初到今天,面授学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3000万人次,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但是用他自己的话说,从他成长到成熟,他始终无法摆脱的是恐惧带来的疼痛。对贫穷的恐惧,对落后的恐惧,对安逸的恐惧。不过幸运的是,他在恐惧的疼痛当中获得力量,变得强大。那接下来就让我们掌声欢迎朗读者——新东方集团创始人俞敏洪。>

董卿:您好于总,欢迎您。你看,我手边放着一本名字叫《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

俞敏洪:我觉得其实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来享受的。如何才能让你比较正常的,或者是更加快乐的度过一生,就变成了我们的一个主题。

Read more



三月

March 8, 2022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这周末原定去杭州培训,被通知因为疫情取消了。明天周三,一个星期即将过去一半,突如其来的双休,突然有点开心。

我来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总会去想“现在过得怎样”这个问题。不可避免地,跟过去的自己做起了比较。由于生活太过单调,抛开日常的两点一线,其实没有啥好说,至少现在没有。

现在的我过得挺好,至少在工作上的确是不一样的遭遇。比如晚上八点之后一般就不会工作事情打扰,一个月有三个周末是双休,单休那周有加班费。这里的休,是真正意义上的休,不开电脑,基本不回也没有什么工作消息。当然还有因为我租的地方离公司近,每天通勤的时间不超过半个钟,工作日可以在公司食堂解决三餐,中午休息的长达一个半小时。

这个公司很拼,年轻人之间挺卷,但大部分人都还很有意识地保障自己的生活,或者说很有目的地追求性价比高的生活。他们认为该做的事点头哈腰,积极主动;认为浪费时间的事,装疯卖傻,假装失忆。已经一把年纪的我,一边看着,一边总结这里的生存之道。其实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生存之道——不要做一个讨好的人;要懂得说不,甚至拒绝有时候都不需要开口说不;看破不说破,努力消化发泄的冲动;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最后八个字是我额外加的,说实话跟是否因为来了这里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一直有比较的坏毛病,其实没什么用,这世界上那么多人,怎么比的完,怎么比才有意思。另一方面,我也慢慢接受自己的平庸,有些事年轻的时候没做,老了真的很难赶上。我没有很老,但开始希望自己也能歇一歇。

接下来每天晚上我都准备带到八点半之后再回,小部分的原因是想那一点宵夜和水果,大部分还是因为开始忙了,没办法做到准点走。主观上也不想早点走,因为回去也不太能提得起精神做自己的事,倒不如像现在这样找个没人的角落,说不定慢慢能做一些想做的事。现阶段打算固定下日常的模式,既包括白天工作上的对战,也包括除此之外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没有什么想在这里说的目标,没有脸说。不过倒是有几个重要的节点,需要等它们慢慢到来,希望如愿。



你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March 12, 2021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摘录自锵锵行天下的一段讨论:

“比如说你想你二十年前的女朋友,对吧,你试试跟她打个电话你就知道了。她又成了家,生了孩子,她翻篇了,早就翻篇了。你还觉得耿耿于怀的,或者说,还觉得那个你做对了做错了的人,是在二十年前的那个时空。

一个人全身的细胞没过多久早就换一遍了,物质上你这个人已经完全不是那个人,精神上其实也一样,不再是那个人。

很多人是一次只爱一个人,但是翻篇了,她就真的进入了新的生活。反倒有一些人却一直活在过去,不往前看。

你后悔你做对了做错了都没有意义,你的桥梁不断地在往前延伸而已,你都是为后来的那些你不知道的人甚至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在铺路。”



大明湖

January 24, 2021 | Filed Under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世人慌张不过是图得碎银几两,可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千惆怅,可让父母安康,可护幼子成长。但这碎银几两,也断了儿时念想,让少年染上沧桑,压弯了脊梁。



解读

January 9, 2021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摘自圆桌派第三季,李玫瑾老师关于爱恋的解读:

恋在情感当中是一对一的情感。一对一的情感里爱是特别多,恋是特别少的。换句话讲生活当中真正的恋能成的不多。就好比说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有这一个人,我心里永远有她的一个地方,不一定成婚姻。真正的恋可以不成婚姻的,就是心里喜欢你,然后看着你快乐我就特别快乐。

生活当中我们很多时候是交朋友,也算一种情感,但够不上恋。所以最开始都不要往恋字上走,先交朋友。两个人不是那个关系,就是朋友关系。最后朋友关系到什么程度——两个人在一块特别舒服。我并不是为了跟你要恋,是跟你在一块舒服就舒服,不舒服就分手,我们就是好朋友。这种感情就比较成熟,因为它确实有一个配不配的问题



半马

December 27,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创造美好的代价是努力失望以及毅力。首先是疼痛,然后才是欢乐。



武清

December 7,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摘自l夏温柔ooh的网易云分享

姑娘往后啊一定要
知人不评人
知世故而不世故
看破不说破
不争不抢不显不露
赤诚勇敢坦荡善良
最重要的天天开心
永远自渡



Compensation Notice

September 28,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要开始认清一些事实,虽然有点晚,但暂时没有别的办法。

不要比,把这种比较的精力化作努力提升自己的动力。可以发泄,但点到为止,不再反复,不要让发泄的情绪冲昏了头脑。要清楚哪些是可以靠自己努力,哪些只能默默忍受。大丈夫要经得起这样的打击。

想要的东西不能靠别人给,只能自己去争取。真的,可求的只有你自己。

从今天开始勤俭,保持健康,努力提升自己。

(照片拍于从牡丹江去七台河的路上。)



给Helen的第四封信

September 18, 2020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Helen,

展信佳。

似乎去年准备给你写信的时候也是在外边出差,转眼间,这不寻常的一年也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的时间了。

我其实有很认真地思考过要给你写信写到何时,因为总觉得一个大龄男青年这么年复一年地写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似乎很不合时。但我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这才几年,何况又有什么不好呢?这份纠结如同我内心其他无数的纠结一样,是不是在我的体内滚动。或许是因为大龄的缘故,现在的我慢慢放任了以前没办法放任的东西,觉得有些事难得糊涂,没有答案才是最好的答案。所以它滚任它滚,我写我的信。至于明年,明年再说。

在向你解释为何挑了一个这么大的物件放在你座位上之前,我想跟你分享一段让我深感相见恨晚的话。这段话关于做人,关于守住自己的内心,关于如何爱身边的人。蔡康永说,“其实我鼓励大家是做一个比较冷淡的人,我不认为过于温暖是一个跟别人维持良好关系的好的立场。如果被‘温暖’两个字绑架,就更‘吃力’了。一个人一味地热情,其实一定是盲目的。你一定会有大部分时候是冷淡的,才能够对比出你对哪些事,哪些人还抱着极高的热情”。我把这段语音收藏在微信里,每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时,就带上耳机听一听。

好了,说一说今年为什么选一个咖啡机。其实我一直是个挺无趣的人,特别在生活的某些领域,直得可怜。上个月我给自己买了个免洗豆浆机,起因是想每天喝杯黑豆浆,尽可能延缓发际线的退化。然后便发现买个了惊喜,除了豆浆,它还可以榨麦片、牛奶、米糊,很适合我这种懒惰的空巢青年。所以我想推荐你每天也喝一杯豆浆,而且一周内变着颜色喝的那种。当然这个想法在告诉徐莉和晓欣不到五秒钟,就被否决了,不知你能否想到我那一刻的表情。她们说你喜欢喝咖啡。我一时间醍醐灌顶,这咖啡机不正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最好解释?

于是这个没有包装的礼物便来到你的跟前,希望你会喜欢。

Helen,今年还是没能当面跟你说生日快乐,第四个年头了,有点遗憾,可我相信见字如面。每一年都稍微有个仪式,每一年都岁月静好。

Helen,生日快乐!

有些事情或许没能如期而至,但给时间一点时间,总会来的。

感谢一直以来的关心与帮助。

愿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愿家人安康,事业顺利。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2020年9月12日

于 南京江宁 上



倒计时50天

August 30,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其实是50天不到,只剩48天了。

在帮亲戚处理完所有房子的事情后,我并没有如想象中可以松一口气后开始自己的生活,反而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在自己原来也没有计划没有章法的生活里瘫软的倒下。昨天跟捞歌团吃饭唱歌,跟超哥唱歌吃饭,晚上回到家坐在书桌前,对着一堆空白的课件,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办法提起精神,内心既失望又落寞。

这一周一连接了三个活,担心今年的假期被侵占;这一周看到了内部无趣的争斗和丑陋的嘴脸,苦笑未来是否要开始盘算;

当然还有,这一周妹妹离职了,虽然早已习惯人来人往,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交集,心里难免空荡荡。无论曾经有怎样的幻想,也不知在何时突然间变得平淡。结果使然,所以无须追究。只是自己总归失去了一份美好,留下避免不了的遗憾。我想没有人会都懂这件事,我没跟pet说,只是情绪波动的那一刻把照片发给了绿宝的三人群,自然没有回复,像是在向我证明,有些物事从一开始到最后,哪怕是一个与之相关的毫不起眼的细节,都是多余的。

我没有很受打击,因为是没办法的好事,也因为自己的倒计时连50天都不够了。今年最重要的任务一直没有变,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要等到倒计时结束。

给自己打气。



May 17,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整个周末感觉都在睡觉中度过的。头脑昏昏沉沉,没有做饭,没有跑步,没有看书,也没有加班。唯一做的稍微有意义的事,是洗了一周的衣服,还有扫了地。

我想应该是工作上的事,让我变得这般昏沉和迟钝。确切的说,是工作上的事让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浮躁,于是没有坚持该做的事,进而变得今天这般昏沉和迟钝。

我已经有几天没跑步。

我已经有几天没拉筋、深蹲、俯卧撑、引体向上。

我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复习、没有做饭。

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阅读、没有写字。

我已经好久没有记录自己的生活。

该怎么调整呢?

下载一个叫“习惯”的APP,每天打卡;下载一个叫“番茄土豆”的APP,每天登记;下载一个叫“KEEP”的APP,督促自己跑步和骑车。

这样会有用吗?希望吧。

其实如果降低一点对自己的要求,我各方面过得还好。

工作上算是慢慢习惯,习惯内容,习惯同事,还有习惯上司。我给自己总结了言多必失的教训,定下了保持冷漠的约定。虽然时不时发挥失常,但终究不再像刚回来那会独自忍受。现在至少会发出几声抱怨,让人知道自己是个狠角色。

生活上,最大可以谈及的问题或许是情感状态了吧。还行,昨天才意识到原来已经过去两年。而失去妹妹的失落和遗憾,也没有很强烈,觉得自己做的很对,甚至在内心里开起了玩笑,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倒是这些被强压下的思绪,难免留下幻想的后遗症,目前我还没有还是好办法,除了等待那一味不知在何方的解药。昨天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回答,如果下次在被人介绍对象时,我的说法会是两个:1)已经有目标了;2)过一阵子再说吧,最近太忙。在这一方面,我觉得自己确实成长了。一切都会过去的,这在两年前只是一句鼓励自己的空话,而如今是真真切切的感受。

在我心上还有一件事目前仍等待解决。我给自己设定好了三个节点,很清晰,无论哪个先到,我都要去做。一个是我需要的时候,一个是今年年关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个是我受不了的时候。写在这里,不要忘,这是了断的最后期限。

最后的最后,就是一直陪伴多年的考试,今年是最后一年,试一试吧。



冷淡

March 4, 2020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摘录自蔡康永的一段口述:

其实我鼓励大家是做一个比较冷淡的人,我不认为过于温暖是一个跟别人维持良好关系的好的立场。如果被“温暖”两个字绑架,就更“吃力”了。一个人一味地热情,其实一定是盲目的。你一定会有大部分时候是冷淡的,才能够对比出你对哪些事,哪些人还抱着极高的热情。



拉伸

February 27,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三个拉伸,三个核心,从今天开始,每天一练。

Read more



耿清华 – 给团队的一封信

February 8, 2020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转自微博

各位:

现在我们面临的整体情況如下:

疫情情况不明朗。新冠病毒高传播度、高重症率,杭州禁足令将持续相当长时间。较乐观是三月份有望开工,外地返杭同学最好做三月中旬的打算。最悲观的情况,是要等到六月份天热,病毒自己没了,社会才能恢复正常。

疫情一定会带来经济乃至社会结构的变化。具体到传播相关专业工作,门槛低,上限高。从业人员总数(分母)会越来越多。打个可能不恰当的比方,我小时候单位都有很多专职司机,而且地位很高,因为会开车是罕见的技能;后来大家都会开车了。我们的专业也是如此,基础传播技能已经没有门槛。大家要正视这一点,任何专业做不到金字塔尖,可能就没有单独的特别价值。在疫情背景下和疫情之后,社会的协作方式会有重大改变,不止于叮咚买菜。

我们需要再明确一点:

这次疫情已经是近40年中国最大的历史事件,影响会非常非常巨大。我刚好41岁,我对这句话负责。非典、汶川、奧运、贸易战,苟利国家生死已,都比不上这件事。我们都习惯了经济上行(实际上已经上行了40年),有时候要面对现实,万事有周期,人一辈子都至少会面对一次大的经济危机,美国最近—次是次贷危机,日本熟悉宅文化的都懂,已经几十年了。我们刚结束房地产时代(类似日本),我们很多人都有消费货款(类似美)。大家可以联系自身,自行推演。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先排除法,看我们有哪些不能做的。

1. 暂时不能出门。

2. 任何事情,无法面谈。

3. 聚集开会,深入讨论,协同执行。

我们接受的教育、所受的工作训练、所处的文化环境,都是社会化的、组织化的、鼓励集体主义的,现在不能说都没用了,只是一切都在变化。你会觉得个人非常渺小,因为你连家务都做不好。

现在,等于你单独开启了《生化危机》的—个副本。

所以,我个人做一些建议:

1. 认知、接受已发生的所有变化。说白了,事已至此,节哀/制怒顺变。不自怨自艾,每个人面对的问题程度不同,但危机都是相似的。

2. 明确自己是具备独立意志的个体。做好围绕自己个人生存的应有准备。未来你可能大概率仍然服务一个组织,也仍然要把寻求个人空间放在第一位。这应该是一个根本诉求。

3. 做计划。先做2020年的经济计划,再做学习计划。先规划自己,再不断调整。

4. 要坚持阅读。要每天做技能训练和身体锻炼。和家人保持良好关系,寻找最佳相处方式。

5. 联系你熟悉的,所有线上社群。保持一定程度的线上社交,保持社会性。

6. 做好现在的工怍。没有工作就给自己创造工作。每天必须单独面对工作(而不是家务)一小时以上。尽量不要这样想:“这个公司/这件事/这个人不值得我这样”。现在是你需要一定工作保持状态。

7. 克制浏览和娱乐。对未来的思考,对人类命运的思索,对世界大事的关注,每天不要超过一小时。信息过载会带来巨大疲意。

8. 找到你可以自己独立完成的那件事,再考虑协同。

我们可能不太像一个传统团队了,但我们仍然是一个社群。睡什么睡,起来High!

耿清华

2020/2/6



第八章 面壁

January 28, 2020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

突然之间,山坳后面飘上来岳灵珊清亮的歌声,曲调甚是轻快流畅。令狐冲和她自幼一块儿长大,曾无数次听她唱歌,这首曲子可从来没听见过。岳灵珊过去所唱都是陕西小曲,尾音吐的长长的,在山谷间悠然摇曳,这一曲却犹似珠转水溅,字字清圆。令狐冲倾听歌词,依稀只听到:“姊妹,上山采茶去”几个字,但她发音古怪,十分之八九只闻其音,不辨其义,心想:“小师妹几时学了这首新歌,好听得很啊,下次上崖来请她从头唱一遍。”

突然之间,胸口忽如受了铁锤的重重一击,猛地省悟:“这是福建山歌,是林师弟教她的!”

这一晚心思如潮,令狐冲再也无法入睡,耳边便是响着岳灵珊那轻快活泼、语音难辨的山歌声。几番自怨自责:“令狐冲啊令狐冲,你往日何等潇洒自在,今日只为了一首曲子,心中却如此的摆脱不开,枉自为男子汉大丈夫了。”尽管自知不该,岳灵珊那福建山歌的音调却总是在耳边缭绕不去。

……



新的一年

January 28,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除夕那晚,Pet问我,过去的一年,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应该是在上海NMADP培训结束后,一个人在公司LOGO旁拍照留念的时候吧。

Pet说,她是抱着麦兜的时候,以及年前跟小伙伴梳理新年工作的时候。

她过去一年开心的事果然比我多,也比我的简单。

我问了绿宝同样的问题,她说,终于考完了注会的专业阶段。

绿宝问我,跟妹妹怎么样了。我笑了笑,跟她坦白妹妹已经有男朋友了,是我自己想多了吧。

新的一年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吗?

绿宝说,想学开车,想要更努力一点,想少抱怨。

我说,我还没有很认真的想。大概是涨点工资,挤时间学习考试,可以的话,谈一段恋爱。

说完赶忙补了一句,好像太贪心。

妹妹说,她说过去一年最开心的,是毕业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而新的一年,希望家人和自己一直健健康康。

身体健康,应该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愿望。如果一个人只允许对一个人许下这样的愿望,那我会把这个愿望一直许给我的爸妈。

那你呢?

我希望新年的自己,少一些躁动,也少一些回头。过去的事,遗憾留在心里,不再提及。将来的事,顺其自然,不作太多打算。



培养意志力需要了解的12件事

December 29, 2019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43600

1、刚开始的时候,一次只做一件事;

2、不要想着一个习惯21天就可以完成,最少要坚持2个月;

3、培养习惯可以按着由少到多,由易到难的原则来进行,不要在一开始就追求完美;

4、明确打算付出多大代价,你的决心很重要;

5、不要指望一次就能成功,找出失败的原因并解决它,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6、做出明确可以衡量的计划,去学习一些相关的技能;

7、改变周围的环境,帮助你完成目标;

8、利用公开承诺的力量;

9、给自己一些想要的奖励;

10、在网上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跟你一起成长;

11、在遇到混乱和挫折的时候,坚持下去;

12、每天记录、定期总结,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来改变。



滇池

December 19,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那迎面飞来的海鸥,其实并非为你而来。



西九龙

November 9, 2019 | Filed Under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没有久留,第二天下午提前买了西九龙的票走了。不想久留。



Next Page →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