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放不下是这样一种感觉

July 8, 2018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放心,我不发了。



别问

May 2, 2017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现在是早上的九点半,已经上了一个小时的班。

部门的两个领导去开会,另一个同事还没来上班,只剩我一个人难得清闲地坐着,好不自在。

对,是很难得,清闲到可以偷偷拿出日记本抄十点读书的句子。

“无论这个世界对你怎样,都请你一如既往的努力、勇敢、充满希望。——毕淑敏”

昨晚,之前的同事问我之前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顺带寒暄地问我现在的工作怎样。我开玩笑地用公司的邮箱给他回了个没有正文的邮件,自嘲似地证明自己还没有下班。

“别问我新工作的事,要脸。”

不过一会儿,对方回复到,“我了个去。”

的确,只能用我了个去来形容了。

很多人都以为我去到新的公司可以稍微闲下来些,殊不知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候,特别是听到之前的同事说格雷走了好可惜的时候,我会问自己,会不会之前走得早了。

之前?只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

试用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HR的工资把我的工资定低了,心里算是看清了这班人的一贯套路。等发工资的时候问问是为何,顺便了解一下几时会再调一次工资。毕竟这边工作时间长,而且你直属领导的工作时间也很长。这就意味着你一般要加班,偶尔可以不加班的时候,却发现领导也在,自己提前走不好。所以,既然什么暂时改变不了,要点物质上的补偿。

我挺怕回去之前的地方,怕见到之前的同事,怕见到那些看好我的人,怕被她们发现其实我没什么变化。

“虽然有可能绕了很远的路,但愿每绕一步路,就有一步路的意义。”这是昨天在微博上摘抄的句子,但愿吧。

但愿归但愿,既然害怕,努力吧。



April 16, 2017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这段日子不是很顺利,但应该会过去的。

听说肉仔要去参加围棋比赛了,突然好开心。

二宝的名字还没想好,一想到这也好开心。

所以,加油吧,哪怕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



快了

February 12, 2017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这周堆积了许多活没有干完,原本想着周末回公司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赶出来,甚至还答应了auditor会把底稿的Q发给他们,会写好memo。又考虑到堆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没洗,不能在公司加班,要回去看守洗衣机,只好带了电脑回家。结果,现在是周日晚上的8点半,距离新的一周只剩几个小时。厕所的洗衣机隆隆地转着,这个周末唯一完成的任务:堆了一星期的衣服终于要洗完了。

明天中午有内部培训,正好给我赶上。我自己挑了讨论698,这样大的题目,可以扩展的内容太多。在40分钟左右的午休时间里,我只需要把我会的在同事面前梳理一下就好了。对于有内容的PPT,我还是驾轻就熟的,怎么说调格式也是自己的强项。我也喜欢做这样的梳理,有点类似写总结,况且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同事面前做与专业知识相关的总结了。

接下来的两周,要做的事情好多。除了要完成手头上的活,还要整理过去有用的资料,更要交接好自己负责的工作。我概念里的交接好,不是简单地找一个取代的同事,而是要把工作的难点和关键点通过一种尽量好理解的方式,传递下去。像那两个汇算清缴的底稿其实已经达到可以让接手的人来年依样画葫芦的程度,我要做的便是再分别写个邮件梳理一下整个工作流程。当然还有其他不可以通过底稿传承的活,这些需要我先自己在心里过一遍,然后再把经验尽可能简洁地写出来。

这是一件跟写Farewell letter一样重要的事。剩下的时间,除了菲比Farewell那晚,不安排别的活动,专心做好自己剩下的工作。



December 18, 2016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微信号给封了,过程比较奇怪和复杂,我自己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

只好重新手机号申请了一个gra1pjw。不知道怎么加回之前的联系人。随缘吧,最近好多东西感觉只能随缘,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其实这里边有很大的因素是由于我自己的不给力,没有方向,没有办法。怪我。原本想把这些东西告诉身边的朋友、家人,但想想还是算了,感觉说了没用。

前几天给格雷的蛹续费,后台的大虾截了个图给我看,说挺厉害的,从2011年到现在的一个域名。

我微微一笑,是挺不容易,六年了。可其实也没什么难,自己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唯一做的,便是静静等待时间留下痕迹罢了。

这几天终于降温,广州开始许有了点冬天的样子。很快就冬至了,原本要发几句《葡萄成熟时》的歌词到朋友圈,想想还是算了。下周约了体检,申请通行证,调会计证。突然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本子或者手机开个备忘录,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以便及时完成。

好像有这个必要。

但那些不知道该怎么记的事,又该怎么办呢。



LIST FOR 2017

November 27, 2016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想写的话有很多,不知从何写起,不知还来不来得及,也不知到头来会是怎样。

时间一晃一晃就过去了,路在何方。

img_20161127_171412



慌张

November 7, 2016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每天早上起来,天仍未亮,远处珠江宾馆的霓虹色招牌依旧清晰可见。刷牙洗脸后,天渐渐泛明。窗外陆陆续续传来楼下商铺卷闸门被拉起的声音。市场开始有了零星的吆喝声以及环卫工人打扫街道时笤帚与水泥路面摩擦出的声响。我坐在书桌前,内心突然有股抑制不住的慌张。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April 11, 2016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从东兴南路往广州大道的工行走,然后掉头顺着寺右新马路,由越秀区人民法院和邮政局的夹道返回小区,加上上下两段八楼的楼梯,这样的全程,大概能记录2500步。

手环还差一点步数才达到每天的目标,于是我下楼转了转。途径沙县小吃时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吃一碗馄饨的念头。倒也不是因为八块钱的单价让我觉得小贵,而是觉得初衷是下来攒记录的,顺带吃宵夜多少有种节外生枝的味道。一个人做一件小事尚且如此,那将来遇到大事又该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散一个步也能有这么多的心理活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末睡得多又睡不好的缘故。

今天除了在同一个饭馆吃两顿饭之外,似乎也没有做其他的事了。现在回到电脑前,已经打定了明天再洗澡的主意,确切地说,应该今天晚些时候再洗。最近的生活有点沉重,步伐上的沉重,心情倒还可以,没有什么起伏,毕竟跟工作有关的大场面估计也都见得七七八八。唯一算得上触动的,应该是得知同事递信的消息。她们开玩笑的说,你要是中午再不过来吃饭,就没机会了。

生活上有时候就是这般凑巧,有些事情的改变在别人看来,可能没有什么。可对于当事人,一丁点的差异,也在内心激起不小的浪花。我也因为所谓的步伐沉重,加班,晚起,早上不带中午的饭,结果才没几天,给告知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在lync上打了“我去”这两个字,然后才慢慢平静下来,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应该为她们高兴。

其实在四大,哪天听到哪个同事离职了,都不应觉得惊讶。我不知道会不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也改变自己原来的看法,做出一些让别人惊讶一小会的举动。我记得在做staff的时候,我一开始有一个比较坚定的想法,我要做到senior。而曾经又在A2的某个时候,我天都会去看招聘网站,心里重复着另外一个疑问,我到底值不值得熬到Senior。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算是初步实现了自己那个比较坚定的想法,过程经历动摇,好在没有什么波折。我也曾经听说过天花板理论,并一度承认在四大应该有坚持多几年的合理性。但毕竟都是曾经,人的想法总会因为环境、时间以及经历过的人与事等外部因素而改变,我也不例外。我现在开始有了第二个比较坚定的想法,想守候自己内心关于三年的执念,然后去外边的世界看看。

我跟lulu要了一个她的邮箱,读书那会我从来没有给她发过邮件。我开玩笑地说,我可以给你发我司的电子贺卡。她也是机灵,打趣地回,最近好像没有什么节日,现在离中秋还很远。我没有接话,我只是在心里盘算着哪天我发链接的时候,要抄送些什么同事,密送些什么样的朋友。而哪天又很显然是个未知数,所以还是能少说两句是两句。

等过多几个小时又要上班了,老爸总问我,工作不要太累,工作要做得来才好。虽然手环显示最近每晚熟睡的程度不到20%,我仍相信我会做好的。只是有时候会很无奈,自己的身体不听大脑使唤,但其中始作俑者,却还是自己慵懒的大脑。



December 22, 2015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VG在只有西恩队参加的辉夜杯胜者组决赛连输两局只拿了第三,休斯顿火箭15-16赛季打了32场目前胜率只有五成,阿森纳上周四比零败给了南安普顿领先第三名的蓝月亮只剩一分,广东东莞银行全华班为最强阵容后卫线没人够看史无前例主场三连败。

BurNing是我最喜欢的Dota选手,在Ti5加盟VG之后,像我这样的伪dota迷,也突然觉得B神这一把挺有希望的。西恩多塔的表现总无法让人满意,一比起DOTA1曾经的辉煌,只会让人更加心痛。论坛上有水友总结的很好:Ti打出了EG,南洋杯打出了Secret,法兰克福秋季赛打出了OG,TS4联赛打出了VP,现在中国队是抽到谁都是掉入败者组生死战的节奏。英雄池浅,战术单一,BP还吃亏。我自己看过为数不多的BO3,总是2比1,惨遭淘汰。觉得要看一届有中国队夺冠的比赛真的好难,而向辉夜杯这样的国内赛事,喜欢的队伍没能走到最后,B神难得选到一局敌法师,却反而比对方先打出GG。

其实,我并不觉得国内外多塔的差距有多大,相反地,在这次辉夜杯之后,新人辈出,国内队伍之间的差距几乎微乎其微,就算外国队来也很难保证稳拿冠军。只是现在再也不是那个明星选手拯救世界的年代了。如今的多塔,谁对版本理解的透彻,对英雄研究的透彻,在BP上能出其不意,甚至是所谓的野路子和大招,我觉得比一个队伍勤勤恳恳执行古老的战术,一刀一刀的farm,效果要来得更明显。所以,我更愿意去相信西恩总会有重夺冠军的一天。Rotk说,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削B神。我能体会到BurNing累了,但他还在坚持。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无法见证BurNing实现他青春最后的梦想的整个过程了。

休斯顿从去年逆转CP3进入西决,到如今的解雇冰箱西部第七。Christ Webb说火箭队是比76人(2胜30负)更让人失望的球队的一番话,道出了每个火蜜的心声。如今写在我们脸上的,除去赛季伊始的始料未及,只剩丢脸和失望。

打开虎扑都不想去浏览火箭相关的新闻,反而看看泡椒,看看罗斯,甚至看看金州勇士如何大杀四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等季后赛到来再关注吧,就当做一个铁杆球迷为深陷泥潭的主队攒的人品。

兵工厂年年卖队长,季季买前锋的肥皂剧也走了好多年。今年换了门将切赫,272位列各大联赛的助攻榜首,吉鲁持续打脸,在2比1啃下曼城之后,错失登顶良机,一时间像是大冬天在被窝里给人泼了一盆冰水。

东莞银行史无前例的主场三连败,后场没人,外援打不过,朱八王七渐渐老去,阿联发微博鼓舞士气,依旧客场败走青岛。虎扑上杜峰下课的呼声不绝于耳。曾经的宏远一去不复返了,这个赛季莫非连季后赛首轮都过不了,更别提再去五棵松试一试了。

临睡前很杂乱的写了一些话,没有打草稿。我想,也是时候放弃追逐这些曾经喜欢的东西,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了。十点读书昨天推送了一些讲努力的文章,主人公都是很专心很努力地做自己的事,为自己的目标很专心很努力的奋斗。现在的我暂时没有很伟大的梦想,可能也不会有。但我至少也有个近期的小目标可以为之奋斗,就好像那些文章的标题说的那样,“是的,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我努力是为了让我的本事配得上我的情怀”,专心,努力。

B神说,不是所有的梦想都来得及实现,但是我们愿意为它去奋斗。

不如就暂时放弃,专心自己的小目标。或许当我们再次相见时,彼此都有了更好的模样。



December 15,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原本我并不想在这里写这样的事,可细细想来,觉得自己着实讨厌好生后悔。我一直在别人面前大放厥词关于不念过往的重要性并塑造自己关于这方面的形象,可到头来,确是这么不堪一击。

这应该是我长久以来的一个缩影,一个失败的原因。真失望在好朋友面前暴露了我如此不成熟的一面。每每想到看到如此的我的他们的表情,我的胸前背后便一阵说不出的氤氲和抑郁,感觉小时候那些因莽撞不懂事的自己又一下子回到身边,甩也甩不掉。而且如今是早已成年的我,却干着这般让人蹙眉,叹息,甚至无语的事。

长久以来,我总是任由那些因头脑发热而犯下的傻事随时间的流逝而变淡消失,亦或者让下一件自己更懊恼的事情来冲刷替代。即便静下心来反省的一刻,我似乎也没有想到合适的解决方法,关于反悔,关于下不为例。如果有一个类似“坚持不做让自己懊悔的事的天数”的指标,我的记录应该无法超过7天。其实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保持并享受书上说的那种孤独感,哪怕只是到我向别人大放厥词的那种程度也好。

但很明显,我连后者也做不到。

亦或许我需要点时间,只是伴着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能不能真的改过自新。

我不是很有信心。



September 7,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昨晚跟家里打电话。老爸接的。

哦,今天不用上班,在宿舍自己弄吃的么,多买一点,不要省,洗澡了没,你妈在这。

妈,没什么事,跟你打打电话。

中秋歇几天。

一天。

要吃月饼不,我寄点给你,知道你们公司不发这个。

不用了,太甜,不喜欢。

中秋有没去哪里玩。

没有,呆在宿舍看看书。

买些排骨炖点汤喝,平日没什么营养。

好的。

在我跟爸妈打电话的大部分时间里,大概一半的时间是在聊吃的,聊我吃的。有时也会有天气,菜市场的价格,工作等其它事情,但这些经常性话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每次问的内容都一样,答案也一样。生活的琐事很多时候是生活的本质,亲情更是如此。少了这些表面重复的东西,感觉空荡荡,等待熟悉的声音出现的那一刻,内心才有股温暖平静的力量。这种感觉之于我,有时候会消失会不见,但之于我妈,我想它是一直都存在的,甚至可能越来越强烈。

我和爸妈在电话里也常常聊到肉仔,那总是一些快乐的时光。当家里每一个长辈都把爱倾注到这个小孩的时候,我想这种感觉是幸福的,不单单是仍不知道幸福是什么肉仔,还有肉仔至亲的爸爸妈妈姥姥姥爷舅舅。爱是双向的,付出的一方也会有甜蜜的感觉,无论另一方知道不知道。

听说肉仔最近对数字非常敏感,每每出门下楼,总要把楼道里牛皮癣上的手机号码读一遍才肯走。而且还是从右往左读的,这让家里人哭笑不得。他开始会摆扑克,从1排到13,还有小鬼大鬼,然后一一念出来。他也认得出许多汽车的标志,要知道他舅舅可能连丰田和本田都分不清。扑克牌里的Q,我们那的话叫“muei”。有一次看到一辆宝马,在认得出标志之后,肉仔便开始朗读车牌号,1078muei。这可乐坏了大人们,我姐忙教:

妈妈跟你说,只有扑克才读muei,字母要读Q。

哦。

每每想起与肉仔有关的事,我总是很开心的。中秋过后就要上幼儿园了,希望肉仔快高长大。

明天就是中秋,我已经连续7年没跟爸妈过了,7年是个不小的数字,也不知何时会给打破。



July 16,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我重拾了偶尔早起的习惯,五点钟的夏天,透过厕所简陋的窗,天边早已有了初升的太阳。耳边传来街道晨练和叫卖的声音。早起的效率不高,倒也不是因为睡意未散,只是自己长时间地懒散,一时间决计也找不回遗失了很久的东西。毕竟它是陌生的,陌生到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曾经拥有过。

在找回心无旁骛的日子里,我应该再给自己打气,对么。



March 19,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如果明天没有什么大变动的话,后天就要去西藏了。上个星期刚经历了从从来没坐过飞机到两天坐了两趟飞机的神奇体验,如今要飞布达拉宫,微微苦笑了一下,生活真是时刻充满着惊喜,这次惊喜到我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说没有反应过来可能有点过,确切的说,应该是不知道要有什么样的反应。跳进脑海里的第一个词很自然地是,高原反应。但又或许因为太过陌生,大脑又迅速地跳到另一个问题:

我应该可以安全的回来吧?

最近好似已经养成了晚睡的习惯,这和上上个星期的自己截然相反。我觉得讨论是外界的力量过于强大或是自己的力量过于渺小,亦或是两者皆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看不到接下来可以做出什么的改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能等,等到某一个时刻的到来,自己需要处理的事情变得少些简单些的时候,才腾出时间与空间,用来给未来做打算。

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创造时间和空间?当下一个强大外力阻挡着我新的计划的时候,我是不是只能那个时候的下一个空闲的时刻?

积累了好多日志要写,房间还在等京东的伸缩杆寄到后可以在床上吊点衣服,给手机换了一个很简洁的主题,原生的按键栏。

Screenshot_2014-03-19-00-39-38

肚子饿了,蒸了点馒头吃,电饭煲没戏,留着明早下明天中午要吃的饺子。



January 12,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最近感冒了,好久没喉咙痛,恰好了也赶上了四大的忙季,加班加点。我不知道身体不适和入职遇到的第一个忙季,两者哪个是前因或后果。总之它们是一起来了。等下回公司加班,趁着馒头还在蒸,有感而发打点什么吧。

之前一直天真地以为,可以利用平日闲暇,重拾点昨日的爱好,在复习看书之余。现在看来一到忙季,复习看书却也变得不再常规,难以启齿。当然这算不上什么坏事,毕竟东西还是要学的,见识多了,累一点总没有错。只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每天短短24个钟,少了休息,可能会有代价。

就好比我现在这般。

当然,我也快好了。经历了这几天,我重新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有时候不是你调节心态,笑迎加班就可以解决了事,因为它的大前提是你的身体没有感觉任何不适。当这个大前提不见了,连亚健康都不喜欢和你站在一起,加班带来的不平衡便不是你强大内心所能扭转的了。就好比一个球员到了职业生涯的晚期,明明面前一片大海,想飞起来扣一个,可当腾空的一刹那,才发现自己早已摸不到篮筐了。

慢慢调整,我不怕加班的,只是不喜欢饿着肚子而已。对于这点,应对的措施还是很多的。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学费要交,继续上路。



December 29,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好久没来码字,抱歉。

还有琐事要处理,明年元月16号考完试,到时见。

🙂



October 26,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外边下起雨来,应该是换季的信号,毕竟已经十月底了。

明天要去当骨牌,鱼儿和武藏都不去,很多事总会挤在周末。

完了之后去剪个头发,回宿舍刮胡子。

这两天的伙食有点好,去买点B2和牛黄,顺便把牛仔裤拿去补,明晚可以拿回来跟今晚的衣服一起洗。



October 21,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久久没来更新。

最近一连几天有许多中资行的招聘,周围的同学认识的不认识的,大都东奔西跑,排长长的队。递上简历,还没来得及让脚脖子休息一下,一分钟不到自我介绍加籍贯面貌身高,然后下一位。偶尔听到一两个在抱怨面试官问奇怪的问题,你有无男朋友,有亲戚在我们行么,你觉得你们两个我会选谁,总觉得带有一种炫耀的味道,因为不是千篇一律,即便脚还是酸的,汗味依旧难闻,但苦涩之中,能得到一种别人没有的自我安慰。至少,我还坐在那超过两分钟。

中资行的招聘有一样独特的地方。它跟外企一样有网申,可也跟大多数本土的企业一样喜欢现场收简历。而且它又抵制递简历,要求应届生自己亲自前往。然后出于不便明说或是真的存在面试的成分,就有了长长的队,几十秒自我介绍这种情况。在简历和自我介绍都交给他们之后,他们便提醒届时的网申要去做,第一志愿最好选择投简历的支行。先收份纸质版的,到时再拿份电子版,至于什么是最好,自己掂量。在渐渐习惯大大小小的招聘宣讲之后,我们班那群JR总结出了中资行这样做的原因。

网申的系统是总行的,不受分支行控制。可人是活的,应届生是,分支行也是。赶在网申之前先把今天的招收情况及质量提前摸个底,敢为人先的,特别是同行,甚至是同支行。保证将来可能招到人在一个可以预见的范围之内,更关键的是,让这些被看上的人尽可能别被别人看上。存款贷款信用卡基金要拉,客户要拉,应届生当然也要拉。说起来有点像抢饭碗的感觉,但其实想一想,银行业若没有这种味道,那是大大的不正常。

找工作的脚是酸的,内心是疲惫的,但结果可能是美好的,于是过程便可以显得也是美好的,甚至在日后有了炫耀的谈资。之前听过一段不错的自我介绍,当被问到为何跑这么多招聘宣讲的时候。

“以一个学生的身份找工作一辈子就这一次,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尝试和经历,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答案。”

我不喜欢这句话,觉得一辈子就一次,这样的词汇在哪用都含情脉脉,但在这就可惜了,特别是面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个人可能正转着笔,内心一个抠鼻屎的表情,抱怨着都准备不要你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今天还有多少个一辈子一次的人,今晚又要加班了。

 



August 4,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杂乱,流水账,小心眼睛。

七月底八月初的这个星期上了五天的班,从四月以来是第一次,夹杂着疲倦和厌烦,挤到变形的地铁,几点一线的行程。但这也并非心里感觉不是很好的地方,原以为重复不断的工作会让我不好受,其实无所事事才是更糟的。外管局的改革简化了许多业务上的程序与凭证,可这恰是我几个月以来学会的。一下子被架空,旁人视若无睹的忙着自己的事。我该庆幸已经上交的离职申请,还是怪自己没有把日期再提前一点。不过,往好的方面想,好好捋一捋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并期待离开的那一天。

一年期一有钱哥们给了我一张哈根达斯的提取券,旨在希望我有机会好逑的时候不至于囊中羞涩。在它即将过期的时候,仍没有找到窈窕的人儿,但好东西不能浪费。在体育西一专卖店里,我换了88块一罐和10块的干冰,回去和某华在教学楼下一人一匙羹,并相互感慨要是对面是换个人儿,该是多么好的一幅画面。现实是,俩基友心里不平衡地发誓将来哪怕有钱捐灾区也不吃这么奢侈的东西。

吃完雪糕后,我主动去微信了她。以后就叫她傻姑吧,如果有的话,尊重之前班里人的叫法。三年不见,四年没说话,倒却也自然的很。我们上班的地方仅相隔了一个地铁站,下雨天,吃个饭,聊了聊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重复了一些老同学的旧闻。周围的每个人都在改变,特别是在这个年纪。有同学结婚了,嫁到省外。有人分手了,在空间里晒甜蜜改女朋友头像貌似为了给前度看。她也改变了许多,我开玩笑的说,是在之前的那方向,走得更远。还是那样活蹦乱跳,叫我在楼下等了好久还把我吓了一跳。我也改变了许多,不过调了方向。当然,这改不改变的,只是我个人的说法。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了。在快吃完饭的时候,我脑子里很快的闪过一念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设问。

要不问一下她现在生活的怎样,不了,single还是in a relationship,无论哪种答案除了满足我好奇让我感慨一番,似乎没有别的用处,很多时候不能八卦,特别是略带有唏嘘的,因为很容易导致驻足的时间太长。

当然这又是我的一种臆断。我发现最近有时候思考一个问题或者做某一个决定的时候,所用的时间近乎很短,而且潜意识里总觉得结果的正确性及合理程度与时间成反比。或许是前些日子看完两季Sherlock留下的后遗症,whatever。

娲娲离开广州前还好我跟她吃了一顿饭,历史遗留问题,多这些问题也不错,可以让人有机会聚一聚,特别是像我这种六亲不认的人。昨天跟她短信了一下。最后几句是这样的:

好好奋斗,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有机会再见,没机会就等有机会。

创造机会啦~

创造机会不是我的风格,后会有期。

好江湖哇~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