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东家

December 24, 2017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1)

我跟领导申请放调休假。

我:领导,我们几个安排好了的,我也会带电脑回家,放假两天不影响工作。有时因为工作,我们几个都好焦虑。

领导一:有谁的工作不焦虑,在这里工作的人每天都很焦虑。

领导二:我今天也很焦虑,你没看我一整天都在骂人,骂完我就好了些。

听罢,我脑海很平静地闪过两个念头。

一,下周一二放假,连着周末放四天,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二,我应该用右手正手打领导一的右脸呢,还是用左手反手打呢。亦是左手正手或右手反手打左脸呢。唉,天秤座真是个烦人的星座。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犹豫不决。不对,这样无论手心手背都会弄脏的,我还是用脚,嗯,只好委屈我那锃光瓦亮的黑皮鞋了。如果她敢再啰嗦一句,哪怕是一个字,我就朝她转身180度,同时甩起我的右脚,用我的脚后跟,对,你没有看错,就是脚后跟,对准她的左脸,施展我的回旋踢。

啊哒。

由于她没有开口,我暂且放过她。

2)

公司有规定一,周末加班可以申请调休。

公司有规定二,工作日朝八晚六。晚于22:00下班的,系统会记录加班时间,次日的上班时间为10:00;晚于0:00下班的,次日的上班时间为13:00。

公司有规定三,加班没有加班费;

公司有规定四,当年累计的假期会在年底清零。

公司有规定五,员工入职满一年才有年假。

我记得我刚来的这家公司的前三个月,平均每月的加班时间为60个小时。按照规定二,能记录进系统的,要以4个小时的平均日加班时间为单位,简单地说,我在每个月大概22天的工作日里,有15天是22:00以后才下班的。再概括地讲,每个月有三个星期是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

然后还不考虑剩下的一个星期,有21:00下班但没有被记录进系统的情况。

不说了,再说下去给前同事知道,好丢脸的。

3)

我是比较喜欢领导二的回答的。至少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内心感受,没有否认这里早已存在问题的工作氛围,没有强迫你去接受周围糟糕的一切。

至于领导一,我也没有去想很多,只是觉得,每个人都像他那样的话,这样的部门也长久不了。但又如何去定义这个长久呢,一两年,还是三五年,到时不再是这样的领导,是不是这样的工作氛围,也无所谓了。只是无论去到着怎样的公司,总会凌驾于我们之上龇牙咧嘴的领导,总会有各式各样让人纠结要抽他左脸还是右脸的回答。我们能做的,似乎是在尽量慎重挑选公司的同时,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好迎接各方面的挑战。

没有完美的领导,只有完美的下属。

这是我在这家公司学到的又一课。

4)

年中一位一起共事的同事离职了,去了一家性价比让人垂涎的公司。闲暇之余,她开了一个公众号,在陈医生红玫瑰的背景音乐下,她描述了她在前东家的日子,字字贴切:

“……前东家推崇四大文化,讲求专业能力,酷爱加班。更甚者,大面积推广移动办公,通过云桌面和手机端可以随时随地的处理工作。加之24小时从不停歇的微信群消息,这就不仅是加班的问题,而是从未下班。

我负责的工作需要不停地把所有经验和专业知识揉碎再排列组合,每做一个项目就是一场大规模的头脑风暴。

我需要为了避免被领导Q爆费劲脑汁面面俱到,需要直面业务部门的质疑要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大无畏,需要为了一封赶在17:59之前发出的 “请协助”的邮件加班加点。

最过分的是,我的加班程度在部门里还远远排不上号。

我常悲愤。我不愿意啊,我不想我一生爬过的高峰,只有早晚上下班高峰。……”

作为在部门里勉强排上号的人,我没经得她同意,摘抄了她的文字,改天要请她吃饭。不过她现在很忙,要学做菜,要上西语课,要写公众号,还要上班,早已没空闲的时间来应付我。我很羡慕她现在这样一种状态,真心替她高兴。她就像是很端正地坐在我们面前,笔挺着腰背,手里拿着蘸了墨的毛笔,微微倾着头,写着“岁月静好”四个字。

我跟她大哥,一个共事但仍未离职的同事,讨论了刚刚领导这里谁人不焦虑的理论,然后把上边那段公众号的文字复制在对话框里。

没过一会儿,大哥发来了一个民国捂脸哭的表情。

我笑了,因为这个表情,也很贴切。

5)

我的前东家有一句口号:构建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

当时我还在的时候,我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很深的体会,顶多认为是每个公司该有的愿景。现在我反而有些感悟。别的公司不知道,现在在的这家公司,养了这样一帮领导,设立了这样混乱的体系,你它喵是别指望了。

正在构建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的同事和我还是经常保持着联系,除了吃饭聊天,还有介绍工作之类的交流。

他们让我别太累,熬不下就换,没必要,只要还在一个行业里,不要有简历不连贯的负担。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去权衡各方面的因素,包括现在的,也包括将来的。不止是工作,当然也有生活。工作和生活要分开,是除了只有完美下属之外,我在这里学习的另一课。

我当然想走,甚至我很笃定,不久的将来,这些焦虑成妖魔的领导会成为我脑海里渐渐想不起名字的前同事,这个什么都不用去指望的公司也会成为我的前东家。

只不过,又像陈医生唱的,“顽童大了没那么笨”,我不是不懂才给你们欺负,更不会白白承受你们给的焦虑。我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判断,才暂时陪你们演戏。

不是不想走,而是太想走了,所以,更要走得好。

等我。



初心不忘

December 3, 2016 | Filed Under Life, Work | Leave a Comment 

昨天一个经理跟我说,你现在其实只相当于一个A2。作为一个一直秉承“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S2,当听到别人这样评价自己,我仍旧感到些许诧异。

我“嗯”了一声,草草结束了聊天。

我们觉得我们公司是一个不太擅长培养人才的公司。这一点,多多少少在我所在部门得到了验证。在短短的几年里,从staff到senior,我看到、听到以及亲身经历了太多上级对下级的比较,埋怨甚至是推卸责任。什么“当年的我还能怎样,而现在的你只能这样”,什么“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懂,你在这里多少年了”,以及什么“不可能,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有时,我真他喵地想回他们一句,“你说呢”。

但我终究还是忍住的。我想除了自身懦弱的因素之外,大抵还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知道他们的上级那样对他们,于是他们觉得理所应当这样对我们。这是他们所谓的coaching。我理解这种现象存在的合理性,只是这种coaching已经失去了其本身的意义。我们学不到东西,或者委婉一点的说,那些我们承受的压力远远要比我们因此增长的本事多得多。长此以往,留下便是不对等的比较,埋怨以及推卸责任。

《熔炉》最后有一句话,我想看过的人都不会忘记。虽然放到这里,可能有点太大了,但我觉得可以见微知著地,勉励自己一些关于内心,关于底线的东西:

“我们奋勇向前,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改变,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很荣幸,我下边也有人。所以我从来不那样对我的小朋友。相反地,我认为做得好的应该表扬而不是认为理所应当,做的不好的应该批评但不是过多质问指责。

我觉得自己可以承受足够多来自上边的负面情绪,自身消化,像一个屁一样放掉,然后给下边一个飞吻。这样听上去有点恶心,是逆来顺受的高级阶段。

Linlin说,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给自己很多压力。虽然这样会让你成长,但偶尔也要放过自己吧。

很感激好朋友的鼓励,但有些东西,无关工作,无关他人,只求初心不忘。



成长的拼图

August 28, 2015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上头的一个邮件,打乱了我这两个晚上的常规,甚至连现在计划以外的早睡,自己也是合不上眼心有余悸。虽然事小,但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

昨天四点多的时候,我正在做一个关于NRA和OSA账户的Research,一个自己第一次接触的概念,EIC叫我过去写邮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她要吩咐的活,是那个我最不擅长的case。

果不其然,EIC刚和审计的人开了会,要我写一个邮件,涉及698,5年,provision write off,disposal,indirect transfer,off shore,withhold CIT,blablabla……这是我记下的东西,我要将它们转换成一个不知给谁看的summary和checklist。

短短的几分钟记笔记的过程中,我还问了一个不能再白痴的问题:

申报表是要土地增值税的么?

不是,要CIT的。

我有时候会强迫自己哪怕在工作场合也尽量不夹杂着英语单词说人话。但那一个全中文的问句被平静简短地回答了,而且我当时居然淡定地,哦好的。现在想想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拿着笔记本回到座位上,我脑海里马上闪现了两个念头:

–    我不会写这个邮件,EIC也应该知道我不会写这个邮件。她大概是考虑到这个客户接下来只能是我接,总要下头有人帮忙打。而且无论要不要恨铁不成钢,花个几分钟跟讲一下,让我去做一些事情,在不影响到邮件最后还是要自己写这一大前提下,这个对她来说忽略不计的成本投入,哪怕没有什么收效,这个结果也是不亏的。

–    等下六点就去吃饭,虽然对于写这个邮件完全没有头绪,但今晚怎么也得加班弄这个。

其实回过头来看这就是工作让人成长的地方吧。有时候,人总是逼出来的。至少在知道要写这个邮件之后,我没有压抑和抱怨,反而是清楚地分析了形势并快速作出该有的反应。在距离吃饭时间剩下不到一个钟的情况下,我要把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Research的结果呈交上去。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说法,当一个人处于紧张状态的时候,他的思路其实是可以很清晰的。至少我有时候是这样。这个Research其实也没什么好查的,该有的文都打印出来了,我只需要把相关的内容,关键词,用荧光笔高亮出来,并贴上便签做标记就好了。这样的工作量,半个小时可以搞定,我甚至可以在交差之后,整理一下桌面喝口茶再下楼吃晚饭,然后开始我的加班计划。

扯得有点远,总之有些事的确在我的计划以内,这是一种成长的体现吧。现在回到吃过晚饭坐在座位上对着outlook空白的新建文档以及记着潦草几个单词的笔记的我。

我还是不会写这个邮件,越想越不会写。

有很多概念没有当场问清楚,不知道EIC想表达的意思。自己也没有那个EIC需要的Sense。她可能觉得某个词,某句话,你应该就要懂得背后的故事是什么以及接下来的故事又是什么。实际上,或许也应该是她觉得的那样,苦于我远远没达到那个境界。理性地分析,我接触这方面的东西太少了,自己底子也薄,很多原始概念都不懂,又谈何去明白牵涉到这些概念的一个个案例。

时间就在这种无谓的分析与揣摩中渡过,中间还跟同事聊了会天,抱怨了一些Senior做事的风格。抬头一看时间,九点了。身体告诉我再这么耗着,屏幕也只能是这样空着。要先回去,换个环境,再看看怎么写。于是我把相关的文件打印出来,带回了宿舍。

可即便是洗好澡坐在另一张桌子前,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实力真的摆在那。可东西明天就要交,怎么也得挤出个样子来。于是我逼着自己把那些让自己没有办法的东西找出来,并试着把能写的多少写一些在纸上。

整个过程的效率极其低下,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我才断断续续把东西搬到了电脑上。后来便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剩下的东西也隐晦地用英文打了上去。

总之,我如期写了一坨翔。

当我把file和打印出来的邮件给EIC的时候,她没说什么,过了不久,她自己出了邮件。我真希望她看都没看我的翔,就自己发了邮件。但我这种希望似乎又没什么存在的意义,因为她不会无聊到浪费时间去研究笑点在哪里,我也没理由因为她可能觉得看了碍眼而自己感觉不好受。毕竟很多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要有去承担的勇气。

出完了邮件之后,且不说接下来我准备将这封邮件打印出来贴在墙上鼓励自己,也不说我多少感觉到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主题还没讲完。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星期都坚持晚睡看书的缘故,还是因为今天一整个下午忙这忙那喝的水太少,加上下班回来的路上是雷雨的天伴着焦热的地,回到宿舍我的嘴唇开始干裂的厉害,背也有点酸痛,我感觉累了。

我开始在想,明天是周五,这个周末可以看书,昨晚又没有看,要不今晚也停了吧。于是我怀着要不接下来换成早睡早起的念头,带着手机拉上了蚊帐。时间周四晚上9点53分。

结果?结果是我玩了会手机之后睡不着,在周五凌晨0点12分起身打这篇日志。的确,乍一看是那个邮件扰乱了我两天的计划,但根本原因,是自己没有把握好一切的能力。

要是昨天下午我知道自己就算牺牲看书的时间也搞不定那个邮件的时候逼着自己把能写的写了,我可能不需要花一整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写一坨翔。我或许可能在坚持继续看两晚书的情况下写一坨翔。原因其实很简单,在知道要写邮件的那一刻起,它就注定是坨翔。这件事的唯一出路,是在写一坨翔之余,继续自己“非”翔的路。因为以现阶段的能力做不了这个事,只能田忌赛马,把尽量能做的做了,然后出于一个普通员工基本的责任心,拼凑一份看上去完整的交付物交上去。

其实我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比如昨天当机立断先去做好别的事后去吃饭,但是大多时候,出于自己性格不好的一面,或者说长久以来形成的坏习惯,总在逃避,不够决绝,表现得太不稳定,导致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乱了阵脚。

类似的难题以后肯定还会出现,现在总不会是最不好受的,这便是成长的拼图。要谨记,尽量下不为例。



小事

August 2, 2015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繁忙的工作加之自己极差的时间管理能力,练就了另外一种技能——上周从佛山回来加班憋Meeting Note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有时可以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开心了好久。

Day trip的日子总是让人很烦躁,且不说一路堵车颠簸回到公司还要加班整理会议记录,单单客户并不需要所谓的会议记录这一点已经足够我心里不平衡的了。当然我承认梳理会议记录有助于回顾今天一天都做了些什么,但有没有另外一种方式让这种反思更有效地达到?而不是在敞亮闷热的办公室里,孤独地把自己的字迹搬到电脑上。然而,工作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理由逃避,上头要怎么玩,你就得怎么玩。你没有救命稻草,或许有,只是你还不敢用,因为那根稻草的梗刻着“离开”两个字。

正是在这种机械地搬运中,我突然发现,我的笔记记得比之前好多了,有一种学生时代的模样。我之前一直在苦恼为何有时候自己的字还算端正,但换了笔或者换了本子,就完完全全变成另外的模样。而今天似乎不存在这种烦恼,像是一种顽疾在跟随多年之后突然得到根治,整个人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皱皱的笔记本再仔细看了一遍那些字,确认它们整齐地躺在每一条横线上,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是清凉的。

可这是为什么呢?

带着这种愉快的疑惑,我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寻找可能的答案。当屏幕右下角的数字时钟接近23点,我即将打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很自然地找到了答案浮出了水面——只要让你的字保持大小间距保持一致。赏心悦目的笔记需要写很好看的字,那需要天赋,或者后天的苦练。但让它们整齐地排列好一件说得轻松,做得也轻松的事。小时候总记得只有大人才能写出潦草的字,如今已然大人好多年的我,早已不觉得潦草的字好看,甚至觉得那些大小不一张牙舞爪的笔迹像是一个人的内心,反映出那个人时常的不安与燥动。相反地,那些即使远不如正楷仿宋那般俊俏的字体,只要他们规规矩矩的排列起来,也能给人以心平气和的感受。生活中有许许多多普通的物事,却往往带来震撼与感动。

下班走在大马路上,头脑里回想着那些字,像发现了宝藏一般,一天的疲倦与埋怨相比之下也没有什么所谓了。想起自己有时候因为打扫得干净的房间,一双补好的鞋又或者下班回家发现早上出门就已泡好的茶,总能乐上一阵子,一时间忘记明天还要继续的工作,一时间忘记了换工作的念头。



教训

July 30, 2015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早上刚和客户在电话里发生口角,现在静下心来想,甚是不该。

客户其实比我通情达理多了,毕竟他遇到一个没有按时完成交代好的事情还要和他讨论这件事是否属于服务范围的中介,他还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在挂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自己的不是,我不应该把来源于别的工作的压力和情绪带到这个工作中来,甚至就不应该让那些与工作有关的负面东西影响到与自己与他人的沟通交流。

其实事情在我没有让小朋友帮我在现场留意的时候,已经变得不好处理了。一来是因为忙,二来是因为自己心软。前者的确是个借口,后者则是自己长久以来的命门。表面上是宽于待人的品行,实际上是内心懦弱的缩影。我一直以来似乎更擅长做一个Coordinator,而不是一个Leader;更擅长与同级的人前进,而不是带领下边的人前进。与其说我没有一个Leader所具备的威严,倒不如说我没有与自身实力匹配的自信,因为我屈服与自己内心,习惯了最舒适的解决方式。

当一个本来可以轻而易举避免的问题却在最后时刻东窗事发的时候,再简单的事情也让人焦头烂额。我不知道在有了这么多次相似的经历之后,自己还能不能深刻理解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多么痛的领悟。

既然问题已经发生了,那就想办法解决,还好我是那种紧急关头思路比较清晰情感容易释怀的人。其实最终怎么解决,都无关今天的主题。今天的主题,是要自己记住这些教训:

1. 逃离舒适区,不找借口,拿出点架势出来,自信地给予别人建议;

2. 对事不对人,不要让自己情绪的波动影响到别人,特别是那些无故友善的人;

3. 做事多留心,事前预防绝对比事后补救要节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成本。

但愿多少能记住一些吧。



关于BTS

October 29, 2014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昨天跟Elies在微信闲聊,他还在无影脚,问何时变成匹克成,又何时去东莞,互相发了个哭泣的表情开怀一下。快出地铁站的时候,被问到Tax具体是做什么的,我第一反应是感觉好多可以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今天趁着下班早,有时间打开宿舍的电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算是对自己一年某大生活另类的总结吧。

话先写在前头,作为一个一年刚出头的BTS的A2,这么多前置,下边的观点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我尽量将正确的中文,即便我的英语跟大学时的比起来,已经是相当“好”了。

Tax主要分三大部分公司税(Business Tax Service),间接税(Indirect Tax Service),定价转让(Transfer Pricing)和个税(Human Capital)。由于日本客户的存在,BTS和TP下边会有日本组的同事(Japanese Business Service)。加上最后在微波炉角落里咨询(Advisory)的同事,应该就凑齐了某大的分公司的所有部门吧。

公司税的工作主要是Filing,Per diem,Advisory和Tax review。

Filing,即纳税申报,这是最常规的工作。根据客户提供的资料,定期准备申报表,帮客户在国地税缴纳税款。客户每个月每个季度都要缴税,即便有些没有涉税业务,税种被税务机关核定了,仍然需要做零申报。申报总的来说不难,简单的算术填好表即可。当然也会有遇到需要用复杂的公式在客户给的xls上计算的情况。在每个月申报截止日那几天,一般是BTS最忙的时候。遇上季度的申报,月度申报不能落下,遇上所得税汇算清缴,季度的也不能少。所以每年五月底六月初,是BTS的第一个忙季。

Per diem,是指一些常发生但又常不发生,具体情况因企业而异的项目。总归是屁股大了,什么地方都帮着擦的感觉。在Per diem中,常发生的像拿银行回单,证照的年检,更新,企业相关的变更,不常发生的像证照挂失,公章损坏,事项备案等。当它们和申报一起出现的时候,加班便在所难免。所以此处可以得出第二个结论,税务没有明显的忙季和淡季。

Advisory,顾名思义,是比较高级的项目了。诸如收付汇,税务检查,为客户就某涉税事项向税局解释等等。咨询的工作一般会与其他部门的同事合作,比如资产重组的事情可能需要TP和Audit的同事帮忙,然后再出具报告之类的文书,这或许是它在某种程度给人高级感觉的原因吧。Advisory的主力一般是Senior2或以上,EIC也常常要亲自出面。而上文的Filing则刚好反过来。

Tax Review,奥迪特的忙季也是我们的忙季,他们忙着出报告,我们忙着根据他们的底稿出备忘录。每到年底,白天忙完手头上的事,吃个晚饭,回来开始看花花绿绿的底稿。这应该是最辛苦的时候了,没什么好说的,条路自己拣,扑街唔好喊。

说完BTS主要的四点,下边很没底气地提一下其他部门。HC跟BTS的不同,应该是将收费的对象有法人转向自然人吧。他们的工作也相对轻松点,听说加班都有code填,唯一不好是学的东西比较少。ITS和TP几乎不了解,听说都是高级的大项目,他们不用Filing,日常不用跑税局,工作感觉比BTS轻松,加班有code填,没code有假补。Advisory的同事一无所知,感觉他们要下田,他们其实是奥迪特。

总的来说,在这四家公司里工作,都是辛苦的,所以比什么加班有没钱,谁更轻松其实没什么意义。但作为一些结论性的东西还是要说,甚至可以连同奥迪特一起说,好让整体有个更为清晰的概念,哪怕这些话出自一个A2的口,毕竟好说歹说他也经历过。

论苦逼程度,BTS第一,HC垫底,ITS和TP夹在中间。BTS下的JBS是特等奖,苦逼中的战斗机,这里不吐槽了。论见识的话,BTS的面要广一些,其他更专。锻炼的话,我觉得很大程度看个人,有些东西没见过就是不会,但见过没见过一开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是由上头决定的。有些人到了经理也没开过发票,有些小朋友第一天就去插金税盘了。而且会了又怎样,不会又怎样。四家公司用做不完的工作培养了挺多人才的,他们大多能力强,见识广,见过的东西,一下子就秒了,没见过的,一下子就熟了,一下子也就走了。

人好比一条橡皮筋,税务就是把你一直拉这,然后在上边挂好多物件,看你断不断;审计就是在某一个时间把你拉的好长好长,看你断不断。究竟谁先断,共勉吧。



坦荡荡

April 14, 2014 | Filed Under Work | 12 Comments 

吃完豆角炒猪肉,洗完澡,虽然手头有今天的工作要总结,但先放一边,说一下自己心里调整过后的想法。

对于Nova这份差事,坦荡荡的面对。

Nova,Frost Nova是魔兽里边我很喜欢的一个技能。之所以作为这份差事的昵称,一来是这个任务像霜冻新星一样让人受了煎熬,二来是我侨情地发现原来客户的缩写竟也可以排列出这样的组合,权当是一种苦中作乐吧。

第一个月接到Nova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内心很是不解,为何要如此劳民伤财做一件有损于双方的事,特别是对两边最底层的人。带着这种不解,我坐了人生第一次飞机,到了从未去过的四座省会,还有布达拉宫。在这短短的加起来不到两个星期里。这段略带传奇色彩的旅途,让我安慰自己要心存感激,感激发生的一切,即便一开始就带着不开心,事物总会有它存在以及延续的理由。

这份略带自我安慰倾向的谦卑,无形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地,给我增添了许多不必要的压力。每到一座新城市,面对新的客户,确切的说,是面对同样底层的对方,我过了头地换位思考,甚至有点低声下气。给他们解释我的不解,感谢他们的配合,客气地重复着办完事我便第一时间走,等等。虽然到最后的确也办完了事,可回头看看自己,累成什么样。

当然,只是心里累。

可当有几个晚上睡觉都做了好多梦,五点半手机响铃,条件反射打开微信,却发现自己哭醒的时候,我才猛然发觉,自己是不是除了上火,还过得太压抑了?

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想法。接着我把这种想法不经什么时间酝酿,在微信里说了出来。

我没必要弄得自己这么累,我要坦荡荡。有些东西,不是说以我的谦卑和无私就能让它变得更好。因为,决定着一切的不是我,决定所有东西的,是不会考虑我任何感受的某些上头。既然如此,大方向决定不了的我,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面对高级同事的疑问,在认清谁是谁非缘由何在的同时,要有一种“You can You up”的虎扑心态,不要因为一个已经成事实的小失误过于自责或指责,一味的扩大不会让错误消失,也不会让印象深刻到下不为例,相反,它伤害了当下。

今天的申报没有做完,因为出了个小插曲,一个我无法预料的插曲,而且已经协商解决好了。明天我要做的,便是按照今天想好的计划,一步一步来,如果顺利,就中午坐动车去南昌,开始下一段感觉熟悉却换了心态的旅行。如果没有想象中顺利,那就晚上七点的动车,十一点到站后,第一时间打的去酒店睡觉。

或许我还可以更慢点,后天中午才去南昌,就当做是我上周末的加班费。不过,这不是今天的主题。今天以及以后的主题,关于Nova的主题,三个字:

坦荡荡。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