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阙歌

September 29, 201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声像天地这一期金曲摇篮我总是反复地听。

……

亲爱的潮州华侨中学高三一班的小毅,千万不要这么说,安能摧眉折腰带高分,使我不得开心颜。要知道,我们生命中总会有一段一段非常黑暗的时期,但是过了这一段,黎明就要来了,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吧。

一首好听的布拉格广场,我也代表手机末尾数是371314的朋友,送给苏州的孙静,希望你快乐。那么,其实大家除了发短信给我,也就是XL发送到8000666之外,也可以通过另外的一种方式,就是写信的方式。晓露的地址仍然是上海市零陵路东亚大厦19楼,声像天地节目组,邮编是200030。挺清楚了么,上海市零陵路东亚大厦19楼,声像天地栏目组。另外在易文网上仍然有我们节目的重播,那就是ewen.cc。

河南孟津的向尚,你好啊,向尚,你说要升高三了,恐怕就没机会听晓露的节目了,好舍不得可是无可奈何。可是我相信我们的别离一定是短暂的,对不对,包括你向我询问这个感情的问题。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没有怎么搞明白。不过,我始终认为,缘来而聚,缘尽而散,感情是最没有办法强求的一件事情。而且我这个人,别的没什么好,但是我真的非常在乎我们是怎么样分离的。我觉得怎样都要让分离在彼此心目当中留一个很美好的回忆,这样才不会辜负了自己跟对方,也不会辜负了曾经幸福过的一段日子,是不是。就像你说的,好长的路要你走,好多的风景要你看。

江苏常熟的海风说,这是四年以来,晓露我第一次给你写信,你知道吗,你已经陪伴我整整四年风雨的工作岁月了。你让我体会到世间的真情,体会到身边仍有亲人。金曲摇篮让我想起童年般的快乐,仿佛听到了校园中的读书声。而心情故事会触发我心灵的伤口,让我涌起一种动力,不断地往前。谢谢你,亲爱的海风,但愿在以后的日子,我还能陪你走,更久,更久。

每一次,比如说要告别一些什么,我都会想起这首歌。也许把它用来告别我们的过去,也很合适。千千阙歌,这是最后的几位数是606618的朋友特别点拨的,正式为你送上,这首永远美丽的千千阙歌。

……



最后的心情驿站

December 17, 2013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大家好,这里是声像天地,我是晓露,拂晓的晓,露水的露………”

上一次听到晓露的声音,应该是快十年前的事了吧。

或许我们已经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听这档节目,也记不清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模样。但我想,每一个听过《声像天地》的人,都忘不了晓露的声音吧。

我不知该如何开这个头,只是简单地想把网路上所有关于晓露和声像天地的回忆搜集起来,陆续放到这里,留个纪念。

祝所有与声像天地,与心情驿站相识的人,一切安好。

祝远方的晓露,如她的名字那般,给别人,也给自己,一直带来朝气与希望。

愿她一直都好。

__________

(晓露)

最后一次在心情驿站,还是由晓露跟你来分享一些心情故事吧。我喜欢说,如果你累了倦了,想要寻找一片港湾,也许这是一个短暂的休憩的时刻,在别人的故事里,我们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还有生活的真谛。

把什么遗忘在必胜客

(10:15)

啊,谢谢陈琦把今天节目的最后五分钟留给了我。其实我觉得在离开的时候,真的纵有千言万语,更与谁人说呢。似乎心里的点点滴滴,也不是这短短的5分钟所能够表达的。但是跟声像天地真的是,有很多很多的感情,因为在一起朝夕相处,真的和听众朋友一起牵手了十年了,特别谢谢这么多全国各地的听众朋友。

这十年的光阴,我想每一步,几乎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收获,是你们让我觉得也许晓露是一个天生为广播而生的人,你们给了我很多信心和力量,其实现在在我的脑海当中,有很多很多的名字,然后有很多这个来自全国各地听众的来信,有很多的名字,好像一一都在面前。可是尽管我不可以把你们的名字在短短的几分钟一一来播读,可是我知道在我的脑海中,有广西啊、广东啊、安徽啊、浙江啊、江西啊、江苏啊、山东啊、等等等等,很多很多的地方的朋友们在支持和鼓励着我。

这一去呢,的的确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因为要去的地方很远,是在北美。那是一个很遥远也非常陌生的国度。嗯,隔了这么远的大洋,真的不能说,告诉大家各位好像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可是我觉得我可以说的是我想那片天空,对于我来讲,的的确确非常大非常高,然后呢,也是非常地陌生的。而那里的土地也是非常不熟悉的土地。所以我想也许泥泞坎坷是在所难免,每一步都会很艰难。

但是在那样的一个天空之上,我想在每一个晚上我都可以看到星星在闪耀,也许有很多的星星。但是我一定相信,有一颗是属于我的听众朋友的。你们对于我来说,就像很多很多颗星星,变成了星座,在天空上为我闪耀,那就是你们的目光。有了这一切,我想我的每一步生涩的脚步,都会变得更加踏实,嗯,更加地有力,然后,更加地坚强。

这一首歌是我最后特别想送给大家的。虽然它的歌词是有一点伤感,可是也说出人生的真相。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什么会永垂不朽。但是,我只想说,我是那样那样地感谢,曾经和我的听众朋友一起来分享生活的细水长流。谢谢你们陪我这一路!

嗯,虽然要离各位远去了,但是我也想对各位说,嗯,你们永远在我心里。嗯,我也希望化作你们天空的那一颗星星,因为闪烁的永远是我注视你们的目光。记得我们曾经握手成长,彼此鼓励,彼此牵手,彼此关照的日子。

当然,最后我也特别要谢谢陈琦。其实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跟我搭档的这个编辑也不止一个,那跟陈琦也是因为有声像天地,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觉得她的这个理性和坚强也给了我很多温暖,而且时刻在温暖我,鼓励我。通过声像天地得到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所以一定想念大家的。

嗯,不能再说了,再说就要哭了。也希望大家能过记得曾经有一个晓露陪你走过了这青春的日子。我想这一切都是生命给予我们最最珍贵的礼物。

希望各位保重,然后我们回来再见!



我比你大3岁

July 13, 2013 | Filed Under Radio | 11 Comments 

整理电脑,无意间发现声像天地的压缩包,零散的几期情感驿站,年代久远。伴着晓露的声音,一时间,似乎回到了那晚上睡不着觉,藏在被窝里听收音机的小时候。
__________

我是女孩,你是男孩,我比你大3岁。

那一年我3岁,你才刚刚生下来,看着你每天除了吃就知道睡然后就哇哇叫的样子我觉得特没意思,宁愿逗我家的小狗也懒得睬你。当然有时还会拿一些我不好咬的东西塞你嘴里,例如香蕉皮,小木块,脚丫子等等。

那一年我7岁,上学了。你4岁,读幼儿园,还是小班。可烦你缠着我了,整天像个跟屁虫,而且还流鼻涕,我也就是在需要骗你巧克力吃的时候才肯逗你玩会儿,毕竟各取所需。

那一年我10岁,三年级。你7岁,刚小学。总是有意无意地给你卖弄点你还未学到却很想提前了解的小知识,目的很简单——骗你游戏卡外加骗你点零食。当然除此之外你那崇拜眼神也让我无偿赠送了不少额外的小故事。

那一年我13岁,你10岁。我开始长高了,一下子把你甩下一大截。你总是一身脏兮兮的,除了玩些无聊的游戏啥都不懂,比起高年级的小帅哥你跟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一年我22岁,大学毕业。你19岁,刚上大学。我已是邻家有女初长成,婷婷而玉立,大方而略带羞涩。你总想扮得很酷的样子,让我总觉反胃。

那一年我25岁,工作三年。你22岁,刚毕业。我已渐渐散发着诱人的女人味,追随者甚众。你那时喊我师姐时,还依然带着一份稚嫩。

那一年我29岁,你26岁。眼花缭乱的我依然还是孤家寡人,比起新生代们,我已退居二线,追求者寥寥。你赫然已从一愣头小愤变成职业经理人,青春帅气,越发趋向成熟。

那一年我31岁,你28岁。你娶了我,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家使你越来越懂得什么是责任,越来越像个男人。家,这社会最小的单位,在我们这得到了最幸福的体现。

那一年我40岁,你37岁。我虽算风韵犹存毕竟还是徐娘半老。除了工作,最大的心愿就是守着老公孩子这个家。你处处散发着成熟成功男士的魅力,整天忙得难回家吃上顿饭。家在你眼里除了旅馆似乎没有其它的定义。

那一年我50岁,你47岁。曾经担心《中国式离婚》的我最终还是松了一口气。我们的婚姻到了一个新的领域,家庭事业在相互扶持中得到升华。

那一年我60岁,你57岁。我们饭后一起去散步,一起去登高,一起去大学校园跳舞。我依附着你,伴随着旋律,年轻活力一如身边的学生妹。

那一年我70岁,你67岁。依然精神矍铄的我们回到从前,悠悠地荡着秋千,唱起了那首《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那一年我80岁,你77岁。我喃喃地撒娇说,来生我还要比你大3岁,还要你娶我。你很严肃地告诉我,这不可能。你这辈子备受欺凌,这下辈子一定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比我大3岁,然后嫁给我。
 



老鼠爱大米

December 3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又是周末,同事们都兴奋地走了,偌大的办公室只留下白露一个人。她的家最近,离单位只有200米。今天是她的28岁生日,可她并不想回家,她很怕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她没有孩子,老公做商务,一年到头跑外销,没时间陪她。她总是落落寡欢的样子,有人劝她找个情人,她拒绝了,她是一个很认真的女人,玩不来感情游戏。通常她都把自己沉浸在文字游戏中,也减少了一些寂寞。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他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几乎忽略了她的敏感和娇柔——这些曾是她感动他的原因。

他们都不是本地人,在外谋生不容易,她理解他的辛劳,却不能原谅他的粗心。在这里她只有他,可她过生日他都在外面出差,每次打个电话回来,她在这边哭,他在那头沉默,回来给她买了一些名牌服饰完事。打开电脑,给他发了一则短消息,他回答,很忙,你发我看好了。她恶狠狠地写上:你永远比美国总统还忙!伤心地关掉了电脑。走到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城市之夜霓虹灯闪闪烁烁,就像孔雀王国的蓝宝石,把人心都迷惑了。 Read more



那一年我的错

December 25,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在我以自己的勤奋和聪明来证明我是一个值得她爱的好男孩后,我却没能理解一个如此深爱我的女孩。

那时候,我正在一所末流中专无可奈何的打发着我的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 Read more



金曲摇篮

December 2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uccXr



铅笔情书

December 21,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hqJE1j2

念书的时候,大概每个女孩都有一两个闺中密友,是可以让对方看自己情书的那种。我闺中密友的男朋友是一个才子,洋洋洒洒写给女友的情书文采斐然、深情款款,屡让我羡慕,哇,真是好幸福啊!

那时候是没有现在的电子邮件,连家有电话的人都很少,写信是最浓重的情感交流了。那怕是一个班朝夕相处的同学也会常常互相写信。于是比赛着收信,收厚厚的信就成了恋爱女孩子中他们最大的荣耀,而我的女友在这方面向来成绩斐然。但才子有个习惯,情书是用铅笔写的。我女友也曾为此质疑过,才子说习惯罢了。才子自然是可以有一些独特的习惯的,更何况这习惯一点也不影响女友读情书,还有把情书展示给朋友看时的幸福和满足。所以才子的这个习惯很快就被忽略了。经过不长的一段美好时光,又经历了一段不长不短的痛苦的时光。女友和才子的恋爱如同那个年纪发展出来的多数恋爱一样,画上了句号。那晚才子用他一惯温柔语调告诉我的女友:“宝贝以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请原谅我的离开吧”。当时我感同身受一般,痛骂才子的虚伪和负心。女友泪流满面,手里一直握着一封厚厚的情书,还是才子独特的铅笔情书,只是是写给另一个女孩的! Read more



鞋带里的爱情

December 19,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c0FcSP6

我有一个表姐,新婚不久,表姐夫来我家做客。临走时,表姐夫突然俯下身来给我表姐系鞋带。

一扣一扣,细细地系好,脸上表情十分专注,没有一丝一毫的难为情,表姐似乎已经习惯表姐夫的殷勤,表情十分自然,倒是弄得我和妈妈很不好意思,他们走后,我暗暗地为他们夫妻俩的柔情蜜意感动不已!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找到一个肯为自己系鞋带的丈夫。 Read more



黑板上的爱情留言

December 18,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sGibf

我读大学的时候,学校里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应数第三教学楼,因为很多公共课都在那里上,人来人往的。在第三教学楼一楼的入口处,有一块公用的黑板,大家可以用粉笔在上面写留言、发布寻物启事或者失物招领启事等等。

有一天,黑板的右下角忽然多了一行字,很多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原来那上面写的是:“文文,请于明天晚上9:00在校门口的雷锋像下面等我,如果你我之间心有灵犀的话,你当然知道我是谁,如果你连我是谁都猜不出来,那我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第二天,原来的那行字的下面多了一行娟秀的字体:“亲爱的,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为了方便起见,请于今晚8:45来女生楼下接我,请手捧999朵玫瑰并高呼我的名字,这样我就会很快来到你身边,不见不散。” Read more



把什么遗忘在了必胜客

December 17,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音频见最后的心情驿站

他第一眼看见茉莉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沉了——像是被冰山撞了的船,顷刻间便万劫不复。说起来,他是家境优越的高干子弟,而茉莉只是个乡下女孩子。举手投足,羞涩的,僵硬的,是未曾见过大世面的畏畏缩缩。受了委屈,只会咬紧了唇,睫毛上立即蒙上一层水雾。

然而,他偏就是喜欢她那不含脂粉气的干净。那样的干净,是早晨清澈的空气里,一朵白色的小花安静地开放,一缕缕幽香沁人心脾。他几乎没有耽搁一点时间,利用上大课的机会,“翻山越岭”,传了纸条过去: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几乎吓晕了那个叫茉莉的女孩子。 Read more



幸福其实很简单

October 1,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fkqUd

记忆里,那个冬夜很长。

那年,男友早我一年大学毕业,他提前进入了“角色”。为和男友一起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们艰难地在生活中跋涉着。

那时,我俩都没正式工作。男友是学三维电脑设计的。刚刚揽到一家设计广告公司的临时差事,没日没夜地泡在电脑前设计程序。读中文出身的我,只能靠拼命写稿来获取一点可怜的稿费。 Read more



忘记就会幸福

October 1,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qF46d

苏琳有一双爱笑的眼睛,看着一个人时,那个人就会深陷在那里无法自拔,直到如飞蛾扑火一样爱上她。有人称那双眼睛为桃花眼。

苏琳知道一个女人一生追求的是什么,所以陪在她身旁三年的男人,并不是苏琳最终的归宿。哪怕苏琳同样的深爱着男人,但男人没有钱,所以苏琳只肯与他同居却从不说结婚。其实苏琳早就选好了她未来丈夫的人选,在众多追求她的人中,有一个男人叫沈奕。他是苏琳公司老总的儿子,唯一的继承人,开着宝马车。当苏琳第一次坐上他的车子时,苏琳就知道,这一生她要套牢这个男人。苏琳与沈奕吃饭的时候,双眼看着沈奕一直笑,一直笑,直到沈奕完全醉倒在那里,直到沈弈不可自拔地爱上那双眼睛。苏琳又一次赢了,女人的美丽是天生的财富,苏琳一直这样认为。 Read more



激情过后 有情可待

September 26,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hq8jZoC

他和她终于离婚了。离了婚照样还是来来往往。不像别人闹离婚搞得满城风雨,恨不得全世界都惊动了才把婚给离了。那不是他们的做派,他们离了婚好长时间都没有人知道,因为他还是把开水帮她打回家,而她把熨好的衣服给他打点好。

后来大家看到男人另租了房子才觉得不对劲,起初还以为他们闹别扭了,小两口吵架分居也是常有的事,可是男人说离婚了,大家都以为他们开玩笑呢,谁离婚他们也不可能离婚呀,他们是多恩爱呀,当时他们的恋爱惊天动地的,因为双方家长不是太愿意。后来他们结婚了,结婚后好得不得了,总能看见他们亲亲热热的,于是就有人说,你看人家两口子。男的说,你瞧人家媳妇多温柔,女的说,你看人家老公多体贴。 Read more



女孩不该让男孩太累

September 26,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pJ1Qajp

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骑着白马的王子,所以,请不要苛求他不够高大和英俊,不要责怪他送给你的只是一双手套而不是九十九朵玫瑰。宝贝们,要知道,不是王子,你才是他永远的公主,他的爱便是让你变成公主的水晶鞋。

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把爱挂在嘴边,所以,请不要在他回答“爱不爱你”不够干脆时心生怀疑,不要让他把这种回答变成一种无奈的习惯。宝贝们,你要学着体会无言的承诺,请相信,当他静静的看着你微笑时,当他轻轻的抚摩你的头发时,当他自然的牵着你的手时,他就是爱你的。 Read more



梦断嘉年华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9BBbF

7月5日,一个平常的梅雨季之夜。5点多,薛津津的父母陪着大学刚毕业的宝贝女儿吃了个“早晚饭”,因她马上要和男朋友小谈去嘉年华玩。一家人像平时一样有说有笑。临走之前,薛妈妈想起电视上说的那些刺激的游乐项目,还特地关照女儿当心一点,女儿乖巧地回答了一句“妈妈我有分寸的”,就和男朋友出了门。薛妈妈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竟会是此后半个多月来女儿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6点钟,薛津津和小谈来到了嘉年华,当时园里的人已经很多了。排队进园后,两个人兴奋地直奔“极速大风车”而去。天气很闷,大风车下面排了足有300来人的队伍。1个小时过去,两人终于排到了靠前的位置,此时的薛津津兴致更足了,没有丝毫的不适。就在这时,憋了很久的天空突然将一场大雨毫无保留地泼了下来,没遮没拦地淋在人群里。由于周围没有挡雨的设施,瓢泼大雨下大家很快就湿透了。已经等待了这么久,眼看就快排到了,而此时大风车还在照常运行,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薛津津和小谈跟大家一样不甘心放弃,只好冒着雨继续等待。 Read more



玫瑰男人和月季男人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sjvFYjj

你是不是曾经遇到过这两种男人:

有一种男人,他如惊鸿,在你的视线里翩然而过,你却一下子把他的形象记在心底,放在你心上最柔软的地方。他无意间看了你一眼,你突然就紧张了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听了下来,在静静的注视着你 Read more



两万五千米的停留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jG1tUIE

薇常常喜欢坐在天台上,双脚腾空在天台的边缘,风吹过来的时候,她的一头长发会随风飞散起来。瀑布一样的深黑色长发,似乎可以遮掩住她眼前的这个世界。她说,夜晚来临的时候,坐在这里向下看。看灯红酒绿,看神色冷漠的浓妆女孩走过,看忧郁的男人穿梭于人潮的涌动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世界末日那般混乱地继续着。她经常是拿了一罐“三得力”,慢慢,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像是在品味一种感觉。无影无形的感觉,像风中吹散的头发,像峰那天的眼神。

坐在这个角度看世界,她知道这是一个有伤口的城市。白天的车水马龙和涌攘的人群,一切喧嚣的东西掩盖了伤口流出的血,阳光强烈地灼伤每个人地眼睛,从此,眼睛不再明亮。心灵的窗口日益模糊。只有,到了夜晚。黑暗中,所有隐忍的伤痛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倾泻而出。伤口粘稠的血汩汩地流出,直到自己也没了痛感。 Read more



拉环与拉罐的爱情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ChmKJ

茶壶与茶杯是相爱的,所以,你与我应是相爱。

可惜,一个茶壶总是爱着四个茶杯的,这不适合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喜欢可乐,一个拉环只与一个拉罐相配,多惬意。 Read more



爱上她从拒绝她开始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bn0mngj

女孩子爱他太久了,男孩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男孩高大挺拔、性格开朗,有大把的男女朋友,家庭条件也很优越,身边总是围绕着欢声笑语。而女孩清瘦、矮小,相貌平常又孤癖内向,家境也很贫寒,除了他几乎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女孩就这样默默地关注他,从上小学开始,那时他们不仅是邻居还是同桌。女孩的功课很出色,他则和所有聪明及贪玩孩子一样,功课马马虎虎就行了,每次老师提问,她都要帮他回答的。女孩也常常把从嘴里省出来一点点好吃的留给他,虽然他并不稀罕,但每次都表现出很高兴的吃掉。他知道,如果不接受,女孩会伤心的。他其实是个善解人意的男孩。 Read more



分手没有仪式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gtiPD

李女士与黄先生恋爱时常去酒店咖啡厅,一开始见了几次,双方都比较满意,就确定了恋爱关系,然后就准备结婚,结婚后两人再没去咖啡厅。

婚后,李女士与黄先生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去咖啡厅,但各去各的,晚上回来时分别讲述一段彼此的感受,最初还比较新鲜,后来就基本一个模式,什么客户了朋友了再后来就是网友或朋友的朋友,再后来双方都不明说,但咖啡厅越去越频,呆在咖啡厅里的时间越来越长。 Read more



Next Page →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