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Helen的第二封信

December 16, 2018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Helen,

展信佳。

记得去年也是用这样的开头给你写信,也是用蓝色的笔,一张泛黄的信纸堆满了歪歪斜斜的字。当时没有想很多,甚至放拍立得的包装用的也是优衣库衬衫的袋子。或许当时唯一的担心是这样的举动会不会吓到你,唯一的顾虑是明年的这个时候是不是仍旧给你写信。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特别的日子就在眼前。其实现在的我还没想好去年的担心和顾虑,只不过我觉得把它们放在一边也未尝不可。有些事情活在当下就好,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将来的就等来了再说。

上次我们吃饭的时候,大力问我,你要不要跟音姐说你的事。我赶忙摇头,咱们聊公事就好,这种小事当然不提,何况我已经走出来了。离开安永之后经历了挺多事,新的工作,新的生活,还有新的人。有些没经历过的事情一时半会不知怎么处理,就好比我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就写到自己失恋的事情一样。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走出来了没,毕竟没有以前的经验可以拿来对比,我只是学会了用各种方法填满自己的时间,无论是否过得很有意义。我感受到前后落差带来的孤独,我觉察到脸颊上稍微突现的颧骨。不过一切都很好,慢慢变好,生活给我们出了难题的同时,它也将答案藏在了时间里。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感觉工作不容易,熬过去就好。今年的这个时候,我觉得生活没有容易的,熬不过去也还是得继续。我自己正经历一些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但令我气喘吁吁的事情。以前的我可能会觉得羞愧,会自责,怎么自己连这一点东西都处理不好。现在的我反而会庆幸,会给自己鼓励,因为这些小事。有人说人生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才会变得完整。我现在比较佛系,觉得不经历也不一定是坏事,不完整那就选择简单一点的生活,顺其自然最重要。我希望我可以比较佛系。

新的一届senior很快就要正式挂牌了。我有时会在私下的聊天里让他们避开当年我不喜欢的总监经理。这纯属我个人的腹黑心理。我不知道这样对部门的发展是不是有不好的影响。当他们说跟谁好时,很早的时候,早到我还没离开16楼的时候,“肯定是音姐啦”是我的答案。现在的我不敢正面回复这个问题了。我担心太多的簇拥可能增加额外的负担,这个年头能早下班,还是早下班吧。甚至听说有小朋友觉得自己counselor那个大仙不好,大仙上边的经理也不好时,我也不再推荐自己当年的配置了,因为那可遇而不可求,而且不好的组合让人得到的锻炼或许更多,长远来看是一件好事。

扯了这么多,又是到最后才来讲写信的缘由。今年是周日,所以我没有办法像去年一样将这个优衣库的袋子放在桌上等你上班回座位去开启。重要的日子不得延后,没有办法,唯有提前一些。反正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就当在蜂巢取了一件快递,用与不用,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最后,再简简单单地写几个端正的字吧。

Helen,

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开心心,身体健康。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东风路上某一处

2018.09.12 上



给格雷的一封信

July 2, 2018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亲爱的格雷,

我跟你之间不用有太多开场白。我知道你最近过得很不好,这也是我自恋地给你写信的原因。这一切都不怪谁,该说的对不起和谢谢你,也都说了。你需要自己走出来,我知道这很难,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帮你,我只是在看了半个月知乎以及听了好朋友的建议后,趁着现在清醒,觉得下面这几件事,你需要谨记于心:

1) 不联系,虽然还总是会想起,不怪你;

2) 保证正常的作息。我知道你会睡不着,没关系,我在你的手机里放了几部朋友推荐的电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助于转移注意力或增加疲惫感;

3) 保持锻炼。我一直很欣赏你在如此繁忙的工作下,还可以回到家摸一摸角落里的哑铃。虽然效果不明显,但也收获着汗水和平静。具体的动作我在日记本里给你写,很简单,你按照顺序来就好。

4) 吃多一点。最近的你真的消瘦了,颧骨下的脸颊有点凹陷,挺不好看的。每天在饭堂舀多一点菜,不用去理会味道,咬碎咽下去就好。下午除了喝自己带的牛奶,去买点零食;

5) 工作或者看书的时候,不要盯着手机的指示灯,现在的你等不来之前的你想要的那些短信了;

6) 接受自己的反复,接受现在的很多情绪都是自然的神经系统反应。用左手搓搓你的胸口,深呼吸一下,告诉自己要发作了,各单位做好准备;

7) 放下你的执念,我知道过去那段时光对你来说真的太美好,可生活难免有遗憾,你要学着去接受,祝福彼此;

8) 给自己足够多的时间。先过好当下,至于以后一步一步来。时间不是解药,但解药在时间里。这是过来人的经验,你要相信;

9) 相信自己。我真的很想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用一只手捂住你的胸口,在你耳边说,会过去的,会越来越好的。我知道你现在对这四个字没信心,那我不说,我就静静地抱着你。

夜了,如果困了,这封信你明天再看。

别为难自己。

晚安。

暂时清醒的格雷

2017.07.02



给Helen的一封信

October 3, 2017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Helen,

展信佳。

最近过的好吗?听小朋友说公司最近接了一个PA的Filing。我下意识地问,哪个EIC?小朋友说,还能是谁,只能是你们家音姐了。

说的也是,还能是谁。

小朋友还说,祝你离职半年快乐。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猛然发觉,原来离开半年了,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你相信么,我现在还坐在医院斜对面的36楼,还有个邮件等下要发。我已经写好了,我不想现在发,现在我想给你写几句话。邮件走之前再发,让我加班,我也让她们睡前稍微知晓一下。

离职那会我说我很喜欢陈医生的任我行,因为那几句歌词唱出了我的心声。如今一个人在一个混乱压抑的地方体会孤独之后,我发现我才真正领略其中一句话的含义,每每唱起,无比怀念:

“那时其实尝尽真正自由,但又感到没趣。”

当然,我也没有后悔出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是现在会去想,如果当初不急着离开,这半年兴许不会这么辛苦。如果再熬熬,将来兴许有更加循规蹈矩的职业道路。只是出来了,回不了头,老天也终归让我见识更广阔的世界,看各式各样的人。我想自己应该是变成熟了,虽然可能远远达不到你的要求,但可以比以前更自信地说,至少是在成熟的路上了。

讲了半天,都没有进入正题,看来我还是那个没有逻辑的gra,换作以前,又要给你瞪一下了。陈小姐在离开安永之后,叮嘱过我很多事,其中有一件便是看你位置前那棵树枯黄了没,要帮你换一盆。直到我走的那会,它一如印象中的青绿和茁壮。所以,算上自己过去三年圣诞节前的坏手气,我都没有机会送你一个礼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周六是你的生日。除了大学零星一两次冲动又懵懂的时刻,我没有给女生送过礼物。毕竟这是一件挺危险的事,哪怕对于我这个已经安全了快三十年的人来说。不过我跟你不存在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这里多嘴开开玩笑。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好,也不想去打听送什么好。仅凭自己的感觉,觉得这个费事的相机,可以随时记录一些想即刻捧在手心或者挂在墙上的时刻。虽然模糊,却也真实,甚至略带几分自然与写意。

希望你喜欢或者希望它多少可以派上用场,比如当你不喜欢时可以送予他人。虽然我包装得很不好看,但里边的东西略带童真。

也希望我没记错你的生日,我脑海里甚至有个公式记住你儿子的生日。你放心,怪叔叔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当年不经意在电梯里听进耳朵里而已。兴许是安永的一切,都是那么难忘的吧。

今年对我来说似乎有点难,但慢慢我也坚信挺过去就会好的。我现在已经不太敢用慢慢这个词来描绘自己关于未来的打算了,毕竟时间已然越来越宝贵。不过我也得到自己当初想要的锻炼,也懂得生活与工作要分开,甚至想好了下一份工作入职前,我一定要给自己好好放个假。

好了,还是回归到今天的主题吧。原本想重新给你写好看一点的字,甚至给你发邮件,生怕这张牙舞爪的偏旁部首吓到了你。但想想还是从心就好,是怎样就怎样,就好像我单纯想给你捎个小礼物,简简单单地祝你生日快乐一样。

Helen,

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开心心,平安喜乐。

当然,还要一直的,身体健康。

再小小祈祷别记错你的生日,我记得星座是错不了的了。如果记错了,千万要给我说,我再送一份,争取挽回点印象分。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东风中路某一处

2017.09.14上



BYE, EY

February 28, 2017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亲爱的各位,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到了要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我曾经很多次在脑海里模拟过这一天的场景,想象这一天的心情。如今当它真正到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种不知从何说起却欲言又止的感觉,其实是没有办法在一开始便预知和描述的。

我原本以为我会呆久一些,至少不会是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甚至过年前还厚着脸皮和老板写邮件提换位置的要求,初衷也是为了更靠近大伙,好在接下来的忙季里一起加班。可有时候当冲动的第一条腿被迈开,事情便不可避免地开始朝着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了。

从过年后在回广州的高铁上跟Helen发微信说想走到如今打15700问大连辞职的流程攻略,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说实在的,自己内心经历的纠结和煎熬,不亚于过去的每一个忙季。以至于小朋友问我是不是在搬过来之前就决定离开时,我想回答不是,却又不知该怎么解释。虽然从现在来看,事情的结果没有什么不同。但还是必须谨记这一次冲动的经历,作为一个已经被小朋友戏称为大叔的人,很多事情若不三思,很可能要去承受一些不必要的代价。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总会被赋予更多的角色,所谓的代价可能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了。当然,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相信我们都要面带微笑心怀感激地去面对。

改变比坚持更需要勇气,这句话对于我这样一个纠结的天平座,再适合不过了。在我众多纠结是否改变的原因里边,有一个让我反复思考了好久,便是我舍不得这里的小朋友,特别是那一班在我升Senior那年刚进公司的A2们。我一直觉得隔两年是最好的搭配,迷茫撞见懵懂,坚持遇到奋斗,像是一对相互咬合得很紧的齿轮,让这个机器高效欢快地运转下去。可现在这个稍微转的有点慢的大齿轮想清楚了不再坚持,想去机器外边的世界看看,趁自己还不是转的太慢。年后的两个TQR似乎消耗了我所有的干劲,我发现时间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我发现我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能熬了。

我其实很想留下来等那班A2变成Senior再离开,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在他们被EIC Q得满脸通红的时候偷笑,然后待回到座位上再用Skype把EIC的话重复发给他们一遍。那将会是很有趣的场景,至少比起他们现在一边看我在EIC面前怀疑人生,一边对着屏幕坏笑好玩的多了。

在我当小朋友的时候,我有很强烈的愿望要当一个Senior,强烈到自己设想过许多delay的情形后,仍很笃定跟自己说,那就再来一年,我一定要做个Senior。其中的原因,大抵是因为我觉得有小朋友是一件很难得的事,也因为当年有人待我真的很好。当然,经济在发展,时代在变化,现在应该不能有被delay再来一年的危险想法。这一方面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经历过,但也没有什么好的经验分享。或许待我理清相关思路之后,可以有个比较实际的答案。在这做Senior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自己的确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犹豫自己是否应该离开的时候,我会去考虑其实自己还有好多自己会的东西没有跟他们分享,像是一个未完成的任务,一直挂在心上。

莎姐说,格雷你就是太怂了,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和眼神。她说的对,在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简洁有效地传达一句话,分配一个任务,安排一个加班。甚至在遇到自己都不懂的东西,更加不知道如何跟小朋友一起在短时间内把事情做好。更多的是,自己花更多的时间把可以做的活都做了。慢慢地,在经历了Senior完整的一个赛季之后,当我意识到能教会小朋友的也只剩这些时,在内心深处,我开始有了离开的私心。大力说,不是啊,你不用想太多,想你自己要的是什么,然后去做就好了。Linlin说,怂字,拆开来,不正是从心么。

我深呼一口气,你们这是要搞事情啊。

上周加班,看到Vincent还在,我Skype跟他说我递信了。隔了一会儿,对话框里弹出了回复,I really support your decision but at the same time it’s hard to accept the fact that you are leaving.

一时间想起年后大力,佳丽,莎姐,有太多太多小伙伴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键盘鼠标上的双手,止不住地颤。

很久以前我以为我会在莎姐之前离开,然后在farewell letter上写下对有人的叮嘱。Kenny哥,你要好好照顾莎姐,她还没有男朋友,熏娜姐你就不用照顾了,我知道她快结婚的了。如今,我也确实在莎姐之前离开,只不过Kenny哥已经在去暨大烧烤店帮我们霸位的路上,两个姐也都不用我们照顾。那张照片墙上最左边的合照,记录下我们最美好的时光。

真的很感激好朋友一路的陪伴,工作中,生活上,特别是在我迷茫无助的日子里,他们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帮助。感谢Irene在最后一刻提醒我,善良不等于懦弱不等于犹豫不决。特别感谢Helen,感谢她忍受我的粗心,任性,无知和不争气。转眼四年,还能一直是她的counselee,这是我莫大的福气。有些人表面对你越严厉,正如她们私底下越撑你,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从前,我以为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听听歌,看看电影,睡个觉就好了。以至于在每一个EY的日子里,陈医生和好妹妹的歌声陪伴我走过无数次那条深夜回家的路。我从任我行、葡萄成熟时循环到一个人的北京、普通人。而如今,我想带着好朋友的鼓舞,像菲比Farewell那晚众人点的那首我也可以是流浪诗人里唱的那样,那就走吧,谁知道前边是什么。

我希望,我们可以不活在别人的希望里,也希望,我们能做的都是因为我们愿意。

好多话想说,好多话不知怎么开口。我不知前边是什么,有点担心,但带着感激,充满希望,要成熟,要开心。或许世界很大,相信还有很多地方等着我们。也或许世界很小,相信下个转角便会相遇。今天,我先去试一试,等我的好消息,如果没有消息,那也是好消息。

祝好。

格雷

2017年2月28日



写给某小姐的一封信

May 21, 2016 | Filed Under Letter | 2 Comments 

亲爱的某小姐,

你好,首先请原谅我这么多年了,仍没有找到你。或许是因为我笨,错过了某个曾经与你相遇相知的时刻,也或许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没能更大胆地迈向更广阔的天地以便加快找到你的步伐。总之,这一切都怪我。

我现在可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的声音,当然更重要的,你的样子。我曾想象过你的模样,一头黑色的秀发,可能不是很长,只是齐肩。在我们慢慢了解彼此的过程中,渐渐地长长。当然,这样的改变也可以倒过来,要知道,只要是你觉得舒服好看的发型,我都会很喜欢。我一向觉得女孩子不要太高,一米六左右便是最好的个子。这大概是因为我自己也不高的缘故。哪天你穿着高跟鞋来看我,我很担心自己配不上你。前几天和朋友聊天,他们说我外貌协会,天秤座的第一特征。这一点我想坦白跟你说,可能是吧,但我也一直觉得合眼缘,跟我差不多的你是最好的。于是一直要背着朋友对我这样的一个定义。当然,我觉得一点也不委屈,因为只要哪天找到你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很喜欢一个女生,喜欢到把高中喜欢的那个完全抛到脑后的地步。或许读到这里你要生气了,请你尽量别生气,尽量,或者我给你打几下,泼几杯水,消消气。我只是想告诉你最真实的我,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第一次知道了喜欢是怎么一回事,明白了所谓的茶饭不思是怎么一种感觉。我只想像话家常一样,告诉你一件普通的往事。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仅此而已。四年过去了,请放心,我跟她没有一丁点联系,大学拍的毕业照,便是所有的句号。

现在我26岁,不再是凡事都放不下的毛头小子,虽然我在仍是毛头小子的年纪便很自信地认为自己是个不念过往不畏将来的人。该忘了就忘了,不去想了。有时朋友介绍相亲,曾经一听到这个词便蹙眉的我,如今也坦然面对,将其当作一个饭局,一个同龄人的故事会。其实,我也坏,我有在想是不是可以通过多一点的途径,尽早地与你相遇。

我总感觉我们的年龄相差不会太多。可能是女大三抱金砖,然后应了这句古老的话,让我在遇到你之后处处如意。也可能是我大了一些,这也很好,毕竟我没有什么经济基础,早你几年进入社会,会让我更好地配得上你的家庭。当然还有可能我们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差别,经历过的东西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

我有时会想你会不会说我的家乡话,虽然我觉得无所谓,心有灵犀的两个人不需要太多言语,便早已明白对方的意思。至于我们的上一代,我有信心与你一同面对,而下一代,小朋友如果可以变换频道地说话,那岂不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在没有被我找到之前,希望你一直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生活着,做你想做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见你想见的人。当然你可以交男朋友,去体验恋爱的美妙滋味。关于这方面,很抱歉,我不能在信中不能写好多,毕竟我没有什么经验。你要保护好自己,无论我吃不吃醋。

在这个忙碌的五月,我的生活过的不是很好,失去自己想要的样子,喘不过气,迷失了方向。但我会尽快调整过来,然后好好努力,拼了命的努力。请你放心。

真希望哪天找到你了,能把这封信给你看。我想这种感觉,就像令狐冲对着任盈盈说,“我梦见带了一大块牛肉,摸到黑木崖上,去喂你家的狗”,那般美好。

愿一切都好。

格雷

2016年5月21日下午

于广州市图书馆二楼

(注:昨天是520,十点读书分享了一篇文章《写给某先生的一封信》,听完突然觉得我也可以趁着这样一个日子的余温,给我的某小姐写一封信,寄托心中对她的想念。)



两年前的信

November 9, 2014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好久之前给欣欣写的信,如今已入职一年。有些事好像在重复,不念过往或许真有点难,只是难不难的,就有些事情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__________

欣欣老师:

展信佳。

三重门里林雨翔给Susan写的信,每次开头好像都用这三个字。文绉绉的,适合一些不知从何说起的开头,就好比我现在这般。虽然仍零星保留着一些码字写信的习惯,可我的象牙塔距离保质期也只有短短两个月了。

不知道上一次给你写信具体是何时,是哪根筋搭到哪根筋,但能给老师写多一次,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特别是在网上碰到久违的你,一两句话便猜出我的签名。惊喜之余,倍感欣慰。“欣慰”这个词用得甚是不恰当,而且除此之外,老师或许从我的字里看出学生近期的生活状态。玩、闹、毕业照、睡、吃,没有心思放在学习上,又怎能写端正的字,用准确的词。莫怪。

老师,其实我很早便确定将来要去工作的地方,大约是去年的六七月份,在正式求职季开始之前。可心里终究不踏实,似乎什么劲都没有使,就突然有了着落。我是一个不能和自己内心过不去的人,想到的东西便去做。于是我继续找工作,继续所谓的内心踏实之路。我是个幸运的小子,在尝试、寻找的过程中虽多有碰壁,可结果收获颇多。当选择渐次多起来时,我才慢慢发现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具体地说是短期觉得适合自己的东西。我妈对我放弃汕头国企放弃银行一直念念不忘。我也只能打趣地安慰她,并接受她在这方面的唠叨,相信这种念念不忘的日子会随着我正式入职、工作而慢慢变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我得好好努力。写这话的时候,我很是心虚,特别是对于自己最近这样的状态。事务所像个围城,传说它累,传说它是高起点,把这一切都抛开,自己去经历去尝试,就好了。自虐只是一句玩笑话,我觉得格雷是个很多时候都多姿多彩的人,对于将来是否能把持住,这一点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很是感激上天让我做一个幸运的小子。

老师当你说起令狐冲的事,我是很惊讶的,过几天论文答辩出结果,若顺利通过的话,我在日记写道,我轻轻地叹一声,大学,除了女朋友,怕是都完整了吧,然后阖上本子,微微一笑。广外是个不缺好女子的地方,甚至应该说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乏美好的女孩。我当然是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可稍稍遗憾,遇到了岳灵珊,而且是林师弟比我先一步认识了她。这样说有点篡改原著之嫌,或许我只是劳德诺,和她共过一些事而已。哈哈,我又开始胡说了,立马打住。女孩毕业后工作的地点不在广州,就让这一切变美好的回忆吧。将来找到圣姑了,有机会带她去见你。

停了笔好久,不知要继续说什么了。就这样吧。老师你又教高三,可得多休息,别累着自己了。或许我们六月会有广州见面的机会,如果没有,也无所谓,有空再聊聊抠抠就感觉很好了。

夜了,老师记得早点休息。

 

身体健康!

平安喜乐!

 

学生:格雷

2013.04.28

22:37 宿舍上



Dear HR

February 21, 2013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HR,

I hope this letter won’t scare you a lot. If it dose, I am very sorry for that.

My name is gelei, a senior student from GW. I couldn’t be luckier. After passing **’s 2013 Graduate online application, I contiuted my journey to the assesment center on Nov 7th, then the parter interview two days later, and finally received an ** offer of GZ ××.

Truth to told, I still remember how bad my performance was on Nov 9th. When I went out of the office, I was upset. I told myself, “that’s it, bye, Deloitte. That’s how my job seaking life comes to an end. ”.

But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ing to get. On Dec 12nd 2012, I received a call from you and told I was selected. I had no idea how to open my mouth and no idea how to tell you I have already signed the contract with another company. The moment I realized I could not 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 and had to say sorry to you, the feeling in my heart was hard to describe. It seemed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you had longed for a long time, but when it came, you couldn’t grab it.

However, I am blessed all the way through. My dream comes ture and I will join another ×× in Guangzhou next year. Thought it’s a pity that I will work in a place, one metro station away form **, I am satisficed with my current offer and really hope I can have a promising future, if I try my best.

Thank you for spending your time on this weird thing. I should have written to you earlier. Now, I summon  my courage and show you the scared part of this letter.

Would you please do me a favor?

Just convey my thank to a manager.

His name is Donald. I still regret that I haven’t got his family name. Donald was the interviewer of my AC on Nov 7th 2012, a kind man with a simle in the whole interview process. After the interview, He gave me many adivices about individual development, career plan and even told me how to work hard and play hard. I feel very grateful.

Two days later, when I was waiting for parter interview on 28F, I happened to met Donald. He was very busy at the time, with so many files on his hand. He recognized me at the first time, came along to me, shook my hand and said,

“Graham, try your best, I hope to meet you here in the future.”

I don’t remember my reaction before he left. Maybe I just nodded to him. But I do remember, at that moment I was filled with power.

I know it is impossible to say thank to Donald on my own in **. Donald might forget who I am. But I am still wondering, may I have any Donald’s contact? Email, qq, msn, or weibo, just one way for me to say thank to Donald myself. I promise I won’t disturb him by any mean.

If it’s negative, would you please help me say thank you to him.

Thank you very very much.

Tomorrow is a brand new day in a brand year. Dear HR, I hope you enjoy the coming short vacation. I wish you have a happy life in ** and the same to Donald. I am sure ** will have much more excellent performance in the new year.

That’s all.

Thank you, Donald. Happy new year. 🙂

 

Sincerely yours,

 

Graham Peng

Dec 31st, 2012



Dear Seven

December 15,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诗武,佩文,晓玲,蔚然,郭郎,妖孽姐弟:

很高兴认识你们七个,或许换个说法,你们七个是我终究来增城的动力。时间过得很快,从我在一饭第一次逐个认识你们,到第一次在三饭开会,再到如今我在冰冷楼底,借着微弱的灯,为你们写一篇我也不知接下来要写些什么的东西。

首先,得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的欢声笑语,带给我茶余饭后调侃的谈资,或干柴烈火,或蔚然郭郎,我想苏湃和楚君不介意我这种并无恶意的玩笑,大家扬扬嘴角也不失为调剂生活,娱己悦人。至于后者,你们介不介意也都明撂在那里,我何尝不希望能执起一双温暖的手,找个红颜倾述。在不影响生活与学习的前提下,谈恋爱是一件很羡煞旁人的事。在这个问题上,你们是我的学长,我得加倍努力。

接着,谈谈透过这次支教我想发表或者说想废话的一些鄙见。于志协,于公关部,我可以说是个做支教出身的人,别的活动也没心思干。毕竟在我那个年代,支教这俩字的确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江河日下,我倍感欣慰。你们从十月坚持到现在为了本学期仅有的一次支教,个中原因我自是猜出了个大概。大学之于我们,有太多东西我们渴望尝试。来支教也好,去老人院也罢,我们参与的缘由,多多少少与我们当初想加入志协,进团学,甚至做一份兼职的想法存在相似。我承认并渴望这种带有新鲜感的锻炼,从中也收获颇多。我还记得我跟你们说,支教是个快乐的过程,但准备支教是个痛苦的过程。我滑稽地想最小化你们任务的量,好轻松上阵,可显然效果不好。这一点,我想从你们今天站在台上亲身体验那份口齿龃龉不难得出吧。教案准备的不充分,逃避学生工作甚至志愿者本身无法卸下的耐心与繁琐,在道理上行不通,根本没路可走。当然,我又是一个讨厌在别人面前批评自己的人。其实,我是想透过这件事,把一个你我可能早已深知的道理说出来,好让我们自己知道,有时候简单浅显的东西,施行起来却那么地难。可我们谨记并遵守的时候,它能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却是那么的大。

用心做一件事。

如果一件事值得我们为之付出,那么请认真把它做好。我也大可以说,支教不是我真正喜欢的事,因此教案的马虎便有了些无可厚非的重量。对,我可以这样说,但这样的我同时便是在逃避,很多问题可以被我们趋而避之,毕竟它们多少有点无关紧要。可是,同时也有很多问题,我们逃避不了,而恰恰是它们,之于我们的如今或将来,有我们料想不到的举足轻重。逃避它,等于是在折磨自己,因为到头来我们仍需面对。

总记得有人说,找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不为高薪厚酬,只为心中的追求。对于这些人,我总感性地承认他们存在的美好之后坚决予以理性的否决。在这个物质基础强调得如此重要的时代,有多少份心中所想是靠谱的?请允许我再开他俩最后一个玩笑:假如我喜欢蔚然,郭郎也喜欢蔚然,两种喜欢的程度一样。而我没有房子,上班搭地铁,而郭郎有中山别墅一栋,上班骑BMW。你们说我这份心中所想靠谱否。很明显地,郭郎拥有比我更高的效用曲线,蔚然与之相切,效用方能最大化。

举完了例子,我是想说,在这个用心做什么事的问题上,我更喜欢周国平老师的说法:人只要内心足够强大,他总能在那个领域,无论喜欢与否,发光发亮。用心做一件事,若这件事是你心中所想,我为你感到高兴。若它迫于形势,无可奈何,但你却用心完成,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用心做一件事,但我鼓励自己朝这个方向努力,并相信你们早已在这条路上,正用心为属于自己的事努力。

最后,我再苦口婆心希望你们要读好大学的书,学好英语。六级只是起点,把一些日积月累的东西做好,量不在多贵在坚持。

莫过页了,用这篇潦草的东西,与你们交心,愿你们一直都好。

格雷

2010年12月26日

04:57

__________

后记:

这是我参加上个学期唯一一次支教,在离开增城前的凌晨写的。由于是手稿,加之年代久远,所以打进电脑过程中略作删减。好久没去聚餐,公关的小饼叫得出名字的只有两个。我真是有愧于鸡爷和逢人坤当年于我的知遇之恩。不过即便这样,除非万不得已,我还是不想去聚餐,个中原因很复杂,就好比我对志协的感觉一样。字数受限,这里不便赘述。

冬天快来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周三可别忘了去聚餐。

2011年10月27日

__________

最后记:

下午去了志协的交流会,在场我最老,各种朝气陌生的面孔。回来的时候发现宣传海报上写着我已找到的去处,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刚刚和晓玲聊天,说起了这篇潦草的字。

我把游泳池那块地让给你,记得去读英语。等你的好消息,至于是什么消息我觉得还是不说的好,怕败了RP。

愿志协越办越好。

2012年12月15日

__________

1

2



一封牛月月没有收到的信

November 14,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2 Comments 

欣欣老师:

老师,好久没给您写信了,以这样一种古老的方式,当您再次收到我的文字时,应该又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了。那时我想应该满地金黄,凉风习习的时节,但无论窗外是什么样的景色,希望您一直都好。

前些日子的教师节我发了条短信向班主问好,她回我说威大也要加油。殊不知过了没几天,在微博上竟得知她生下一千金的消息,惊喜之余更多地为她高兴,想起当年她那般待我我却那般气她,甚是不该。来到大学才发现您们拿那点工资却教会我们受用一生的道理,相对某些享受体系福利的人,您们才值得尊敬。当然,我可能有点语言偏激,毕竟有很多我遇到的大学老师也如益友般教会了我许多涉世的知识,我不应该无道理地夸大极个别的例子。其实我只是想微微表达心中对高中老师,特别是您与班主的感激罢了,可惜措辞不当,老师莫怪。

老师您也生孩子了吧。这个问题如果当面问我不知该如何开口。自打上大学后,关于您的消息我只是从您在Q上回复我的聊天中获知,我不是一个会打探消息的人,有时候导致之前的人发生什么大事我要等到它昨日黄花才略知一二。其实这也倒好,省心,脑海里少了些杂乱的思绪,特别对我这种喜欢联想憧憬的人。说回您生孩子的事,是女孩么,我印象中有人向我提起是女孩,而且是在去年过年的时候。如果说错了,老师您要马上指出。无论是男或女,单卵亦双生,希望您和您的家人永远幸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年过去了。当我为了广交会去集市的店面调套装并将其穿在身上照着镜子的时候,我内心的感受五味杂陈。我觉得自己还是相对稚嫩,胡渣偏少,身子削瘦,加之身高未达到理想,综合起来多多少少仍是一副学生样。可我又马上想到我妈,她或许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她对我的要求不高,只是很朴素地希望我将来找工作尽可能靠近汕头,且最好是汕头。我打心底理解她这种想法,我也有自己关于这件大事的一些盘算。时代在变化,环境也在变化,人也是如此。我很可能于将来违背我母亲心中的蓝图,呵呵,这个问题有点复杂,而且现在要实质性展开讨论仍不是时候,毕竟彭金威的大三才开始不到四分之一,大四乐观地看还是有那么段日子才来。不应该拿这个东西出来凑字数,或许改天回去看您,我们只须简单几句,画龙点睛,远比我在这瞎扯强多了,别浩老师精神。

上个星期阿二和沈婷婷来大学城找我,恰赶上我准备回汕头补牙,只是陪他俩一个晚上和一顿早餐我便匆匆告别。老师不知您知道么,他俩好上了,书面点描述阿二与阿沈建立了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在8班,我跟他们都熟,此时一见亲上加亲,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滋味。他们隔天向我借单车去小洲村玩,我特意叮嘱,你们可别把我的车弄丢,虽然我不会怪你们,但我会很痛苦,痛苦的是车丢了割钱割肉,更痛苦的是还得装一副大度的样子说没事咱们谁跟谁不就一破车早想换了,来违我心。阿沈掩口笑道,你好直白,不过能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证明我们是朋友。

老师,我的确不懂联络人,但我总感觉身边并不缺乏关注,无论这些关注出于怎样的目的。我当然也有倾诉心事的对象,虽然人数不多,但对于喜欢独立思考面对的固执的我来说,自己感觉够用了。不过说到底,我仍是个不善于生人面前言语的人,有时候本想开口,而且明知后果并不会是自己估计的那般糟糕的情况,可或许早已成习惯,故作沉默。

跟您分享一个有趣的话题,别人隔三差五会问我是否仍为光棍,我每次的答案自是没能给他们惊喜。这些人有同学朋友,如阿二,有至亲,比如我妈。我不知道您对这个问题具体是怎么看,但我觉得会有点“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成分在里边,当然我也只是猜。在广外这种大概一比五的男女比例的环境下,我仍孑然一身对于广工这样的寺庙多少有点暴殄天物的味道。其实这里的好女孩真的不少,长得好兼学习好人品好的却存在,可在我的概念里我总把心动与缘分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我缺乏主动懦弱的另一种表现吧。我给自己的借口是长得好看街上大把,可由于某些机缘巧合撞在一起才叫难得,我总不能因为某天在图书馆遇到一个人长得好看就跟着她回宿舍然后发现她舍友更不错吧。哈哈,这是个胡扯的玩笑话,我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我很有信心自己能处理好这个问题的,毕竟自己还年轻,好多东西要去奋斗才能得到,而那些表面世俗实质举足轻重的东西一旦拥有,伊人也会有的。当然,如果那人提前出现并和我一起奋斗,人生可能更加美好。我自是期待更加美好的东西,以平常心,随缘且略带幻想,好好努力。

说到努力,十一月要考商务英语,目前的状态距离目标仍有差距,不过还在还有几个星期,好好准备。“法乎其上,得其中也”,现在我的要求是挺高的,但我答应在考完那一刻便要提醒自己经尽力啦,别想了。您说我是不是个很会精神胜利的人?从开学至今,我重新养成回图书馆的习惯,即便逢二四要上课至八点半,我也会急冲冲找个座位学习至十点方起身离开,除非有特大事件。我坚持这一常规,就好像现在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给您写信一样。我很享受这种恬静舒适的感觉。虽然我懊恼之前没有好好利用这片圣地,但我觉得这是值得付出的学费,并鼓励自己要更加珍惜于此处的每一寸光阴。

码了好多字,老师莫怪。突然想起两字,我再简短几句——考研。我想我不会考研的了,心中有种小小的悸动,学习东西由于不努力容易记不牢。我内心的想法是毕业便找工作,养活自己再说,至于中国古老观念安居乐业,我想在我身上不大可能得到体现,您看,我又偏题了。总之,学习或继续学习,等工作之后有兴趣或者有必要再说吧。

老师,就说到这吧。我原本想拿信纸再抄一遍黑笔的,可又突然想到一个掩饰懒惰的借口。还是不抄了,首先您不会介意信的内容,外表与包装,其次,我可以把最原始的文字呈现给您,而且没有涂改,因为有供后悔的橡皮。

明天我把信用快递的方式寄过去吧,好让今晚写的东西时效性强点。您还在一中吧,若不然收不到我寄的信,我会懊悔埋怨自己没跟您保持联系。如果信不出意外送到您手里,您可否在抠抠上告知一下我,或发条短信,我的号码一直没变。

初秋天时,易变欺人,您要注意照顾自己,还有可爱的宝宝。老师,若您收到这封信时班主已经回到学校,代我向她问好,好么?学生我很好,好得不得了,勿念。

过年的时候,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回去看您,当面问好,只是到时可能说不出这么多话,老师莫怪。

 

 

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幸福美满!

 

 

您的学生:彭金威

2011年9月28日 22:17

于广外图书馆一楼 上



下乡前给PeCe

August 29,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2 Comments 

Pepe and Cece:

昨晚跟两位碰了面,猛然发觉各自面临的问题着实不少。

加之启程在即,难免心虚,只能拉紧发条,希望做足功课,迎接下乡。

支教可以说是我们比较重要的的一个部分了,小弟从入学至今,去过几次时间较短的支教,个中经历倒也增长了不少,在此草草回忆几句。

我墨乏口拙,有什么不对之处,望两位多多指正,感激不尽。

废话不再,我就分条列点想到什么先写什么吧。

1、小朋友喜欢集体作战,一起回答问题。单独点某个小孩回答的时候,要预期他是否可以回答得上来,若是,自然最好;若不是,应首先稍加提点,然后选择鼓励性的话语将其放弃,转而其他同学或是我们自己解惑。记得不要停留在某一个问题上耗时间,这样对整个上课流程都不好。

2、小朋友喜欢大声地读,遇到越熟悉的东西,兴奋程度越高。在上课的过程中老师要善于发现哪些知识点是他们平时学的,要好好利用这些他们已经掌握的东西,进而引入我们要教的东西,给他们一个适应过程。

3、一个班总有一两个佼佼者,在小学生的世界里,这样的佼佼者一般在诸如学习上、工作上都要高于其他孩子一两个段位,而且这样的角色通常是其他孩子所认可推崇的,毕竟小孩子没有什么嫉妒竞争的心理。有时上课,课堂上会只出现他高高举起的手,并且是从头举到尾。要好好利用这样的同学调动课堂气氛,一方面他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另一方面,你可以利用他鼓励其他同学来回答问题。

老师:“哎呀,怎么老是PL举手,大家可不要把机会让给她啊,我知道你们都会的。咦,我看到那个坐在角落的PJW在朝我微笑,我想他一定是胸有成竹了,来JW,你来回答我的问题。”

例子还有很多,其他的我就不长舌了。用一个带动一整个班,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4、一定要记得学生的名字,这点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学生沟通的关键。刚开始能记多少是多少。但当我们忘了他们的名字的时候,我的建议是通过其他同学或是队友在暗地里获取他的名字。叫名字的时候,三个字的名字,就把姓省去,呼喊后两个字,这样显得亲切。切忌千万不要让小朋友知道我们忘记他叫什么了,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次,教训惨痛,至今犹记,难以释怀。

5、老师在上课的时候,一般是上面站一个,后边有一两个队友。我的建议是每节课都应该有一个主讲,一个课题,就有一个小组负责。比如一个课题有三课时,今天由A讲,B和C在下边,到了明天可以换B或C讲,不过A要在下边。保持学生不要见生,特别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当A在上边讲的时候,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若非特殊情况,不要和台下的队友当着学生的面有直接的交谈。一交谈的话会是课程停滞,学生也都跟着停下来,可他们回复原状需要的时间,肯定比我们长,有的甚至是一节课。

6、每节课的课程内容在安排上,应该注意有主有次,要把最重要的东西,我们要讲的知识点,放在前40%的时间里讲,在靠后的时间里,讲的东西应该偏重于强调和巩固。临近下课的时候,学生想的除了下课还是下课。迎合他们的天性,甚至可以适当的安排一些趣味性的课堂小活动,让学生提提精神。

7、课下与学生交流,要注意和他们搞好关系,除了上面提过的喊他名字后两个字之外,我们还可以坐在他们旁边,搭搭他们的肩,拉拉他们的手,和他们聊天。对于孩子,只要我们态度亲切,真心相待,收到的效果,肯定比我们付出的要多得多。

8、每个班据我的了解,都是临时组成的班。这就造成了除了我想讲的“少林峨眉”的问题,还有帮派的情况。小学生对于异性在那个年龄段,就会打闹,当然我指的是排斥性的打闹。在女性的统治区域里边,很少有男性的踪影。这种局面由于母的不给,同时公的也不要,长期制衡,倒也相安无事。可当我们由于课程内容的需要,设置一些打乱他们自然规律的活动,这时候,作为老师的我们应该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在樟东坑村玩老鹰抓小鸡的时候,我永远是那只前面是一列小母鸡,后面是一群小公鸡的异种鸡。同理,帮派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一班的不和二班的坐一块等。这些问题在一开始的时候会出现,不过能不能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慢慢得到解决,那就得看我们的功夫了。

9、在马坝的时候,我遇到过教的东西和他们自己老师教的有很大出入的情况。我认为是这样的,可他们认为是那样的,一时间气氛紧张。那时支教时间短暂,我的策略是选择逃避这个问题,屈服于他们老师的威武之下。下乡情况大有不同,但是我觉得在一开始还是得坚持放一放的策略,迎合他们的固有的习惯,课后了解,在下个课时慢慢引导,以求善诱。切忌引起他们抵触的情绪,就算你有阿宝的嗓门。即便有,第二天,他们还是他们,甚至经过昨日的洗礼更加精炼,可你早已变成阿杜,一夜之间,后悔昨日没有屈服。

10、每天放学后,中午,晚上要记得总结,队友间记得沟通,哪怕是一两句建议一下刚才上课的队友,也是很有帮助的。支教组的组长更要在晚上适时总结,谈谈我的感受,我们不必冷场,不必担心课堂秩序混乱。当我们在一开始就经历这些挫折之后,只要有总结,有交流,队内的,还有队外的,我们有心做好想做的事,这件事好起来也就自然顺理成章了。

小弟一时兴起,胡扯几句,非但错漏百出,而且生涩难懂,让两位蹙眉。有些事情,当面互相交流,自是好过这般,伤了眼神,害了精气。希望我们三个届时统领罗定素龙,保一方安定。

 

格雷

2010年07月17日 09:19上

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前的一篇文章了,写在去罗定三下乡前。那时是大一的暑假,当时娲娲还叫pe,如今转眼已大四。支教之于我前两年的大学生活绝对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很是复杂的感觉,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某些轨迹,我心存感激。话说回来,素龙镇绝对是不能再好的回忆,那里的天总是那么蓝,这样美丽的开始,只有去了才知道。一想起最后一天的文艺汇演,我想,没有比那更美丽的结束了。

 



To Alex in Faro

July 28, 2011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Alex:

I am Graham. I am afraid that I am under qualified for the position myself.

The job of data type-in is challenging, and working for HSBC is gorgeous. Maybe you could not imagine how attractive HSBC is, especially for me, a college student whose major is finance. Moreover, the location of workplace is suitable, and I won’t spend much time on the way from my dorm to it. Everything seems to be perfect before I know the working hours of this internship.

I am very sorry that I have to give up simply for the reason that I cannot reach the requirement of staying up all night for the job once a week. I think you will be a little surprise if I tell you I am kind of a weird guy going to bed before 23:00 and getting up at 6:00 the next day. Fewer and fewer college students do that, right?

Anyway, thank you so much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take part in today’s interview. And my interviewer today, a pretty young lady, was so kind that she did give me some advices after she knows I might be busy next semester. Those advices helped me reconsider the condition I was in. She asked me whether it was a little overwhelming if I stick to this position till November. I regret that I did not remember her name even if she had already told me noticeably in the very beginning.

Alex, my resume is not the best and I didn’t perform well in the typing test with my shaking fingers. I think I should prepare myself completely and wait for the next time working for your company. I am sure there are many excellent students waiting for that position and I do hope this three and a half month project of your company will have a wonderful ending.

Have a nice summer!

Sincerely,

Graham

Jul, 28th, 2011



Aviva to Graham

July 25, 2011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Graham,

I’ve been thinking about your suggestion all these days. I have no doubt that it will definitely work to activate the class, but I kind of worry those less active students might totally depend on the more active ones for the group work and become even more passive in the class.

Anyway, I am still thinking, trying to find some ways to improve the current condition.

 

Aviva

March,19th

 

___________

Graham,

I’m very glad to get your email. First of all,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suggestion about how to activate my class. I am considering seriously putting it in practice. You really thought a lot for this class, and I appreciate it very much whether I take your advice or not in the end.

To be honest, I used to be a shy student myself, keeping everything just to myself. I missed a lot as a result. Although I do not regret it, I do hope that you could make your own way. And in fact, you have already taken the very first step by writing me this lovely letter. It’s marvelous, isn’t it?

So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share with me your thoughts and ideas.

Enjoy your weekend.

 

Aviva

March,23th



A Letter to Aviva

July 24, 2011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Aviva,

I hope this won’t scare you a lot. I am Graham. I do have some thoughts and ideas about the listening class. Now back in the dorm after lunch, I still regret that I didn’t show them to you this morning. I am not confident about my English and afraid to be nervous in front of you. But I believe you will not mind it. Maybe next time I will plug up my courage to show how poor my English is it.

The feeling that I have in class, as I think, is quite wired. It is too clam and too silent. Once you raise a question and waiting for the response patiently, most of the class just put down their heads immediately and fix their eyes on the textbooks, pretending looking for the answer. Some do really try to answer what you question, however, some are not. I am sorry that I don’t stand up and interact with you, even some of the answers have been read silently in my heart several times.

I don’t know whether you agree with me.

I like English, for I always regard that reading or reciting a passage, chatting with others in English as a cool and gorgeous thing. The more fluent my English is spoken, the more amazing others will be. Consequently, the English class should not be so quite. Everyone needs to be active. The reason why I send you this weird thing is that I want to recommend a method to make the class not as quiet as the first two times.

When nobody reacts after the question was raised, you look at the student list, and chose those lucky fellows. I think it’s OK, absolutely a good way to keep our learning moving on. But it might not be the best. Some of the lucky fellows may not want to answer it at the very first time. If your students don’t raise their hands spontaneously or willingly, which I think, it is not fair to your hard work.

Aviva, do you care about, as I wonder, the attendance of the students? Well, some of the teachers care little about it, while some are very strict.

Let us just put this question aside. It seems that I have so much nonsense before what I do want to tell you.

In order to create an active atmosphere in class, I think we can add some competitions in it. We can divide our class into several groups. 7 or 8 students a group, so 7 to 8 groups in the whole class, which I think is appropriate. Every class you write down the group number on the blackboard, and tell us:

“Once you answer a question, whether it is right or wrong, you can earn a point for your group. If the answer is sufficiently wonderful, I will give more to you. All the points will be record time by time and at the end of the semester we will know which the best group in our class is. Moreover, the points you ear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your daily performance, which is X percent of your final mark.”

Actually, I don’t really care about the final mark I get. But I think a person should be motivated to do something. For instance, I run after a pretty girl because all my brain is fulfilled with her face, her smile, and her behaviors after she went across me.

So, whether the student is willing to answer the question or not, is mostly depend on what he answers for. Some answer for a higher mark, some for practicing their English and maybe some for preventing their group falling behind others. That’s quite interesting, Right? For me, I like this kind of class for I find a way to tell my group mates that I do a lot to the group, after which they may praise me or something. I am motivated to do that, and I believe, so will others.

Back to the attendance problem, if you care, you care chose one leader of each group. Check the attendance before class just by asking the leaders, which will take you no more than 2 minutes, I think. Though it looks efficient, I don’t recommend you do that. Because there are some fellows cannot avoid being absent. They have their own reasons. I should not disturb their brilliant lives.

I start to doubt whether I can say all above orally, especially when facing you. It is only my partial opinion. If there is something unsuitable, just ignore it! I am trying to get rid of my shyness and raise my arm firmly. Just like the beginning, maybe I will do that next time.

Finally, it seems a little flattering but it isn’t. I really appreciate your pronunciation. Your voice is special, a little masculine, which make it very clear and comfort others’ ears. I hope one day I can open my mouth with this kind of standard tone as yours. You are willing to teach me, aren’t you?

Hope this long Chinglish thing won’t tire you.

Have a nice weekend.

Sincerely, Graham

14:51

March, 18th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