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嘉年华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9BBbF

7月5日,一个平常的梅雨季之夜。5点多,薛津津的父母陪着大学刚毕业的宝贝女儿吃了个“早晚饭”,因她马上要和男朋友小谈去嘉年华玩。一家人像平时一样有说有笑。临走之前,薛妈妈想起电视上说的那些刺激的游乐项目,还特地关照女儿当心一点,女儿乖巧地回答了一句“妈妈我有分寸的”,就和男朋友出了门。薛妈妈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竟会是此后半个多月来女儿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6点钟,薛津津和小谈来到了嘉年华,当时园里的人已经很多了。排队进园后,两个人兴奋地直奔“极速大风车”而去。天气很闷,大风车下面排了足有300来人的队伍。1个小时过去,两人终于排到了靠前的位置,此时的薛津津兴致更足了,没有丝毫的不适。就在这时,憋了很久的天空突然将一场大雨毫无保留地泼了下来,没遮没拦地淋在人群里。由于周围没有挡雨的设施,瓢泼大雨下大家很快就湿透了。已经等待了这么久,眼看就快排到了,而此时大风车还在照常运行,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薛津津和小谈跟大家一样不甘心放弃,只好冒着雨继续等待。 Read more



玫瑰男人和月季男人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sjvFYjj

你是不是曾经遇到过这两种男人:

有一种男人,他如惊鸿,在你的视线里翩然而过,你却一下子把他的形象记在心底,放在你心上最柔软的地方。他无意间看了你一眼,你突然就紧张了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听了下来,在静静的注视着你 Read more



两万五千米的停留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jG1tUIE

薇常常喜欢坐在天台上,双脚腾空在天台的边缘,风吹过来的时候,她的一头长发会随风飞散起来。瀑布一样的深黑色长发,似乎可以遮掩住她眼前的这个世界。她说,夜晚来临的时候,坐在这里向下看。看灯红酒绿,看神色冷漠的浓妆女孩走过,看忧郁的男人穿梭于人潮的涌动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世界末日那般混乱地继续着。她经常是拿了一罐“三得力”,慢慢,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像是在品味一种感觉。无影无形的感觉,像风中吹散的头发,像峰那天的眼神。

坐在这个角度看世界,她知道这是一个有伤口的城市。白天的车水马龙和涌攘的人群,一切喧嚣的东西掩盖了伤口流出的血,阳光强烈地灼伤每个人地眼睛,从此,眼睛不再明亮。心灵的窗口日益模糊。只有,到了夜晚。黑暗中,所有隐忍的伤痛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倾泻而出。伤口粘稠的血汩汩地流出,直到自己也没了痛感。 Read more



拉环与拉罐的爱情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ChmKJ

茶壶与茶杯是相爱的,所以,你与我应是相爱。

可惜,一个茶壶总是爱着四个茶杯的,这不适合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喜欢可乐,一个拉环只与一个拉罐相配,多惬意。 Read more



爱上她从拒绝她开始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bn0mngj

女孩子爱他太久了,男孩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男孩高大挺拔、性格开朗,有大把的男女朋友,家庭条件也很优越,身边总是围绕着欢声笑语。而女孩清瘦、矮小,相貌平常又孤癖内向,家境也很贫寒,除了他几乎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女孩就这样默默地关注他,从上小学开始,那时他们不仅是邻居还是同桌。女孩的功课很出色,他则和所有聪明及贪玩孩子一样,功课马马虎虎就行了,每次老师提问,她都要帮他回答的。女孩也常常把从嘴里省出来一点点好吃的留给他,虽然他并不稀罕,但每次都表现出很高兴的吃掉。他知道,如果不接受,女孩会伤心的。他其实是个善解人意的男孩。 Read more



分手没有仪式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gtiPD

李女士与黄先生恋爱时常去酒店咖啡厅,一开始见了几次,双方都比较满意,就确定了恋爱关系,然后就准备结婚,结婚后两人再没去咖啡厅。

婚后,李女士与黄先生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去咖啡厅,但各去各的,晚上回来时分别讲述一段彼此的感受,最初还比较新鲜,后来就基本一个模式,什么客户了朋友了再后来就是网友或朋友的朋友,再后来双方都不明说,但咖啡厅越去越频,呆在咖啡厅里的时间越来越长。 Read more



当爱情已经搁浅

January 2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EPfqZ

夜里,他打来电话问我,你对我是不是真的失望了,我无言,泪水不觉中划过面颊,多日来紧锁在心里的焦躁、无助和彷徨,顿时泪欲横流,欲说还羞,不仅想起齐豫的飞鸟和鱼,飞鸟和鱼纵然相爱却该在哪里筑巢呢?在感情上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和他相恋的日子写满了涩涩的等待和苦苦的相思,他是一个无影无根的漂泊者,我却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我记得他说过,两个人的生活环境,社会地位相差太大,或许会有一些浪漫的片段,但最终只有面对惨淡的现实是啊!飞鸟和鱼纵然相爱却又该在哪里筑巢呢?我清楚的知道我想要的那种长相嘶守平静和谐的生活他是给不起的,他注定一生都会漂泊,我也说过,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死就死吧就是他了。 Read more



生活的真相

January 19,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gBbUA

二十岁那年,她嫁给了他,当时他说他一定会好好的疼她爱她一辈子。

那时的她还不懂什么是婚姻,只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象他那样细心的呵护爱惜过她,于是她在还没有体会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就成为了他的妻子。 Read more



瘦身男女

January 19,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uOlK6

安可是位体重90公斤的重量级小伙子。

最近他喜欢了公司新来的同事秋瑜–一个美人胚子,追求她的人数以十计。 Read more



当爱情背叛友情

January 17,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hqKuDiG

竹和梅是最要好的同学,都是大家公认的才女。她们终日形影不离,无话不说,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被同学亲切地称为“姊妹花”。她们同样才华横溢,不同的是竹热情如火,而梅恬静如水。性情的差异并不影响她们的友谊,因为她们还有个共同的嗜好:看球。尤其是足球,她们狂热地爱着这项运动,国际赛事要看,国内联赛也不落,甚至同学间的比赛,场边都有她们的身影。

松就是这样走进她们心中的。松是她们的同班同学,也是一个对运动有着极端热爱的男孩,他是系足球队的队长,即便是学校间切磋技艺,也不会少了松的身影。因此,经常出现松在场上飞奔而竹和梅在场下呐喊的一幕。 Read more



初恋时我们太轻言放弃

January 17,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c0DHpV6

初恋的男友跟我提出分手,纯粹是因为一场误会。为了不使这个误会加深,向他说明事情的真相,我决定放下自尊到他家去一趟。

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埋头摆弄一只日光灯。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往昔灿烂的笑容,或者一如既往地对我调皮地吐一吐舌头,然而,他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他抬起头,看见是我,刚才还沉浸在研究日光灯中的专注面孔,立刻苍白冷漠起来。他迅速地低下头,仍然摆弄着日光灯,这真是给我沉重的一击。我在路上设想的种种我们经过“冷战”后重归于好的场面一个也没出现,我只要他跟我说话,哪怕跟我吵,我都可以说出真情,然而,他一言不发。我好不容易放下的尊严又迅速地武装了我:我已经到你家来了,一定得你先开口跟我说话! Read more



不要让影子挡住了心

January 17,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ntIO8n3

和男友一起去听演唱会,人山人海,年轻的年老的,大多数人是为了言承旭来的,而我和男友则纯粹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所以来凑凑热闹。人在热烈的环境下容易受到感染,虽然我并不是什么“粉丝”、“扇子”,但是当我听到那一首首曾经熟知的歌曲,心里竟然有些许翻动,淡忘了的他的影子渐渐清晰。

在大学的一次校园歌手大赛上,一个男生竟然唱起王菲的《我愿意》,他唱得非常深情,歌声阵阵敲打在我的心上,我想他心里一定有这样一个人让他什么都愿意。可是他没有拿奖,因为他竟然穿着足球比赛的球衣上场,评委老师说他态度不够端正,我很想为他争取一下,同学说:“他都不当一回事,唱完歌就走了,你着什么急啊。” Read more



爱如洋葱

January 13,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pJqtUYn

结婚后她一直给他做洋葱吃:洋葱肉丝、洋葱焖鱼、香菇洋葱丝汤、洋葱蛋盒子……因为她第一次去他家,他母亲拉了她的手,和善地告诉她—虽然他从不挑食,但从小最爱吃的是洋葱。

她是图书管理员,有足够的时间去费心思做一款香浓的洋葱配菜,但他却总是淡淡的。母亲为他守寡近20年,他疯狂爱着的女子母亲却不喜欢,他对她的选择与其说爱,不如说是对自己孝心的成全。 Read more



唯美的爱情,是永远抓不到的灯光

January 13,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bn17Lsr

三毛说过,人生如茶,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爱情,第三道淡如微风。

校园的图书馆,那个阴雨绵绵的午后,我在读一本喜爱的书。他从对面的座位上递来一张小小的纸条。一个温和的男孩,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Read more



一粒砂的爱情

January 1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kT8IV35

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静的海底躺着两粒沙。他们相距两尺,一粒沙爱上了另一粒。她凝望着两尺开外的意中沙,平安幸福地度过了好多年。水下风平浪静。沙粒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她知道有自己爱的沙可以让自己凝视,不用管水面上的沧海桑田。

沙滩上出现了恐龙的脚印,潮水涌来,脚印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与海底的沙粒无关。但在这一刻她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要到自己所爱的沙粒面前对他说她爱他。于是沙粒开始了漫长的旅途。她一点一点滚动,不放过一点动力。不管是细如发丝的暗流还是鱼儿们搅起的微弱旋涡。每当有这种力量时她总是觉得很感谢上苍。沙滩上的脚印换成了剑齿虎的。潮水仍然无声地抹去了这个生物留下的印记。沙粒距离她所爱的另一粒沙只有三寸了。再往后,沙滩上出现了人类的脚印。 Read more



一生的谎言

January 1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uIaTN

他和她初识在一个宴会。彼时的她年轻美丽,身边有众多追求者,而他却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当宴会结束,他邀请她和咖啡的时,她很吃惊,然后出于礼貌,她还是答应了。

坐在咖啡馆里,两个人之间很是尴尬,没有什么话题,她只想尽快结束。但是当小姐把咖啡端上来的时,他却突然说:“麻烦你拿点盐过来,我喝咖啡习惯放点盐。”当时,他和小姐都愣了。 Read more



白开水和甜橙

January 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bnx3XyZ

依梦是我的朋友,是一个35岁的甜点心似的女人。去年的一天,我和她正在肯德基吃汉堡。依梦带着很甜美的笑问我:“如果婚姻里,一杯是白开,一杯是甜橙,你喜欢要哪一杯?”依梦问我,一脸的轻柔和期待。

我略微一想,很认真地告诉她:“我当然要白开,喝白开可以天长地久,而喝甜橙,日子久了,会把人甜死的,那与毒药何异?” Read more



落叶的晴天

January 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i3tnV97

张鹏回到家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意到白衬衣上那个鲜红的唇印。周楚看见了,并敏锐地嗅到了他身上残留的属于另一个女人的味道。张鹏爱周楚,这辈子就从没想过有一天要和她分开。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今天的事,那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爱周楚。他总认为除了爱情之外,还应该有一些其他感情的补充,这样的感情或者说人生才叫完整。那只是一种情感上的补充,与爱情和婚姻无关。可他不能对周楚说这些,小女人是不会懂得男人这些感受的。

张鹏觉得很累,妻子为他放好洗澡水以后,他就进浴室了。他泡在浴缸里一直在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无法想象周楚把头发披散开来,又哭又闹,满脸泪痕使劲的咆哮的样子。他想象不出来。他把自己更深地泡进水里,他要先养足精神才能对眼前的这场战争胜券在握。但是他低估了周楚。 Read more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