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爱大米

December 30,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又是周末,同事们都兴奋地走了,偌大的办公室只留下白露一个人。她的家最近,离单位只有200米。今天是她的28岁生日,可她并不想回家,她很怕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她没有孩子,老公做商务,一年到头跑外销,没时间陪她。她总是落落寡欢的样子,有人劝她找个情人,她拒绝了,她是一个很认真的女人,玩不来感情游戏。通常她都把自己沉浸在文字游戏中,也减少了一些寂寞。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他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几乎忽略了她的敏感和娇柔——这些曾是她感动他的原因。

他们都不是本地人,在外谋生不容易,她理解他的辛劳,却不能原谅他的粗心。在这里她只有他,可她过生日他都在外面出差,每次打个电话回来,她在这边哭,他在那头沉默,回来给她买了一些名牌服饰完事。打开电脑,给他发了一则短消息,他回答,很忙,你发我看好了。她恶狠狠地写上:你永远比美国总统还忙!伤心地关掉了电脑。走到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城市之夜霓虹灯闪闪烁烁,就像孔雀王国的蓝宝石,把人心都迷惑了。 Read more



那一年我的错

December 25,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在我以自己的勤奋和聪明来证明我是一个值得她爱的好男孩后,我却没能理解一个如此深爱我的女孩。

那时候,我正在一所末流中专无可奈何的打发着我的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 Read more



金曲摇篮

December 22,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uccXr



铅笔情书

December 21,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hqJE1j2

念书的时候,大概每个女孩都有一两个闺中密友,是可以让对方看自己情书的那种。我闺中密友的男朋友是一个才子,洋洋洒洒写给女友的情书文采斐然、深情款款,屡让我羡慕,哇,真是好幸福啊!

那时候是没有现在的电子邮件,连家有电话的人都很少,写信是最浓重的情感交流了。那怕是一个班朝夕相处的同学也会常常互相写信。于是比赛着收信,收厚厚的信就成了恋爱女孩子中他们最大的荣耀,而我的女友在这方面向来成绩斐然。但才子有个习惯,情书是用铅笔写的。我女友也曾为此质疑过,才子说习惯罢了。才子自然是可以有一些独特的习惯的,更何况这习惯一点也不影响女友读情书,还有把情书展示给朋友看时的幸福和满足。所以才子的这个习惯很快就被忽略了。经过不长的一段美好时光,又经历了一段不长不短的痛苦的时光。女友和才子的恋爱如同那个年纪发展出来的多数恋爱一样,画上了句号。那晚才子用他一惯温柔语调告诉我的女友:“宝贝以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请原谅我的离开吧”。当时我感同身受一般,痛骂才子的虚伪和负心。女友泪流满面,手里一直握着一封厚厚的情书,还是才子独特的铅笔情书,只是是写给另一个女孩的! Read more



鞋带里的爱情

December 19,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c0FcSP6

我有一个表姐,新婚不久,表姐夫来我家做客。临走时,表姐夫突然俯下身来给我表姐系鞋带。

一扣一扣,细细地系好,脸上表情十分专注,没有一丝一毫的难为情,表姐似乎已经习惯表姐夫的殷勤,表情十分自然,倒是弄得我和妈妈很不好意思,他们走后,我暗暗地为他们夫妻俩的柔情蜜意感动不已!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找到一个肯为自己系鞋带的丈夫。 Read more



黑板上的爱情留言

December 18,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http://pan.baidu.com/s/1dDsGibf

我读大学的时候,学校里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应数第三教学楼,因为很多公共课都在那里上,人来人往的。在第三教学楼一楼的入口处,有一块公用的黑板,大家可以用粉笔在上面写留言、发布寻物启事或者失物招领启事等等。

有一天,黑板的右下角忽然多了一行字,很多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原来那上面写的是:“文文,请于明天晚上9:00在校门口的雷锋像下面等我,如果你我之间心有灵犀的话,你当然知道我是谁,如果你连我是谁都猜不出来,那我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第二天,原来的那行字的下面多了一行娟秀的字体:“亲爱的,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为了方便起见,请于今晚8:45来女生楼下接我,请手捧999朵玫瑰并高呼我的名字,这样我就会很快来到你身边,不见不散。” Read more



把什么遗忘在了必胜客

December 17, 2008 | Filed Under Radio | Leave a Comment 

音频见最后的心情驿站

他第一眼看见茉莉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沉了——像是被冰山撞了的船,顷刻间便万劫不复。说起来,他是家境优越的高干子弟,而茉莉只是个乡下女孩子。举手投足,羞涩的,僵硬的,是未曾见过大世面的畏畏缩缩。受了委屈,只会咬紧了唇,睫毛上立即蒙上一层水雾。

然而,他偏就是喜欢她那不含脂粉气的干净。那样的干净,是早晨清澈的空气里,一朵白色的小花安静地开放,一缕缕幽香沁人心脾。他几乎没有耽搁一点时间,利用上大课的机会,“翻山越岭”,传了纸条过去: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几乎吓晕了那个叫茉莉的女孩子。 Read more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