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月月

June 27, 2009 | Filed Under Article | 6 Comments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我们都必须欣然接受,有些人不在了,也有些人依旧,还有些人即将在我们的生命中闪光发亮。

课前,当我们还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猜想着新的语文到底是什么样时的时候,牛月月老师已经出现在讲台上,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高高的鞋跟,可人的面容,带着很和蔼的微笑,让人感觉我们之间没有一点芥蒂,仿佛早在几千年便认识了般。我可以向地主老爷发誓,对牛月月的溢美之词全都是我第一眼的发自内心的感觉,至于后来相处久了,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师,那都是后话了。

当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一个人时,顷刻间,台下群狼共舞。

虽然讲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原来月月老师以前也是在这里读的高中,上了这里最有名的师范,结果当了一名老师。第一节课,她讲了关于高三是如何如何,高三要如何如何云云,但由于某种特殊原因,我几乎没有听进什么东西,只是当了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跟着那群披着羊皮的狼,神游,遐想。当她从我身边走过,一阵飘香,很特别的味道,至于有没有沁人心脾我就不知道了,只是隐隐约约感觉这种香仿佛从一开始便有了它的模样,我整整地闻了一年,哪怕是我的嗅觉老化,哪怕是冲击中国市场的金融风暴迎面而来,那股香味,不曾改变。“Ling……Ling……”下课铃把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望着她从过道走向楼梯,群狼欢送,我期待明天第二节语文课。

第二节,月月老师不知从哪里带来个大学生,用麻的话说,那是大号带小号,MF快。其实对于已经多年不玩魔兽的我,MF快不快我倒是没有意见,问题是由于我一个人霸两个位,这个小号也就顺理成章地将MF的地点选择在我隔壁。我的眼睛就无法专注,唯有听课是了。但是老天在此时,将我内心那片乌云,换成了七色的彩虹。

“麦包,你来回答一下。”那股声音,像雨后的春风般,带着鸟儿的鸣叫,带着露珠的清澈,带着花儿的芬芳,带着彩虹的光芒。

我也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只知道在她点头示意我坐下的那一刻起,我的内心开遍了小花,白的,黄的,红的,紫的,黄中掺白的,紫中带红的……我美滋滋地想:“为什么这个牛月月知道我的名字了?我们这不才认识了一天,她主动跟我说话,老天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对我这么好难道有目的的么?”旁边的小号认真地做着笔记,我放着空白的书,更加疯狂地神游,遐想。

“AA,你来回答一下。”我隐约感觉到, 有朵乌云。

“BB,你来回答一下。”我觉得除了乌云,还有闷雷。

“CC,你来回答一下。”除了闷雷,还有那夹杂着落叶的狂风。

“DD,你来回答一下。”狂风过后,我的心下起了前所未有的滂沱大雨。

……

“XX,你来回答一下。”山体滑坡夹杂着泥石流,不断地倾斜。

“YY,你来回答一下。”台风掀翻了我的屋檐,龙卷风卷起了我的房间,地震撕裂了我的农田。

“ZZ,你来回答一下。”海啸和火山势要争个你死我活,水与火在交融的一瞬间,迸发的能量,化作无比炽热的水汽,残忍地杀害了那几只仅存的奄奄一息的可爱的霸王龙,我的内心早已生灵涂炭。

原本的小花早已不复存在,暴雨肆意鞭打着大地,洪水覆盖,浮着枯枝落叶,带着土石沙砾。周围的世界,没有一丝生机,我看到了黑色,棕色,土色,屎色,屎黄色,屎黑色……

其实,人都是这样,当你得到一样别人没有的东西,你会爱不释手;可当你得到一样别人都有的,甚至别人的比你的好的东西,你开始会内心不平衡,接着是妒忌,然后是愤怒,最后就是恨不得将它们毁了。虽然我这样想是有点变态了,但是只要是人就绝对有这种心理,顶多是程度不同。如果真的没有,搞个细胞我给你观察观察,看你是不是二十一三体。

当月月把“豆沙包”、“猪肉包”、“莲蓉包”、“牛油包”、“猪油包”、“鸡油包”……所有我认识的班上的包比叫“麦包”时更亲切和蔼地都叫了一遍之后,我彻彻底底结束神游和遐想,慢慢认识并接受,这是个事实。虽然只认识了一天,但她早已将所有同学的面容和名字熟记于心。她对每个同学都是一视同仁,一样的爱,没有少了半分。对于每个人来说,她都是那股带着鸟儿的鸣叫,花儿的芬芳,露珠的清澈,彩虹的光芒的春风。或许这正是多年后的现在,我感慨她是我遇过的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的老师的众多原因中的一个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