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December 26, 2011 | Filed Under Life | 2 Comments 

得有好久没给自己写日志了。第一次这么晚还把衣服放下去洗,趁着这个时间,静静地打点字吧。下边是赤果果的流水账,慎入。

紫康的电脑出了问题,又是品牌机子的活动分区那些麻烦事,现在等着DiskGenius试着恢复文件,如果失败我真不知如何在不破坏那些文件的情况下把分区排好系统安装好。我是个学艺不精的人,在电脑方面更是如此,加之一直羡煞那些懂得计算机语言的IT精英,心虚的程度可想而知。可偏偏有装机强迫症,大抵是从小便形成的某些怪癖的综合产物。不会装又想装,生活中无处不在矛盾的人和事,必须算上我一个。

明天考银行实务,得早点起来做做练习,好久没睡这么少,明知眼皮变重,打字却飞快,这还真有点说不出的奇怪。今天考了高财和管理,重新领教了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这句话的厉害,平时放着好好的课不听,期末的时候,即使开卷,也不知从哪里抄起,真是惭愧。晚上一边搞电脑,一边硬着头皮把崔文生的论文赶完了,原本想着会松一口气的,可心里头还是如鲠在喉。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每每有新的任务出现,如果旧事不除,新的事就好像突然困难了好几倍。我曾自己静下心来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说到底就是心烦。这种心烦对于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负的外部性,可之于我,这个量一定很大。我有一种将这种影响尽量降低的方法,做个任务的列表,按照紧急程度排一边,从最紧急的开始,一个一个来,写在自己记账的本子上,每完成一个便用不同颜色的笔在上边狠狠地把它划掉。而且划过的东西要留着,有时候翻着看,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今天考了两科,划了两科。明天再划一科,在这样的一种过程中,总能体会到心中对期末结束那一刻的期盼。虽然在真的到了那一刻的时候,那份期盼远没带来想象中的那种兴奋。可起码心中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我想这就足够了吧。下午在管理快要交卷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昨晚在自修室想起考完试一定要去贝岗吃什么喝什么一下子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高中的时候考完阶段考,一般都是每周六下午,我都是不紧不慢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最后一个去做巴士回家。在考前老是跟自己说,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没有别人打扰的;或是什么都不想,就是一个人。或许我便是在那些时刻,有意或者无意见,养成了间歇性的孤僻吧。表面有时给人的感觉嘻嘻哈哈,有时却也让人觉得冷漠的很。正应了Charlene之前短信里的那句话,“一直觉得其实你的外表和内心有一段差距,不知道这段差距到底有多大……”

说到Charlene,真心替她高兴,拿到了UCL的offer,等着去心中向往的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其实这些都是她应该拥有的,在她身上天道酬勤四个字得到了最好的诠释。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她付出了,收获了,每个人都为她感到高兴,包括她自己。这不正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结局么。Charlene不仅是我大学少有的好朋友,还是我的好榜样,我得向她学习。

前几天是冬至,我没有去吃汤圆,确切的说,我要求自己不要去吃。那天我给自己设立一个奇怪的理论,吃汤圆是团圆的象征,自己现在什么都是一个人,吃了它是不应景,我们不能干大煞风景的事。可那天晚上回到宿舍,伟华同志买了一包海霸王煮了一锅,芝麻馅香喷喷。我立马推翻之前设立的东西,安慰自己,其实我身边还有好多朋友的,不要胡乱给自己下结论,而且是略带贬损的结论。我还给菁师姐发了短信,她说她在开吃。真好,我苦逼地在自修室里叫她多吃点,心里想着早知道不发了,别人过得多好,少去烦人。

几个小时前是圣诞。西方的节日我是一向不怎么感冒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当别人问起原因的时候,我可以牵强的说自己是个热爱祖国热爱传统不崇洋媚外的好男人。圣诞呀平安夜呀诸如此类的,如果有喜欢的人陪着过也是挺好的,如自己的至亲,又如互相喜欢的人。这样说来,其实就跟日子没什么关系了,那些只是可有可无的噱头,若真的要靠这些东西才能把人聚拢身边,也未必是件好事。说来说去,还是人重要。

明天去校门诊开点药,有点口腔溃疡的症状了现在,年轻力胜的时候身体可不要出什么毛病,要是连这点资本都没有,而且是自己弄没的,那很可悲的。

关电脑收衣服了,主任在打鼾,Nick还没睡下,键盘啪啪吵着真不好。希望每个人都有充满信心与希望的明天,特别是自己。



The Difference

December 14, 2011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方才在图书馆看到这么一个小段子,出自新东方李笑来老师的新TOEFL21天突破单词本前言里。写的很绕,读起来特别上口。成功与不成功的差别,真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可简单的东西,往往知易行难。

问问自己,Am I Successful or Unsuccessful?

_____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uccessful people and failures is that successful people make a habit of doing things that failures do not like to do. And what are those things? Well, the things that failures don’t like to do are the same things that successful people don’t like to do either. But successful people do them anyway because they realize that these are the prices that they must pay for the success that they desire.

Successful people are more concerned with pleasing results. Failure are more concerned with pleasing methods. Successful people do things that are goal achieving. Unsuccessful people do things that are tension relieving. Successful people do the things that are hard and necessary and important. Unsuccessful people, on the other hand, prefer to do the things that are fun and easy and which give immediate enjoyment.

Remember, everything in life is a test. Every day, every hour, and sometimes every minute, you are taking a test of self-mastery, self-control and self-discipline. The test is to see whether you can make yourself to do the things that are most important and stay with them until they are complete. The test is whether or not you can keep your mind on what you want and where you are going rather than thinking about things you don’t want or problem that you have had in the past.



女孩永远比同年龄的男孩成熟

December 12, 2011 | Filed Under Film | 2 Comments 

上个星期看了一部最近很红的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很青春很温馨,小清新小重口味,柯景腾和沈佳宜之间的点点滴滴总让看的人倍感温暖与回忆。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曾经青涩或正在青涩亦或是还没青涩的学生朋友来说,这部电影的许多场景总是很能产生似曾相识的共鸣,让人嘴角微微扬起,若有所思。同名的主题曲《那些年》,旋律很上口,特别是当唱到“回到教室座位前后故意讨你温柔的骂”,我总觉有种莫名的感慨,感慨时间的力量,让人不得不感激过去的美好。

九把刀的电影保留了很多原版小说的元素,个中出现了许多台词总能使我们不经意地点头,内心道是。电影里的对白也充满了台湾本土的风格与特色,那些海峡的另一边才有的独特的语气词,总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受。

“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远比同年龄的男孩成熟,女孩的成熟,没一个男孩招架得住。”

这句话,突然让我想起初中的时候一件好玩的事。

初中跟小学不一样,男生女生不能做同桌,只能男跟男女和女,很幸运的,我和我同桌的前后都是女生。当时我们前后四桌,男女各半,关系好得不得了,自称“七组”,后来还在一本小学作业簿上通力写了 “七组传”。

有一天,不知是谁出的主意,要求组内每个人带来自己小学的同学录,相互分享。我觉得没什么猫腻,也挺好奇他们小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立马欣喜的答应了。我当时确实没想太多,幼稚嘛,只记得那天下午要上体育课。

中午回家带上同学录,准备打完球跟她们好好交流一下。

体育课上完,我回到二楼教室,发现坐在我前后的那四个女的,正围成在我的座位上讨论着什么,还时不时发出悦耳的笑声。

我走近才发现,原来她们在品尝我的同学录。

“哇,我想看看你们的。”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有觉察什么不对。

“哦,刚才你的书包掉了,我们帮你捡起来了,同学录不小心也掉在地上了,我们也放回去了。”坐在我前面那女生说。

“谢谢啦,那给我看看你们的同学录吧。”我依旧没察觉什么不对。

“哎,我那本同学录找不到了。”一女说。

“我也是,我再回去找找,找到了一定带来。”二女说。

“下次啦。”三女说。

“下次一定!”四女说。

……

那天下午,我屁颠屁颠地回家,想了一整晚,终于发现——被骗了。顷刻间,我发现我的好多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我那本精心设计的珍藏我许多秘密的唯一同学录,就这样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被一群泼妇从天灵盖到脚底蹂躏了一遍。我一回想起她们四个围成一团那副嘴脸,心中阵阵隐隐作痛。

我把每个小学同学,特别是女孩,按照自己的喜欢程度从前到后排列,如果被她们看出这个机关,我该怎么办。

她们实在太可恶了,玩我。

第二天我决定报复。

“昨天同学录里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封信,好像不见了。”我一脸沮丧。

“什么信,没有啊。”

“很重要么,谁写给你的?”

很明显,她们对于那个我虚构出来的东西比较感兴趣。

“算了吧,可能弄丢了,不过还好没人看过。”我满脸忧郁,心中开满了小花。

哈,这么多年过去了,虽说不符合《那些年》里边那青涩的桥段,可在我看来小时候的有些事情的确是笨的可爱。在我没住宿之前,我总觉得班上的女生都是比我高比我大,身体跟不上,更别说心智了。“女孩成熟论”,我想只要是在校园里,大抵都是成立的,或许限定再严格点,同班同级应该都是这样吧。

如今我已经好多年没见着那四个可爱的女孩了,也一直没联系,不知她们都成熟成什么模样。



国王的演讲

December 11, 2011 | Filed Under Film | Leave a Comment 

The Speech of King George VI

In this grave hour, perhaps the most fateful in our history, I send to every household of my peoples, both at home and overseas, this message, spoken with the same depth of feeling for each one of you, as if I were able to cross your threshold and speak to you myself.

For the second time in the lives of most of us, we are at war. Over and over again we have tried to find a peaceful way out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ourselves and those who are now our enemies. But it has been in vain. We have been forced into a conflict.

For we are called, to meet the challenge of a principle, which if it were to prevail, would be fatal to any civilized order in the world. Such a principle, stripped of all disguise, is surely the mere primitive doctrine that might is right.

For the sake of all that we ourselves hold dear, it is unthinkable that we should refuse to meet the challenge.

It is to this high purpose that I now call my people at home and my peoples across the seas, who will make our cause their own. I ask them to stand calm and firm, and united in this time of trial.

The task will be hard. There may be dark day ahead, and war can no longer be confined to the battlefield. But we can only do the right as we see the right and reverently commit our cause to god.

If one and all we keep resolutely faithful to it, then with god’s help, we shall prevail.



明天9度

December 8, 2011 | Filed Under Life | 2 Comments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Jamie说明天9度,后天6度。难怪今晚回宿舍的时候风那个大,记得周一我还只是穿着短袖加个带帽的外套。常说这里没有春秋,只有冬夏,还真有几丝可考。

最近心思都摆着蛹上,一回宿舍就顾着把之前的东西搬到上面来,没有什么心思学习,真是惭愧。期末还有不到一个月,不好意思说,好自为之。

下周二要去见一个多年没见的同桌,她毕业了,拍照了。距离上次我见到她,差不多是十年前,那时小学毕业。原来我这种程度的年纪与阅历也能拿得出这样的时间跨度,真不知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晚了,我觉得自己做得比较好的便是很少熬夜,无论突然多了什么琐事,遇到睡觉,总会被我下意识地抛到九霄云外。有时晚上跟别人聊天,对方总知道我的结束语是亘古不变的“我去睡觉了,早点休息,晚安”。或许这也正是我少有建树的原因吧。

一周有这样过去,明天会降温的,早起的人记得穿多点,扛风。

谢谢鱼儿下周陪我一起去。

早点休息,晚安。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December 6, 2011 | Filed Under Life | 8 Comments 

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终于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blog了。它的名字叫“格雷的蛹”,地址便是其英文名。

在这里要万分感激两个人:一是wpcourse.com论坛的伍哥,是他的视频教会了我好多安装及配置的知识。

二是住在我楼上的Jackacey,没有他,我几乎不懂什么是域名什么是空间什么是主机。他的blog很好看,很用心。

再次谢谢这两位大虾。

具体我也不知格雷的蛹要写些什么,况且我又是个文笔不好的人。但Wordpress一直是让我觉得很神秘很向往的东西,今天建了Graham’s Chrysalis,算是圆了我一个小小的心愿。这里的东西很强大功能也很多,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还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希望有个好结果。

我会把之前的放在别处的东西,自己认为好的,陆陆续续搬到这里来,而且还原到正确的日期上。

例如暑假的时候整理了一套由录音带拷过来的美语教程,是一个叫David Alan Stern美国教授写的。我最近争取再过一遍,重新整理一次然后逐一放上来。里边大多都是我的错误的见解,还望看过的你们给我指导与纠正。

冬天来了,快考试了。平时没下什么功夫,穿好多点衣服,开始抱佛腿吧。

我是格雷gra1,若能收到你们的评论和邮件,我会高兴到睡不着觉失眠至死的。

愿你我快乐幸福。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