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前给PeCe

August 29,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2 Comments 

Pepe and Cece:

昨晚跟两位碰了面,猛然发觉各自面临的问题着实不少。

加之启程在即,难免心虚,只能拉紧发条,希望做足功课,迎接下乡。

支教可以说是我们比较重要的的一个部分了,小弟从入学至今,去过几次时间较短的支教,个中经历倒也增长了不少,在此草草回忆几句。

我墨乏口拙,有什么不对之处,望两位多多指正,感激不尽。

废话不再,我就分条列点想到什么先写什么吧。

1、小朋友喜欢集体作战,一起回答问题。单独点某个小孩回答的时候,要预期他是否可以回答得上来,若是,自然最好;若不是,应首先稍加提点,然后选择鼓励性的话语将其放弃,转而其他同学或是我们自己解惑。记得不要停留在某一个问题上耗时间,这样对整个上课流程都不好。

2、小朋友喜欢大声地读,遇到越熟悉的东西,兴奋程度越高。在上课的过程中老师要善于发现哪些知识点是他们平时学的,要好好利用这些他们已经掌握的东西,进而引入我们要教的东西,给他们一个适应过程。

3、一个班总有一两个佼佼者,在小学生的世界里,这样的佼佼者一般在诸如学习上、工作上都要高于其他孩子一两个段位,而且这样的角色通常是其他孩子所认可推崇的,毕竟小孩子没有什么嫉妒竞争的心理。有时上课,课堂上会只出现他高高举起的手,并且是从头举到尾。要好好利用这样的同学调动课堂气氛,一方面他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另一方面,你可以利用他鼓励其他同学来回答问题。

老师:“哎呀,怎么老是PL举手,大家可不要把机会让给她啊,我知道你们都会的。咦,我看到那个坐在角落的PJW在朝我微笑,我想他一定是胸有成竹了,来JW,你来回答我的问题。”

例子还有很多,其他的我就不长舌了。用一个带动一整个班,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4、一定要记得学生的名字,这点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学生沟通的关键。刚开始能记多少是多少。但当我们忘了他们的名字的时候,我的建议是通过其他同学或是队友在暗地里获取他的名字。叫名字的时候,三个字的名字,就把姓省去,呼喊后两个字,这样显得亲切。切忌千万不要让小朋友知道我们忘记他叫什么了,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次,教训惨痛,至今犹记,难以释怀。

5、老师在上课的时候,一般是上面站一个,后边有一两个队友。我的建议是每节课都应该有一个主讲,一个课题,就有一个小组负责。比如一个课题有三课时,今天由A讲,B和C在下边,到了明天可以换B或C讲,不过A要在下边。保持学生不要见生,特别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当A在上边讲的时候,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若非特殊情况,不要和台下的队友当着学生的面有直接的交谈。一交谈的话会是课程停滞,学生也都跟着停下来,可他们回复原状需要的时间,肯定比我们长,有的甚至是一节课。

6、每节课的课程内容在安排上,应该注意有主有次,要把最重要的东西,我们要讲的知识点,放在前40%的时间里讲,在靠后的时间里,讲的东西应该偏重于强调和巩固。临近下课的时候,学生想的除了下课还是下课。迎合他们的天性,甚至可以适当的安排一些趣味性的课堂小活动,让学生提提精神。

7、课下与学生交流,要注意和他们搞好关系,除了上面提过的喊他名字后两个字之外,我们还可以坐在他们旁边,搭搭他们的肩,拉拉他们的手,和他们聊天。对于孩子,只要我们态度亲切,真心相待,收到的效果,肯定比我们付出的要多得多。

8、每个班据我的了解,都是临时组成的班。这就造成了除了我想讲的“少林峨眉”的问题,还有帮派的情况。小学生对于异性在那个年龄段,就会打闹,当然我指的是排斥性的打闹。在女性的统治区域里边,很少有男性的踪影。这种局面由于母的不给,同时公的也不要,长期制衡,倒也相安无事。可当我们由于课程内容的需要,设置一些打乱他们自然规律的活动,这时候,作为老师的我们应该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在樟东坑村玩老鹰抓小鸡的时候,我永远是那只前面是一列小母鸡,后面是一群小公鸡的异种鸡。同理,帮派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一班的不和二班的坐一块等。这些问题在一开始的时候会出现,不过能不能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慢慢得到解决,那就得看我们的功夫了。

9、在马坝的时候,我遇到过教的东西和他们自己老师教的有很大出入的情况。我认为是这样的,可他们认为是那样的,一时间气氛紧张。那时支教时间短暂,我的策略是选择逃避这个问题,屈服于他们老师的威武之下。下乡情况大有不同,但是我觉得在一开始还是得坚持放一放的策略,迎合他们的固有的习惯,课后了解,在下个课时慢慢引导,以求善诱。切忌引起他们抵触的情绪,就算你有阿宝的嗓门。即便有,第二天,他们还是他们,甚至经过昨日的洗礼更加精炼,可你早已变成阿杜,一夜之间,后悔昨日没有屈服。

10、每天放学后,中午,晚上要记得总结,队友间记得沟通,哪怕是一两句建议一下刚才上课的队友,也是很有帮助的。支教组的组长更要在晚上适时总结,谈谈我的感受,我们不必冷场,不必担心课堂秩序混乱。当我们在一开始就经历这些挫折之后,只要有总结,有交流,队内的,还有队外的,我们有心做好想做的事,这件事好起来也就自然顺理成章了。

小弟一时兴起,胡扯几句,非但错漏百出,而且生涩难懂,让两位蹙眉。有些事情,当面互相交流,自是好过这般,伤了眼神,害了精气。希望我们三个届时统领罗定素龙,保一方安定。

 

格雷

2010年07月17日 09:19上

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前的一篇文章了,写在去罗定三下乡前。那时是大一的暑假,当时娲娲还叫pe,如今转眼已大四。支教之于我前两年的大学生活绝对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很是复杂的感觉,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某些轨迹,我心存感激。话说回来,素龙镇绝对是不能再好的回忆,那里的天总是那么蓝,这样美丽的开始,只有去了才知道。一想起最后一天的文艺汇演,我想,没有比那更美丽的结束了。

 



周末

August 25,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2 Comments 

满地阳光,一阵阵风,或许是换季的征兆,这边除了夏天便是冬天,中间夹着回南天,说征兆又或许太操之过急了。阳光逼出来汗,背上胳肢窝里,一阵风吹过,倒也爽快。这样的搭配真不错,而且还是在周末。

上个星期四离开了Remit科,正好赶上七夕。当然,我事前并不知道,只是巧合。因为我从来不看阴历,每年的阴历似乎都不一样,没有规律可循。只是想把书送给Remit的各位同事,不当着面送给他们,谢谢过去几个月的相处。

于是我挑了星期五送书,打算在星期四下班等他们走了之后,悄悄放在桌上。虽然中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必须在三点前清空柜子并锁好,但我得感谢这段小插曲,让我在临走前一时兴起君子好逑了一把,算是没有糟蹋了这么好的节日。还得感谢Debbie在周五早上把书送给放在他们案上,收效似乎更好,希望那本绿色的围城,她会喜欢。

我不擅长回答一些解释原因的问题,比如为什么送我们书啊?记得高齐说过这么一句话,有些事我这么想我就去做了,倒也不为什么,只是可能不做,自己心里不踏实。这是一种很好的答案,至少很符合我的性子。

刘瑜在描述她刚到美国的时候,生活密度很低。我觉得很像我离职后的生活,虽然只过了两天。确切的说只是一天半。

那我也东施一下八一八昨天都干了什么。

早上六点半起床,洗了个澡,难得悠闲。完后开电脑,随便吃了两片消化饼干,七点半出门,穿上新买的帆布鞋。不去挤五号线,虽然三号也很挤,在万胜围便换乘,绕了些路到农讲所,八点四十五。出站,一下子便找到了省财政厅,三楼,等工作人员上班。九点十分,办好受理,回到地下。回城,十点出头,到饭堂等开饭。十一点十五,回宿舍。期间回微信若干,刷了一会微博,同事说收到书很开心,so am I。

中午看了会曹公子的书,目涩,午睡,两点多起床,想起娲娲昨晚的短信,恭喜我离职还推荐电影一部,恋恋笔记本。于是爬下来看,至五点半,又是吃饭。

吃完饭,跟肉妈通了会电话。接着把曹公子的上册看完,七点多。天黑,出门打球。回来路过超市,买了绿色桔子,屎色的梨,一片西瓜,无籽。

回宿舍,看yumiko和xiaoy的视频,洗澡,十一点多关灯,睡觉,扒了手机的电池,不要闹钟。

日子偶尔这么过,没有奋斗的影子,放慢脚步,没有学习,一个人,几乎不说话,嘴巴张开的arcsin<0.5,面无表情。



嫁妆

August 17, 2012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一开始以为这是一首女子唱给她蓝颜的歌,这些日子塞在耳机里不经意的反复听,发觉多少有这个意思。直到刚刚在千千里看到LRC的最后一句,才发觉Claire这首歌是给闺蜜的。

我是嫁妆请把我带在你身旁 嫌我吵的男人最好别嫁

或许内心有种充当他人蓝颜的倾向,才导致这般浅显的词句也被忽略,亦或许不是,因为我可以把自己的潜意识大言不惭地归为自己牵强独到的理解。当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嫁妆具体是什么东西,何时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不过,这些俨然都不重要。

有时候听一首好听的歌,不带这么设身处地的。



August 5,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旭,是我们那很常用的家乡话。一动词来着,意思是:仗着自身某一优势看不起别人并将其比下去,带有轻蔑讽刺意味,贬义。

具体语境:



August 4,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杂乱,流水账,小心眼睛。

七月底八月初的这个星期上了五天的班,从四月以来是第一次,夹杂着疲倦和厌烦,挤到变形的地铁,几点一线的行程。但这也并非心里感觉不是很好的地方,原以为重复不断的工作会让我不好受,其实无所事事才是更糟的。外管局的改革简化了许多业务上的程序与凭证,可这恰是我几个月以来学会的。一下子被架空,旁人视若无睹的忙着自己的事。我该庆幸已经上交的离职申请,还是怪自己没有把日期再提前一点。不过,往好的方面想,好好捋一捋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并期待离开的那一天。

一年期一有钱哥们给了我一张哈根达斯的提取券,旨在希望我有机会好逑的时候不至于囊中羞涩。在它即将过期的时候,仍没有找到窈窕的人儿,但好东西不能浪费。在体育西一专卖店里,我换了88块一罐和10块的干冰,回去和某华在教学楼下一人一匙羹,并相互感慨要是对面是换个人儿,该是多么好的一幅画面。现实是,俩基友心里不平衡地发誓将来哪怕有钱捐灾区也不吃这么奢侈的东西。

吃完雪糕后,我主动去微信了她。以后就叫她傻姑吧,如果有的话,尊重之前班里人的叫法。三年不见,四年没说话,倒却也自然的很。我们上班的地方仅相隔了一个地铁站,下雨天,吃个饭,聊了聊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重复了一些老同学的旧闻。周围的每个人都在改变,特别是在这个年纪。有同学结婚了,嫁到省外。有人分手了,在空间里晒甜蜜改女朋友头像貌似为了给前度看。她也改变了许多,我开玩笑的说,是在之前的那方向,走得更远。还是那样活蹦乱跳,叫我在楼下等了好久还把我吓了一跳。我也改变了许多,不过调了方向。当然,这改不改变的,只是我个人的说法。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了。在快吃完饭的时候,我脑子里很快的闪过一念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设问。

要不问一下她现在生活的怎样,不了,single还是in a relationship,无论哪种答案除了满足我好奇让我感慨一番,似乎没有别的用处,很多时候不能八卦,特别是略带有唏嘘的,因为很容易导致驻足的时间太长。

当然这又是我的一种臆断。我发现最近有时候思考一个问题或者做某一个决定的时候,所用的时间近乎很短,而且潜意识里总觉得结果的正确性及合理程度与时间成反比。或许是前些日子看完两季Sherlock留下的后遗症,whatever。

娲娲离开广州前还好我跟她吃了一顿饭,历史遗留问题,多这些问题也不错,可以让人有机会聚一聚,特别是像我这种六亲不认的人。昨天跟她短信了一下。最后几句是这样的:

好好奋斗,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有机会再见,没机会就等有机会。

创造机会啦~

创造机会不是我的风格,后会有期。

好江湖哇~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