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6,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外边下起雨来,应该是换季的信号,毕竟已经十月底了。

明天要去当骨牌,鱼儿和武藏都不去,很多事总会挤在周末。

完了之后去剪个头发,回宿舍刮胡子。

这两天的伙食有点好,去买点B2和牛黄,顺便把牛仔裤拿去补,明晚可以拿回来跟今晚的衣服一起洗。



Ha

October 26,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刚吃完午饭,趁着这个时间,写写最近的事。

除了还没有正式的门禁卡之外,与实习有关的事七七八八已经定下来。从投简历到现在座位上的电脑打字,一路下来,花的时间和精力也不算太多,大学的最后一份实习,过程走得自然而顺利。至少从现在来看是这样的。公司有饭堂,两荤两素,性价比连都城都自愧不如,吃了两天,感觉甚佳。早上空腹出门,晚上饱腹而归,在地铁上站不到半个小时,而且是在起点站换的乘,有大把让座的机会。

来了不到两天,相比之前在Remit,感觉很是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同事和工作的内容,也可能是公司的氛围和环境,总之,在这边我自由自在了许多,具体等过多些日子再聊。

部门外有一大片计算机的工科男,一排排的电脑,一排排的植物,一人两三个屏幕,一人四五盆花。每到中午,歪歪斜斜地展开一张张折叠床,看得我羡慕。于是昨天在京东买了个睡袋,东施效颦准备中午也躺在地上睡。午休的时间着实不短,睡袋一来可以养好我尚未出现问题的脖子,二来小小满足自己的购物欲。我一向心情不好的调节方式是大吃大喝,现在觉得买东西也有类似的效果。想起小时候期末考考好了,肉姥给我买玩具,感觉一样快乐。只是现在换了个形式,我买东西给自己,用肉姥的钱,然后内心期许,给日子一个标记,或告别过去,或展望明天。当然,我最近过的不低落,可以说自在得很,开口少,忙了一阵子,心情没有阳光灿烂,也不致乌云阴霾。买个新物件在身旁提醒自己日子,每天都是新的,每天都要奋斗,自我感觉良好。

在入职的前两天,甲方要求我去体检,要从广州的一边跑到广州的另一边。正好发现离我一初中同学很近,虽然后来事实证明那天我是给广州的公交事业做奉献去了。我问她有没有英文名,没有。多年不见长得圆还是扁,放心圆的。初中那会,圆圆同学坐在我同桌的前面,一晃七八年,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她找上门来,还好我那会也没干什么坏事。她提醒我去往学校的大巴上什么人都有,要我别介意。一路上经过乡间小路,左右农田,听不到牛叫,看不到鸭子跑,路总是很窄,转弯的时候我老是担心司机把车给我开沟里去了。上次见初中毕业,这次见大学快毕业,见了面,换了发型,还真没什么变化。当然我不知道,是有变化好还是没变化好,扯开话题,不作答,应该都挺好。

我于是在想,如果她是个男的,我会不会去看他。答案绝对否定,大老远去看一个大老爷们,这种经历可不会出现在我的简历中。我去看圆圆同学,不因为是个她是一母的。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分析的必要,不过里边有一些可以推敲的东西。有机会再见吧,希望她也好好的,朝着理想出发,早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明天便是周末,某组织邀请一些人去玩多米诺,具体是什么东西,作为宾语的我不太清楚。ph的网申没有过,没有笔试的机会,把资料移到88的文件夹里,就此翻过,没什么可想的,因为就算最后中了我也不会选择它。这可不是酸葡萄的气话。只是自己失去一次讨说法的机会,若说里边有自我安慰的成分,我还是同意的。

Ha. Fulfill the weekends.



别做浪子

October 22, 2012 | Filed Under Film | Leave a Comment 

我不是很清楚具体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浪子,这似乎是个贬义词。但如果要我给个例子,我想,那就像《One Day》的Dexter这样的吧。

真心希望Emma踩单车的镜头一直没有停下来,可它没有,而且停的那般惨烈。原本以为Dexter蓄上的胡须和Emma剪短的头发会慢慢将镜头拉往一个完满的结局。虽然略显俗套,可也不至于在车撞上Emma的那一刻,砰的一声,观众的背也跟着狠狠地撞在椅子上,瞠目张嘴,不住地呼着气。电影的结局没有给浪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之前犯下的种种,终究还是应验。浪子固然痛苦,让没犯过什么错的Emma以这种方式成为他痛苦的原因,有点让人接受不了。每每想起,心中总有一股不适,觉得一切不应该是这样。好人不应该有好报么,而且这个好人长得那么美。

抑或许这是电影和小说的作者正想表达的东西,一天,一年就一天,好和美也逃不过。又或许用Emma的一路不离不弃到最后的突然离开,衬托每个一天的无比珍贵,让人记住浪子Dexter在改过自新之前那令人无奈和愤怒的嘴脸。这之间关系又似乎层层深入。浪子越是浪子的模样,Emma越是远远地守在身旁,离开得越是突然越是让人不忍,这一天便显得越是弥足珍贵。

当然,我没有试着去深入理解导演或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更多地,我是奔着Anne Hathaway去的。长得可真好看,喜欢上浪子可真不该。爱情应该是一样美丽且奇怪的东西,说不出原因,不分先来后到,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Emma的答案就是Dexter。他在影片的最后已经不再浪子,可生活的动力突然消失,没有一丁点征兆。别人喜欢上你是如此,别人离开你也是如此,更何况身为浪子,我想他早已失去忘却了留意生活,更别说关心他人了。

还好这一切只是电影。但如果生活中有类似的情节发生,应该庆幸,因为这样的情节里有爱,有Emma。遇到一个如此珍惜你的人,可远远比别做浪子,要难得太多。永远不要被人当着面,摇头叹气,对你说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样的话,特别是当那个人很爱你或者你很爱她。

整部电影让我最感温馨的镜头是Emma离开法国男友,决定和Dexter在一起的那一刻。

E:I thought I got rid of you. If you muck me about, Dexter…
D:Em, I swear. I swear I won’t.
E:Lead me on, or let me down, or go behind my back, I will murder you.
D:I won’t do that.
E:You swear?
D:Yeah, I swear. I swear.

浪子,你要发誓,你不再是。



最大的勇敢,是征服自己的意气

October 21, 2012 | Filed Under Foward | 2 Comments 

转自人人,改天再写感想。

原文出处:http://blog.renren.com/blog/44432371/873633419

__________

听过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学长的故事,说起来那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学长酷爱打魔兽,水平也很高,但他女朋友很讨厌他玩游戏。有次他正在打魔兽时女朋友叫他逛街,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说:行,三分钟就好。过了三分钟,女朋友问他好了没有,他说快了马上就好。女朋友走到他旁边,抱着他的肩说:那我看着你打好不好?他说:嗯,宝贝儿真乖。女朋友笑着说哈哈是嘛,然后趁他不备一把按掉插线板的电源。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时,屏幕黑掉了,电源也断了。他登时气血上涌,抓起鼠标,——但是,并没有砸下去,他抬起手之后,就把鼠标放下了,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然后转过身说:不好意思宝贝儿,我超时了,现在就陪你去逛街。

他女朋友也愣住了,她原以为他至少要发发火,生生气,但他的表现就好像刚才是自己正常关机一样若无其事,甚至连一句“我靠”都没有说。后来女朋友跟别人讲起此事,这段故事就流传开了。再后来我认识了这位学长。有次一起吃饭,我问起这段事,我说: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一点火都没发?他说:你觉得女朋友重要还是魔兽重要?我说:当然是女朋友重要。他说:那就是了,我说三分钟结束,到了三分钟还没结束,她来把电源断掉有什么错呢?既然她没错,我干嘛要发火。

我见过好多酷爱玩游戏的人,但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此一例。有句话说:牌品即人品,或者酒品即人品,这些话实在很有道理。好多人在拿了一手好牌之后就忍不住得意忘形,溢于言表,打错一张牌就忍不住怨愤不已,甚至信口大骂。假如一个人打牌一整下午,而你从他面部表情中完全看不出他内在情绪的起伏变化,那么,这样的人就算把他放进政治局,排名应该都不会靠后,更不至于会被踢出局。

那位学长所在县城有两所高中,一高和二高。有几年学生都喜欢打羽毛球,一高羽毛球打得最好的人是Y,二高打得最好的人是L,他们都能把自己学校的其他人比下去一大截,也因此觉得自己是整个县城里羽毛球打得最好的人,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于是就有人撮合他们俩打一场比赛。到了比赛那天,Y来到赛场,发现L居然是穿着牛仔裤和拖鞋过来打比赛的。第一局前8个球,Y打出了8:0。第8个球之后,L撑不住了,从书包里拿出短裤和运动鞋换上。换上之后,L还是打不过Y。到了第二局,Y干脆把左手插进裤兜里打。第二局自始至终,Y的左手没有离开过裤兜,而且轻松拿下了。L输得心服口服。

不过,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三个月之后,Y骑车把右胳膊摔断了,此后就再没打过羽毛球。这里还不是结束。再后来,Y和L恰巧考进了同一所大学。L是校羽毛球队的一号选手。而Y,早已不再打球,也没有人知道他会打羽毛球。有一次,Y恰巧和羽协的同学一起吃饭,席间大家喝了不少酒,Y也喝到了眼花耳热的地步。饭桌上有人聊到L在和另一所高校的羽毛球比赛中大出风头,打到后来甚至左手插进裤兜里拿下了比赛。Y听到之后哈哈大笑,说:“老子当年——”一桌人愣住来看Y,这时候,Y停住了,放下酒杯说:“哎,老子当年,一斤白酒下去都没事,现在,两瓶啤的就高了。”

没错,Y就是上面那个打魔兽的学长。而我想说的是,若想了解一个人,不要看他心气平和的时候,不要看他彬彬有礼的时候,不要看他容止安详的时候;而要看他困顿窘迫的时候,看他劳碌倦怠的时候,看他寂寞伤感的时候,看他意气风发的时候,看他怨怒沸腾的时候,越是在这些时候,越容易清晰地认识这个人。

一个人最大的勇敢,不是打败、征服别人。而是打败、征服自己的意气。一个人在言辞激昂的时候,能截然打住;在意气慷慨的时候,能翕然收住;在怒气沸腾的时候,能廓然消住,这种人,不想成为传奇都不行。

(转载随意,但请带上我的微博:@王路在隐身  http://weibo.com/hnwanglu  )



October 21,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久久没来更新。

最近一连几天有许多中资行的招聘,周围的同学认识的不认识的,大都东奔西跑,排长长的队。递上简历,还没来得及让脚脖子休息一下,一分钟不到自我介绍加籍贯面貌身高,然后下一位。偶尔听到一两个在抱怨面试官问奇怪的问题,你有无男朋友,有亲戚在我们行么,你觉得你们两个我会选谁,总觉得带有一种炫耀的味道,因为不是千篇一律,即便脚还是酸的,汗味依旧难闻,但苦涩之中,能得到一种别人没有的自我安慰。至少,我还坐在那超过两分钟。

中资行的招聘有一样独特的地方。它跟外企一样有网申,可也跟大多数本土的企业一样喜欢现场收简历。而且它又抵制递简历,要求应届生自己亲自前往。然后出于不便明说或是真的存在面试的成分,就有了长长的队,几十秒自我介绍这种情况。在简历和自我介绍都交给他们之后,他们便提醒届时的网申要去做,第一志愿最好选择投简历的支行。先收份纸质版的,到时再拿份电子版,至于什么是最好,自己掂量。在渐渐习惯大大小小的招聘宣讲之后,我们班那群JR总结出了中资行这样做的原因。

网申的系统是总行的,不受分支行控制。可人是活的,应届生是,分支行也是。赶在网申之前先把今天的招收情况及质量提前摸个底,敢为人先的,特别是同行,甚至是同支行。保证将来可能招到人在一个可以预见的范围之内,更关键的是,让这些被看上的人尽可能别被别人看上。存款贷款信用卡基金要拉,客户要拉,应届生当然也要拉。说起来有点像抢饭碗的感觉,但其实想一想,银行业若没有这种味道,那是大大的不正常。

找工作的脚是酸的,内心是疲惫的,但结果可能是美好的,于是过程便可以显得也是美好的,甚至在日后有了炫耀的谈资。之前听过一段不错的自我介绍,当被问到为何跑这么多招聘宣讲的时候。

“以一个学生的身份找工作一辈子就这一次,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尝试和经历,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答案。”

我不喜欢这句话,觉得一辈子就一次,这样的词汇在哪用都含情脉脉,但在这就可惜了,特别是面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个人可能正转着笔,内心一个抠鼻屎的表情,抱怨着都准备不要你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今天还有多少个一辈子一次的人,今晚又要加班了。

 



Trebuchet MS

October 6,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2 Comments 

很喜欢Trebuchet MS这款字体,特别是在9号字或者12px下的英文字符。

早上把蛹的模板换了,也把字体改成12px。之前18px – Trebuchet 的宋体,我很喜欢,因为棱角分明。但英文字体太粗,看起来不简洁。权衡之下,还是换成跟自己系统一个风格吧,中文小就小点,东西能一套一套的,像贴标签一下,感觉也不错。

用Windows Style Builder将soft 7主题下的字体全部替换为Trebuchet MS,9号。

原本打算把52个英文抽出来,替换手机里的Nokia Sans,想想还是打住。折腾一下可能一天又没了,自己又不是科班出身,而且79的分辨率低,应该远远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假期民童鞋来大老远跑来看我,感觉很好。开了一会电脑,装个Apk的模拟环境,玩Tower Defense。很赞,很童年。当然,只是玩到他走,马上删,怕上瘾。他很不习惯我的桌面,我的浏览器,也看不出我调了好久才调好的Trebuchet MS。

走之前,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你的桌面怎么连一个软件的快捷方式都没有。

— —

我的电脑和回收站可以算么?

其实,这个问题跟为什么你那么喜欢重装系统一样难以回答。不过就换模板皮肤而言,我倾向于统一成自己喜欢的风格,因为看着眼睛舒服,心里也舒服。

 



Le Moribond

October 6, 2012 | Filed Under Music | 1 Comment 

读高中那会很喜欢season in the sun,因为旋律好听,因为高潮部分单词简单好记。

we have joy, we have fun, we have season in the sun……

我会唱的英文歌很少,可在这很少里边,总有几首是westlife的歌,而且是也没怎么增加过。

原本想在xiami上下载season in the sun放到手机里,改天可以听。却无意间发现,westlife的版本并非最原始的演绎。它改编自一首法文歌曲《Le Moribond》,作者Jacques Brel。1961年,32岁的Jacques Brel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写下这首歌,悲痛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舍自己的朋友、父亲以及妻子。在和病魔抗争了十多年,Jacques Brel还是在1978年离开了他挚爱的人。

Le Moribond的中文意思是,将死之人。这不是一首欢快的歌曲。

season in the sun 里反复提到的my trustest friend,papa,Michelle,我想,是westlife对Jacques Brel的缅怀与敬意吧。

__________

《Le Moribond》 – Jacques Brel

Adieu l’émile je t’aimais bien
Adieu l’émile je t’aimais bien tu sais
On a chanté les mêmes vins
On a chanté les mêmes filles
On a chanté les mêmes chagrins
Adieu l’émile je vais mourir
C’est dur de mourir au printemps tu sais
Mais je pars aux fleurs la paix dans l’ame
Car vu que tu es bon comme du pain blanc
Je sais que tu prendras soin de ma femme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Je veux qu’on s’amuse comme des fous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Quand c’est qu’on me mettra dans le trou
Edited by dream2fish
Adieu Curé je t’aimais bien
Adieu Curé je t’aimais bien tu sais
On n’était pas du même bord
On n’était pas du même chemin
Mais on cherchait le même port
Adieu Curé je vais mourir
C’est dur de mourir au printemps tu sais
Mais je pars aux fleurs la paix dans l’ame
Car vu que tu étais son confident
Je sais que tu prendras soin de ma femme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Je veux qu’on s’amuse comme des fous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Quand c’est qu’on me mettra dans le trou
Edited by dream2fish
Adieu l’Antoine je t’aimais pas bien
Adieu l’Antoine je t’aimais pas bien tu sais
J’en crève de crever aujourd’hui
Alors que toi tu es bien vivant
Et même plus solide que l’ennui
Adieu l’Antoine je vais mourir
C’est dur de mourir au printemps tu sais
Mais je pars aux fleurs la paix dans l’ame
Car vu que tu étais son amant
Je sais que tu prendras soin de ma femme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Je veux qu’on s’amuse comme des fous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Quand c’est qu’on me mettra dans le trou
Edited by dream2fish
Adieu ma femme je t’aimais bien
Adieu ma femme je t’aimais bien tu sais
Mais je prends le train pour le Bon Dieu
Je prends le train qui est avant le tien
Mais on prend tous le train qu’on peut
Adieu ma femme je vais mourir
C’est dur de mourir au printemps tu sais
Mais je pars aux fleurs les yeux fermés ma femme
Car vu que je les ai fermés souvent
Je sais que tu prendras soin de mon ame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Je veux qu’on s’amuse comme des fous
Je veux qu’on rie
Je veux qu’on danse
Quand c’est qu’on me mettra dans le trou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