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夜

November 26, 2012 | Filed Under Music | 2 Comments 

广州的降温总得伴着雨水,让我想起Beyond的这首歌。

老爸是Beyond的忠实粉丝,家里电视机下右边第一个抽屉,满满一格Beyond的专辑。大概在小学的时候,那会刚刚搬进跃进路的新家,我便开始耳濡目染地听起了那一首首代表着一代人的金曲。那是热血男儿的歌,让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让人充满力量。

黄家驹是Beyond的灵魂,即使在他还没离开之前,我想没有人会有异议,甚至也不会有人因为他的离去才恍然觉醒。之后那个意外的夜晚,在我们看不见的岛国,在一声声扼腕,叹息,哭泣之后,人们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快乐,并继续他无人超越的路。

老爸说,这首歌是他弟弟唱的,唱的一点也不比他差。如果换他来唱,或许没有他弟弟唱得好。

冷雨夜我在你身边,盼望你会知。

老爸应该好久没听Beyond的歌了吧。打完这几个字,跟家里打个电话,他若问起广州的天气,我便唱几句冷雨夜作答。

__________

冷雨夜

作词:黄家强    作曲:黄家驹    演唱:黄家强

在雨中漫步
蓝色街灯渐露
相对望
无声紧拥抱着
为了找往日
寻温馨的往日
消失了

任雨洒我面
难分水点泪痕
心更乱
愁丝绕千百段
骤变的态度
无心伤她说话
收不了

冷雨夜我在你身边
盼望你会知
可知道我的心
比当初已改变
只牵强地相处

冷雨夜我不想归家
怕望你背影
只苦笑望雨点
虽知要说清楚
可惜我没胆试

在雨中漫步
尝水中的味道
仿似是
情此刻的尽时
未了解结合
留低思忆片断
不经意

Woo~ Woo~
Woo~ Woo~ Woo~



一封牛月月没有收到的信

November 14,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2 Comments 

欣欣老师:

老师,好久没给您写信了,以这样一种古老的方式,当您再次收到我的文字时,应该又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了。那时我想应该满地金黄,凉风习习的时节,但无论窗外是什么样的景色,希望您一直都好。

前些日子的教师节我发了条短信向班主问好,她回我说威大也要加油。殊不知过了没几天,在微博上竟得知她生下一千金的消息,惊喜之余更多地为她高兴,想起当年她那般待我我却那般气她,甚是不该。来到大学才发现您们拿那点工资却教会我们受用一生的道理,相对某些享受体系福利的人,您们才值得尊敬。当然,我可能有点语言偏激,毕竟有很多我遇到的大学老师也如益友般教会了我许多涉世的知识,我不应该无道理地夸大极个别的例子。其实我只是想微微表达心中对高中老师,特别是您与班主的感激罢了,可惜措辞不当,老师莫怪。

老师您也生孩子了吧。这个问题如果当面问我不知该如何开口。自打上大学后,关于您的消息我只是从您在Q上回复我的聊天中获知,我不是一个会打探消息的人,有时候导致之前的人发生什么大事我要等到它昨日黄花才略知一二。其实这也倒好,省心,脑海里少了些杂乱的思绪,特别对我这种喜欢联想憧憬的人。说回您生孩子的事,是女孩么,我印象中有人向我提起是女孩,而且是在去年过年的时候。如果说错了,老师您要马上指出。无论是男或女,单卵亦双生,希望您和您的家人永远幸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年过去了。当我为了广交会去集市的店面调套装并将其穿在身上照着镜子的时候,我内心的感受五味杂陈。我觉得自己还是相对稚嫩,胡渣偏少,身子削瘦,加之身高未达到理想,综合起来多多少少仍是一副学生样。可我又马上想到我妈,她或许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她对我的要求不高,只是很朴素地希望我将来找工作尽可能靠近汕头,且最好是汕头。我打心底理解她这种想法,我也有自己关于这件大事的一些盘算。时代在变化,环境也在变化,人也是如此。我很可能于将来违背我母亲心中的蓝图,呵呵,这个问题有点复杂,而且现在要实质性展开讨论仍不是时候,毕竟彭金威的大三才开始不到四分之一,大四乐观地看还是有那么段日子才来。不应该拿这个东西出来凑字数,或许改天回去看您,我们只须简单几句,画龙点睛,远比我在这瞎扯强多了,别浩老师精神。

上个星期阿二和沈婷婷来大学城找我,恰赶上我准备回汕头补牙,只是陪他俩一个晚上和一顿早餐我便匆匆告别。老师不知您知道么,他俩好上了,书面点描述阿二与阿沈建立了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在8班,我跟他们都熟,此时一见亲上加亲,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滋味。他们隔天向我借单车去小洲村玩,我特意叮嘱,你们可别把我的车弄丢,虽然我不会怪你们,但我会很痛苦,痛苦的是车丢了割钱割肉,更痛苦的是还得装一副大度的样子说没事咱们谁跟谁不就一破车早想换了,来违我心。阿沈掩口笑道,你好直白,不过能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证明我们是朋友。

老师,我的确不懂联络人,但我总感觉身边并不缺乏关注,无论这些关注出于怎样的目的。我当然也有倾诉心事的对象,虽然人数不多,但对于喜欢独立思考面对的固执的我来说,自己感觉够用了。不过说到底,我仍是个不善于生人面前言语的人,有时候本想开口,而且明知后果并不会是自己估计的那般糟糕的情况,可或许早已成习惯,故作沉默。

跟您分享一个有趣的话题,别人隔三差五会问我是否仍为光棍,我每次的答案自是没能给他们惊喜。这些人有同学朋友,如阿二,有至亲,比如我妈。我不知道您对这个问题具体是怎么看,但我觉得会有点“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成分在里边,当然我也只是猜。在广外这种大概一比五的男女比例的环境下,我仍孑然一身对于广工这样的寺庙多少有点暴殄天物的味道。其实这里的好女孩真的不少,长得好兼学习好人品好的却存在,可在我的概念里我总把心动与缘分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我缺乏主动懦弱的另一种表现吧。我给自己的借口是长得好看街上大把,可由于某些机缘巧合撞在一起才叫难得,我总不能因为某天在图书馆遇到一个人长得好看就跟着她回宿舍然后发现她舍友更不错吧。哈哈,这是个胡扯的玩笑话,我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我很有信心自己能处理好这个问题的,毕竟自己还年轻,好多东西要去奋斗才能得到,而那些表面世俗实质举足轻重的东西一旦拥有,伊人也会有的。当然,如果那人提前出现并和我一起奋斗,人生可能更加美好。我自是期待更加美好的东西,以平常心,随缘且略带幻想,好好努力。

说到努力,十一月要考商务英语,目前的状态距离目标仍有差距,不过还在还有几个星期,好好准备。“法乎其上,得其中也”,现在我的要求是挺高的,但我答应在考完那一刻便要提醒自己经尽力啦,别想了。您说我是不是个很会精神胜利的人?从开学至今,我重新养成回图书馆的习惯,即便逢二四要上课至八点半,我也会急冲冲找个座位学习至十点方起身离开,除非有特大事件。我坚持这一常规,就好像现在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给您写信一样。我很享受这种恬静舒适的感觉。虽然我懊恼之前没有好好利用这片圣地,但我觉得这是值得付出的学费,并鼓励自己要更加珍惜于此处的每一寸光阴。

码了好多字,老师莫怪。突然想起两字,我再简短几句——考研。我想我不会考研的了,心中有种小小的悸动,学习东西由于不努力容易记不牢。我内心的想法是毕业便找工作,养活自己再说,至于中国古老观念安居乐业,我想在我身上不大可能得到体现,您看,我又偏题了。总之,学习或继续学习,等工作之后有兴趣或者有必要再说吧。

老师,就说到这吧。我原本想拿信纸再抄一遍黑笔的,可又突然想到一个掩饰懒惰的借口。还是不抄了,首先您不会介意信的内容,外表与包装,其次,我可以把最原始的文字呈现给您,而且没有涂改,因为有供后悔的橡皮。

明天我把信用快递的方式寄过去吧,好让今晚写的东西时效性强点。您还在一中吧,若不然收不到我寄的信,我会懊悔埋怨自己没跟您保持联系。如果信不出意外送到您手里,您可否在抠抠上告知一下我,或发条短信,我的号码一直没变。

初秋天时,易变欺人,您要注意照顾自己,还有可爱的宝宝。老师,若您收到这封信时班主已经回到学校,代我向她问好,好么?学生我很好,好得不得了,勿念。

过年的时候,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回去看您,当面问好,只是到时可能说不出这么多话,老师莫怪。

 

 

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幸福美满!

 

 

您的学生:彭金威

2011年9月28日 22:17

于广外图书馆一楼 上



A voice mail

November 4, 2012 | Filed Under Film | Leave a Comment 

From Uncle Ben to Spiderman

Peter, I know things have been difficult lately and I’m sorry about that. I think I know what you’re feeling. Ever since you were a little boy you’ve been living with so many unresolved things. Well, take it from an old man:

Those things send us down a road, they make us who we are.

And if anyone’s destined for greatness, it’s you, son. You owe the world your gifts. You just have to figure out how to use them. And know that wherever they take you, we’ll always be here.

So come on home, Peter. You’re my hero. And I love you.



冬天了

November 1,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6 Comments 

昨天万圣节,两个多星期前寄给雪莲的明信片,被私信告知已收到,意料之中又有点小惊喜,感觉不错。于是,今晚趁着上课又给她寄去一张,这次码了些字,交代一些近况。等她再收到的时候,再说吧,泄露了不好,虽然雪莲不知道我有这个地方。

广州的秋天总是特别的短,一场雨,便匆匆离去。今天找了个借口请假在宿舍,换了厚的被子,洗了枕巾,把一部分短袖和长袖调了的位置。长睡衣已经微微发黄,大概是日子久了,硫化的缘故吧。其实穿短袖也可以,甚至有种凉快的惬意。但我一想到,明天吃完版从地铁赶回宿舍的那段路,一个人,塞着耳机,穿得暖和,裹得严实,似乎更有意境,于是把心一横给换上了。况且是周五,在周末来临之前有个好心情,哪怕这种好心情属于人为创造,多少称得上活的有意思。

这几天一连收到几封拒信,知道自己实力不济,欣然接受。心里也不算着急,毕竟自己幸运的很,暂且没有失业的烦恼。我想体验一下求职可能会面临的所有情节,尽力而为,不患得患失,心中期盼不被冷冰冰的机器或程序淘汰。然而这也是现实,世界上有千千万万比自己优秀的人,被淘汰是为了保证那些人不被淘汰。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高出不是一星半点,可机会有限,非常抱歉。若踩到狗屎,便心平气和去准备,享受这一过程,别太在意这趟地铁会开多久,因为很可能,第一个下的就是自己。所以我说,心平气和,尽力而为。

在想要跟雪莲说明年打算何去何从的时候,我小小顿了一下,然后这样写道: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没漂泊够,更别说内心了。

这句话的没心没肺版说法是,我还想自己在外一段日子,家就先不回了。

如果这句话给肉仔他姥姥看到,估计朝我冷哼一声,摇两下头,后悔生了个不孝子。

但我很幸运。因为我知道她心里不全是这么想。

冬天了,在外的人要多保重,要有好的本钱,愿我那张贝多芬的邮票早日到达Camden Town。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