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12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好久没来码字,抱歉。

还有琐事要处理,明年元月16号考完试,到时见。

🙂



冬至

December 21,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5 Comments 

甲天下汤圆乌溜溜香喷喷,满足你对全家人的思念。

每到冬至,我总会想起这个广告,具体的画面记不起来, 可这句话就是忘不了。

北方吃饺子,南方吃汤圆。韩说她包了一个下午的饺子,我心想我今年没吃汤圆,不说。当然,我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吃不吃无所谓,节目没样子,不热闹,可心里过得平和,足矣。

在十二月的下旬,日子也不算单调,总有些新的元素出现。世界末日,lumia,论文,谍影重重,专八,期末,事情也多,日记零零碎碎也写了不少。可总没时间搬到这来,没时间,是一个借口,可也不全是借口。我总觉得写博客,不能跟发微博那样,几句话便交代了事。要码些字,分段,有开头有结尾。可这样的话,各种各样的借口或非借口,让我这种口头不喜欢矫揉造作的人,没有敲键盘的兴致。像便秘,蹲在那,半天连个屁来憋不出来。可能比便秘还难受,便秘是吐不出来,没灵感是吐出来了,看着恶心,又吃回去。

我不太造作,打字如此,如厕亦如此。我是一个很羡慕人家拉肚子拉到腿软的人。

其实这篇东西,有意思的就是第一句而已,下面那些看了没营养,只是打它们的过程,我不憋不怎么用力。



Dear Seven

December 15, 2012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诗武,佩文,晓玲,蔚然,郭郎,妖孽姐弟:

很高兴认识你们七个,或许换个说法,你们七个是我终究来增城的动力。时间过得很快,从我在一饭第一次逐个认识你们,到第一次在三饭开会,再到如今我在冰冷楼底,借着微弱的灯,为你们写一篇我也不知接下来要写些什么的东西。

首先,得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的欢声笑语,带给我茶余饭后调侃的谈资,或干柴烈火,或蔚然郭郎,我想苏湃和楚君不介意我这种并无恶意的玩笑,大家扬扬嘴角也不失为调剂生活,娱己悦人。至于后者,你们介不介意也都明撂在那里,我何尝不希望能执起一双温暖的手,找个红颜倾述。在不影响生活与学习的前提下,谈恋爱是一件很羡煞旁人的事。在这个问题上,你们是我的学长,我得加倍努力。

接着,谈谈透过这次支教我想发表或者说想废话的一些鄙见。于志协,于公关部,我可以说是个做支教出身的人,别的活动也没心思干。毕竟在我那个年代,支教这俩字的确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江河日下,我倍感欣慰。你们从十月坚持到现在为了本学期仅有的一次支教,个中原因我自是猜出了个大概。大学之于我们,有太多东西我们渴望尝试。来支教也好,去老人院也罢,我们参与的缘由,多多少少与我们当初想加入志协,进团学,甚至做一份兼职的想法存在相似。我承认并渴望这种带有新鲜感的锻炼,从中也收获颇多。我还记得我跟你们说,支教是个快乐的过程,但准备支教是个痛苦的过程。我滑稽地想最小化你们任务的量,好轻松上阵,可显然效果不好。这一点,我想从你们今天站在台上亲身体验那份口齿龃龉不难得出吧。教案准备的不充分,逃避学生工作甚至志愿者本身无法卸下的耐心与繁琐,在道理上行不通,根本没路可走。当然,我又是一个讨厌在别人面前批评自己的人。其实,我是想透过这件事,把一个你我可能早已深知的道理说出来,好让我们自己知道,有时候简单浅显的东西,施行起来却那么地难。可我们谨记并遵守的时候,它能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却是那么的大。

用心做一件事。

如果一件事值得我们为之付出,那么请认真把它做好。我也大可以说,支教不是我真正喜欢的事,因此教案的马虎便有了些无可厚非的重量。对,我可以这样说,但这样的我同时便是在逃避,很多问题可以被我们趋而避之,毕竟它们多少有点无关紧要。可是,同时也有很多问题,我们逃避不了,而恰恰是它们,之于我们的如今或将来,有我们料想不到的举足轻重。逃避它,等于是在折磨自己,因为到头来我们仍需面对。

总记得有人说,找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不为高薪厚酬,只为心中的追求。对于这些人,我总感性地承认他们存在的美好之后坚决予以理性的否决。在这个物质基础强调得如此重要的时代,有多少份心中所想是靠谱的?请允许我再开他俩最后一个玩笑:假如我喜欢蔚然,郭郎也喜欢蔚然,两种喜欢的程度一样。而我没有房子,上班搭地铁,而郭郎有中山别墅一栋,上班骑BMW。你们说我这份心中所想靠谱否。很明显地,郭郎拥有比我更高的效用曲线,蔚然与之相切,效用方能最大化。

举完了例子,我是想说,在这个用心做什么事的问题上,我更喜欢周国平老师的说法:人只要内心足够强大,他总能在那个领域,无论喜欢与否,发光发亮。用心做一件事,若这件事是你心中所想,我为你感到高兴。若它迫于形势,无可奈何,但你却用心完成,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用心做一件事,但我鼓励自己朝这个方向努力,并相信你们早已在这条路上,正用心为属于自己的事努力。

最后,我再苦口婆心希望你们要读好大学的书,学好英语。六级只是起点,把一些日积月累的东西做好,量不在多贵在坚持。

莫过页了,用这篇潦草的东西,与你们交心,愿你们一直都好。

格雷

2010年12月26日

04:57

__________

后记:

这是我参加上个学期唯一一次支教,在离开增城前的凌晨写的。由于是手稿,加之年代久远,所以打进电脑过程中略作删减。好久没去聚餐,公关的小饼叫得出名字的只有两个。我真是有愧于鸡爷和逢人坤当年于我的知遇之恩。不过即便这样,除非万不得已,我还是不想去聚餐,个中原因很复杂,就好比我对志协的感觉一样。字数受限,这里不便赘述。

冬天快来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周三可别忘了去聚餐。

2011年10月27日

__________

最后记:

下午去了志协的交流会,在场我最老,各种朝气陌生的面孔。回来的时候发现宣传海报上写着我已找到的去处,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刚刚和晓玲聊天,说起了这篇潦草的字。

我把游泳池那块地让给你,记得去读英语。等你的好消息,至于是什么消息我觉得还是不说的好,怕败了RP。

愿志协越办越好。

2012年12月15日

__________

1

2



第一年

December 15, 2012 | Filed Under Life | 2 Comments 

格雷的蛹,grahamschrysalis.com,开始于2011年12月5号。

每年的12月5号,我都来写一写关于它的东西,当做一个标志,一个仪式,并坚信它会走很长的一段路。我是个不过生日的人,从小到大,一直如此。但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会给很多人过生日,我爸,我妈,肉仔,肉仔他舅妈,肉仔他表妹。

当然还有格雷的蛹。

关于博客

我的理解,博客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是表达自我,二是传递价值。格雷的蛹一直在表达自我,我知道。能不能有朝一日到达后者,我不着急。要做好第一点,之于我,并不容易。最开始有表达的冲动,我想是在高中的时候。总是记得七堇年的一句话,那些错把倾述冲动当作创作才华的无知年生啊,说得便是一开始写博客的我。那时在QQ空间上写,零零散散,具体些什么记不清,但乐在其中。那会还不懂什么是域名,如何建站,只看到别人的独立网站能有自己想要的样子,不像一些门户的空间,千篇一律。上了大学之后,我删了空间,把写的东西搬到Blogbus。经营了些许日子,可不属于你的东西终究无法给你想要的那种感觉。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搬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在寻找的过程中,wordpress很自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众里寻他,相见恨晚。

关于名字

格雷是我的英文名,确切的说Graham有个尾音,但我觉得两个字更为简单亲切。格雷格雷,很多地方,我用的都是这个代号。有时快递叫我去拿包裹,称一声格先生,我总是很开心的。格雷的来源很平凡,高中的英语有一课讲发明无线电,自然提到Alexander Graham Bell。我一眼便看上那个中间的单词,没有过多的思考,Graham,Graham,一直用到现在。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具体说不出为什么,只是一种感觉。遇见某个东西,有时可能历经千辛万苦,有时却是一个不经意。前者让人倍感珍贵,可又有谁能说后者不珍贵。不经意的抬头、擦肩、回眸,可能早已注定。

Chrysalis是蛹的意思,至于是不是地道的说法,我不太清楚。为什么想到用这个词,源于一首儿歌,Butterfly fly away。Caterpillar in the tree, how you wonder who you’ll be, can’t go far but you can always dream. 每只毛毛虫都会展翅高飞的一天,可也别忘了在Chrysalis里的日子。那些日子安安静静,不动声色,那些日子心平气和,充满希望。

而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无论到哪我都带着它。

关于头像

QQ,tsina,msn,blog我都用着这个猫。我总感觉它是我高兴时候的样子,也是我伤心时候的样子。我激动的时候内心是这样,平静的时候内心也是这样。这个猫的内心似乎很强大,因为它的表情给人一种心平气和,一种宠辱不惊,我一直希望我也能这样。

关于将来

这是格雷的蛹的第一年,我相信将来还会有好多年。



难以名状

December 13, 2012 | Filed Under Article | 5 Comments 

是不是有很多的事情,在结果还没揭晓之前,我们的心里便开始想象它降临那一刻的各种情景。甚至有时在把握足够的情况下,我们已经开始打点起了一切:到时我的感觉要这样,我的表情要那样,我要把它告诉给这些人,我要接下去做那些事。

可在很多个那一刻过后,我们慢慢发现感觉,表情,动作,并没有预想那般夸张,甚至,连到位都谈不上。轻描淡写,哦。像是小时候练习册大题的课后答案,只得了一个数或一个句话,没有解释,一略而过。远远没有想象中那般心花怒放,也远远没有那般痛侧心扉。

是么?可能吧。

在等待的过程中,脑海里早已一遍一遍地预演。亦或许那些是曾经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东西,如今出现在自己的频道。前前后后,或多或少熟悉,内心不再碰撞激烈。甚至有些时候,早已安排好的计划,没有去执行,自我安慰别去做些无所谓的事,即使那是些之前认为不可或缺的仪式。结果揭晓的那一刻,让这些因人而异的仪式开始显得无关紧要,得到的都已得到,失去也已失去,去计较那些庆祝的事宜,偏执那些告别的方式,又何必。

事情的过程总是在其结束之后,比起之前显得更有分量。可能我们事前对此段经历的过程并没有足够的重视,亦压根什么也没想,奔着目标便去了。可当一切告一段落,即便终点的标志依旧光芒万丈,压倒一切,个中的经历也慢慢显示它的不可或缺。结局是一闪即逝的烟花,经历是寂静的夜空下众人千呼万唤的期待。好的结局,让我们对它到来的过程心怀感激,坏的结局,让承受过的我们唏嘘释然。

不同的人,同样的经历,从开始到高潮再到大幕落下,兴许会有不同的体验与感受。但有一点可能是相同,那种难以名状的感觉。结局不再那样大开大合,内心上隐约出现一股波澜不惊的力量。对于一些心高气傲的人,喜事不再那般心花怒放,未必是件坏事。因为它提醒这些人凡事有个度,悲从中来未必总出自笔墨。而对于一些谦卑谨慎的人,不好的结局不再那样痛侧心扉,坚强地叹一口气,或许是件好事。这样的感觉,不知它具体来自何方,也不知它该如何描述,只知道它渐渐调节我们世界里的对比度,让浓重的东西变得朴素,让平淡的东西慢慢历久弥新。

无论结局是大是小,是好是坏,当它到来的那一刻,深呼吸,翻过去,心没有计划中的那般留恋,手也没有预想那样颤抖,只是轻轻的,带着一种感觉,中和周围的一切,难以名状。



Drowning

December 6, 2012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喜欢《花田少年史》这部短短的动画片,清新的画风,诙谐的话语,满满的童年回忆。我的小时候没有乡间小径,没有二路这样灵性的跟班,也没意外地在脑门那缝上一针。但我有我的德子,壯太,我的爸妈。牵强点来说,总觉得在自己身上能看到一点一路的影子。之前美丽花和韩不约而同地猜想,童年的我跟他可能有点像时,我本想点头,但仍扯开话题地开玩笑道,嗯,我比较喜欢德子。

总之,喜欢关于花田一路的一切,他的语气,他的表情,甚至他长头发时的模样。

自然而然地,因为旋律,喜欢上了片子的片尾曲,Backstreet Boys的《Drowning》。当时每天看一集,也不敢多看,生怕好东西稍纵即逝。每一集总是等到片尾曲放完,再关掉播放器。倒不是为了看下集预告,只是为了静静地听一下Drowning。在看完整部片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耳机总循环着Drowning,为了一句听错的歌词。

Maybe I am a drifter, maybe not.

我总大言不惭地说,我的身体还流浪不够,更何况我的内心,于是我下意识觉得这句话之于我再合适不过。在不知道听错之前,心里叹息自己和Drifter这个词相见恨晚,而maybe和maybe not又恰如其分地让我感到个中的坦然。直到手机ttpod更新了歌词,才发现听错,……a drifter late at night, cause I long for the safety……

我以为会因此放下这首歌,因为它不再像当初那么惺惺相惜,只剩单纯的好听,毕竟它讲的是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但事实不是。

上个月回了趟汕头,自认把将来去处的主动权握在手上的我,觉得回家只是为了去满足自己一些关于“过程论”的想法。于是在体验完一切之后,我很自然地按照自己内心,也不惊讶爸妈跟我有着不同的看法与渴望,不多加思考的做了决定。可爸的一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也像是支持与鼓励,却有如一块砖头拍在我的脑门。

“你留住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

从那一刻起,Drowning的第一句,从未如此清晰与深刻。

Don’t pretend you’re sorry. I know you are not. You know you’ve got the power to make me weak inside.

我心里清楚自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可以想象到爸妈终究拗不过儿子,甚至他们那种带着莫大支持的妥协我也心里有底,但当这一切真的到来时候,自然很不是滋味,一下子明白什么是unconditional love,一下子明白什么是they want the best to you。即便觉得自己理由充分,即便心里开始默念几百遍将来要好好奋斗,不,是从现在起。可仍止不住从脑海回想起那熟悉的旋律:

Don’t pretend you’re sorry. I know you are not.

这像是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一句给彭金威的话,化作旋律,不由自主地,反复唱,反复想,挥之不去,不敢忘记。



姐妹淘

December 5, 2012 | Filed Under Film | Leave a Comment 

这是一个讲述青春的故事,一个名为Sunny的团体,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一段年少轻狂的美好时光。或许女生和男生各自曾经不羁的方式不尽相同,但都会有那么一段日子,不由自主地,开始出现青春的模样。当青春有谈得来玩得来的人的时候,我想,那是再好不过。因为一个人叫孤独,这种孤独又不同于长大后的孤独,它带有悲凉的味道。童年,青春,是由一个个充满阳光的日子组成的一条轨迹,可不能用“若有知己相伴固然妙不可言,但那可遇而不可求。”这样的话来感慨,应该大胆的,带着叫骂声的嚷嚷,勾肩搭背,无拘无束。

影片里令我印象最深的是这句话:

你有一张主宰者的脸。
You have a face of a protagonist.

当七个女孩分别在镜头前录下对将来的自己所说的话时,若干年后在她们之中,有谁坚持着当初有点幼稚的梦想,有谁还记得自己当初想要成为的模样。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在多年后再次相聚在一起,即便春花只能在另一个世界看她们的跳舞,但动作依然轻盈婀娜,在举手投足间,让人感觉到一分对过往的释然。

这是一部值得跟朋友分享的电影,也可以自己一个人看,一个人笑,一个人眼泪在打转。如果懂韩文,那是再好不过,因为能体会到影片独到的美,那里有地道的随口而出的年轻人的脏话。她们每一个扯衣服,抓头发的画面,总能让人面带微笑,让人血脉贲张。回想自己类似的过往,不禁心里也在问,自己是不是有点老了。当看到已步入中年的任娜美穿着女儿的校服,飞身踹过去一脚的时候,我顿时明白,我们可以感慨,但没必要自卑。我们还能年轻,最算再过多十年,要出去打上一架,自己还是可以的。我们要成为自己的主宰,年轻的时候是,老了也要是,可能有时候身体跟不上了,但脸要跟上。我的意思是,表情要跟得上,要把五官凑出一张主宰自己的脸。

影片结束后,放出演员表,背景是一张张素描的画,现在和过往相互交替,女人,女孩,然后女人,再女孩,无论时间怎么变,都是充满阳光,都是姐妹淘。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