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我行

February 26, 2014 | Filed Under Music | 2 Comments 

词:林夕    曲:Christopher Chak    唱:陳奕迅

天真得只有你 令神仙鱼归天要怪谁
以为留在原地不够遨游 就让它沙滩里戏水

那次得你冒险半夜上山 争拗中队友不想撑下去
那时其实尝尽真正自由 但又感到没趣

不要紧 山野都有雾灯 顽童亦学乖不敢太勇敢
世上有多少个缤纷乐园 任你行

从何时你也学会不要离群 从何时发觉没有同伴不行
从何时惋惜蝴蝶困于那桃源 飞多远有谁会对它操心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 无人理睬如何求生
顽童大了没那么笨 可以聚脚于康庄旅途然后同沐浴温泉
为何在雨伞外独行

这么多好去处 漫游到独家村去探谁
既然沿着寻梦之旅出发 就站出点吸引赞许

逛够几个睡房到达教堂 仿似一路飞奔七八十岁
既然沿着情路走到这里 尽量不要后退

亲爱的 闯遍所有路灯 还是令大家开心要紧
抱住两厅双套天空海阔 任你行

从何时你也学会不要离群 从何时发觉没有同伴不行
从何时惋惜蝴蝶困于那桃源 飞多远有谁会对它操心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 无人理睬如何求生
顽童大了没那么笨 可以聚脚于康庄旅途然后同沐浴温泉
为何在雨伞外独行

亲爱的 等遍所有绿灯 还是让自己疯一下要紧
马路戏院商店天空海阔 任你行

从何时开始忌讳空山无人 从何时开始怕遥望星尘
原来神仙鱼横渡大海会断魂 听不到世人爱听的福音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 无人理睬如何求生
顽童大了没那么笨 可以聚脚于康庄旅途然后同沐浴温泉
为何在赤地上独行

顽童大了别再追问 可以任我走怎么到头来又随着大队走
人群是那么像羊群



新年愿望

February 18, 2014 | Filed Under Article | 6 Comments 

2014都已经来了俩月,即便用旧历,新年早已不新。回归公司已有两个星期,正好遇上期待已久的忙季,茫茫多云里雾里的工作底稿,让人心虚,心虚看不懂,心虚这个点已经洗好澡,洗好衣服,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闲下来“无事”,看着柜子里最底层的吸尘器,猛地想起,过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新年愿望。

放假那几天,同事同学也会通过手机联系,借以新年,问候几句,共勉慰藉。我总是怕话不投机却无话可说,于是总下意识的问,

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一来这是个简单的回答,通常都会有答案。二来这个问题很容易获得反问,即And you。一来二去,谈话的内容多了起来,同事同学的回答大致照着大众的剧本来,具体的内容好比过年的祝福短信,修辞也以四字成语居多。

鱼儿说她的新年愿望是找个男人,还叫我别找同行,语气听起来揶揄却又无奈,我不知怎么接下去。我当然希望她好,同一条船上的人,只是我不在风口浪尖的船头,颠的不厉害,可无能为力。淡季快到了,希望她愿望实现。

我跟她说我的新年愿望是,

家人平安健康。

我对大脸也这么说,大脸说这不算新年愿望,这是她每一年的愿望。她新年的愿望是可以回家工作。

说起来也是,平安健康不太算新年愿望,那是我们每时每刻祈祷的东西,特别是之于自己的家人。他们安好,才是晴天。

新年愿望,应该是具体的,而且还要是新的,过去一年没有的。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我的新年愿望是租一个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

一个人住有很多好处。可以把房间打扫的干净点,可以洗澡前不带衣服,可以在假期的时候请朋友来做客,总之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愿望归愿望,有时实现不了时,我们把它称之为“美好的愿望”。

一个人住的想法不好么,好,但它不切实际,我脑海里闪过的下一个念头,便是分析它的总总不是,然后叹口气,放弃这个愿望。

虽然很多时候我们说“人民币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很多时候,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连人民币都没有。不切实际的主要原因和唯一原因,就是一个人住贵,房租至少是现在的一倍,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现在这样十五分钟到公司的地段。

放弃归放弃,我得找一个安慰自己的想法,好让自己活在当下。

于是便有了文章一开始的吸尘器。

想一个人住的初衷,其实是我想有个干净的拉屎做饭的地方,现在这两个地方都不太干净。有时一抹地板,细小的沙粒夹杂着毛发,粘在食指上。在打消了换房子后的另一波心血来潮,我在京东买下了它。人生第一次使用吸尘器,感觉良好,还真吸了不少东西,声音不错,可以吵到邋遢的室友。

放弃愿望可是一件大事,在引进吸尘器后,我又在亚马逊买了烘干机,用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回南天。

工作忙,没什么时间洗澡后不穿衣服,请朋友来做客,可至少让自己不足十平米的卧室,干净舒适,权当是我千方百计让自己留在某大的第一步。

这是我的新年愿望,算是曲线完成了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