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 Sera Sera

July 27, 2014 | Filed Under Article | Leave a Comment 

混得不好,留点念想。

当被问到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去看刘莺莺的时候,马浩瀚是这样回答的。

瑞玲说看到影片这一幕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就是我。姚说,她也是。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有黑白胶片在脑门上回放,模糊而清晰,感觉是很久以前的事,又感觉恍如昨日。

我有时候会自己问自己,带点自欺欺人的倾向,好像忘了她长什么模样,忘了是齐刘海还是露着额头。觉得已经不如读书那会清晰深刻,也不再那般持续。但实际上心里知道,那是倾向严重的原因,如今的模糊自是在情理之中。以前一周见上几次面,坐在后方,盯着脑门和头发,也总会有瞧见脸庞的时候,更何况有时还搭话。至于持续,可能习惯了那种称不上思念的感觉,才是真正的解释吧。对一个人的念想应该不需要用这种视觉上的维度来衡量,未来某天不经意的相遇,会让过往自以为是的努力顷刻间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这样一种解释,会不会也带着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但应该都不重要了。有时候不重要不是因为它真的不重要,而是因为早已被习惯,拿它没办法而已。

前几个月的回南天,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加班与出差,我来广州第一次有幸能忘记回南天的存在。也第一次有这种不知可不可以算得上是强烈的感觉,一种想法,

在这样的一个年龄段,这样的环境,有个女票还是很好的。

生活总会遇到新鲜的压抑,陌生的难题,这些种种的第一次,需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而过后当经验被总结,教训升华成技能时,自然而然会有一种讲故事的冲动。No.3 Uncle在电影里说了一句让人难过的话,

只有家里人会对你好。

我很同意这句话,越是同意,便越觉得亏欠。对于这种自定义的亏欠,我只是勉强地不让爸妈知道我一些不开心的时刻。他们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倾诉对象,可在我的概念里,倾诉不应该带去额外的结果,比如担忧,若一除以二不能小于零点五,那做这道算术的意义又何在呢。觉得有女票还是很好的原因,因为在我看来这个式子的结果会大大小于二分子一,答案虽肯定,可说不出为什么。

当然,对于这样美好的事物,我一点也不着急,甚至坚信她是命中注定,无论自己混的好与不好。至于那过往的念想,就让她去吧。

Que Sera Sera。



July 16, 2014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我重拾了偶尔早起的习惯,五点钟的夏天,透过厕所简陋的窗,天边早已有了初升的太阳。耳边传来街道晨练和叫卖的声音。早起的效率不高,倒也不是因为睡意未散,只是自己长时间地懒散,一时间决计也找不回遗失了很久的东西。毕竟它是陌生的,陌生到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曾经拥有过。

在找回心无旁骛的日子里,我应该再给自己打气,对么。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