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信

November 9, 2014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好久之前给欣欣写的信,如今已入职一年。有些事好像在重复,不念过往或许真有点难,只是难不难的,就有些事情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__________

欣欣老师:

展信佳。

三重门里林雨翔给Susan写的信,每次开头好像都用这三个字。文绉绉的,适合一些不知从何说起的开头,就好比我现在这般。虽然仍零星保留着一些码字写信的习惯,可我的象牙塔距离保质期也只有短短两个月了。

不知道上一次给你写信具体是何时,是哪根筋搭到哪根筋,但能给老师写多一次,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特别是在网上碰到久违的你,一两句话便猜出我的签名。惊喜之余,倍感欣慰。“欣慰”这个词用得甚是不恰当,而且除此之外,老师或许从我的字里看出学生近期的生活状态。玩、闹、毕业照、睡、吃,没有心思放在学习上,又怎能写端正的字,用准确的词。莫怪。

老师,其实我很早便确定将来要去工作的地方,大约是去年的六七月份,在正式求职季开始之前。可心里终究不踏实,似乎什么劲都没有使,就突然有了着落。我是一个不能和自己内心过不去的人,想到的东西便去做。于是我继续找工作,继续所谓的内心踏实之路。我是个幸运的小子,在尝试、寻找的过程中虽多有碰壁,可结果收获颇多。当选择渐次多起来时,我才慢慢发现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具体地说是短期觉得适合自己的东西。我妈对我放弃汕头国企放弃银行一直念念不忘。我也只能打趣地安慰她,并接受她在这方面的唠叨,相信这种念念不忘的日子会随着我正式入职、工作而慢慢变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我得好好努力。写这话的时候,我很是心虚,特别是对于自己最近这样的状态。事务所像个围城,传说它累,传说它是高起点,把这一切都抛开,自己去经历去尝试,就好了。自虐只是一句玩笑话,我觉得格雷是个很多时候都多姿多彩的人,对于将来是否能把持住,这一点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很是感激上天让我做一个幸运的小子。

老师当你说起令狐冲的事,我是很惊讶的,过几天论文答辩出结果,若顺利通过的话,我在日记写道,我轻轻地叹一声,大学,除了女朋友,怕是都完整了吧,然后阖上本子,微微一笑。广外是个不缺好女子的地方,甚至应该说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乏美好的女孩。我当然是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可稍稍遗憾,遇到了岳灵珊,而且是林师弟比我先一步认识了她。这样说有点篡改原著之嫌,或许我只是劳德诺,和她共过一些事而已。哈哈,我又开始胡说了,立马打住。女孩毕业后工作的地点不在广州,就让这一切变美好的回忆吧。将来找到圣姑了,有机会带她去见你。

停了笔好久,不知要继续说什么了。就这样吧。老师你又教高三,可得多休息,别累着自己了。或许我们六月会有广州见面的机会,如果没有,也无所谓,有空再聊聊抠抠就感觉很好了。

夜了,老师记得早点休息。

 

身体健康!

平安喜乐!

 

学生:格雷

2013.04.28

22:37 宿舍上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