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铺

September 28, 2015 | Filed Under Article | Leave a Comment 

通往菜市场的转角有一家包子铺,卖包子、干蒸、烧麦、糯米鸡、粥,还有港式的七仔面和台湾的手抓饼,一年四季。我之前总是去那里买早餐,除偶尔出差不在广州,一个星期五次,哪怕周末睡得很晚,也会在去完超市后故意回头经过那里一下。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有一年,因为我记得冬天她卷起袖口的条纹羊毛衫,也记得夏天她穿着连衣裙露出的肩膀上那条细细的围裙带子。

暂且称她做西施吧。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很少和她有言语上的接触。我和西施最后一段不完整的对话是,“怎么好久都没有见到你”,她没有回答。

我总是记得她帮我撕开包子底下的纸并朝我微笑的样子,也记得她会在我还没开口便问我是不是照旧要馒头和干蒸。或许便是在那个时候,我萌生了美好的念想和愿望。但一切也仅此而已。记得终归只能停留在过去,点到为止。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施不在包子铺上班了。起初我仍一厢情愿地坚持以买早餐的名义期待着她的出现,可是过了好久仍没有等到她的身影。有一次我下班出奇的早,早到经过市场那个转角的时候包子铺还没关门。我看到她穿着居家的衣服,蓝色,和铺里的阿姨在交流着什么。我猜应该是话家常之类,比如,不再在这里帮忙,聊她新的工作或是新的生活。我隔着马路悄悄的看着她的身影,既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她不用在包子铺里上班了,她不应该和那些阿姨在一起每天起早处理一堆已经不用再怎么加工的食材,失落的是,我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经常见到她了。

包子铺现在周末也不开门了,卷闸门上贴了一则招工启示,人手不够。感谢人手不够,在上周三早上,我再一次在上班的路上看到忙碌的西施。但我也只是看着,隔着马路地望着,然后起身离开。脑海里重复着她的模样,想了很多之前的片段,兴奋而不安,想起了很久之前那句她没回我的话。顿时觉得自己轻浮,亵渎了一些本该美好的东西,悻悻地,任凭她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不敢停下脚步。

其实我有过非分的想法,但由于仅停留在我的大脑皮层,所以非不非的也没有什么所谓了。只是之前那一句轻浮的话,让我感觉类似的举动不能发生第二次。我有平生难了恨,君生我未生。不知道这句歌词,说的是不是我这样一种自己幻想出来的遭遇。

生活总会有幻想出一种感觉,同时也通过幻想加深着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的伊始是缘分际会,还是无中生有,我想,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它终究还是存在了,而且至始至终都影响着那个人。

在将来的某一天我难免要搬离这个小区,到那时应该是一个时点,好让我与这种心动的感觉告别。在那一个时点来临之前,我依旧会忍不住在每天经过包子铺的时候隔着马路望上一眼,生活虽在继续,但有些物事终究挥之不去。

祝君好。



九月

September 20, 2015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下午房东过来签新的合同,涨了点租。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住过两间房,自己给自己组装了桌子,买了冰箱,还有一直想买却没有买的床。

房东答应把早该在一年前修好的门给修了。其实我也不太在意是否只剩下一道铁门,毕竟自己慢慢地养成了去厕所开大洗澡会带手机和钱包的怪癖。我只是不能给人无缘无故的带走自己生活的某些东西,无论大小轻重。我没有给,你不能拿,多少有点打多塔留下的痞子心态。

早上去代码中心排了三百多个号总算帮大货车换了个别人不会看到的注册资本,临走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在一开始的投资方就有错而且年检也从未更新。突然有种懊恼,确切说是职业病的倾向,怎么一开始没看到,刚刚应该让前台那个人帮我变更的,就算我手头上没有章没有资料。不过看着即便存在许多人跳号的情况还是满坑满谷的大厅,我换了个角度安慰自己,有些东西不是做多了就好了的,不需要做的没有做,没人说你不好,可做多了要承担赞与罚的博弈。

这个九月多少似乎有点淡季的模样,毕竟也好久没有十点后下班了。周围的一切静悄悄,该放假的放假,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读书的读书,迎接着萧瑟的初秋。

教师节那天我给牛月月发了短信,这是每年的惯例。她说现在教高二,有了第二个宝宝。我当然很高兴,只是不知道和谁分享这个份喜悦,也不知道和谁讨论第二个宝宝是在肚子里呢,还是已经呱呱落地了,单凭短信的寥寥数语。总之是好事,让人充满希望。

我一直在犹豫要早起看书还是晚睡看书好,前者太难,后者太懒。而且我也担心晚睡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可实际上我慢慢地发现自己早睡不了,也养成了睡前玩手机的陋习。昨天回大学城打球,蜜蜂问我现在有没有练吉他了,我都不知该怎么回答,好惭愧,连个doreimifaso估计都忘了怎么按。买来的口语书放在一边,俯卧撑坚持到一口气40下便开始荒废。有些重要的东西会因为某些时期因为一些更重要的东西被排除于生活之外,这一点无可厚非。可有些东西是不应该出现在生活中的,无论什么时期,偏偏我却做不了减法。

其实我也有做的好的时候,比如房间桌面总是整整齐齐,用一个康师傅送的大碗收纳了杂乱的数据线和黄道益,电脑坏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好并把无用的不见拆掉,早上在等号的时候自己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写起了日志。

只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吧。It’s now or never,有时候也会用这句话安慰自己,总觉得时间还有,亦或许时间真的还有,前提是从now开始。

要努力,毕竟不是单单为了自己。而且哪怕单单为了自己,结果也是很让人欣慰的。

IMG_20150920_230003_635



洗心革面吗

September 4, 2015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IMG_20150904_113224

我很少会把图片之类的影像放在日志的开头,因为开门见山,总得有门。但一次是例外,我希望这样的例外只发生一次。照片里裂开的屏幕,就如我最近的生活。

上周五和同事打完羽毛球,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便在回来的路上手舞足蹈了起来,结果手机清脆落地,屏幕碎了,碎的比上面那张图还要夸张。回到宿舍,也没花多少思想斗争就在网上买了六儿子,2600,周日早上到手。

八月的尾巴,换了个自己觉得过些日子会变得好看的发型,新的手机,一切给人的感觉,平静中伴着期待,一个不错的重新出发,一个即将到来的九月。

然后,我在九月的头两天,我花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清晨的时间,调试手机的主题,一定要FIUI的图标,一定要华文黑体的中文和RobotoCondensed的英文,一定要Windows徽标的导航栏。当然,我也总算知道之前自己一直给apk签不上名是因为系统没有Java的缘故,也仍不知道为何用TypeTool或FontCreator制作出来的字体达不到原始的效果。现在想来,觉得知道或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接着,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放着四儿子的碎屏不管不顾,毕竟剩下的零件都好的。于是我又在淘宝上花了235元买了个旧的屏幕,今天早上到的货,拧螺丝的时候忘记先把塑料壳盖在主板上,结果一用力加之拧得深,便有了开头的那张照片。

我第一个念头是,唉,最近花了好多钱,好多无谓的钱,工行的客户端里还套着两只亏了差不多一个肾六的基金,一时间不知往哪儿叹气。

同届的同事昨天结婚,同届的同事今年考完了CPA的综合阶段等着明年拿证,同届的同事有自己的车子和房子的首付。单单比周围一小范围的人,自己的脸就已经不知该往哪儿放,更何况去比那些你知道可能永远也比不上的人。

悻悻的,洗心革面吗,When,How。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