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1,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最近家里那边发生了一些事,关于上一代人的纠葛。很久以前其实就埋下了的伏笔,只是于最近因为这一代人的一件事,正好给搬上台面。岁月不仅在人的脸上留下了不可抹去的褶皱,也于人的心,滴水穿石的改变这它的原本的模样。都说是上一代人的事,这一代人不要掺和。但有些东西,即使谈不上伤疤,揭开了,又哪有不被提起的道理。

现在回过头来想,如果回到很久以前,我应该也会这么做,而且没有不这么做的道理。这样说或许不公平,老是说当时这么做让一家人内部资源合理分配,有没有考虑无形的压力与漫长的战役。但我又觉得用“压力”、“战役”这样的词汇真的有点过了,我真的不允许自己是非不分到这样一个地步。有要求,有委屈,可以提出来讲。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在亲人耍流氓这就是不对了。我感到可惜,但没有愤怒,因为真的没把当外人。如果真的在一开始便白纸黑字写明约定好一切,那原谅我们做不到,毕竟亲情在。谁破了这个先例,那将跟路人无异。但现在呢,是一开始料想的结果么。讲的不好听一些,已经是路人的味道了。比起一开始便是路人,不同的是这么多年的蛰伏,伴着时而小打小闹,时而安详如初。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只能说我们试图争取一个美好的结果,但失败了。可能因为一开始的决定并不是最完美的,但请谅解,它一定是众人深思熟虑的结果,是一个理性而且适合当时实际情况的答案,而且没有一丁点委屈的意思。

在还有一个星期便是农历新年的关头,上演了这样的一出戏,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试图打听,这一代的当事人是否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试图去了解一个不只是上一代人纠葛下的故事情节。因为我希望我可惜的是他可能真的对此事并不知情,也并不上心,这多少符合他一贯的性格。因为我不想听到他也支持反方的做法甚至没有一丁点觉得不合适的地方。可我知道了又如何呢,除了一声叹,又能做什么呢。假设他真的希望的那样,又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虽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这个隔阂,不会消失了。



在什么时候

January 24, 2016 | Filed Under Article | 2 Comments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

每每耳机里传来《山丘》的旋律时,我总是静静地听,听那一句句耐人寻味的歌词,但始终一句也不敢跟着唱。我觉得这样的歌,一定要等到一定的年纪,经历过岁月的风霜,才能唱出那一股唇齿间胡渣里的沧桑稳重,才对得起李宗盛这样好的作品。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去拉萨的时候。人生也第一次来到了那片神圣的地方,从机场坐大巴赶往市区,一路上延绵的山,一望无际的黄土地。稀薄冰凉的空气,午后和煦的阳光,以及就在眼前的布达拉宫。我想不会有第二首歌比它更应景的了,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从布达拉宫下来,一个好心的站岗同志帮我拍了个照片。那是2014年的3月22日,在圣地的初春,虽然没有看到融雪,但我看到了纯净的天空,看到了内心那个熟悉的自己。虽然依旧那般不坚定,但也开始明白了一些东西。思绪的繁杂与念想的无谓,不是说你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经历一件事,便可以消除。至少我明白了对于我来说不行。那些发生在我的生命里的奇形怪状的东西,需要慢慢地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冲走,冲不走的棱角被磨平。漫长的过程,冷暖自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始新的生活,在改变不了周遭的情况下,争取今天要比昨天好一点。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我一向口头上什么都不说,因为在内心一直在重复,而且重复的是一些过去不去想,未来不该想的事。有时会想这样一个问题,会不会因为一个拥抱,跟一个人,去了那个人的城市。于是脑海里拼命地回想,最近一次拥抱的人是谁,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不会已经很久之前的事,一年,三年,亦或是更长。那时候是不是因为还不懂事,所以怪不得谁。本以为因此可以稍微松口气,以为如今自己懂事了,却猛然发现,这么多年,那座城市早已有了另外的人,而另外的人或许也会出现在我的城市。唤不唤得回温柔,之前有没有温柔,已经不重要的了。

若是没有勇气去回想,那就下定决心忘掉上一次的拥抱,只不过下一个在何方,于何时,我又如何得知。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