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

March 20,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下午在芳村打完球,便在附近的馆子吃饭。买单的时候,小赖突然说,这餐我来请吧,我要离开广州了。

我和小蜜蜂顾着推脱要AA,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小赖点了一根烟平静地抽了几口,我才意识到就这样和一个朋友告别了。一时间除了在心里叹气,也不知要讲什么好。

小赖说,这个星期就走,东西都交接得差不多了。在公司也呆了三年,是时候换个地方。

我也不好意思问新的城市新的工作,只是轻轻地说了句,一个人到那边么。

嗯,一个人,住的地方等到了新公司报道再找。

人行道的红灯熄灭,他和超哥走过了对面,傍晚吹起了凉风,吹不走广州三月沉积已久的湿气,却吹走了小赖的背影。

小蜜蜂说,其实也是好事,人总要往前看,小赖也不小了,总要为将来的生活做打算。

我说,你有考虑再在广州找工作么。年初的小蜜蜂跟我们说过回家的想法。

小蜜蜂摇了摇头,不了,过几个月辞了工作的话,就一门心思回家,也不在广州呆了。

原本打完球吃完饭,可以轻轻松松地回去歇一歇,怎知话题变得突然有点沉重。

其实也不怎么沉重,有些东西迟早都要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就像是地铁里的车站一样,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下一站。小蜜蜂说,如果在准备离开广州的这段时间里,找到女朋友,说不定就回不成了。我说那可以有,因为我一直觉得生命中的另一半总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假设现在有这么一个女子,可以给我考虑进未来的生活,那我的下一站很可能就在不远的前方,生活会因为她发生许许多多的改变。

我们是不是太挑了,小蜜蜂打趣的说。

是,我觉得是,可这也怪不得我们。我们不用找太漂亮的,那样Hold不住,只要找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合眼缘的,就行。

对,判断是否合眼缘的标准,就是看脸。

就在他即将出地铁站的时候,话题又突然变得诙谐起来。

我独自一个人出了地铁口,走着回家的路。路灯初上,市集的小贩劳作了一天,收拾着自己的家当,也赶着回家。我抬头望了望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可它终究会暗下来,因为明天终究会来,可它不等任何人。明天是每个人的下一站,就在前方。



语塞

March 16,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昨天和鱼儿去吃饭,她刚好在公司。很稀松平常的一顿饭,不晓得要聊些什么,也不能聊些什么。除了说起我们这一批好多准备离职或已经离职的话题,便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沉默。各自低着头,吃着碗里的俏凤凰。

想起好久以前,还能在沉默的时候彼此开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没话说了。现在,你也知道那是好久以前了。

我突然想起大学某个晚上有人半开玩笑地跟我提起她男朋友的情景,以及之后花洒淋了好久的我那久久无法平静的心情。我想,有些事便是这样,明知没有好的结果,也会毫不犹豫地顺着自己的执念,等待一无所有的那一刻。我也曾于三年前在某人的城市发誓再也不念过往,而如今不仅做不到反倒任由这种念想存在。或许正是应了台湾作家张晓风的那句话,还是因为年轻啊。

鱼儿说月底和男朋友去外省旅游,因为刚好有到期的积分可以换航程。

我说,挺好的,休息一下。我们等下去吃什么。

吃什么真没一点关系,只是语塞了,我本能地过渡了一下。

关于有些问题,无论是深思熟虑也好是冲动武断也罢,我总不会去后悔曾经的决定对自己以后生活的影响。因为我相信,有些事情,当初只能这么做,那是再好不过的方式。如果当初不这么做,现在的情况可能会变得更不好控制,让自己变得更不像自己了。有些事情,我们要做的,就只是简简单单地往前看,伴随着它可能带来的一切,去面对,去解决。

原本还想着说点什么,但还是打住,径直走回了公司。该加班的加班,别有太多情绪的波动,没什么的。



肃穆

March 13,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一些关于长辈们的事情,总是比较复杂。

除了说作为小辈的我们没有亲身参与或见证,还因为这些事情早已带着斑驳的岁月痕迹。真的很难去思量当事人在那个年代所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也很难去评判那些即便正确决定是否就能给很多年后的今天来带皆大欢喜的结局。在或多或少听说了故事发生的起因,以及或多或少参与了如今可谓是故事的结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一句话,的确道出了每个人的心声。而我们能做的,或许只是悄悄地任由其发生,过好当下,过好自己小家子的生活吧。

下午因为这事跟我姐在电话里吵了一架,现在很懊恼。在没开始吵架之前,她还说你不要叫我彭老师,这样很是疏远,你要叫我姐。

或许正是这种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疏远,我才会因为那些上一代人的事,原本只是跟她无意识地提起,到后来演变成了争吵。我终究还是没有考虑家里人的情况,生活上的改变,哪怕只是一些小习惯,对于早已年过五十的父母来说,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我妈有时候总是说,她觉得我变得肃穆了。她希望我多去和广州的亲戚走走,一来人情世事总要学会去处理与面对,不能逃避;二来在广州的几个亲戚不仅人好,还有着很不错的发展,在过去或者将来的很多时候,总能给我一些帮助,人要学会感激。我当然赞同我妈这种希望的原因,但同时也因为性格上的顽疾,总是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逃避与他们的接触。有时候觉得工作累,难得休息,不想出去走街串巷。有时候觉得去亲戚家吃饭,不好意思,做了一大桌的菜,只为我一个人。也只有当他们打电话找我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妈说我肃穆是有道理的,因为我确实也感觉到自己是个不近人情的人。

突然觉得,我应该勤回家,哪怕一个周末的时间也好。正如电话里姐说的一样,有些事情你只是听说,你没有真正在这里呆过,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以及对父母日常生活的影响,请不要凭着自己想象的完美情况来加以评判。

从09出来读书至今,将近7个年头,在我最需要自由的时候,家里人给我莫大的支持。我或许报答不了,但或多或少为家里做出一些付出,应该是我的责任吧。



成功不过是很差劲的老师,我更相信失败

March 5, 2016 | Filed Under Foward | Leave a Comment 

原文链接:http://dy.qq.com/article.htm?id=20160228A02OD500 

文 | 陈文茜

2015年3月,我与李开复进行对谈,当时他已罹患淋巴癌第四期,他说,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与反省,不是拿了全美最Top的资讯工程博士,或者成为Google中国区总裁,而是获知罹癌那一刻。

那一年是2013年,他才刚获美国权威杂志颁发的“百大思想人物奖”,带着自嘲,李开复说:“还很高兴跑去美国领奖。”没多久,2013年告诉李开复,他得到的最大奖项是:“淋巴癌,第四期”“毕生不能根绝”。

那一年,他五十三岁,离“青春”一段距离,名片上Apple、Microsoft、Google前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没有一项头衔救得了他。“癌症面前,人人平等”。

那一年他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真正有了最深刻的“创新思想”:除了养病之外,他把大多数的时间留给家人。那个每天滑啊滑的手机,偶尔玩玩,彻底失宠,不像往日贴身携带。曾经一天发二十条微博,夜里回三次Email……李开复说,他曾自豪的“效率”,现在变身为亮晶晶的肿瘤在他的肚子里。

所以在人生中,“成功”永远只是人生长路中的一段,而且是“相当差劲的老师”(Bill Gates语)。无论你的身份是企业家、政治人物、国际舞者、大作家,或是千万亿万人迷的演员、创作歌手;失败,会教导你一些事;成功,反而会误导你做错许多事。

所有舞台的灯光在结束时都会熄灭,所有“努力”“侥幸”“机运”得来的“成功”,未尝不是如此。我曾与十几位在各个领域的梦想践行者分享他们的故事,每一段他或她的故事,都是从“苦熬”开始,都是从“失败”走来。

许芳宜刚获得马莎·葛兰姆舞团录取时,还不会英文,也不知如何打国际电话向父母报喜讯。在纽约街道她无意识地走过来,又走过去,最终站在林肯中心旁,喜极而泣。舞者以熟悉的脚趾不停地行走,交互来回,告诉自己,那么遥远的梦想,那么大而冒险的冲动,一切竟已成真。然而她的哭泣,没有终点。

黄皮肤及东方人的身体,使许芳宜在舞团中登上了“首席”,也登上了《纽约时报》艺术版头条,但仍无法站上主要舞台。她曾大哭,不服气地问自己“为什么”,最终擦干眼泪,决定离开“庇荫”的国际大舞团,再度冒险地与世界一流编舞家合作,单独闯荡国际舞台……那个代价是:她往往一个月跳三支不同的编舞,往返飞行几十个城市,舞台上精准完美演出后,在深夜浸泡乌青受伤的脚趾,然后第二天天未亮,提着行李,又一个人孤单奔向机场,走向下一个舞台。

五月天成团之前,阿信待过地下乐团,而同团马莎的妈妈在我访问阿信前,告诉过我儿子加入“五月天”的往事。“他们在学校时那么相信自己,兴奋地唱着、演奏着……而每次我离开,想着他们可能空白的未来,转身回家的路上,总是流着泪……”

还有……创立“云门舞集”,解散复又站起,林怀民始终挣扎着他的舞蹈梦;几度人生更迭,时而被“体制逐门,时而被奉为“大师”,蒋勋更体悟“舍得”与“舍不得”;凭借勤勉细心努力攀上人生“高峰”却遭遇癌症,严长寿反而是更珍惜仅余的生命;曾经无路可走到现在拥有无数歌迷支撑,周杰伦始终未忘“初心”,始终“战战兢兢”……

这些“失败”与“成功”的故事,让我们深刻思考“青春”。

什么是青春?二十到三十?十五到二十五?二十至四十?依照日本文学家三岛由纪夫的定义:青春就是未得到某种东西的心理状态,于是形成渴望,形成憧憬,形成可能性。尽管眼前埋伏广袤的原野和恐惧,尽管还一无所有,但在幻想中,却感觉自己拥有一切。

所以,青春无关年龄,有关恐惧和计算,有关安逸与逃避。因此若你才二十,已没有了幻想,你的人生其实已经没有了青春。若你已六十,你仍在创新,仍想改变拥抱新的生活方式,你还“青春”!我常常看到“不快乐的年轻人”,心疼也心憾。青春多么珍贵,一去不复返。对我而言,“最贫穷”的青春,莫过于怠慢。怠慢拥有人生最美的青春,怠慢可以闯荡天涯的机会。

或许此刻“青春”的你正接收生命从开始萌生到稳健成熟这期间的种种苦恼、挣扎、失望、贫穷、焦虑、怨仇和哀伤,但你也容纳了它们的欢乐、得意、胜利、收获和颂赞。生命的过程本来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色彩喧哗终会消隐。如果你爱生命,你该不怕去体尝,甚至珍惜那激越绚烂的快感。

罗曼·罗兰有句惊人名言: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就死了”!因为人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的,把以前年轻时代曾经说过的,曾经做过的,曾经想过的,曾经喜欢的,一天天地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还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

在已错过青春的人眼里,青春是无限的可能;在困守于青春、茫然愤怒的人眼里,青春是一种缺陷。人们初次品尝青春滋味,并不知道只要抱持幻想,贫穷的滋味也是甜的,而永远离别青春后,对青春的渴望、遗憾、追念……那个滋味,即使坐拥财富,还是苦的。青春是一棵树,只有爱与希望才能成为它的根,扎扎实实地扎根入土里,智慧与愉悦的枝叶,才能使你的未来人生招展,无论是面对风雨还是身处蓝色天空之下。

愿你永远青春。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