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 2016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从东兴南路往广州大道的工行走,然后掉头顺着寺右新马路,由越秀区人民法院和邮政局的夹道返回小区,加上上下两段八楼的楼梯,这样的全程,大概能记录2500步。

手环还差一点步数才达到每天的目标,于是我下楼转了转。途径沙县小吃时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吃一碗馄饨的念头。倒也不是因为八块钱的单价让我觉得小贵,而是觉得初衷是下来攒记录的,顺带吃宵夜多少有种节外生枝的味道。一个人做一件小事尚且如此,那将来遇到大事又该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散一个步也能有这么多的心理活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末睡得多又睡不好的缘故。

今天除了在同一个饭馆吃两顿饭之外,似乎也没有做其他的事了。现在回到电脑前,已经打定了明天再洗澡的主意,确切地说,应该今天晚些时候再洗。最近的生活有点沉重,步伐上的沉重,心情倒还可以,没有什么起伏,毕竟跟工作有关的大场面估计也都见得七七八八。唯一算得上触动的,应该是得知同事递信的消息。她们开玩笑的说,你要是中午再不过来吃饭,就没机会了。

生活上有时候就是这般凑巧,有些事情的改变在别人看来,可能没有什么。可对于当事人,一丁点的差异,也在内心激起不小的浪花。我也因为所谓的步伐沉重,加班,晚起,早上不带中午的饭,结果才没几天,给告知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在lync上打了“我去”这两个字,然后才慢慢平静下来,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应该为她们高兴。

其实在四大,哪天听到哪个同事离职了,都不应觉得惊讶。我不知道会不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也改变自己原来的看法,做出一些让别人惊讶一小会的举动。我记得在做staff的时候,我一开始有一个比较坚定的想法,我要做到senior。而曾经又在A2的某个时候,我天都会去看招聘网站,心里重复着另外一个疑问,我到底值不值得熬到Senior。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算是初步实现了自己那个比较坚定的想法,过程经历动摇,好在没有什么波折。我也曾经听说过天花板理论,并一度承认在四大应该有坚持多几年的合理性。但毕竟都是曾经,人的想法总会因为环境、时间以及经历过的人与事等外部因素而改变,我也不例外。我现在开始有了第二个比较坚定的想法,想守候自己内心关于三年的执念,然后去外边的世界看看。

我跟lulu要了一个她的邮箱,读书那会我从来没有给她发过邮件。我开玩笑地说,我可以给你发我司的电子贺卡。她也是机灵,打趣地回,最近好像没有什么节日,现在离中秋还很远。我没有接话,我只是在心里盘算着哪天我发链接的时候,要抄送些什么同事,密送些什么样的朋友。而哪天又很显然是个未知数,所以还是能少说两句是两句。

等过多几个小时又要上班了,老爸总问我,工作不要太累,工作要做得来才好。虽然手环显示最近每晚熟睡的程度不到20%,我仍相信我会做好的。只是有时候会很无奈,自己的身体不听大脑使唤,但其中始作俑者,却还是自己慵懒的大脑。



搬家的瞎想

April 4,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拖着接连打了两晚上多塔的疲惫身躯,稍微把房间收拾了一番。坐在干净的屋子里,喝着好久没泡的绿茶,吹着风扇,听着窗外的雨声,一时间突然有种难得的平静。距离上次整齐的桌面以及吸过尘的地面,应该是我还带饭上班的时候吧。

三月中到四月初,被人问过要不要换工作,介绍过微信远程相亲,再一次通宵做标书,重新开始中午吃外卖的生活。短短不到两个星期,发生了不少小事,生活似乎在经历改变,只是行动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有些东西一如既然的想不明白。可也有些想法茅塞顿开,就比如之前想要搬家的瞎想。

我一直把自己住的地方称作“宿舍”而不是“家”,主要的原因是自己一个人。在我的概念里,家应该是有一个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组成的地方,一个有安全感的地方。我把笔记本和证件锁在公司的抽屉,睡前把钱包放在枕边,早上一个人开大还不敢关厕所门。有时候别人问起我在哪去哪,我回答的“宿舍”两字总让对方不解了好一阵,“宿舍”,不应该是学生才有的词汇么。这不禁让人想起大学时候英语老师问我是不是一个gentleman的时候,已然二十几岁的我摇了摇头自信的回复,不,I am a teenager。

总之,这是我很久以来的执念。对一个事物,一个词语,有偏差的理解时,我总是很难接受其正确的样子。

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异,我对现在的宿舍除了自己的房间以及稍微便宜的房租之外,没有一点是满意的。客厅一半的面积布满灰尘的柜子和床垫堆砌着,夜晚有米奇的叫声和脚步声,回南天那几天还散发着它们的身体以及排泄物的味道。我跟房东说能不能把柜子丢掉,处理的费用我来出,得到的回复是小动物她家也有。于是乎,在大表舅跟我说天河南一朋友有一很便宜的一居室的时候,我二话不说,便麻烦他帮我留意一下。

当然,我最终没搬成,感谢大表舅的朋友的朋友抢先了一步。好让我想明白了,不搬比搬的结果要好得多。且不说搬家在经济和时间上会有较大的损耗,单单搬家解决不了我现阶段根本问题这一点,足够让我打消念头。自己之前总是糊涂地想,在干干净净的地方我便可以锻炼,看书,睡觉,吃饭。到头来才发现上述的种种,跟一个邋遢的客厅没有一丁点关系,我大可以在干净的房间里引体向上,看课件,吃外卖,而这样的条件在现阶段早已成熟。至于为何没这么做,很明显是主观的原因造成的。搬家,只是换一个地方给我懒散而已罢了。这就好比我已经是个adult了,却想着另辟蹊径说服别人我是个teenager,只要是背过单词的读书人,看一眼便知这条路子行不通的。

既然遏制了瞎想,无论及时与否,都应该赶忙开始打点接下来的生活。至于要不要改口把宿舍称作“家”,我想也别太强迫自己,就当是留另外一个念想。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