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人

July 14,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想做一个纯粹的人。

我想一个人看书看到深夜,不玩手机和电脑,不去想熬夜对身体好不好,不去理会背后的空调风是否温度过低冻着了疲倦的脖颈。我只想静静地盯着书,拿着笔划着过目就忘的重点,贴着便签纸注明需要回单再看的章节。在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换另外的读物,摘抄着散文小说中让我共鸣的句子。即便我已经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但我仍想去享受这安静纯粹的时刻。

我想中午十二点半不到就提前去热饭,那样就不用在微波炉前排队,也不用花很多时间在午餐的闲聊。我想午休的时候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想想昨天做了什么早上做了什么以及下午要做什么明天要做什么。我不喜欢漫无目的地把时间花在与同事的八卦和吐槽上,我不喜欢自己故意在饭桌上逗留,抱怨一些不应该通过抱怨来释放的事情,更不喜欢为了填补内心的空虚,盖上空白的饭盒,看着一些想看或不想看的面孔,久久不愿起身。总之,不喜欢不纯粹的自己。徘徊,躲避,任由时间流逝至无法躲避的时刻,才被迫去挪动自己的身体。不主动,一颗颓废的心。

我想每天晚上回到家,关上房门,打开那盏插在充电宝上的LCD灯,然后把手机放到地上,点开push-up的app,借着微弱的白光,一下又一下地做起俯卧撑。除了同时听着10点读书公众号里当天的语音之外,便不做其它的事。每一次休息的间歇,靠在墙边做立位体前屈,往后拉肩胛和脖颈,缓解一天的疲倦。在这短短的十到二十分钟里,仅简简单单地做这两件事,不去想别的,更不去做别的。

做一个纯粹的人是一件很难的事,特别对我这种很长时间没静下心做过一件事的人而言,纯粹二字,几乎不知应该从何谈起。小时候总是听人讲“万事开头难”,想不到如今到了二十有六的年纪,才真正领略其中的意义。既然领略了,那便开始吧,下定决心,看看这开头到底有多难。Push-up每完成当天的训练任务之后,便会有一句鼓励的格言。其中有这样一句让我倍感动力:

艰难的时间不会持续很久,而坚强的品格会。

我想从这一刻起,做一个纯粹的人。从一些特定的事情做起,专心致志地做只与那些事相关的每一个动作。



小闹钟

July 4,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的书桌上放着一个小闹钟,好多年的一个旧物件。那是我姐读完大学后留给我的,它陪伴着我度过了大学四年的宿舍时光。如今工作三年,它仍一直在我身边。

兴许是年代太过久远,小小的仪器也不免得不再精密,渐渐地,小闹钟走得慢了,慢的不知不觉。起初我以为是电池电量不够的原因,换了好几次,直到最后连公司鼠标的充电电池也用上,我才确信,即便小小外表的它,也到了老坏的一天。

在之后比较长的一段日子里,由于厌烦隔三差五需要手动调教,我索性拆下电池,把小闹钟关在那个时不时会有昆虫出没的抽屉里。我开始依赖手机的闹钟,手机的时钟,手机的一切。每当一个人呆在宿舍的时候,难得的闲暇,难得的低头看时间,却也在看完时间后习惯性地无法摆脱。

依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想,依赖就是你明知不应该沉沦却又难以自拔地深陷下去。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深夜,自己躺着疲惫的身躯,侧着身,抬着一个手臂,眯着一只眼,明明很困,却忍不住在打开手机看完时钟之后继续刷着网页、软件、图片、微信。依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无助的感觉,甚至带着绝望。感觉自己就像是坏了的齿轮,留下了一堆混乱的轨迹。

在这样一次又一次无助、迷茫之后,长期不循规蹈矩的生活给身体积累太多的疲倦,终于,内心迎来了爆发,像是给别人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因为从一开始的路,就走错了,错太久了,是时候停止了。

感激这是好事。

我从抽屉里拿出小闹钟,用酒精布擦拭着它,像是在安抚一只从树上掉下来的幼鸟,而我正是那个爬到树上捅鸟巢的人。一时间愧疚无比,它走得慢是因为它之前多少个日日夜夜走的每一步都没有错,它走得慢可它至少在正确的道路上不曾偏离,它走得慢难道就应该遭遗弃。

有些东西不是不适合,只是我们还没想明白。等想明白,往往就太晚了。

我现在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看一看桌上的小闹钟,照着手机把它拧到正确的时间。哪怕慢了一分钟,一刻钟,我觉得都再好不过的事,因为它提醒着我时间一直在流逝,也提醒着我,过去走错的路,不要再踏上半步。

IMG_20160704_232956



酱醋和饺子

July 3, 2016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也不知怎的,突然间好想吃一顿蘸酱醋的饺子,大概是想家的缘故吧。

在家里吃饺子,总是自己用白醋和酱油勾兑,从不在外边买现成的。不仅可以拿捏自己对咸和酸的尺度,还可以在吃的过程中慢慢调整。总之,那样的酱醋最有味道,是家才有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总是抱怨老妈报的饺子太多肉,吃了不好消化。对比起如今连家里的酱醋都吃不上的我,当时的自己真是既无知又幸福。

我不知道对家的思念,应该是一种长期存在内心中的情绪,亦或是一种偶尔从脑海里迸发的念头。至少在我看来,它与多久没回家不会有直接的关系,它的强烈与否因人而异。刚刚过去的两个月我都回了家,但我也会没过多久便念起了家里的饺子。可我每次回家都只是周末一两天的时光,而且还会迫不及待地想坐上周一回广州的火车,迫不及待地投入新的工作。或许这就是生活吧。生活中无处充满着大大小小的矛盾,有好的有不好的,有举足轻重的,也有鸡毛蒜皮的。对于我们每一个渺小的个体,自然也是如此。

家,总是要回的,只是可能由于现实生活的种种原因,形式没有办法像传统意义上的回家那般。但是,和最亲爱的人在一起生活,便是回家的目标,真谛,更是责任。人总会有一段孤独的时光,一段吃不上蘸着酱醋的饺子的日子,去面对,去坚守。这段时光同样弥足珍贵,因为它给予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做该做的事。而只要我们足够幸运,紧接着的酱醋和饺子,也会如同照片上泛黄的一角,沉淀着岁月的美好,如期而至。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