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时候

July 26,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有没有一些时候,你不知道生活究竟是什么模样。

你站在厕所的镜子前,看着里边的自己,忍不住笑了笑。已经两天没刮胡子了,前天晚上额头撞到门上的包还带着未散去的淤青,眉心里藏着快要结痂的痘印,以及那一如既往的黑眼圈。穿的是那件logo都已然洗掉的terry fox短袖,还有那条大学穿了四年的蓝色短裤。

现在是星期天的中午,这是你这个周末第二次睡醒便回来加班了。早午餐吃的是包子,在公司冲了杯麦片,接着回到电脑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你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周末,习惯了工作吃饭睡觉如此循环的生活,习惯了不看书,习惯了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来到这个公司半年,心理和身体已然接受了这个始料未及的工作强度。你从一开始跟同事开玩笑说坚持拿年终奖,到现在闭口不谈这方面的话题怕真的影响到年终奖。你从一开始每项工作都想做好,到现在只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活。你从一开始坚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到现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累了,你变了,你见识到不一样的世界,你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过去每个月都是六七十个小时的加班时间,你一开始觉得别说因为要脸,如今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你知道没有一个人是容易的,你也知道人生的有些阶段就是会比较难。你希望自己学到东西,你希望自己变得成熟。

微信里朋友发来问候,你每天这么晚走,是不想回住的地方吗。

你虽然总是一个人,可还是有猜到你心思的人。

你八月份的第二个周末去西冲,跟之前的小伙伴看看海吹吹风。你九月份的第一个周五坐夜车去梅州,参加大学好朋友的婚礼。你想把这些聚会当作今年的另一个节点,当这个节点过后,告诉自己要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好好过接下来这半年不到的时间。

下半年已经快过去两个月,你依然还有好多事情没做。有些事你还没想好,你觉得现在做似乎不合适,也做不来,于是暂时把它们放一边;有些事你还没开始准备,但你知道它们不能再拖,再拖只会愈发不可收拾。在拗不过自己差到不能再差的自制力的情况下,你想给自己安排一个节点,作为自己的最后期限,并希望在这个最后期限里能有所作为。

日记本里你抄了这样一句话,习惯不会突然养成,人也不会突然变得高效,总有过程。苦练三年也好,反复也好,总有练成之日。当你练的有点烦的时候,你就想象你威风凛凛身怀绝技惊现在江湖的那天,你就是鸡血本人。

你觉得这句话还挺不错的,倒不是不错在鸡血,而是在于如果把那两个字换成那四个字,会不会好帅。

有没有一些时候,其实你知道生活应该是什么模样。



失恋

July 24, 2017 | Filed Under Article | Leave a Comment 

这周听了一个关于失恋的故事,一段从学生时代便相识相知,可最终仍是累了倦了不再爱了的感情。

如何不去想一个人。

如何不去想这个人因为别人放弃了自己。

如何不去想这个人如此否定曾经的彼此。

我只是静静地听着,插不上什么嘴,只是偶尔讲了几句当年自己暗恋无果的失败经历,试图分散一些悲伤的情绪。

我一直以为,人与人之间的悲欢离合,更多地会是像黄伟文写的那样,“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真的身份不过送运”。但当听了一些事,认识了一些人,才慢慢发现,有些分离,不再像歌词唱的那般坦荡。不再是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

很多时候,分手往往带着一些不解,一丝埋怨,甚至一点恨,无论失恋的是他,还是她。那些轻声细语的话,那些漫不经心的举动,在分别的那一刻,却犹如长在手指上的倒刺,越撕越痛。

台湾作家张晓风说,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漠然。

这个每个人都懂的道理,知易行难。恨,很多时候是爱的另一种形式,它需要倾注同样甚至更多的感情。对一个不爱的人要做到漠然真的很难,至少在一开始很难。当彼此曾拥有过一些刻苦铭心的共同回忆时,恨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为从不爱到漠然的一个必经阶段。

她说,现在自己觉得失去了方向。

夜风从猎德大桥吹过琶醍的岸边,带着夏日的燥热,让人久久无法释怀。

不知道当他们开始面对下一段感情的时候,双眼对视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还会不会偷偷想念之前的他,会不会回头看之前的她。

我开玩笑的说,虽然我没有同样的经历,但我觉得自己可以心里想着曾经的一个人,然后眼睛看着另外一个人,就好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或许是吧,或许是因为你还没有亲身经历过吧。



希望顺利

July 16,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打电话给小琦,她说我在高铁上,信号不好,就这样。转了,整数,好记!谢个毛线。

姚在微信上说,怎么会呢,朋友就是来麻烦的啊。不用谢,你好好忙你的事情,等你忙完我们再出来吃饭听歌猜曲。

谢谢小琦,谢谢姚。

谢谢她们毫不犹豫地帮我,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等事情办妥之后尽快把公积金账户的钱拿出来,还要找她们出来继续吃顿饭。

我原本想着跟家里说,手头还差了一点,不想欠朋友人情。可一想到除了家里人给我汇钱存在诸多不便之外,自己既然说好了自行解决,就不应有回头跟家里人开口的想法。为了这件事,家里人已经倾尽所有,担起之后的重任,是我的分内事。

刚刚所有的钱都转移到工行卡,包括钱包,只留了一点在微信作为周末的饭钱。然后把最后三个月的房租交了,也想好了到时不在合同上续自己的名字。如果可以,便将就着住到年底。如果不行,自己搬出来。理由我准备好了,年后格雷被调去深圳所了,不陪你们玩了,从此相忘于江湖吧。

明天准备回公司看书,然后跟上级请一下假,希望周一一切顺利。



消失一段时间

July 9,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佳媚说,这些应该是你的动力。

Helen说,想在这一行做下去,这些是必须的。

这些,这些……

我只是默默地听着,我也只能默默地听着。

七月开始了,我又是连着一个星期没有写日记。很多时候内心有一种无力感,不知道怎么才能摆脱当下这种不好的状态。

周五赶着去打球,有点赌气地没有把手头上的活“陪”完就走了,头也没回,招呼也没打。周末回到公司,发现原来那晚后续还更新了那么多测算和邮件。

选择一份工作,其实便是选择了一种生活。

之前的我总是习惯老老实实地做完每一个活,哄完每一个可以哄的同事。现在可能是因为累了,我觉得“多做事,少说话”这句话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多做有意义的事,少说无谓的话。太过于换位思考,太过于顾忌无关紧要的人的感受,到头来只会越活越累。

很多时候,从头到尾做完一件事,可能让人觉得体面,让自己觉得体面。但当这种体面没有实际意义,或者说它只是在别人的脑海里闪现一下便不再被重放的时候,你就要思考这种体面的必要性了。如果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内心,那你应该尽快停止这一类体面的工作习惯。道理很简单,时间太宝贵了,把同样的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很可能你能获得更大的满足,甚至是在帮自己完成一些更为重要的事。

前几天一个同事跟我说,你的性价比太低了。旁边另一个同事适时补了一句,这个性价比你居然熬得过试用期。

我自嘲地说,性价比这个词,只有当钱很多的时候,才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就我的工资而言,还远远配不上。

所以,就算看到有很多之后发生的测算和邮件,我完全没感到愧疚,哪怕之后可能因此失去了很多让人委以重任的机会,我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做错的地方,顶多落下个事情没有做好的印象。其实,一个人应该把他有限的精力放在主要矛盾上,而不是分一部分到一些连次要矛盾都算不上的东西上。至于次要矛盾是不是像毛主席说的那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行解决,这个不是目前讨论的重点。现在的主题是,狠下心,不要再做那些无谓的事。

Helen年初跟我说,成熟点。多少有这层意思在里边吧。

农历的春节是18年的2月16日,假设在那个月的10号发年终奖,现在距离那一天,还有216天。我之前开玩笑地打听何时发年终奖,总给人传达一种拿了年终奖便辞职的潜台词。其实,我的内心的确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个打算,一个与现任和前任有关的想法。只是这个想法现在和谁讲都不合适,这个想法有太多需要去做的主观准备,也有太多需要有的客观成全。有时忙到焦头烂额,累到无话可说的时候,我就会去想这件事,假如我有足够多的运气这件事真的发生了,我有信心以一种成熟的心态面对,不畏人言。

当然,现在还为时尚早。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长期留下来的各种坏习惯,对于目前的我来说,想一下子回归到自己认为正途,想一下子开始着手自己的主要矛盾,可能已经不再是有决心,不再是一点点把自己建设起来,便可办得到的了。或许不应该叫“回归”,因为我似乎从来就没有在所谓的正途上。

或许我应该消失一段时间,我应该戒朋友圈,戒微博,戒豆瓣,戒虎扑,戒多塔,戒掉一切可以让自己分心的东西。或许是像浩克那样,让自己彻彻底底安静下来。

加上还有另外一件事,我没有做好准备。

消失一段时间。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