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

August 20,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想想天的一边,亦有个某某,在等候。

格雷,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第二十八章 积雪

August 17, 2017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令狐冲渐觉身上寒冷,慢慢睁开眼来,只觉得火光耀眼,又即闭上,听得盈盈欢声叫道:“你……你醒转来啦!”

令狐冲再度睁眼,见盈盈一双妙目正凝视着自己,满脸都是喜色。令狐冲便欲坐起,盈盈摇手道:“躺着再歇一会儿。”令狐冲一看周遭情景,见处身在一个山洞之中,洞外生着一堆大火,这才记得是给师父踢了一脚,问道:“我师父、师娘呢?”

盈盈扁扁嘴道:“你还叫他作师父吗?天下也没这般不要脸的师父。你一味相让,他却不知好歹,终于弄得下不了台,还这么狠心踢你一腿。震断了他腿骨,才是活该。”

令狐冲惊道:“我师父断了腿骨?”盈盈微笑道:“没震死他是客气的呢?爹爹说,你对吸星大法还不会用,否则也不会受伤。”令狐冲喃喃的道:“我刺伤了师父,又震断了他腿骨,真是……真是……”盈盈道:“你懊悔吗?”令狐冲心下惶愧已极,说道:“我实是大大的不该。当年若不是师父、师娘抚养我长大,说不定我早已死了,焉能得有今日?我恩将仇报,真是禽兽不如。”

盈盈道:“他几次三番的痛下杀手,想要杀你。你如此忍让,也算已报了师恩。像你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不会死,就算岳氏夫妇不养你,你在江湖上做小叫化,也决计死不了。他把你逐出华山,师徒间的情义早已断了,还想他作甚?”说到这里,慢慢放低了声音,道:“冲哥,你为了我而得罪师父、师娘,我……我心里……”说着低下了头,晕红双颊。

令狐冲见她露出了小儿女的腼腆神态,洞外熊熊火光照在她脸上,直是明艳不可方物,不由得心中一荡,伸出手去握住了她左手,叹了口气,不知说甚么才好。

盈盈柔声道:“你为甚么叹气?你后悔识得我吗?”令狐冲道:“没有,没有!我怎会后悔?你为了我,宁肯把性命送在少林寺里,我以后粉身碎骨,也报不了你的大恩。”盈盈凝视他双目,道:“你为甚么说这等话?你直到现下,心中还是在将我当作外人。”

令狐冲内心一阵惭愧,在他心中,确然总是对她有一层隔膜,说道:“是我说错了,自今而后,我要死心塌地的对你好。”这句话一出口,不禁想道:“小师妹呢?小师妹?难道我从此忘了小师妹?”

盈盈眼光中闪出喜悦的光芒,道:“冲哥,你这是真心话呢,还是哄我?”

令狐冲当此之时,再也不自计及对岳灵珊铭心刻骨的相思,全心全意的道:“我若是哄你,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盈盈的左手慢慢翻转,也将令狐冲的手握住了,只觉一生之中,实以这一刻光阴最是难得,全身都暖烘烘地,一颗心却又如在云端飘浮,但愿天长地久,永恒如此。过了良久,缓缓说道:“咱们武林中人,只怕是注定要不得好死的了。你日后倘若对我负心,我也不盼望你天打雷劈,我……我……我宁可亲手一剑刺死了你。”

令狐冲心头一震,万料不到她竟会说出这一句话来,怔了一怔,笑道:“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早就归于你了。你几时要取,随时来拿去便是。”盈盈微微一笑,道:“人家说你是个浮滑无行的浪子,果然说话这般油腔滑调,没点正经。也不知是甚么缘份,我就是……就是喜欢了你这个轻薄浪子。”

令狐冲笑道:“我几时对你轻薄过了?你这么说我,我可要对你轻薄了。”说着坐起身来。

盈盈双足一点,身子弹出数尺,沉着脸道:“我心中对你好,咱们可得规规矩矩的。你若当我是个水性女子,可以随便欺我,那可看错人。”

令狐冲一本正经的道:“我怎敢当你是水性女子?你是一位年高德劭、不许我回头瞧一眼的婆婆。”

盈盈噗哧一笑,想起初识令狐冲之时,他一直叫自己为“婆婆”,神态恭谨之极,不由得笑靥如花,坐了下来,却和令狐冲隔着有三四尺远。

令狐冲笑道:“你不许我对你轻薄,今后我仍是一直叫你婆婆好啦。”

盈盈笑道:“好啊,乖孙子。”令狐冲道:“婆婆,我心中有……”盈盈道:“不许叫婆婆啦,待过得六十年,再叫不迟。”令狐冲道:“若是现下叫起,能一直叫你六十年,这一生可也不枉了。”

……



下半年

August 14,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下个月要去一趟梅州,然后第二天凌晨坐卧铺的火车回来。行程很赶,但就是想快点回来。

上一次在火车上过夜,应该是几年前从南昌赶往郑州做申报的时候了吧。一个人蜷缩在上铺,拿着笔记本当枕头,盖着白色的被套。半睡半醒到天亮,从一个省会到另个一省会。

或许是再熟悉不过的老友相聚,不必太在意时间的长短。一顿饭,一个眼神,一句寒暄,对于久别的重逢,已然足够。

或许是我有点迫不及待,比昨天从大梅沙坐专车赶高铁回广州的心情还要强烈。

原本为了在路上有说有笑,于是安排下个月去深圳的亲友团汇合,然后再出发婚礼现场。

现在想好,自己出发,倒也不是真的怕折腾,而是可能没有这个必要。目的地一样就好。更重要的是,自己一个人在路上也未必没有欢笑。正好借着深圳无法自驾出发的理由,我可以像回来一个人坐火车那样,一个人安安静静做自己愿意做的事。

已经想好,这个下半年有两件事要做。

记得董小姐这首歌出名是因为一个选秀节目,记得评委尚雯婕对着选手左立说,“一个人只有知道自己为什么做一件事的时候,才可能把它做好”。

周末在大梅沙的两天,听了很多年前听过的歌,说了很多自己平日里不会说的话,开了很多不会再别人面前开的玩笑。特别是跟几个有共同回忆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好久没有这般放松惬意的感觉。就连过程中车子坏了,手机没电了,上高铁插队被拒了,也变成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决定。

突然发现《思念是一种病》这首歌描绘的正是我们现在的模样。突然感觉往事虽不再,但未来可期。突然明白要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不能将它们混在一起,更不能让其变成习惯。

晚上打牌的时候,他们开玩笑的说,你再不分开,你的发际线就要和你的头分开了。

我说,秃了就去植发,植发失败就消失在你面前。

“请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为了考试,为了大海星辰,为了懂你的人。”这是我在手机充电开机后,在豆瓣给自己写的一条广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