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September 18,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周末的下午,一个人在家看书。讲义一页翻过一页,练习勾了一个又一个。抬头看了看闹钟,快六点了,感觉好似什么都没记住。

有点泄气,毫无目的地打开电脑,浏览着自己经常去的那几个网站。原本想去豆瓣上保存一些以后准备下载来看的电影,却在主页看到网友转发了新东方周问鼎老师分享的一段话:

“不能等到完美再出发。等到完美,人书俱老。生命短暂,你不可能永远准备充分。完美只是电影上的一个场景,小说中的一个情节,婚礼上的几分钟。先行动,在路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原地苦等完美光临。在行动中面对内心的恐惧、犹豫和胆战心惊,在行动中面对不确定和不完美,我们从不完美,但热烈燃烧。”

突然间觉得自己也没那么颓废,至少也是坐在书桌前消耗了一下午的脑细胞和线粒体。正如网友转发时附带的碎碎念一样,“被GRE虐到惨不忍睹时,突然翻到下一页看到这句话也是又有了一丝力量。果然鸡汤还是要喝的。还是那句,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吧。”

我现在的效率是低下了点,但总比没效率好,只要我默默地坚持下去,会好起来的吧。

夏鹏老师的夏说英语晨读节目,每一期都会有这样一句开场白:“It takes nothing to join the crowd, but it takes everything to stand alone.” 我很喜欢这句话,感觉讲出了自己的心声。孤独有时需要代价,但当一个人默默地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好时,所谓的代价就成了它该有的价值。

因为这句话,我坚持了几期夏说英语的跟读。虽然后边屈服于自己强大的惰性,我现在仍会每天把夏鹏老师和万娘娘的朗读音频从喜马拉雅听和微信搬运到网易云上,供一些有需要的朋友。待我考完今年的试,我会回归的。

我想给自己列一个清单,然后每天开始坚持,是为了过去的坏习惯也好,为了将来的目标也罢,总之,是自己觉得要去改变的东西。具体要坚持什么还没想好,也不知要怎么记录每一天的坚持,甚至对自己能否坚持下去没有什么信心。

先出发吧,或许路上会有答案。



September 16,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昨天跟同事去一个叫幸福驿站的饭馆吃饭喝酒,客栈式的装修,还有用碗盛的店家自己酿的青梅酒。同事打趣地说,你这才喝一碗,脸就红了,要不给你少盛点。我赶忙说我喝一口跟喝一瓶都是一样的,是不太能喝,但可以保证自个回家,不发酒疯。

差不多九点才开哈吃第一道菜,但青梅酒很快便喝完。我们聊了很多,也知晓了很多,直到凌晨两点,才起身离开。

十二点的时候我给Helen发了一条微信并在朋友圈留了言,祝她生日快乐,愿一直开开心心,身体健康。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我还是习惯看一下手机再睡,无论多累多醉。

“给你介绍一个女生,怎么样,我们觉得挺适合你的。”同事突然停下筷子,朝我微笑道。

我没有说话,脑海里搜索着一个比较合适的回答。

“怎么,不要不好意思嘛,都老大不小了。”

“没有没有,最近长辈给我介绍了一个女生,还没去见,我想着同一时间看两边,好像很不好。”我拿起茶壶,把每个人的茶杯都满上。“真是有心了,等我处理好长辈那一边,如果不合适,再回来通过你请那个女生吃饭吧,真是太谢谢了。”

“……是不是真的,你还真会说话。”同事给我一种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别听他瞎说,这话推长辈还可以,推我们可不行,就算真的,两个同时见怎么了,快加微信。”旁边另一位同事似乎想戳穿我。

“其实,我有心上人了,两边都不会去看的。”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真喝不得酒。

“哪里,给照片来看。”两位同事异口同声。

“这一年过得很难,我还没有想好跟那个人说。这个下半年考完试了,真正适应了这份工作之后,再跟她表白。现在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准备好。”

这一年过得很难。同事听我这么说,像是感同身受地相信了我不想去跟别人见面的真正理由。可能他们过得也不容易,在这样混乱和压抑的一个环境。

“等你准备好了,她被别人追到手了,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怎么办,感觉这个问题既熟悉又陌生。

“喜欢可以不被接受,但不可以不被知道。踏出第一步吧,别等了。”同事的一句话,打破了许久的沉默。

我摇了摇茶杯,低着头,小声地说,

“或许,真爱不怕等吧。”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内,原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原来我做了个梦,感觉这个梦就发生在昨晚饭馆跟同事一起聊天喝酒的场景里。

我在给Helen的纸条里开玩笑地说,给女生买礼物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哪怕对于我这样一个安全了快三十年的人。

的确老大不小的。或许真的有梦里的那个时候,是不是就不要再等了。



身边

September 7,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在公司的凭证室里看到几个空闲的新笔筒,想起家里那堆笔一直散乱在笔袋里,于是跟管文具的同事打了一声招呼,要了一个笔筒。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拆掉笔筒的包装,把笔袋里的文具,一件一件整齐地转移到新的归宿里。突然觉得,笔筒这东西,好像是读书年代才会有,而且是在那个稚气未脱背着双肩书包的年代。那个时候每个学生的文具应该都会有两套,至少会有两个摆放的地方。书包里笔袋(盒)一套,家里笔筒里也放几件。从来没有缺文具的烦恼,是每个学生都会有的模样。

我现在也不缺文具,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学生模样了。

确切的说,应该告别了。

在公司办公,用公司的笔。平日写日记,用夹在日记本上的笔。家里的笔,是散乱地躺在笔袋里,还是整齐地站在笔筒中,似乎也没人去过问了。

在整理这些笔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些是安永送给我的,有一些是我大学时候留下的,还有一些是我离开家来广州读书那会,便带在身边。

这么多年了,这些笔带在身边的笔居然到现在还没写完,真不知是因为我不够努力,还是我难得的福气。

我突然在想,于往后的日子,我要在自己的天地里,一个人的时候,拿起这些笔,写自己想写的文字,做自己必须做的题。

笔筒后的台灯,也是从家里带来,一样陪我走过大学四年的物件。台灯上绿色的小闹钟,则是肉妈送给我的,一件同样陪着她走过大学四年的礼物。

台灯的灯芯已经换过很多次,小闹钟时不时会走得慢下来,可它们一直陪着我从家乡到现在拼搏的城市,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等我有了自己的桌子,我要把这些身边的东西,放在那里。哪怕它们看上去泛黄陈旧,哪怕它们已经有了小毛病,但我想无论去到哪,只要可以,我都想把它们带回家。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