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

October 8,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1 Comment 

自习室的空调开了,课桌上不再是考研之类的书籍,开始有了课本和课外书,学生陆续返校了。隔壁桌备考注会的同学准备起身去吃饭,写满笔记的讲义放在课桌的一角,应该吃完饭便要回来。几个带着课本来的同学正趴着休息,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我打字的声音。

今天是八天假期的最后一天。

国庆的第一天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这里看一看有没有自习室,很幸运也很顺利地,开启了这段自习室的经历。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学校,但大学该有的校道、树木、教室、饭堂,这里都有,还带着假期难得的宁静。即便是大热天,即便开放的自习室没有风扇,但靠窗而坐,总能等到风来。好久没有这种感觉,所以假期每一天都来到这里,也想好了接下来的每个周末都要来这里。

做了这样的安排后,觉得自己荒废了好多时间,如果之前几年就这么做,或许现在已经可以登上另一个更高的台阶,或许现在已经可以去更好地陪伴该陪伴的人。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样形成的吧。张震岳说,别让遗憾继续,一切都来得及。不知道我还来不来得及。

假期几天因为工作在微信上认识了一个前四大的前辈,应该是合伙人级别的人物了。前辈说,他见过的地主后代,大都名校毕业,而且很努力。对于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多为自己投资,在30岁前。多考试,会有机会的。好好做,多和领导混,慢慢做熟本专业。以前上海组有个税务高经,又帅又厉害,税务条文倒背如流,此等人稀缺得很。

我简单地回了是,没有习惯性地跟他说,在这方面我做的一塌糊涂。30岁,感觉没剩下多少时间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那样的人,只知道自己对比同龄人已经落下太多,知道自己当下能做的,争取每天进步一点点。在这些争取的过程中,尽可能改掉坏习惯,咬牙做一个有自制力有计划的人。

假期定下的计划,我只完成了四分之一。算上到今晚睡觉前,只是勉强把讲义看完,没有开始背诵强记,扣二分之一。看讲义的过程中也没有把对应的题做完,再扣二分之一。接下来距离考试只有5个晚上和1个白天,今晚回去下载准考证,然后提醒自己要好好看书。傻猪说这句话几乎成了每天必说的内容,又觉得说了起不了多大作用,帮不了什么。我想说好,我好好看书。但又有种纠结的感受,好好看书去做就是了,做不到,说多少个好都没用。这样的对话会伴随着我直到哪天我考完试吧,真想在那一天跟关心我的人说一声谢谢,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这几天可能是坐的太久,没怎么运动,后脑勺有点不舒服。现在耳朵里上次上火结痂的地方还有点痛,应该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昨晚给超哥装电脑遇到新的问题,又是两点才睡。虽然电脑是装好了,但还是觉得身体没有读书那会健康,真的要好好注意才行。

假期去电影院看了一部喜剧片,还听傻猪的话去拍了一组照片,在自己27岁生日的时候。我其实不知道27岁01天或27岁364天,是算27岁还是28岁。自己对于年岁、习俗还有方位等的感知都比较差,或许是像我这样孤独的人总是很少在意这些东西,久而久之便失去了在意的能力。拍完开始挑选照片,看着大屏幕里的自己,有种害羞和惊叹的感觉。对于连自拍都不知道手机要摆什么角度的我,第一次发现可以用这样一种既认真又自然地方式,记录当下的模样。不再是通过自己习惯的文字去讲述,也不是通过别人的评价去了解,而是用专业的影像,定格了属于自己某个时候的样子,神态,甚至是心情。在走出照相馆的那一刻,突然很期待,很迫切想看到洗出来的照片。那些照片我要好好藏起来,过年的时候,还要拿给家人看。

就写到这里吧,又有一个半小时没有看书了。写博客的速度总是那么慢,大抵是肚子里的墨水一直都很少的缘故吧。从现在起,要今天比昨天进步一点点,不要停下积累的脚步。错了就去改,遗憾就去弥补,想要就去追求。即便青春不再,也要做更好的老男孩。



给Helen的一封信

October 3, 2017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Dear Helen,

展信佳。

最近过的好吗?听小朋友说公司最近接了一个PA的Filing。我下意识地问,哪个EIC?小朋友说,还能是谁,只能是你们家音姐了。

说的也是,还能是谁。

小朋友还说,祝你离职半年快乐。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猛然发觉,原来离开半年了,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你相信么,我现在还坐在医院斜对面的36楼,还有个邮件等下要发。我已经写好了,我不想现在发,现在我想给你写几句话。邮件走之前再发,让我加班,我也让她们睡前稍微知晓一下。

离职那会我说我很喜欢陈医生的任我行,因为那几句歌词唱出了我的心声。如今一个人在一个混乱压抑的地方体会孤独之后,我发现我才真正领略其中一句话的含义,每每唱起,无比怀念:

“那时其实尝尽真正自由,但又感到没趣。”

当然,我也没有后悔出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是现在会去想,如果当初不急着离开,这半年兴许不会这么辛苦。如果再熬熬,将来兴许有更加循规蹈矩的职业道路。只是出来了,回不了头,老天也终归让我见识更广阔的世界,看各式各样的人。我想自己应该是变成熟了,虽然可能远远达不到你的要求,但可以比以前更自信地说,至少是在成熟的路上了。

讲了半天,都没有进入正题,看来我还是那个没有逻辑的gra,换作以前,又要给你瞪一下了。陈小姐在离开安永之后,叮嘱过我很多事,其中有一件便是看你位置前那棵树枯黄了没,要帮你换一盆。直到我走的那会,它一如印象中的青绿和茁壮。所以,算上自己过去三年圣诞节前的坏手气,我都没有机会送你一个礼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周六是你的生日。除了大学零星一两次冲动又懵懂的时刻,我没有给女生送过礼物。毕竟这是一件挺危险的事,哪怕对于我这个已经安全了快三十年的人来说。不过我跟你不存在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这里多嘴开开玩笑。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好,也不想去打听送什么好。仅凭自己的感觉,觉得这个费事的相机,可以随时记录一些想即刻捧在手心或者挂在墙上的时刻。虽然模糊,却也真实,甚至略带几分自然与写意。

希望你喜欢或者希望它多少可以派上用场,比如当你不喜欢时可以送予他人。虽然我包装得很不好看,但里边的东西略带童真。

也希望我没记错你的生日,我脑海里甚至有个公式记住你儿子的生日。你放心,怪叔叔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当年不经意在电梯里听进耳朵里而已。兴许是安永的一切,都是那么难忘的吧。

今年对我来说似乎有点难,但慢慢我也坚信挺过去就会好的。我现在已经不太敢用慢慢这个词来描绘自己关于未来的打算了,毕竟时间已然越来越宝贵。不过我也得到自己当初想要的锻炼,也懂得生活与工作要分开,甚至想好了下一份工作入职前,我一定要给自己好好放个假。

好了,还是回归到今天的主题吧。原本想重新给你写好看一点的字,甚至给你发邮件,生怕这张牙舞爪的偏旁部首吓到了你。但想想还是从心就好,是怎样就怎样,就好像我单纯想给你捎个小礼物,简简单单地祝你生日快乐一样。

Helen,

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开心心,平安喜乐。

当然,还要一直的,身体健康。

再小小祈祷别记错你的生日,我记得星座是错不了的了。如果记错了,千万要给我说,我再送一份,争取挽回点印象分。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东风中路某一处

2017.09.14上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