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个蝴蝶

December 26, 2017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敌法师一马当先,他有一个蝴蝶。



2017的我

December 26,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是星期一,也是圣诞节。我请了两天补休,连着刚过去的周末,算是接连放了一个四天的小长假。等到周三回去上班,正好赶上公司全体管理层远离广州的年度会议。接连三天,直到元旦。

2017年的最后一周,估计即将迎来这一年中工作强度最低的时刻。

请不要觉得这样的美好时光来得太晚,总归有来就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想,这句话或许是我今年最大的感悟。早在光棍节后考完试就想写今年的总结,一直拖到现在,拖到又是一年各科陪跑。那趁着现在空闲,请允许我想一想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

考试

我今年27岁,再过一个星期,就28了,然后很快便到而立之年。但考试这个话题,可能会陪伴着我接下来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可能陪伴着我的工作,陪伴着我的家庭,甚至陪伴着我的爱恋。我其实是多么渴望甩掉它,但历历在目的教训告诉我,这是自己年少时种下的苦果,上天并没有过多的惩罚我,我应该庆幸,也应该警醒。再不警醒,更大的苦果就在后头。

年少,是的,很多比我年轻比我稚嫩的后辈已经早早将考试这件事踩在脚下,并享受着因此带来的肯定和赞同。而我,在别人的否定和质疑来临之前,或许真的应该庆幸,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经历了多年的失败和挫折,我现在可以比较冷静地分析其中的原因。或许不配叫失败和挫折,因为我都没有真正努力过。一份没有计划,没有坚持,没有成效的努力,不叫努力。我原本以为国庆在暨大自习室的那一个星期可以帮我找回一点所谓的状态。但直到交卷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实际上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储备、状态、经验,离及格线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

后边的路真的很长,不想回头看,不想跟别人比,只想自己再试一下。但愿知耻近乎勇。

工作

三年是一道坎,三年是时候出去看看。今年二月,我离开了我现在无比怀念的事务所,去了一家无比混乱的企业。记得当年我还在的时候,每每遇到离职的小伙伴,我总会送上祝福,“嗯,去更好的地方”,然后他们好像也真的去了更好的地方。而我呢,我想起汇算清缴后领导对我说的一句话,“你之前在事务所不也是每天要同时处理N多件事么。”。

嗯,也对。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无意间向同事提起,同事很轻描淡写地说,“你不就是不想这么辛苦才离开的么。”

嗯,也对。

不对,这里边肯定有哪个不对。

我记得我离开象牙塔之前,跟Helen说了语气好重的话,说我想再带着压力学习东西了。如今,这自己打自己的一巴掌,只要一想起,脸便不由自主地红起来,仿佛又被狠狠地打了一下,一时间肿了起来。

现在转眼,一年快过去了。我从无法适应这里的上班时间,到十点下班都在担心会不会欠别人东西。我从只会自己在电脑前做测算,到去给别人讲PPT做培训。我从什么都要学什么都要记,到只记对自己有用的有利的。我从年中那会打算拿完年终奖就走,到现在告诉自己要再看看再等等。

我变得世故了,虽然还远远不如公司的很多人。但我也至少懂得一些生存的道理和技巧,只不过还无法运用自如。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也知道自己所见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我承受了之前不曾承受的压力,但明白自己所承受的远远算不上什么。

过去一年,对于工作,我没有什么好说,都在心里。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做,特别是在慢慢了解这里的生存规则,慢慢明白各取所需的道理。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坚持自己底线,不去纠结跟自己无关的事,不去搭理跟自己无关的人。在时间和金钱的投入产出比达不到心中理想的时候,先减少无谓的投入,然后隐忍,争取提高产出,或者等待理想比例的到来。

一个同事离职前跟我说,我先止损了,你就好好在这里光速成长吧。

我想我会的,无论在哪里,应该无法光速,但至少有在成长。

我是16年的下半年开始找房子的,那会五羊邨的楼梯楼才两万出头。也差不多在那个时候,我跟东兴南的房东闹翻,从五羊邨的北边搬到了南边,开始了将近一年的厅长生活。

除了番禺、黄埔,广州每个区的房子我都有去看过,也曾试想过自己住在天河或者越秀的样子。最接近的一次,是在离开前东家的前夕,那会差点便在科韵路附近住下。那会在想,这里将来会开通多两条地铁,交通应该是更方便的了。而且离CBD不算远,房子老一点就老一点。

当然,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还好没有下定足够的决心。有些事情或许是冥冥中注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个人找房子的无助和无趣,在很多个时候都让我觉得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是房子找人。

记得有个周末我看完西门口附近的老房子,很困。但那个下午约了看梅花园的楼还没到时间,于是我在地铁口附近找了一下星巴克,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坐下,点了杯咖啡。我平时很少一个人在外边喝饮料,觉得喝一杯粉末冲泡而成的水要贵过一个饭盒的钱,过不了内心的强迫症。我打开日记本,给自己写了这样一句话:

格雷,人们说十年是一道坎,十年前你在高中的老校区,还没去住宿,虚度着自己最宝贵的读书时光。十年后你在生存压力还比不上北上深的广州,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不知道自己的奋斗方向。十年前你跨过去,读了大学,来到了大城市。十年后你还垮的过去么。

如今,一年即将过去了,我很是感激。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跨过去了,但总归找到一隅,为自己遮风挡雨。那些给舍友关灯关水听他们看电视打电话的种种不愉快,那些每个周六周日爬高爬低走来走去的三四万步,那些每天都要接的骚扰电话和每天都要关注的中介信息,我想,也无所谓了,通通封存起来就好。

离开明月二路的那晚,我帮舍友把房间打扫了一番,恢复了客厅原来的样子,稍微寒暄了一下,押金也没拿,头也不回就走了。我毕业离开大学城后变一直住在这里,在这个地方呆了四年。如今,是时候画上句号,我回家了。

感情

前几天二哥给我打电话,上次接到他电话应该还是他前年底准备买房子的时候。他问我大牌的婚礼去不去。我说去,一月底请假去。他开玩笑说威大你什么时候。

我说等我通知。

上个月初爸妈来广州,老妈嘴里一直念叨,我知道她的心思,如果哪天足够幸运,我就回一趟老家,当面告诉她。

蜜蜂今年回家发展,机缘巧合又认识了人生的另一半,于是顺理成章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切来得很快,但又像是早已安排好了的。若他当初不回家,如今会身在何方。蜜蜂现在很幸福,真的替他高兴。

国庆的时候我帮超哥装系统,我开玩笑说,系统装好了,机子也擦干净了。等你攒够了一键盘的污垢,我再帮你重装系统吧。他女朋友指了指他的脸,你啊你啊。

那一刻我挺开心的,觉得这样真好。

超哥说,搬东西的时候叫上我。

我说,明年你随时来,有两个房间。

超哥说,该找个女朋友了,不是我过去了。

好。

身体

从换工作到现在,体重轻了10斤,原本接近130想往140上四舍五入,结果一下回到了120。老妈看到我的时候,一个劲地摇头,你们公司不用有饭堂么,怎么反而瘦了。

去年的总结里写,等房子的事定下来,就去检查一下身体。结果还是食言了。洗澡的时候,我站在镜子前,虽腹肌依旧,可深陷的锁骨,配上乌黑的眼袋,的确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

傻猪说你要吃胖点。

那我就吃胖一点。

结语

不知道是因为在今年有太多做的不好,还是对明年有太多的期待,在这个年底,我每天都盼着这一年能快点过去。其实,在过去的一年我是做的很差,但也不至于什么事都没做好。而对接下来的一年,我也不是抱着必胜的信心。此刻的我像是一个牌没打好的孩子,不敢耍赖,只是想快点开始下一盘,希望下一盘能有好一点的手气。

在Ti6总决赛的决胜局里,我一直无法忘记DC老师在Wings上中路高地前的那句解说:

敌法师一马当先,他有一个蝴蝶。

这句话对于今年的我来说,还远远做不到。但真的希望,我有一天能做到。



前东家

December 24, 2017 | Filed Under Work | Leave a Comment 

1)

我跟领导申请放调休假。

我:领导,我们几个安排好了的,我也会带电脑回家,放假两天不影响工作。有时因为工作,我们几个都好焦虑。

领导一:有谁的工作不焦虑,在这里工作的人每天都很焦虑。

领导二:我今天也很焦虑,你没看我一整天都在骂人,骂完我就好了些。

听罢,我脑海很平静地闪过两个念头。

一,下周一二放假,连着周末放四天,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二,我应该用右手正手打领导一的右脸呢,还是用左手反手打呢。亦是左手正手或右手反手打左脸呢。唉,天秤座真是个烦人的星座。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犹豫不决。不对,这样无论手心手背都会弄脏的,我还是用脚,嗯,只好委屈我那锃光瓦亮的黑皮鞋了。如果她敢再啰嗦一句,哪怕是一个字,我就朝她转身180度,同时甩起我的右脚,用我的脚后跟,对,你没有看错,就是脚后跟,对准她的左脸,施展我的回旋踢。

啊哒。

由于她没有开口,我暂且放过她。

2)

公司有规定一,周末加班可以申请调休。

公司有规定二,工作日朝八晚六。晚于22:00下班的,系统会记录加班时间,次日的上班时间为10:00;晚于0:00下班的,次日的上班时间为13:00。

公司有规定三,加班没有加班费;

公司有规定四,当年累计的假期会在年底清零。

公司有规定五,员工入职满一年才有年假。

我记得我刚来的这家公司的前三个月,平均每月的加班时间为60个小时。按照规定二,能记录进系统的,要以4个小时的平均日加班时间为单位,简单地说,我在每个月大概22天的工作日里,有15天是22:00以后才下班的。再概括地讲,每个月有三个星期是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

然后还不考虑剩下的一个星期,有21:00下班但没有被记录进系统的情况。

不说了,再说下去给前同事知道,好丢脸的。

3)

我是比较喜欢领导二的回答的。至少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内心感受,没有否认这里早已存在问题的工作氛围,没有强迫你去接受周围糟糕的一切。

至于领导一,我也没有去想很多,只是觉得,每个人都像他那样的话,这样的部门也长久不了。但又如何去定义这个长久呢,一两年,还是三五年,到时不再是这样的领导,是不是这样的工作氛围,也无所谓了。只是无论去到着怎样的公司,总会凌驾于我们之上龇牙咧嘴的领导,总会有各式各样让人纠结要抽他左脸还是右脸的回答。我们能做的,似乎是在尽量慎重挑选公司的同时,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好迎接各方面的挑战。

没有完美的领导,只有完美的下属。

这是我在这家公司学到的又一课。

4)

年中一位一起共事的同事离职了,去了一家性价比让人垂涎的公司。闲暇之余,她开了一个公众号,在陈医生红玫瑰的背景音乐下,她描述了她在前东家的日子,字字贴切:

“……前东家推崇四大文化,讲求专业能力,酷爱加班。更甚者,大面积推广移动办公,通过云桌面和手机端可以随时随地的处理工作。加之24小时从不停歇的微信群消息,这就不仅是加班的问题,而是从未下班。

我负责的工作需要不停地把所有经验和专业知识揉碎再排列组合,每做一个项目就是一场大规模的头脑风暴。

我需要为了避免被领导Q爆费劲脑汁面面俱到,需要直面业务部门的质疑要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大无畏,需要为了一封赶在17:59之前发出的 “请协助”的邮件加班加点。

最过分的是,我的加班程度在部门里还远远排不上号。

我常悲愤。我不愿意啊,我不想我一生爬过的高峰,只有早晚上下班高峰。……”

作为在部门里勉强排上号的人,我没经得她同意,摘抄了她的文字,改天要请她吃饭。不过她现在很忙,要学做菜,要上西语课,要写公众号,还要上班,早已没空闲的时间来应付我。我很羡慕她现在这样一种状态,真心替她高兴。她就像是很端正地坐在我们面前,笔挺着腰背,手里拿着蘸了墨的毛笔,微微倾着头,写着“岁月静好”四个字。

我跟她大哥,一个共事但仍未离职的同事,讨论了刚刚领导这里谁人不焦虑的理论,然后把上边那段公众号的文字复制在对话框里。

没过一会儿,大哥发来了一个民国捂脸哭的表情。

我笑了,因为这个表情,也很贴切。

5)

我的前东家有一句口号:构建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

当时我还在的时候,我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很深的体会,顶多认为是每个公司该有的愿景。现在我反而有些感悟。别的公司不知道,现在在的这家公司,养了这样一帮领导,设立了这样混乱的体系,你它喵是别指望了。

正在构建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的同事和我还是经常保持着联系,除了吃饭聊天,还有介绍工作之类的交流。

他们让我别太累,熬不下就换,没必要,只要还在一个行业里,不要有简历不连贯的负担。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去权衡各方面的因素,包括现在的,也包括将来的。不止是工作,当然也有生活。工作和生活要分开,是除了只有完美下属之外,我在这里学习的另一课。

我当然想走,甚至我很笃定,不久的将来,这些焦虑成妖魔的领导会成为我脑海里渐渐想不起名字的前同事,这个什么都不用去指望的公司也会成为我的前东家。

只不过,又像陈医生唱的,“顽童大了没那么笨”,我不是不懂才给你们欺负,更不会白白承受你们给的焦虑。我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判断,才暂时陪你们演戏。

不是不想走,而是太想走了,所以,更要走得好。

等我。



我爱你中国

December 23, 2017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早餐

December 20, 2017 | Filed Under Meal | Leave a Comment 

楼下蒸好的,2个包子2.5元,2个干蒸2.5元。

自己买整装的,20个包子18元,20个干蒸23元。

好像自己买来蒸划算点,又好像不关划不划算的事。

既然想好了改变,想好了重新开始,那就来吧。



手机

December 18, 2017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手机的电池越来越不耐用了。之前每天上班下班,不怎么玩手机没有察觉。今天出去外头办事,快到晚饭的时候,已经开不了机了。身上又没带钱,找老妹吃饭变成了让老妹买单,好不尴尬。

工作快五年,从Nexus 4、Nexus 5、Nexus 6再到如今的Mi5,以及今年冲动消费的坚果pro 1,原来我也达到了每年换一部手机的速度。最近刚出红米5 plus,似乎看到了又一系列入手的理由:正面无实体键无logo,黑色,可root。心里痒痒的。

我跟傻猪说,等我考到CPA了,我再换手机,除非现在的手机真的连电话也不能打了。

傻猪说,等你考到了,我买给你。

这好像是挺好的一段对话,只不过挺遥远的。

今年考试我又不及格。我倒没有很失落,习惯了。只是今年在朋友圈看到太多比自己年轻的后生早已功成名就或接近功成名就,心里有点害怕。

然后,我关了朋友圈。

我相信我不是真的害怕,也不会像习惯失落一样习惯这种害怕。失落也好,害怕也罢,这些东西都没用,甚至有点负面。我重新开始就好了,别落后太远。

刚才在电话里跟老爸说了这件事,老爸不停地在安慰我说,没关系的,你这一年太赶了,不要太大压力,考不考得到都无所谓,不想你一个人在外有太多的压力。

今年是比较难,但其实我可以做得更好一些,至少不像现在这么差。

不过,我也不去焦虑太多,一切朝前看,甚至希望今年快点过,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等等,红米5 plus的耳机孔是在顶部的,这一点不行,手机还是不换了。

应该考得到的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