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

August 30,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不知道有没有一段时光比现在要难,其实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就好比十年前那个挣扎在高中学业和懵懂小心思的我,觉得日子很难,却没有想未来会有比这更难的时刻。所以如今的我相信,人生总是一道比一道难的关卡,我不是为了打击自己,我只是觉得信自己也拥有关卡被一道又一道克服的人生。十年前的自己只是单纯觉得难,要坚持,十年后的自己已经觉得坚持过后,会有更难,要面对。

我想这就是一个人成长的标志吧。毕竟,我也快到而立之年了。

下午跟阿曼达聊到了明年的打算,我毫不掩饰地对着对话框敲打着自己的想法。有些希望有点难以实现,需要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而且如果足够幸运实现了,也还不知会是怎样的感受和结局。不过,如果在把这些希望说出来的那一刻,心中有一种坦然的感觉,那么它们多少值得去争取和期盼。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太过内敛的人,内敛到害怕一些奇怪的想法被说出来就实现不了。我现在慢慢地在改变自己这方面的习惯,有些时候,人要有主动的意念,不达到“强者运强”的程度,但要有让事情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的暗示。其实失恋后的我一直努力在让自己走出来,一直努力让自己经历这个过程的洗刷。主动一点有时候能帮助自己,特别是对于突然间体会了更深层次孤独的我来说。

在知乎上关于克服情感空窗期孤独的建议,看到最多的,便是填满自己的时间。就拿我看书这件事来说,从一开始的会议室,到后来的图书馆,最后到学校的自习室,自己的确是一步一步调整着,寻找着填满时间的最好方法。中间学校新设门禁,还发生了借学生卡保证自由进出的小插曲。我第一时间在微信上问了所有可能认识这个学校学生的人,通过班主打听有没有考到这所学校的老乡,甚至还偷瞄隔壁考研的小朋友书本上的电话,心里不知想了多少遍台词:“同学,你好,我明天还想来这里看书,你能带我进来么,我给你发个红包。”

或许有些事情只要我们心中有意念,老天真的会帮你一把。感谢好心的唐同学,谢谢她素未谋面就把学生卡寄到我面前。这张卡对下半年的我意义重大,就像是一把标了房间号的钥匙,鼓励着我,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从一开始呆到11点,到12点过后发现一楼的课室晚上不熄灯。从每晚坐下看书累了上二楼倒水,到最近开始抽半个小时去操场跑步练引体向上,慢慢觉得自己有些事做的不好,有些事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在这里篮球架下找回遗失了多年的中投,等到希望实现的那一刻,我又可以多了一份熟悉和自如的感觉

最近时不时会去数日子,然后思考自己过了这段时间会是怎样,在做什么。这也是我去自习室看书也没有很高效率的原因。我不想苛责自己,比起前段时间那个只会摸着胸口喘气的自己,现在形单影只地坐在自习室角落的这个人,除了旁边没有个女伴以外,看上去跟别人没什么两样。考试的日子越来越临近,计划一次又一次被押后,那就这样吧,我把这段时间花出去就好。过了十二点就回家睡觉,早上睡醒就出门上班。也不早起看书,不煮粥养胃,只有一个单纯的念头,简单点,是不是时间过得快一点。至少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感受到时间缓慢对身体和内心的压迫,这种奇怪的心理作用,需要另一种主动暗示的反作用力来与之中和。

我现在每天都在微博上打卡,作为一天结束的标志。打到第21天的时候,是习惯养成的标志;打到两个月的时候,是内心更加平静的标志;打到100天的时候,或许就是自己主动结束这个记录的标志。



调整

August 19,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学校的后门已经开始在修门禁的闸机,很有可能在九月新学期开始之后,我就进不来了。这让我有点懊恼自己这两天睡懒觉迟来自习室的行为。自习室已经坐满了埋头看书的同学,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已经出现在熟悉的位置。周五还计划这周末学习30个小时的我,赶忙找了个人缝的座位坐下。

头顶上依旧有风扇,今天比昨天早了一个小时,比上周早了半个小时。门口那块写着多少号以后要打卡或者凭身份证登记的告示牌,让我满脑子都是自己拿着身份证请求保安大哥放我入内的情形。希望这样的情形越晚出现越好,也希望哪怕出现了我还可以争取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现实和计划总是有差,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一部分是外部的原因。我一直在调整,想让事情尽量朝着自己的计划发展。

今天是我记录自己调整的第7天。

每天会在这里呆到十一点十五分,然后看着最后一班公交快到站的时候,离开教室坐车回家。耳机里放着歌,边走边唱,直到上了车。我跟娲娲说我现在放得很开,至少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不去顾及零星的行人,随性地哼出当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她的词句。有时车慢了,等多几分钟,那我就唱多几句我知日后路上或没有更美的邂逅,寻找其中的共鸣。

躺下休息之前,我会仪式般地发一条微博,等到所谓养成一个习惯最少需要21天也好,等到自己内心标志的100天也罢,我想回头看看这些格式整齐的记录,告诉自己原来那会的时光过得很慢,但也稍纵即逝。

第二天睡醒我就出发去公司,不煮粥,不做运动,早点到,心里感觉早点下班,晚上也就早点来到自习室。周末比平时多了白天的时间,我买了三个汉堡,三杯咖啡,由于不喜欢这周边的伙食,它们可以帮我撑到下午六点。

我还要求自己每天中午去健身室拉筋玩器械,每天睡前做两组深蹲和俯卧撑。

我想珍惜在这里的时光,但不想去担心下一刻突然出现什么事将这一切打乱,不准备去思考自己被挡在门禁之外该怎么办。我不担心,如果有,那我就继续调整,我欣然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我要争取自己想要的结果。

教室外响起了下课的铃声,我要一直听到它。



周末快乐

August 11,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来到自习室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还好有位子,坐下的时候发现头顶的风扇慢慢地在转动,一时间有些许惬意,安静的周末要开始了。

昨晚下班没有过来,觉得身体疲惫,于是找了个一周衣服都没洗的借口,回家看书。早上五点多醒来一次,看到娲娲给我发的短信,然后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最近总是这样,睡得浅,梦得多,在不早不晚的时间醒过来,眼睛一闭一睁,最后匆忙出门。

今天出门前把书包塞的满满的,书、电脑、水壶、两部手机、放手机的支架、饭盒、水果、钱包、枕头等等。其实也不是很多,都是一些必备的物品。背起来也不重,只是书包太小了,像极了最近的自己——要处理的思绪和压力不多,只是自己的承受能力不强罢了。

我带了两部手机和一个放手机的支架,一部是用来日常打电话发微信,另一部是用来放在支架上看课件的。一向崇尚简洁主义的我,也会有这样多余的安排。都怪自己比较差的自制力,做不到看课件的时候不看手机。这道理跟我在家看不下书,需要现在出现在自习室类似。只不过自习室有一群学生陪着我,可以消除我心中一部分的孤独感。

上周我做了一件懊悔的事,我发信息给她,跟她商量,有什么事我都在,手机也没换号也不会关机,但想先删了彼此微信。等考完试,我再平静地找回你,说说可能还想说的话。理由:现在的我总是忍不住去翻看你的头像、微信名、相册。

哦。你决定吧。

收到回复的我挺不是滋味,不是因为她,是因为感觉自己在作弄自己。每一个人都有其走出失恋的方法,我可以去了解,去借鉴,但逼着自己效仿别人走过的路,真的没有必要。

在这段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时间里,对我而言,最不好受的,是忍不住要去想她现在在干什么,下雨天出门有没有带伞,生理期到了肚子还会不会不舒服,夜晚回家打车要小心。

人家下雨天又不听南拳妈妈关我什么事,在一起那会不舒服我不也是帮不上忙,不像我大近视路痴方向痴晚上打个车又有什么问题。

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的执念。断了联系,执念就放得下么。放不下,就有关系么。哪个成年人没有一点病痛的。

我都快三十了,有点治不好的心病很正常。

我比之前平静了些多,至少想给自己这样的心理暗示,想改掉一些习惯,想走在把自己的时间填满的路上。

现在的我不看DOTA,不看虎扑,也不再手写日记了。我之前习惯于在日记本里写下零星的感悟,然后再搬到电脑上。现在的我想直接敲打键盘。会不习惯,会半天打不出一个字或突然打了一大段又突然地删掉。我还想以后的博客多写散文,写一件事,写一个人,而不是这种第一人称的流水账。

我现在每天午饭前会去玩一下器械,听从同事的建议,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练。我也尝试在工作领域接触一些新的朋友,把自己放得更开,言行更自信与自然。还有就是坚持来自习室。看书的效率有时不高,但生活哪能一直在奔跑,发呆就发呆。每晚十一点看到最后一班公车即将到站便收拾东西离开。之前会留到十二点再打的回家,这几天看到有些年轻人过劳离世的不好消息,就不允许自己太晚了。人生和爱都有很多东西要学,但前提是我们得活着。

现在是早上的十一点半,我还要在这里呆上半天。周末快乐。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