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

November 28,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朋友说最近有点焦虑,因为找房子的事。想起自己之前找房子的那段日子,一时间很理解她焦虑的原因。

我是在2016年的中秋开始找房子的。

依稀记得那年中秋前后回了一趟家,姥姥过世了。小时候一直相处得很好的长辈也在这件事之后,跟父母和其他长辈闹翻。已然长大的各家孩子虽然明白上一代人的事情不应该影响到下一代人的感情,但由于工作和生活各奔东西,渐渐疏远的关系也显得情有可原。关于亲情,确切地说应该是亲戚间的感情,第一次在我的脑海里,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回到广州之后,我犯了一场肠胃炎,没去医院打点滴,一个人在五羊邨的出租屋里,一边自疗,一边开始用手机注册各种找房子的APP。那时我的EY生涯正进入瓶颈期,不断萌生离开的想法。那时五羊邨的二手楼大概2万一个方。

我找房子的时间不算长,前后仅持续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那段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除了番禺和黄埔的房子,广州市区的每一个区我都有去探访过。一个人找二手房挺辛苦的,当时的我跟自己开玩笑说,要是有个女朋友一起找就好了,她说什么我就选什么,不够钱我去凑,只需要挑她喜欢的就好。在这段时间里,EY的陈小姐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鼓励,我想没有她,我如今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写日记,一边听着阳台洗衣机隆隆隆的运转声。

我的确是很幸运的。2016年的年底,我便在科韵路看到一套4楼74方168万的房子,马赛克外墙,业主移民澳洲,一个很笋的价格。我前后去看了三次,中间一次是利用EY午休的时间去看的,没有吃饭,看完坐五号线回珠江新城的路上我给老妈打了电话,说这一套各方面好像都很好。老妈说,再看看吧。

好像……再看看……

我当时有个如今都无法去评判对与错的想法,这个想法在我的内心根深蒂固。我认为买房子是一家人的事,如果父母不满意,那说明这个房子还不合适。父母不容易,大事不要忤逆,家和万事兴。当时的我还不够决绝,还没认清楚形势,还没做好买房子的准备。父母也没有做好买房子的准备,他们一直没做好准备,哪怕是我后来一个人在荔湾的某个角落下定金的时候。

我自然是没有买到科韵路的那套房子,在我第三次带了亲戚去看之后不久,中介便告知我被第三次同行看房的人买了。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场景,亲戚踏进4楼的那个门时,便开始帮我设想玄关要怎么摆,厨房要怎么装修,过年前要见到业主用定金锁住房子。而我只是更像一个中介,带一个没有做好买房准备的顾客,草草结束日常的一项工作。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继续着每个周末出去看房子的生活。在这段日子里,我花了比较多的昌岗、梅花园、西门口附近的二手楼,中间正式完了工作,渐渐远离了对于之前上班方便的天河区。而荔湾的这套房子,恰是在新单位入职不久后遇到的,花了最少的时间。价格跟科韵路的相当,8楼80方160万。

时间来到今年年中,办公室的同事在看二手楼,我一眼瞄去,正好是当时那个科韵路的楼盘。有一个当时我实地看过但至今仍没卖出去的一居室。我很清楚当年的价格是9楼52方130万,而如今映入我眼帘的却是9楼52方220万。脑海里迅速闪过一道算术,90除以52,约等于2。

如果我当初买了4楼那套,哪怕不去考虑低楼层的单价要更高,同样的钱,可以获得的增值,或许应该是2乘以74,约等于150。我苦笑,这个数字仿佛验证了我跟我亲戚的差距,也验证了他们兄弟俩可以在北京和广州有多处房产的原因。

也许是感情上的事情让我分了心,房子的这件事没有给我的心灵带来过多的冲击或遗憾。我也没有过多去懊恼父母的不明智,以至于让这个家庭失去了一次很好的财富积累机会。甚至本该懊恼自己的愚蠢,我也没有,反而是有种失去的东西我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取回的阿Q精神。这又不算什么,只要人在,只要能一直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这个数字会在将来的日子里变得无足轻重。

我今晚也发现一件令自己焦虑的事,焦虑的原因终归是自己跟别人比起来不够优秀。解决它的办法,除了努力让自己每天都进步一点点,没有别的办法。当然,没有别的办法不应该是另一件焦虑的事,相反地,它是一件好事,因为没有选择,所以可以足够专心。



新的开始

November 25, 2018 | Filed Under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在郴州这两天应该是我这一年最张狂的两天了。

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奔跑的背影。抓紧时间开始自己的计划,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新的开始来了,请加油。



2018年的我

November 21,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来到自习室已经是晚上八点,除了下班前打印的英语词汇之外,没有带别的书。我也没想着回家,只想在这里静静地呆一会。我想现在给自己写2018年的总结,一边翻看过去的日记,一边汇总过去的经历。往年的总结都是在年底或是农历新年的前后写,今年我想提前一些。早在考完最后一门考试的上上周日,我便在回家的路上跟自己说,是时候为新的一年做打算了。况且今年过得辛苦,提前一些在心里给自己划上个句号,或许是件好事。

想总结的其实不多,可能是因为自己日渐退化的表达,也可能是因为过去一年大部分的心理活动都与难以表达的感情有关。

以下是我想写的2018。

2月,过年回家,我跟爸妈说我跟傻猪在一起的事,并拿出了钱包里两个人的合照,算是实现了当年那个玩笑般的约定:在找到女朋友之前,钱包里都会是爸妈的照片。那会的我们距离两个人正式在一起,已有半年的时间。

3月,毕业五年,班级在深圳聚会。去的人不是很多,去的人的变化也不是很大。听说谁在哪里又买车又买房,谁生了孩子出了国,还有忙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谈一份还不敢公开的恋爱的我。

4月,人生第二次去拉萨,跟第一次一样是因为工作。那段时间她工作很忙,家里有事还两边跑。月底的时候我跑回家找她,那会的她不怎么给我写日记了,只是我还没有意识到。

5月,开始发觉自己曾经对抗过的孤独,都只是很初级的一种。由于从未处理过感情上的危机,加之惊慌失措的反应,每天只要稍微空闲下来,就会想到久久未收到的回复,胡乱地思索,怀疑被遗弃,空虚且紧张。

6月,收到了“安好。对不起。”的日记,恋人的关系在十个月后变成了朋友。我一个人呆滞地盯着手机屏幕,身体仿佛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击。一个人想哭又哭不出来,感觉自己快要崩溃却同时思考各种自救的方法。

7月,消瘦了好多,颧骨凸显,第一次嫌弃自己的样子。平静地找了她几次,从一开始的询问原因,到后来的给自己内心一个结束的标志。这些如今看来有点多余的动作,凑成了生活的主旋律。

8月,很幸运地找到了这个自习室,为了获得足够的疲倦,每晚十二点才回家,一点后入睡。单位体检,有一项指标不好,可能两年前已存在,只是没有检查出来。整个人慢慢变得平静,哪怕念想依旧时不时在脑海里游荡。

9月,跟安永的人吃饭,他们说格雷在变好,有一种之前没有的坦然和成熟。我有点小开心,开心自己像书里说的那样,成年人的温柔是心里很丧却绝不诉苦。每晚开始跑步,给自己定了个一公里一口气跑进四分半。反复听朗读者第二季俞敏洪和王智量的那两期,感觉是对自己的鼓舞,让自己相信苦难是生活的一部分。

10月,注会和注税进入了最后的备考阶段,可我一个人看书的时候仍旧分心。匆匆上考场之前,只是勉强过了一遍串讲和真题答案。讲义和习题册的边边角角写满了自己分心时的只言片语,大部分是对感情的领悟,小部分是对未来的展望。

11月,看到电脑屏幕提示考试结束的那一刻,我叹了一口气,没有想象中地如释重负,反而有点预料中的平静。考后的感觉不好,知道是跟自己的复习效果有关。一边预估着明年要重新准备的科目,一边安慰自己,考不好也好,断了自己尝试回到过去的念头,说不定给自己增添了新的可能。

过去的一年,其实还发生了工作、健康、家人、考试等其他许多事情,不单单只是这一件感情上的事。只是我有点累了,不想去总结,想完完全全开始新的生活了,哪怕过去的有些事情处理得一团糟。我想坚持跑步,坚持看书,坚持早睡早起,坚持慎言慎行,坚持做一个正直的人。我还想当面跟她说声对不起,没能在在一起的日子里,把最好的自己展现在她面前,哪怕是现在的自己也好。不过,这不是我所谓的2018年的事了,不应该在这里说。

就这样吧。



放空

November 15,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明天要出去交中级的资料,又不想找借口出外勤,所以今晚要在公司呆到12点。

今天是考完试的第四天,也是自己放空的第四天。放空的感觉倒没有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反而有一种熟悉感,一种几个月前便预料的平平淡淡。只不过那会的自己忙着感伤和遗憾,内心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这样的情绪。一晃眼,几个月就这么过去了,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想感慨却发觉其实没什么,但想轻描淡写又略带自欺欺人。

还是尽快结束这般放空的日子吧,毕竟我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虽然只是小事。

我在咸鱼上收了个二手的macbook air,11寸,想着可以放在书包的夹层里,作为日记本带在身边。备考的时候我总是分心,分心到把情不自禁幻想到的话写在了课件的边边角角上。往后的我可以第一时间把边边角角的感悟搬到电脑里了,它们像是我与自己的对话,自然且难得。

正是因为分心,备考的效果很一般,所以考试的发挥不好。但或许是一开始就决定放过自己的心理暗示,我并不责备自己,甚至安慰自己今年考不完也好,断了自己回去曾经那个地方的念想。那个地方意味着另一种强度的生活,如今我是否还能承受那样的生活,我没有很大的把握。

我要去备置很多生活上的东西,桌垫、502胶、电话副卡、宽带、麻布袋、旅行牙膏,每一样其实都只是为了完善一件生活上的小事,有点可有可无,只不过完成了,肯定会有更好的日子。

我可能还会在知乎上回答一个问题,那个点赞数从我关注时候的3.7k,攀到现在8.4k的问题。失恋真的是一件每天都会有人经历的小事么,短短几个月,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初始值。当然,我不必太纠结,甚至到时若没有如约去分享自己的经历,我也不必介意。很多事情,跟随当下的内心,不深究,想不明白的,放一边。

我现在内心有一份恐惧,或者还没到恐惧的地步,只是一种无法回答自我提问的慌张。如果以后在别的地方遇到别的女孩子,第一眼看上去喜欢,我应该怎么办呢,走近一些是么,目的是什么,谈恋爱是么,那谈恋爱的目的又是什么。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不是需要先承认一个事实,我已经到了不能谈一场以耍流氓为目的的恋爱的年纪了。这个问题有点大,还是先放一边吧。或许先过上一段充实的日子后,平静下来想,可以得出更有助于自己的答案。

我还会写一封信,把这段时间里的零星感悟写下来。我发觉现在的我已经不太能写散文式的日记了,但第一人称的书信还能勉强地表达自己的感情。我想在信里对自己说,每个人只能陪伴我们一段时间,在这段或长或短的时间里,彼此开心幸福,就已经很足够了。

菲比说我这句话说得好,她说,也许离别是必然,就如变幻才是永恒。

这个周六要找她们打球,然后在一起吃晚饭前可能唱一下歌。晚饭后一个人坐车去云浮,周日午后回来。安排得很满,没学习,没关系,就当作充实生活前的一次彻底放空吧。

现在不再微博打卡了,晚安。



十一月

November 1, 2018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今年就剩最后两个月了,还没想好怎么去总结过去这一年,只是计划年底再找个时间好好思考一番,想想过去,想想未来,然后在新的一年来临之前继续上路。现在还有点时间,也还有别的事要做。

这个下半年经历了很多,见识了各种情绪下的自己。或许有些事情在别人看来只是每个人生命中都要去经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正是这件似乎每个人都必经的事,给我的身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历练。记得在一开始她跟我说,你要经历了这件事才会成长。我很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得到这样的答案。

我虽然没很静下心地思考她送给我的这句话,但从结果来看,比起当初那个不解的自己,如今的整个人确实要好得多了。

只是,我也没有机会知道,如今的这个人,若与不跟她分开的另一个不存在的人相比,又会怎样。
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句话在她没出现在我的生命之前,时常在我的脑海里出现,鼓舞着我去面对生活中一些难过的时刻。这句话也将一直陪伴着我,走以后的路。

我现在可以忍着不提起她了,无论在谁的面前。只是这样的场景什么时候才是到头,或者一直都到不了头,我怎么知道。哪个成年人没有一两个心病,其他部位都好好的就要知足了。

今天部门的新青年说格雷哥的身影很消瘦。我说伤心,一直有锻炼呢,可还是给你不够强壮的感觉。小朋友的话没错,我还有好多事要做,才能成为更好的格雷哥。不成为更好的人,怎么对得起这一年的经历。

希望哪天回过头来看,可以欣慰地告诉自己,我是失去了很美好的人,但我曾经拥有,我之后也变得更好一些。我可以的,这点我给自己做保证。

我总是说好多话,这跟她简洁的言语形成了对比。或许这也是两个人许多差异中的一点吧。

我昨晚梦到她了,虽然只是在人缝中瞄了几眼,但脑海里立马显现她的模样。裙子,皮衣,高跟,长发,口红,熟悉的样子,但我低着头走向另一个方向。

你可要一直好好的。

我去睡了,晚睡的坏习惯,这个月会改过来。

好梦。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