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面壁

January 28, 2020 | Filed Under Share | Leave a Comment 

……

突然之间,山坳后面飘上来岳灵珊清亮的歌声,曲调甚是轻快流畅。令狐冲和她自幼一块儿长大,曾无数次听她唱歌,这首曲子可从来没听见过。岳灵珊过去所唱都是陕西小曲,尾音吐的长长的,在山谷间悠然摇曳,这一曲却犹似珠转水溅,字字清圆。令狐冲倾听歌词,依稀只听到:“姊妹,上山采茶去”几个字,但她发音古怪,十分之八九只闻其音,不辨其义,心想:“小师妹几时学了这首新歌,好听得很啊,下次上崖来请她从头唱一遍。”

突然之间,胸口忽如受了铁锤的重重一击,猛地省悟:“这是福建山歌,是林师弟教她的!”

这一晚心思如潮,令狐冲再也无法入睡,耳边便是响着岳灵珊那轻快活泼、语音难辨的山歌声。几番自怨自责:“令狐冲啊令狐冲,你往日何等潇洒自在,今日只为了一首曲子,心中却如此的摆脱不开,枉自为男子汉大丈夫了。”尽管自知不该,岳灵珊那福建山歌的音调却总是在耳边缭绕不去。

……



新的一年

January 28, 2020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除夕那晚,Pet问我,过去的一年,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应该是在上海NMADP培训结束后,一个人在公司LOGO旁拍照留念的时候吧。

Pet说,她是抱着麦兜的时候,以及年前跟小伙伴梳理新年工作的时候。

她过去一年开心的事果然比我多,也比我的简单。

我问了绿宝同样的问题,她说,终于考完了注会的专业阶段。

绿宝问我,跟妹妹怎么样了。我笑了笑,跟她坦白妹妹已经有男朋友了。搞不清楚现在年轻人的一些处世方式,自己想多了吧。

新的一年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吗?

绿宝说,想学开车,想要更努力一点,想少抱怨。

我说,我还没有很认真的想。大概是涨点工资,挤时间学习考试,可以的话,谈一段恋爱。

说完赶忙补了一句,好像太贪心。

妹妹说,她说过去一年最开心的,是毕业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而新的一年,希望家人和自己一直健健康康。

身体健康,应该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愿望。如果一个人只允许对一个人许下这样的愿望,那我会把这个愿望一直许给我的爸妈。

那你呢?

我希望新年的自己,少一些躁动,也少一些回头。过去的事,遗憾留在心里,不再提及。将来的事,顺其自然,不作太多打算。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