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

February 27, 2020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作曲 : 许嵩
作词 : 许嵩
专辑:未完成

为什么 你当时对我好
又为什么 现在变得冷淡了
我知道 爱要走难阻挠
反正不是我的 我也不该要

你和我 曾经有共同爱好
谁的耳边 总有绝句在萦绕
我们俩 用文言文对话真的很搞笑
还笑那曹操贪慕着小乔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爱走了 心走了
你说你要走了
我为你唱最后的古谣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耿清华 – 给团队的一封信

February 8, 2020 | Filed Under Foward | Leave a Comment 

转自微博

各位:

现在我们面临的整体情況如下:

疫情情况不明朗。新冠病毒高传播度、高重症率,杭州禁足令将持续相当长时间。较乐观是三月份有望开工,外地返杭同学最好做三月中旬的打算。最悲观的情况,是要等到六月份天热,病毒自己没了,社会才能恢复正常。

疫情一定会带来经济乃至社会结构的变化。具体到传播相关专业工作,门槛低,上限高。从业人员总数(分母)会越来越多。打个可能不恰当的比方,我小时候单位都有很多专职司机,而且地位很高,因为会开车是罕见的技能;后来大家都会开车了。我们的专业也是如此,基础传播技能已经没有门槛。大家要正视这一点,任何专业做不到金字塔尖,可能就没有单独的特别价值。在疫情背景下和疫情之后,社会的协作方式会有重大改变,不止于叮咚买菜。

我们需要再明确一点:

这次疫情已经是近40年中国最大的历史事件,影响会非常非常巨大。我刚好41岁,我对这句话负责。非典、汶川、奧运、贸易战,苟利国家生死已,都比不上这件事。我们都习惯了经济上行(实际上已经上行了40年),有时候要面对现实,万事有周期,人一辈子都至少会面对一次大的经济危机,美国最近—次是次贷危机,日本熟悉宅文化的都懂,已经几十年了。我们刚结束房地产时代(类似日本),我们很多人都有消费货款(类似美)。大家可以联系自身,自行推演。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先排除法,看我们有哪些不能做的。

1. 暂时不能出门。

2. 任何事情,无法面谈。

3. 聚集开会,深入讨论,协同执行。

我们接受的教育、所受的工作训练、所处的文化环境,都是社会化的、组织化的、鼓励集体主义的,现在不能说都没用了,只是一切都在变化。你会觉得个人非常渺小,因为你连家务都做不好。

现在,等于你单独开启了《生化危机》的—个副本。

所以,我个人做一些建议:

1. 认知、接受已发生的所有变化。说白了,事已至此,节哀/制怒顺变。不自怨自艾,每个人面对的问题程度不同,但危机都是相似的。

2. 明确自己是具备独立意志的个体。做好围绕自己个人生存的应有准备。未来你可能大概率仍然服务一个组织,也仍然要把寻求个人空间放在第一位。这应该是一个根本诉求。

3. 做计划。先做2020年的经济计划,再做学习计划。先规划自己,再不断调整。

4. 要坚持阅读。要每天做技能训练和身体锻炼。和家人保持良好关系,寻找最佳相处方式。

5. 联系你熟悉的,所有线上社群。保持一定程度的线上社交,保持社会性。

6. 做好现在的工怍。没有工作就给自己创造工作。每天必须单独面对工作(而不是家务)一小时以上。尽量不要这样想:“这个公司/这件事/这个人不值得我这样”。现在是你需要一定工作保持状态。

7. 克制浏览和娱乐。对未来的思考,对人类命运的思索,对世界大事的关注,每天不要超过一小时。信息过载会带来巨大疲意。

8. 找到你可以自己独立完成的那件事,再考虑协同。

我们可能不太像一个传统团队了,但我们仍然是一个社群。睡什么睡,起来High!

耿清华

2020/2/6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