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书

July 7, 2013 | Filed Under Article 

大三在3J实习那会,我养成了送书的习惯。三个多月的工作,简洁的环境,熟悉的地铁站,还有星巴克和M记混杂的独特味道,让人觉得走之前自己也要留下点什么。特别是当每天上下班都瞄一遍前台那美丽的女子,水汪汪的大眼睛,这般奇特的经历,使得离别时送东西的感觉愈发强烈。选择书,原因很简单,一不贵,二文艺。而走之前正好是七夕,安排同组的同事人手一本,还有前台那大眼睛一本殷红的《慕香》,一切似乎完满。

直到几个月之后,发现《慕香》中描写的意象与我的意想偏差太大,赶忙在私信中跟大眼睛说了好多句不好意思。即便对方回答,没事,我还没看。我还是目红耳赤,下意识取消相互关注,以示歉意。如今想起依旧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涌上心头,难以释怀。

这是我第一次送书的经历。

从那以后,去见朋友,或去送朋友,我便习惯带上书,如果柜子上有的话。毕竟去见一个好久不见或即将好久不见的人,两手空空不请吃饭,在这样一个两人相遇的那个画面中,怎么说都对不起观众。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受,不排除个别未发现的强迫症从中作祟。

上海去看韩那会,我带了三本刘瑜的书,那是我真心喜欢的书。如果要计算一个数字,与我相距的位移乘以对我的了解程度,韩所对应的应该是最大的。当然也不排除我将来给某个非洲或是南美的友人写信,让对方的那个数把韩给比下去了。这些是玩笑的后话。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中许多文字伴随我度过了大三至大四很长的一段时间,而后的《余欢》和《民主的细节》,伊始是爱屋及乌,慢慢地,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爱不释手。《观念的水位》我还没看,等入职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我便买来看。

在去老友记主题咖啡店的途中,我跟韩在路边摊无意淘到四册十分古老的笑傲江湖,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少了最后一册。有些东西早已冥冥注定,四册繁体竖版泛黄的书,毕业前正好留给神祺、主力、超哥还有我自己,这四个猪一样的队友的主力军。

把第一册送给神祺,因为他是我们笑傲江湖的开始。把有“传剑”的第二册送给超哥,纪念我们的相知像令狐冲和风清扬那般,带一份相见恨晚,又带一份恰到好处。把有“绣花”的第四册送给主力,调侃着主力像东方不败那般不可战胜,众猪一样的队友马首是瞻。留下第三册给自己,因为 “倾心”,那是令狐冲发现婆婆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是最美丽的时候。

阅读是一种受益终生的好习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些话随着年岁的增长,不再是哄小学生背诵填词的诗句,相反地,看似俗气,个中的道理,明了的人自然而然地会谨记心中。

毕业了,该走的都走了,该送的也都送了,不知下一本送出去的书,会是什么,又会是何时。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