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捞歌团

July 22, 2013 | Filed Under Article 

昨晚小琦发了一条剪完头发的朋友圈,让人眼前一亮,点赞之余,我还不忘黑她一下。黑完之后发觉自己好像一直都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嘴里没有一句好话,对猪的队友也是,对捞歌团也是。有时对着团里几个婆娘,大有黑得不亦乐乎乐此不彼的节奏。说实在的,在这恶意贫嘴的过程中,我倒是挺享受,觉得自己傻喜欢,团里一样一群傻喜欢。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总扮演这样的角色,可能我知道,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等哪天想起来有机会再解释吧。我想不起来的东西挺多,想不起来捞歌团何时组建,想不起来捞歌团为何称之为捞歌团,想不起来第一次捞的歌是渡情还是千年等一回。只知道在这想着却想不起来的过程,脑海中隐隐约约闪过一些片段,一些感觉良好的片段。有时候一打开微信,几百条未读信息,口里骂着妈蛋的,食指依旧下意识地一页一页往回翻。在朋友圈和微博里发为数不多的合照,引来朋友评论,哇好多美女,艳福不浅。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嗯,我的福气。

正因为这样的福气,当想起自己在散伙饭上把姚推入进退两难的火坑,把虎贲身上的物事数了一遍又一遍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面红耳赤。可又或许因为那晚没看清她们两人愤怒的脸,烙下的教训不深,以致错误越犯越多,我却开始不以为然,甚至有点理直气壮。在搞砸了团里最后的晚餐,我冷静地发了条微信,

嗯,将来有机会一定补上,若我办不到,当你们瞎了眼吧。

人至贱则无敌,这话在我身上,有些时候还是成立的。将来是个说不准的东西。一场毕业,团分成四块,不散也得散,日后再聚难。即便如此,由于呆在羊城的人超过一半,我想出个好主意。约一天出来吃个饭,完了发条朋友圈,内容如下:

妈蛋的,好不容易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吃饭,竟然遇到这仨,运气真是背到家了。(注:表情要[抠鼻屎],然后坐等小王八蛋来点赞。)

这是我想到的,在毕业后与捞歌团有关的乐子,若办得到,一定朋友圈。

毕业前的那段日子,没心没肺地开心。潮州七天那晚,喝完啤酒,电视里很应景的播着一辈子朋友,那是早在除夕那晚,团里在微信上边春晚边讨论的歌。

何况是你,结伴在人潮拥挤。

顿时感慨万千,众人说必须高调,刷屏朋友圈。次日醒来,某家属发反了歌词,这13绝13是醉了。笑翻众人之余,我突然觉得这或许是一种安排好了的东西,因为写对歌词的,都是捞歌团的人。在散伙饭那会,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的人,一个眼神便带走你了。

其实这句话我只说了一半,原意和出处并非如此。只是当时的我觉得若说完整了,不仅不应景,甚至还可能把也自己坑进去。于是抱琵琶半遮面,不多不少,下场还可以。每每想起,我总觉得我当晚没醉,至于为何在清醒的情况下祸害姚清点虎贲,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说回正题,怎么去唱K,都没唱过这首歌,妈蛋的,希望将来有机会吧。

最近团里的婆娘开始转型,戒妈蛋卧槽,改为讨厌加波浪线。虽万事开头难,可终究是淑女好嫁。捞歌团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存放回忆的,终究是过去。总会有新的人,新的元素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就让那些新的东西来吧,过去遇到好的,将来也会遇到好的。

不知今年春晚还有没有这般好听的歌,也不知除夕夜还玩不玩微信,无论如何,希望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捞歌团的每一位,缺啥补啥,至于那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当然,也别忘了我那个馊主意。

Comments

One Response to “致捞歌团”

  1. Pp

    矫情了。 忍不住,赞一个!

    Reply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