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Helen的一封信

October 3, 2017 | Filed Under Letter 

Dear Helen,

展信佳。

最近过的好吗?听小朋友说公司最近接了一个PA的Filing。我下意识地问,哪个EIC?小朋友说,还能是谁,只能是你们家音姐了。

说的也是,还能是谁。

小朋友还说,祝你离职半年快乐。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猛然发觉,原来离开半年了,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你相信么,我现在还坐在医院斜对面的36楼,还有个邮件等下要发。我已经写好了,我不想现在发,现在我想给你写几句话。邮件走之前再发,让我加班,我也让她们睡前稍微知晓一下。

离职那会我说我很喜欢陈医生的任我行,因为那几句歌词唱出了我的心声。如今一个人在一个混乱压抑的地方体会孤独之后,我发现我才真正领略其中一句话的含义,每每唱起,无比怀念:

“那时其实尝尽真正自由,但又感到没趣。”

当然,我也没有后悔出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是现在会去想,如果当初不急着离开,这半年兴许不会这么辛苦。如果再熬熬,将来兴许有更加循规蹈矩的职业道路。只是出来了,回不了头,老天也终归让我见识更广阔的世界,看各式各样的人。我想自己应该是变成熟了,虽然可能远远达不到你的要求,但可以比以前更自信地说,至少是在成熟的路上了。

讲了半天,都没有进入正题,看来我还是那个没有逻辑的gra,换作以前,又要给你瞪一下了。陈小姐在离开安永之后,叮嘱过我很多事,其中有一件便是看你位置前那棵树枯黄了没,要帮你换一盆。直到我走的那会,它一如印象中的青绿和茁壮。所以,算上自己过去三年圣诞节前的坏手气,我都没有机会送你一个礼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周六是你的生日。除了大学零星一两次冲动又懵懂的时刻,我没有给女生送过礼物。毕竟这是一件挺危险的事,哪怕对于我这个已经安全了快三十年的人来说。不过我跟你不存在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这里多嘴开开玩笑。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好,也不想去打听送什么好。仅凭自己的感觉,觉得这个费事的相机,可以随时记录一些想即刻捧在手心或者挂在墙上的时刻。虽然模糊,却也真实,甚至略带几分自然与写意。

希望你喜欢或者希望它多少可以派上用场,比如当你不喜欢时可以送予他人。虽然我包装得很不好看,但里边的东西略带童真。

也希望我没记错你的生日,我脑海里甚至有个公式记住你儿子的生日。你放心,怪叔叔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当年不经意在电梯里听进耳朵里而已。兴许是安永的一切,都是那么难忘的吧。

今年对我来说似乎有点难,但慢慢我也坚信挺过去就会好的。我现在已经不太敢用慢慢这个词来描绘自己关于未来的打算了,毕竟时间已然越来越宝贵。不过我也得到自己当初想要的锻炼,也懂得生活与工作要分开,甚至想好了下一份工作入职前,我一定要给自己好好放个假。

好了,还是回归到今天的主题吧。原本想重新给你写好看一点的字,甚至给你发邮件,生怕这张牙舞爪的偏旁部首吓到了你。但想想还是从心就好,是怎样就怎样,就好像我单纯想给你捎个小礼物,简简单单地祝你生日快乐一样。

Helen,

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开心心,平安喜乐。

当然,还要一直的,身体健康。

再小小祈祷别记错你的生日,我记得星座是错不了的了。如果记错了,千万要给我说,我再送一份,争取挽回点印象分。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东风中路某一处

2017.09.14上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