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18 | Filed Under Life 

这几天突然发现双脚有时会发麻,不知道是不是腰椎劳损影响到了神经,有点担心。先观察几天,可能是周末没休息好,累的。

我挪了个位置,坐到了胜哥之前的桌子上。腾出来的位置正好给隔壁两个部门准备入职的新同事,自己也正好更靠近财务室的过道。

后边负责同事离职签字的领导问我习不习惯。

我开玩笑地说,习惯的,就是要学会忽视眼角余光中的人来人往,还有偶尔引导没来过这里的同事顺利办理离职手续,告诉他们你坐在哪里。

她笑了笑,稍微带着点无奈。

她领导的小组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换人,几个下属事前约定了一般,同一时间提起了离职的流程。一边招人一边交接,这是每一个领导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没办法,习惯就好。我原本还在担心她会不会倍受打击。现在想想这种担心真的没必要,一来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二来或许她的薪水便是包含了承受这一块的打击。若不然,走的人是她了。

每天人力的同事进进出出,跟领导们递简历约面试。每天一些不认识的同事拿着表格进进出出,问领导们打钩签字办离职。办公室后边核算的同事人多到坐不下了,准备搬到别的楼层。隔壁综合组的人即将空着一排位置,等待新的萝卜填坑。

就连打扫洗手间卫生的大叔,也换了一张更加憨厚老实的面孔。

微信群里每天都在讨论别的公司工作强度如何,别的职位薪酬涨幅怎样。我有点麻木,不知道看还是不看,看,又觉得自己不会去;不看,又觉得更这个世界少了联系。朋友圈里还有向我发职位需求的人,这头刚跟我讲自己的公司有多好,另一头突然换了个logo发新单位的宣传图片。我苦笑一番,手贱地点几个赞,心里嘲讽着这些人。

上周五中午跟老铁二铁打赌,输了一顿午饭。于是约在了公司附近很低端的一家饭馆,名曰愿赌服输吃个饭,实为三三五五讨论钱。饭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现在提这样的工资要求不过分。

原来我是个这么俗气的人。张口闭口就是钱,难道就不能说一点诗和远方,讲一些有深度有意义的事情么?

好像不能,毕竟腰疼。

刚刚一个前同事跟我说他离职了,还半开玩笑地问我要不要去顶他的位。

工作强度是你现在的三分之一,双休保证,六点下班保证。

老铁说,但这是你的追求么。

这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应该不是,但有时候真的会向往。

之前还有前同事推荐我去另一个很多前同事或者前同事的前同事的地方。我很快拒绝了,除了三号线延长线我不喜欢以外,我还是很清楚这个地方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老铁年前给我一个工作岗位上的建议。我心动了,甚至已经到了说服自己如果这个机会出现,不要犹豫不要顾虑的地步。

好在现在机会还没出现,我有点害怕改变,就好比脚不舒服了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一样。

不过,我也想明白一件事,无论出不出现,我都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得去做,为的是以后的路。或者说近一些,为的是接下来几年腰疼到要去医院了时候,兜子够不够钱挂号。

所以,好像只能熬,而且还得低调地熬。至于机会不机会,等腰好了,看造化。

Comments

4 Responses to “熬”

  1. miss mora

    很多时候,有了选择权,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来自很悲痛的,昨晚和旧领导谈崩了的,今天早上。

    Reply

    • 也是关于工作么,自己心里可有初步打算。

      Reply

      • miss mora

        对 关于工作
        关于选择新领导还是旧领导 特别是旧领导歇斯底里地找大领导要回我 我最后还是选择了新领导
        对于旧领导 我觉得自己 特别渣

        Reply

        • 别太自责,既然决定了,那就坚持自己的选择,人有时候也要为自己考虑,真的没有太绝对的对和错。若将来有机会,记在心里,通过别的方式向旧领导表达这份歉意。

          Reply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