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好的

June 9, 2018 | Filed Under Life 

好久没来写日志了,最近的生活过的不是很好,自己把自己带跑偏了,想说抱歉,却不知跟谁说。

我现在坐在书桌前,空调已经关了,窗外的雨也停了。桌子上放着电脑,写了一半的日记本,还有一罐嘉士伯。

上周末跟别的部门的前辈去Happy Monk喝酒。我之前跟安永的人去过这个地方,还在点饮料上花了好长的时间。在前辈面前可不敢手脚不利索。于是点了个随便瞄到500ml的嘉士伯选项,并故作镇定地下了单。前辈没说什么,如果说什么,我也准备好了台词。

我不怎么喝调好的酒,喝啤酒的多。

我跟安永的人开玩笑说,以后咱们去兴盛路,下单的动作,我绝对第一个完成。

今天被安排去白云区的国际单位参加一个为期两天的课程开发活动,去之前我知道会很无趣,去了之后才发现要远比想象的无趣。可能因为去到那边鞋子已经湿了的缘故,也可能因为自己一整天都心不在焉。整个下午我的心情都很低落,就好像雨水不是打在课室的落地玻璃,而是横着打在我的心上一样。

我似乎好久都没有经历过或者说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煎熬。这一次的不安,比某个晚上自己一个人在中华广场下边绕圈圈,某个周末自己一个人喘着气从破旧的楼梯走向陈家祠地铁站,还要强烈。心中对一些没有概念的事物不知所措,甚至会胡思乱想。我知道这样或许是不对的,但就是忍不住。我想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做,但好像暂时做不到。

我突然想回家,甚至在还没想好的时候,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打开了订票软件。我突然觉得,回去看看爸妈,看看肉仔和妞妞,或许能释放自己现在的内心,或许能坚定自己存在的意义。我也想好了有些事情至始至终不能跟他们说,因为我设想过很多种情况。只有比较小的概率说出来会让人眉笑眼开,剩下的会引发与我现在类似的焦虑。我不能让他们有这样不必要的负担。昨天彭老师给我转发了一篇公众号,大抵是讲年轻人要注意身体。文章有一句话我很赞同,我摘抄下来回复了她,“健康是一种责任。”我要好好的,而且不能把自己稍微不好的一面在家人面前暴露,这是我的责任。

我跟二铁说明天的培训我不去了,抱歉,我买了回去的票,半当真半开玩笑地说,我需要回去一趟,不然怕是撑不过去。她说你不要吓我。

其实,我挺好的,在这份煎熬还没有被察觉的时候,我从五月的下半月开始,一边坚定自己关于未来工作上的打算,一边坚持自己关于日常生活的安排。

我现在每天早上都喝粥,是前一天晚上临睡前放下炖锅隔水炖的粥,两碗,一碗放枸杞,一碗放红枣。除了周末,天天如此。喝粥是不饱的,我会在上班的路上买三个肉包,放在小饭盒里,10点到10点半的时候吃,充饥之余补点蛋白质。我还买了纯牛奶,下午喝一罐。每晚下班再吃一个苹果,因为我自过年后便开始统计自己Keep the doctor away的天数。今天是第107天。

每天11点55开始动身去6楼排队吃饭,18点整准时再去排队。现在晚上也不怎么工作了,迫于周围的氛围,我选择了20点之前便去7楼锻炼身体。我一开始只是单纯为了逃离压抑的36楼,直到现在才慢慢发觉7楼或许正在帮我养成一个不仅仅是锻炼身体的习惯。

我记不住那五个器械的名字,总之我每个会去做三组,一组15个,中间拉大腿2次,斜腹肌2次,以及趴在角落两分钟平板2次。整个过程大概45分钟,会分心,会不想练。可当自己喘着气涨红了脸颤抖着手臂,将手柄一次次举起或者下压的时候,内心会多几分平静,我追求着那种平静,哪怕持续的时间很短。

今天原本主动约了安永的人喝酒,特别是linlin回来广州了。可我最后还是以天气的原因放了飞机,这一点当然怪我,我也不请求原谅,哪怕以后有机会跟他们解释我的近况。我现在每天还是会登陆微博,只剩零星的朋友在那。我会去看这些朋友半夜发出来的碎碎念,就好比自己发出来的那些也希望他们看到一样。我点个赞,也不说什么,希望他们知道我还在。

其实,我没事。我还想跟他们说,今年虽然还是很忙,但我一直都有锻炼,体重已经回到在安永的水平,腹肌还在,斜腹肌正努力想把它练出来。有机会再一起去一次海边,站在沙滩上晒太阳。去唱歌的地方,轮不到我唱的时候做俯卧撑给他们看。

每天锻炼完之后差不多21点,有时因为下来得晚,到了关门的时间我还没练完。行政的同事过来跟我打招呼,我便立刻低着头离开,我可不能耽误别人下班的时间。我不会马上回到座位,而是找个僻静的会议室,创造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组长她们刚开始会疑惑我去了哪,我还没等她们提问,便编了个自己下去跑步的原因。有哪个神经病会21点后在漆黑不平的仓边路跑步。我是神经病,但不是仓边路的这个。我不想去解释,她们也不会多问。要解释等以后吧,到那时,我会准备好的。

我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除了门外偶尔传来的同事下班打招呼的声音外,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看到自己锻炼完止不住颤抖的手臂,看到自己日记本上歪歪斜斜的字。我努力寻求这种感觉,试图将举铁时被动创造的平静化为主动,我努力把安抚自己的内心。过去的一年半经历了很多,有些没办法向他人倾诉,有些没办法向知情的好朋友寻求帮助,我一直笃定的认为,能真正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我下午一个人光着脚走在水漫过膝的黄石路上,还没想好回家还是回公司,却想起朋友昨天跟我说的一件恋爱中的事,一时间不知所措,如果换做是我,该怎么办呢。或许我应该去问一下六爷和鱼儿,除了我,他俩是唯二知道的人。也不知走了多久,在天快要黑的时候,我走到没水浸的天桥边。尽管异味很重,我还是换上了鞋,怕脚底被锋利的物件划破。我不知道地铁站在哪,手机的地图也没有信号。我沿着车流的方向走,看到一辆正在下客的的士,我走过去弯下腰问师傅能不能载我去地铁站,师傅说他要交班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生气,生气到差点把拧紧的拳头砸向车头盖的程度。只不过我没有,我只是继续往前走,很大声地嚷了一句交班很巴闭么。

我真的好久没有这般失态过了,像是一只不可理喻的疯狗。我一边喘着气往前走,一边拿出耳机,试图用音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听了JJ,听了王力宏,听了逃跑计划,听了老鹰乐队,听了好多,感觉每一首歌都在写自己,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能我只是对于那件事代入太深,挥之不去的惋惜。但哪怕是发生在我身上,那又有什么呢。把当下自己认为该做的做了就好,过去不该做的由得她去。人总要经历一些事物才会成长,就好像Happy Monk那晚总结的一样,要去拥抱这些经历,哪怕是带着刺的玫瑰。

差不多八点半的时候我回到了公司,组长他们跑步完回到办公室发现我在座位上,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看邮件,心里想着不应该把负面情绪传递给她们了。

我以后要备一套短袖和短裤在书包里,时刻做好去7楼寻找平静的准备。

现在是凌晨1点35分,好久没在这个时候这么清醒了。我以后会常回来的,之前以为是工作让我生疏了最基本的表达能力,现在发觉工作真的算不上什么难事。就算有再难的事也可以回到这里,把它写给自己看。当然,我也知道,为数不多的你们也在看。真的很感激,这是我莫大的福气。

我是个习惯了孤独的人,可以一个人面对很多事,无论做的好与不好,都可以一个人做到最后。但最近觉得,至少今晚觉得,要是有人陪你孤独,该多好。

朋友,如果你在看,我留个言,好么。我设置了邮件提醒,收到会马上回的。最近的格雷像是一头受伤了的野兽,一头正在寻找自己伤疤的野兽。他需要点支持,虽然他挺好的。

辛苦你把这篇语无伦次的日记看完。

我去睡了,明天中午要去东站坐车。

晚安。

谢谢。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我挺好的”

  1. miss mora

    除了以前和你说的及时止损 再跟你分享一个词 叫做自洽

    Reply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