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3, 2018 | Filed Under Life 

原来已经快七点半了,一个人在家,炖锅里的排骨和粥还没有煮好,手机里也没什么消息。

昨晚那几瓶青梅酒差不多消化完了,只剩下些许后劲。早上醒来去洗了个澡,然后又迷迷糊糊睡到中午。下午两点多才吃完中饭,拿了个快递,弄了一会儿新手机。期间给老爸发了一条短信,说今天在家吃自己炖的排骨的粥。老爸回有没有弄点青菜。

虽然没有青菜,但我还是回了,放心,有的。

想起小幸运里边女主有一句话,我们说没事就是有事,我们说没关系就是有关系。一时间觉得自己脸上的胡子都这么长了,怎么内心却像个让人操心的小姑娘。

我坐在笔记本前,感觉眼睛还没能完全张开,手臂略微浮肿,大脑反应有点慢。大脑反应慢是好事,反应慢可以稍微放下一些事。

昨晚我给鱼儿发了一条短信,说想大醉一场,好放下一些。

鱼儿说放吧。

其实我喝的不多,而且小酒馆的酒度数都不高。只是喝得很急,一碗一口下肚,到后边的确挺不好受的。

不好受挺好的,如果人对难受的感知是有一定限度的话,暂时让这种通过酒精刻意营造的感觉填满自己的大脑与内心,真的是挺好的。

去喝酒之前我跟朋友说,今晚别提,我自己缓过来就好。快走的时候,我给坐在旁边的朋友发了一条微信,今晚没有收到她的短信,我好难受。她昨晚跟我说冷静一下,去做自己的事。

朋友当着我的面回我,你听她的,专心去把自己的事做了先。

不好受是因为自己之前做的不好,现在以及之后,我想把它做好来。

炖锅里的东西好像好了,我要去吃晚饭了,要边吃边听课件,也边等待有没有短信到来。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