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

November 28, 2018 | Filed Under Life 

朋友说最近有点焦虑,因为找房子的事。想起自己之前找房子的那段日子,一时间很理解她焦虑的原因。

我是在2016年的中秋开始找房子的。

依稀记得那年中秋前后回了一趟家,姥姥过世了。小时候一直相处得很好的长辈也在这件事之后,跟父母和其他长辈闹翻。已然长大的各家孩子虽然明白上一代人的事情不应该影响到下一代人的感情,但由于工作和生活各奔东西,渐渐疏远的关系也显得情有可原。关于亲情,确切地说应该是亲戚间的感情,第一次在我的脑海里,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回到广州之后,我犯了一场肠胃炎,没去医院打点滴,一个人在五羊邨的出租屋里,一边自疗,一边开始用手机注册各种找房子的APP。那时我的EY生涯正进入瓶颈期,不断萌生离开的想法。那时五羊邨的二手楼大概2万一个方。

我找房子的时间不算长,前后仅持续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那段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除了番禺和黄埔的房子,广州市区的每一个区我都有去探访过。一个人找二手房挺辛苦的,当时的我跟自己开玩笑说,要是有个女朋友一起找就好了,她说什么我就选什么,不够钱我去凑,只需要挑她喜欢的就好。在这段时间里,EY的陈小姐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鼓励,我想没有她,我如今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写日记,一边听着阳台洗衣机隆隆隆的运转声。

我的确是很幸运的。2016年的年底,我便在科韵路看到一套4楼74方168万的房子,马赛克外墙,业主移民澳洲,一个很笋的价格。我前后去看了三次,中间一次是利用EY午休的时间去看的,没有吃饭,看完坐五号线回珠江新城的路上我给老妈打了电话,说这一套各方面好像都很好。老妈说,再看看吧。

好像……再看看……

我当时有个如今都无法去评判对与错的想法,这个想法在我的内心根深蒂固。我认为买房子是一家人的事,如果父母不满意,那说明这个房子还不合适。父母不容易,大事不要忤逆,家和万事兴。当时的我还不够决绝,还没认清楚形势,还没做好买房子的准备。父母也没有做好买房子的准备,他们一直没做好准备,哪怕是我后来一个人在荔湾的某个角落下定金的时候。

我自然是没有买到科韵路的那套房子,在我第三次带了亲戚去看之后不久,中介便告知我被第三次同行看房的人买了。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场景,亲戚踏进4楼的那个门时,便开始帮我设想玄关要怎么摆,厨房要怎么装修,过年前要见到业主用定金锁住房子。而我只是更像一个中介,带一个没有做好买房准备的顾客,草草结束日常的一项工作。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继续着每个周末出去看房子的生活。在这段日子里,我花了比较多的昌岗、梅花园、西门口附近的二手楼,中间正式完了工作,渐渐远离了对于之前上班方便的天河区。而荔湾的这套房子,恰是在新单位入职不久后遇到的,花了最少的时间。价格跟科韵路的相当,8楼80方160万。

时间来到今年年中,办公室的同事在看二手楼,我一眼瞄去,正好是当时那个科韵路的楼盘。有一个当时我实地看过但至今仍没卖出去的一居室。我很清楚当年的价格是9楼52方130万,而如今映入我眼帘的却是9楼52方220万。脑海里迅速闪过一道算术,90除以52,约等于2。

如果我当初买了4楼那套,哪怕不去考虑低楼层的单价要更高,同样的钱,可以获得的增值,或许应该是2乘以74,约等于150。我苦笑,这个数字仿佛验证了我跟我亲戚的差距,也验证了他们兄弟俩可以在北京和广州有多处房产的原因。

也许是感情上的事情让我分了心,房子的这件事没有给我的心灵带来过多的冲击或遗憾。我也没有过多去懊恼父母的不明智,以至于让这个家庭失去了一次很好的财富积累机会。甚至本该懊恼自己的愚蠢,我也没有,反而是有种失去的东西我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取回的阿Q精神。这又不算什么,只要人在,只要能一直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这个数字会在将来的日子里变得无足轻重。

我今晚也发现一件令自己焦虑的事,焦虑的原因终归是自己跟别人比起来不够优秀。解决它的办法,除了努力让自己每天都进步一点点,没有别的办法。当然,没有别的办法不应该是另一件焦虑的事,相反地,它是一件好事,因为没有选择,所以可以足够专心。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