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Helen的第二封信

December 16, 2018 | Filed Under Letter 

Dear Helen,

展信佳。

记得去年也是用这样的开头给你写信,也是用蓝色的笔,一张泛黄的信纸堆满了歪歪斜斜的字。当时没有想很多,甚至放拍立得的包装用的也是优衣库衬衫的袋子。或许当时唯一的担心是这样的举动会不会吓到你,唯一的顾虑是明年的这个时候是不是仍旧给你写信。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特别的日子就在眼前。其实现在的我还没想好去年的担心和顾虑,只不过我觉得把它们放在一边也未尝不可。有些事情活在当下就好,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将来的就等来了再说。

上次我们吃饭的时候,大力问我,你要不要跟音姐说你的事。我赶忙摇头,咱们聊公事就好,这种小事当然不提,何况我已经走出来了。离开安永之后经历了挺多事,新的工作,新的生活,还有新的人。有些没经历过的事情一时半会不知怎么处理,就好比我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就写到自己失恋的事情一样。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走出来了没,毕竟没有以前的经验可以拿来对比,我只是学会了用各种方法填满自己的时间,无论是否过得很有意义。我感受到前后落差带来的孤独,我觉察到脸颊上稍微突现的颧骨。不过一切都很好,慢慢变好,生活给我们出了难题的同时,它也将答案藏在了时间里。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感觉工作不容易,熬过去就好。今年的这个时候,我觉得生活没有容易的,熬不过去也还是得继续。我自己正经历一些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但令我气喘吁吁的事情。以前的我可能会觉得羞愧,会自责,怎么自己连这一点东西都处理不好。现在的我反而会庆幸,会给自己鼓励,因为这些小事。有人说人生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才会变得完整。我现在比较佛系,觉得不经历也不一定是坏事,不完整那就选择简单一点的生活,顺其自然最重要。我希望我可以比较佛系。

新的一届senior很快就要正式挂牌了。我有时会在私下的聊天里让他们避开当年我不喜欢的总监经理。这纯属我个人的腹黑心理。我不知道这样对部门的发展是不是有不好的影响。当他们说跟谁好时,很早的时候,早到我还没离开16楼的时候,“肯定是音姐啦”是我的答案。现在的我不敢正面回复这个问题了。我担心太多的簇拥可能增加额外的负担,这个年头能早下班,还是早下班吧。甚至听说有小朋友觉得自己counselor那个大仙不好,大仙上边的经理也不好时,我也不再推荐自己当年的配置了,因为那可遇而不可求,而且不好的组合让人得到的锻炼或许更多,长远来看是一件好事。

扯了这么多,又是到最后才来讲写信的缘由。今年是周日,所以我没有办法像去年一样将这个优衣库的袋子放在桌上等你上班回座位去开启。重要的日子不得延后,没有办法,唯有提前一些。反正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就当在蜂巢取了一件快递,用与不用,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最后,再简简单单地写几个端正的字吧。

Helen,

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开心心,身体健康。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东风路上某一处

2018.09.12 上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