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Helen的第四封信

September 18, 2020 | Filed Under Letter 

Dear Helen,

展信佳。

似乎去年准备给你写信的时候也是在外边出差,转眼间,这不寻常的一年也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的时间了。

我其实有很认真地思考过要给你写信写到何时,因为总觉得一个大龄男青年这么年复一年地写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似乎很不合时。但我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这才几年,何况又有什么不好呢?这份纠结如同我内心其他无数的纠结一样,是不是在我的体内滚动。或许是因为大龄的缘故,现在的我慢慢放任了以前没办法放任的东西,觉得有些事难得糊涂,没有答案才是最好的答案。所以它滚任它滚,我写我的信。至于明年,明年再说。

在向你解释为何挑了一个这么大的物件放在你座位上之前,我想跟你分享一段让我深感相见恨晚的话。这段话关于做人,关于守住自己的内心,关于如何爱身边的人。蔡康永说,“其实我鼓励大家是做一个比较冷淡的人,我不认为过于温暖是一个跟别人维持良好关系的好的立场。如果被‘温暖’两个字绑架,就更‘吃力’了。一个人一味地热情,其实一定是盲目的。你一定会有大部分时候是冷淡的,才能够对比出你对哪些事,哪些人还抱着极高的热情”。我把这段语音收藏在微信里,每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时,就带上耳机听一听。

好了,说一说今年为什么选一个咖啡机。其实我一直是个挺无趣的人,特别在生活的某些领域,直得可怜。上个月我给自己买了个免洗豆浆机,起因是想每天喝杯黑豆浆,尽可能延缓发际线的退化。然后便发现买个了惊喜,除了豆浆,它还可以榨麦片、牛奶、米糊,很适合我这种懒惰的空巢青年。所以我想推荐你每天也喝一杯豆浆,而且一周内变着颜色喝的那种。当然这个想法在告诉徐莉和晓欣不到五秒钟,就被否决了,不知你能否想到我那一刻的表情。她们说你喜欢喝咖啡。我一时间醍醐灌顶,这咖啡机不正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最好解释?

于是这个没有包装的礼物便来到你的跟前,希望你会喜欢。

Helen,今年还是没能当面跟你说生日快乐,第四个年头了,有点遗憾,可我相信见字如面。每一年都稍微有个仪式,每一年都岁月静好。

Helen,生日快乐!

有些事情或许没能如期而至,但给时间一点时间,总会来的。

感谢一直以来的关心与帮助。

愿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愿家人安康,事业顺利!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2020年9月12日

于 南京江宁 上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