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8, 2009 | Filed Under Article 

“你是宣传委员,写东西你最在行了,交给你写吧,班主一定看得下去,我也放心。”我是头一次听说当个破班干可以有这样的强项,也是头一次在这样的时刻体会到让人放心的感觉。

“那要是写,最迟可以到什么时候。”我问。

“就下午体育课,你写完,千把字就可以了,我们签名,然后就在她去学生处之前截住她。”听完这句话,我确信自己没晕,只知道,早在明洗衣服的那一刻,张局就盯上我了,还安排我在体育课完成他的任务。

“好吧,我在体育课尽量完成它,签名的事,可以在上数学课的时候完成。”尽管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但为了大伙的共同目标,我也就认了。

“那你要往好一点的方面写,就是用词要得当。”他刚才那句“我也放心”压根就是一句骗人的话。

“到底怎么才叫得当呢?”我倒是想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这样吧,你照着我的草稿,也不要改动我的意思,大概的写就是了。”张局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写满字的练习本,递到我手里。

我彻彻底底地无语,有种从一开始就被拐卖的感觉。走出张局的宿舍,我到另一个宿舍简单汇报了情况才回到自己床上。那时已经13:50了,心里依旧想着换宿舍的事。

二十分钟后,宿舍的铃响了,宿舍的人才发现我躺在床上,赶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换宿舍,原来传说是真的啊。”其实这件事早已是空穴来风。

“你们闹矛盾是你们的事,难不成要我们分担?我死也不和你们住在一起。”叁对着门外喊。

“现在怎么办?”明问。

“等一下第一节我先把联名信写了,”我叹了口气,“再说吧。”

体育课我没有去排队,躲到了高一的教学楼下,扩写张局的提纲。坐在过道的长条上,我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因为我总觉得那不像是联名信,倒像是赞歌。字里行间总显得委婉,不敢直说,吃了吐。原本是一篇向班主抗议示威的信,却变成了向地主求饶的投降书按照张局的意思,不换宿舍是为了大家的将来,为了学校的将来。可在我看来,对于班主这种很铁腕的人,更应该有什么说什么,要千斤拨四两,力往一个地儿使,不能丝毫屈服。话语要强硬,说得太客气,会让她觉得你这个对手没意思,没有谈判的必要。

阳光洒在脚下的绿草地上,风暖暖地吹,吹走了剪草阿姨的黄帽,吹乱了她额前的刘海,却吹不干我手心的汗。

写到最后,我回头一看,中心成了“老师你人真好,其实我们不怕换,只是为了很多人的将来,我们是迫不得已才坚持不换的”,心里莫名感到惭愧,觉得自己变得很是谄媚和懦弱,说着套话,像是在老佛爷前面替小燕子求饶的小卓子,很不是滋味。但看到远处那伙人正无比欢快地打着球,我突然寻思着其实换与不换干嘛非要我来瞎折腾,他们呢?我可一向都是一个自私的主。于是,我心一狠,管它多做作,匆匆结尾。

回到教室,张局已经恭候多时,还没打招呼,一把手接过我手中的草稿。

“不行也得行了。总之,辛苦你了。”我觉得张局这样说不是吃了吐,是吃了呕。

数学课上,那张诺大的纸从这一头传到那一头,最后回到张局的手里。当数完密密麻麻二十多个人名后,张局很是自豪地将自己“张耐克”的名字签在显眼处。我一点也不担心我写的内容有多么让人受不了。因为真正看过全部内容的,恐怕只有我和班主了。

下课铃一响,张局领着众宿舍长和我,一刻钟也不敢省,直奔办公室。隔着窗,看见班主还在里面,没有动身,我们轻舒了一口气。

“班主,我想跟您谈一谈那换宿舍的事。我有新的两全其美的方案。”张局推门而入,打了头炮。

“昨晚不是跟你说了吗,换不换是我的事,轮不到你们插嘴。况且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别再来了。”版主开始烦。

见势不妙,我跟了进去,手中揣着那刚刚完成的联名信。

“老师,这是我……我们全体男生写的,这换不换的,一时半会儿,真不好辩驳,不过你至少先看一下。”我站在张局前头,递了过去。

“对对,我们的想法,全都在里面了。”张局附和着。

班主看了头和尾,又看了看我,大概是认出了我的笔迹了。

“你先出去吧,顺便把门关上,麦包留下。”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