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Helen的第三封信

September 17, 2019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音姐昨天正好不在公司,所以生日的祝福今天才收到。晚上经老妹提醒,发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也挺好的。感恩。

___

Dear Helen,

展信佳。

此刻的我坐在东风西路一个学校的自习室里,我想,应该是做好足够准备给你写今年的信了。因为再不写,可能要大大辜负每年一度的月圆夜。再不写,怕就赶不上每年属于你的重要日子了。

其实我很早便记得要给你写这第三封信,早到我们在三秋桂子吃饭那会,我很想通过文字认真写下自己对于回来一些问题的想法和感悟。上周末部门在成都团建,我因为感冒放弃了去都江堰拍合照,一个人坐在希尔顿的房间里,也尝试着拿起笔写了几句。昨天早上睡不着,五点多天还没亮便起身,同样是坐在希尔顿的书桌前,对着一夜未关的电脑敲打着今年想对你说的话。

或许酒店本身就不是一个写信的地方,也或许这样反反复复的原因在我,像极了自己回来的整个过程。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了,这个过程中,被问到最多的便是“感觉怎么样”。

我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一些不熟悉的同事会带着揶揄的口吻,“怎么,还是这里好吧”。我不喜欢听这样的话,于是我并不作理会,甚至连习惯性的微笑也不扬起,一心想让对方对着空气自讨没趣。我以前不这般没有礼貌的,可现如今变了,变得主动地对类似的人和事保持冷漠。

过去的两年经历了许多,对于其中的种种,除了认为是成长过程中必要的体验外,我还觉得它们是一环扣一环的安排。我不想大言不惭地写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样俗套的话。只是感概,缺失了其中哪一步,都走不到现在。若不是感情上的小挫折,我可能不会为了躲避失眠跑到这个离家不远的自习室接近通宵地看书,也不会有之后侥幸通过考试一说,更不会找工作的时候跟你聊天,看到你稍加询问便回复的“回来吧”三个字。我会永远感激那一幕的,感激这一路来你给予我的帮助。

我不知以后的我对离开安永这两年会升华出其他怎样的感悟,无论如何,这两年的的确确是自己迄今为止改变最大的两年了。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选择了一段要持续很久的忙碌生活,用以替换脑海里一点不愿想起的记忆。似乎变得更加沉默自私,也似乎变得更加平静自然。

说回在三秋桂子那会想说的话吧。我自认为听过更难听的言语,伺候过更挑剔的人。所以对于回来可能面临的打击,我应该是在生理上做好准备面对的了。前领导说阿Graham翻去相当于自废武功。其实她说的在理,我的确渐渐遗忘脑海里那些曾经在同事、领导、甚至面试官面前娓娓道来的工作技巧。但真的没关系,我想要一种霸气,一种就算自废武功重新开始也能混下去的自信。

写到这,又不免觉得自己稍稍吹过了牛头,毕竟昨天晚上没怎么睡着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因为两个突如其来的工作安排,我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半睡半醒中脑海里全是“你确定可以在这里熬上三五年吗?”、“你确定你可以有足够的毛发去相亲吗?”这样的疑问。

好在事情的发展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其中一份棘手的标书,经过几番波折,在昨天下午赶往美兰机场之前,成了跟我无关的事。而另一份不好写的报告,经过今天白天的拼凑,也算是有了初稿的模样。我感觉我也不是很差,不至于让人嫌弃,就算再怎么不济,也总归可以把东西做出来。

比起昨晚的自己,比起过去某个时刻的自己,现在的我已经好得不能更多,很庆幸自己挺过了一些煎熬的感受。对于这些感受,我时不时会去回想,确切地说是自虐地回味前后的落差,提醒自己珍惜眼前这份来之不易的心平气和。我想,之所以有这样的倾向,大抵是自己变得孤独了,变得不允许自己太过欢喜太过悲伤。不确定这是否是一种好的变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种变化更适合现在的我吧。

刘瑜在《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里把自己经受的孤独称为绝望,她说“绝望跟痛苦、悲伤没有关系。它让人心平气和,让你意识到你不能依靠别人、任何人得到快乐。它让你谦卑,因为所有别人能带给你的,都成了惊喜”。

想跟你分享这段话,这篇文章,这是我大学至今的圣经。并借此机会,想送你刘瑜的书,作为今年的礼物。原本是在丁香妈妈上买了明年的日历,可惜至今仍未到货,只好将其作为祖国母亲七十周年华诞的献礼了。

今年的最后,请容许我先写一句词,相信此刻的你正和身边的家人一同感受着,也以此作为今晚孤独的格雷一种内心的自我慰藉: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今年的我不用支支吾吾找前同事借卡,也不用偷偷摸摸回前东家办公室,放那土气的优衣库袋子了。

Helen,

生日快乐。

无比感激相识至今给予的帮助与鼓励。

愿身体健康,开心喜乐。

愿家人平安,事业顺利。

愿你一直都好。

Sincerely,

格雷

一九年农历八月十五

于 广州医科大学越秀校区 教学楼12-3A



一时

August 12,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吃完饭回到座位,收到了Lu发过来的图片。

一时间觉得这是段鼓励自己的话,特别是最后一句。

我问她下班了没,她说在回家路上了,难得早。

Lu上周末来了广州,正巧我随部门去从化团建,所以只是跟她匆匆吃了个午饭。

我同她说了自己上次跟一个女生的故事,她说其实没必要想的那般远,尝试一下也并不意味着很多未来的东西。不过她没有继续说是什么,似乎默许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过不去的魔怔。

她的生活依旧忙碌,好消息忙碌的同时开始有了新的元素。在她的只言片语中,这是一段绝大部分时间各忙各的,仅在闲暇时候吃饭见面的感情,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未来还没有想很多,目前看不至于一时,没有因此担忧和惶恐。尝试增进好感的同时,又保持这一定的距离,一种彼此认为最合适的状态。

周末团建的时候,领导指着我说,这个人来面试的时候回答自己是单身,现在是不是,你们要去八卦一下。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我心里有一直准备好了另一个问题的答案。

还没有拍过拖。

我倒不害怕被人知道曾经消沉到需要换工作来缓解的自己,也不担心被人笑话如此大龄还没有恋爱经验。我只是想以此,在心中给自己做一个标记,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的确是失去了一时,但或许也只是失去了一时。



我不难过

July 25, 2019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想找个K房,独自唱这首歌。
_____

作词:杨明学 作曲:李偲菘
专辑:未完成

又站在你家的门口 我们重复沉默
这样子单方面的守候 还能多久

终于 你开口向我叙说 她有多温柔
虽然你还握着我的手
但我已不在你心中

我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厌旧
是我没有 陪在你身边 当你寂寞时侯
别再看着我 说着你爱过
别太伤痛 我不难过
这不算什么
只是为什么眼泪会流 我也不懂
就让我走 让我开始享受自由
回忆很多 你的影子也会充满我生活
我并不懦弱 你比谁都懂
虽然寂寞 这会是我 最后的宽容

终于 你开口向我叙说 她有多温柔
虽然你还握着我的手
但我已不在你心中

我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厌旧
是我没有 陪在你身边 当你寂寞时侯
别再看着我 说着你爱过
别太伤痛 我不难过
这不算什么
只是为什么眼泪会流 我也不懂
就让我走 让我开始享受自由
回忆很多 你的影子也会充满我生活
我并不懦弱 你比谁都懂
虽然寂寞 这会是我 最後的宽容

抱紧我 再抱紧我
这一份感动 请你让我留在胸口

别再说是你的错 爱到了尽头
是非对错 就让他随风
忘了所有 过了比你快活

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厌旧
是我没有 陪在你身边 当你寂寞时侯
别再看着我 说着你爱我
别太伤痛 我不难过
这不算什么
只是为什么眼泪为流 我也不懂
不要再说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分手 总好过你不爱我一拖再拖
松开你的手 离开你左右
我向前走 这会是我 真正的解脱



遗憾

July 19,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想,有一种跟感情相关的遗憾,就是当你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

因为亏欠和执念,你会追悔莫及,努力弥补那些该做却没有做,不该做却做了的遗憾吗?

或者哪天你变得成熟,变的更懂得珍惜,然后又足够幸运,身边出现了另一个让你心动的人,一个不一样却也明艳美丽的人,你会勇敢地去弥补曾经的遗憾吗?

今天只是有感而发,没别的,因为戒了微博和朋友圈,所以来这里写写字。没有别的事,就算有,就让它深埋在内心的角落。

明早一早准备去自习室,明晚继续摘掉眼镜跑步,给自己安排单调的生活,暂时不去想别的事了。



Welcome back

July 1,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或许,在很多年后回头看,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吧。



June 24, 2019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刚刚删了微博上这条前些日子在家发的状态,不想有过多宣泄孤独的地方。

“我准备回秋广场了,这两年兜兜转转后,还是回到一开始的地方。

挺好的,我想去迎接那些想到的和没想到的挑战。

这两年是我成长最快的两年,虽然路还很长,只是也不否认其中的收获。换了两份工作,一份两年一个月一份两个月还差十几天;搬了一个人的住处;一个人去了拉萨一个人回着老家;经历了感情的两个阶段,蜜糖难忘忧伤亦然。通过了零星小考,大的依旧路漫漫。

两年真的不长,却感觉有说不完的话。那就说到某个时点,比如今晚。

我想让自己忙一点,至少在某个时点来临前是这样。也不会想太多,当下什么想法,生活就顺其自然地伸展开来。

感谢一直陪伴的你你你,感谢这两个月断断续续听我唠叨的你你你。

父亲节我回家了,跟家人吃个饭,周一弄好多年没弄的牙,再回。准备重新往返于自习室和家,静静等待下个月的到来。

好久没写wordpress日志了,不强求,发一个睡前的状态作为替代,也作为一个标志,鼓励自己开始新的生活,不留退路。

晚安,周末好眠。”

回到广州的这一个星期,陆陆续续有一些感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地无法将它们写下来。我想接受自己在这方面的差劲,好不遗余力地投入新的工作中。

在网上买了行李箱,皮带,皮鞋领带,明天去买套西装,剪个头发。下午除了接到大连的入职提醒,还收到领导的微信,下周三要出差了。

我给自己定了个要求,把工作做好,竭尽全力日以继夜的那种。至于过去和现在那些挥之不去的念想,自导自演的失落,以及难以名状的憧憬,我想,时间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给我答案或解药。

以后不发微博了,只留这一处表达自己的地方。

会越来越好的。



白粥

May 26,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以后每个周末至少在家煮一顿白粥,清清肠胃。



跑步带来的改变

May 26,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翻看咕咚的记录, 我在2018年10月6日开始跑步。22点32分,1.19公里,配速6分02秒。眨眼大半年过去了,我在APP上积累了232天,跑步147.2公里的成绩。算了一下,平均每天跑0.63公里,是一个不好意思拿出来说的运动量。我其实这之前已经开始跑了一段时间,还专门在京东上买了一个便宜的卡西欧电子表,用以记录每跑一公里所花的时间。后来有了记录轨迹的APP和手环,虽然时不时收到外界信号的干扰导致报时不甚准确,但总归也省去了一边掐表一边喘气冲刺的操作。慢慢地,经过各种各样的调整和尝试,我养成了跑步的习惯,并努力让它更好的融入自己的生活中。

我跑步的初衷,是想让自己告别过去,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疲惫入睡,而不是回想往事。如今看来,也的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除去上周五喝了一天浓茶导致半夜失眠之外,印象中自从开始跑步之后,我便再也没试过睡不着觉了。可能是因为跑步的时间都比较晚,回到家后身体自然而然先于内心睡去。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昨晚忘了滴新乐敦。当然,我依旧时不时做梦,只是最近好像不太记得清梦的内容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从多梦到无梦的过程。如果是,那真的是跑步带给我另一个额外的奖励。在坚持跑步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我没有生过病,没有咬过舌头和嘴唇,更没有长过归咎于自己常年胡思乱想导致的口腔溃疡。这些神奇的变化,让我心存感激。我希望这样的变化就这样定了,以后再也别变回去。

这几天的我喉咙发炎了,早上会咳出黄色的颗粒,想必是慢性咽炎的排泄物。以前我在生病的时候也经常咳出这样味道难闻的东西,而且伴着发热和鼻塞。我知道这是风热感冒的症状,也知道维C银翘+牛黄解毒+夏桑菊冲剂可以让自己在一周内药到病除。可现在单纯喉咙痛的我,却不知道要在药店里买什么。一个店员热心地给我看扁桃体,招呼我把脉,我不耐烦地甩了他一脸“朕知道有刁民想害我”的表情。

如今的我很注意自己身体的感受,甚至把它的好坏放在内心感受的前边,放在了所有我在意的物事的第一位。在经历了一些心灵上暂时无法修复的打击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精力应该专注于自己的身体。不仅要避免它受到伤害,还要让它比之前更好更强大。前段时间广州忽冷忽热,我特意在书包里备了一件冬天才会穿的长袖内衣,不想自己早出晚归受凉。虽然不合时宜,但效果还好。不仅出门上半身显得壮实一些,归家还暖暖地少了几分冷雨夜的孤独感。月初她跟我说保重身体,健康第一。我原本应该出于礼貌回一句你也是。但想想就这样吧,把时间省下来跑步,泡脚,吃饭,睡觉,甚至像这样在复习讲义的空白处写写日记不更好。我真的很努力地想让自己越来越好,我需要平静,不想涟漪。既然身体已经这么努力,内心可不要拖太多的后腿。

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跑步了,更别说练单杠,硬拉,深蹲。身体哪怕一点不适真的会打乱了本来的计划,特别是对于我这种自制力差的人。上次破纪录跑完五公里,本来内耗就大,还失眠没休息好,于是导致了现在的喉咙发炎。

今晚在家给自己出了点粥,9点多的时候回归操场,同时期待下一个不生病的232天。



一些话

May 9,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尽管已经是凌晨,我还是想把小O的话记下来,需要的时候看一看。

不要否定她,更不要否定自己。只是大家目前需要的东西不同。你可能想和她一起种树,结桃子。但是她想找一个已经有桃子的人。她现在很好呀。你只需要慢慢种自己的树。等它开花,结果。会有人和你一起种树的,或者会有人欣赏你的果实的。

晚安。



囍帖街

May 8, 2019 | Filed Under Music | Leave a Comment 

词:黄伟文 曲:郭伟亮
专辑:DUO 陈奕迅2010演唱会

忘掉种过的花 重新的出发 放弃理想吧
别再看 尘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筑得起 人应该接受 都有日倒下
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 永远也不差
就似这一区 曾经称得上 美满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单位 快要住满乌鸦
好景不会与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爱的人 没有一生一世吗
大概不需要害怕

忘掉爱过的他
当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纱照那道墙及一切美丽旧年华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过的家
小餐台沙发雪柜及两份红茶
温馨的光境不过借出到期拿回吗
等不到下一代 是吗

忘掉砌过的沙 回忆的堡垒 刹那已倒下
面对这 坟起的荒土 你注定学会潇洒
阶砖不会拒绝磨蚀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 就会一生一世吗 又再惋惜有用吗

忘掉爱过的他
当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纱照那道墙及一切美丽旧年华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过的家
小餐台沙发雪柜及两份红茶
温馨的光境不过借出到期拿回吗
终须会时辰到
别怕

请放下手里那销匙 好吗



捞歌团游湖南

May 4, 2019 | Filed Under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五一游湖南的行程在还没出发前就早早地给强大的虎贲(传说中捞歌团靠谱版排名前三)安排好,坐广州的卧铺去张家界,接着是凤凰,最后在怀化南坐高铁回来。

我现在坐在回广州的高铁上,贴几张手机里的照片,纪念这段内心孤单却有人不曾嫌弃一直陪伴的日子。

广州下了将近整个四月的暴雨,也不忘在最后一天延误我们到张家界的火车。

五一的第一站是大峡谷的玻璃桥。对于我这般畏高的人,上一次有这样双脚发软的感觉,应该是毕业前自己跑去上海东方明珠那会了。当时的我还是那么无忧无虑,而现在的我,却努力寻找着生活中每一次经历可能带来的积极感受。发软害怕的感觉其实没什么不好,甚至还可以替换自己内心固有的一些不好的感受,至少在隔着玻璃眼看下方时,我们也没有什么空闲去回忆那些不好的东西。

走完玻璃桥后,顺着大峡谷的楼梯和山路一路走下来。我没怎么留意身边的景色,只是跟着她们走着走着。我觉得去哪都无所谓,关键是跟谁。我们顶着长假出游,这几天排队的时间比游玩的时间还长,但一点也不觉得难熬。甚至在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之后,得以坐上十几分钟的索道,别提有多值得。我很喜欢这样的泉水,喜欢这样稀里哗啦水流的声音,它让人沉静其中,难以分心。

第二天我们去了森林公园,搭坐236级的电梯后,看到了天子山的景象。下山的时候,我们是坐索道下来,这是在张家界坐的第一次索道,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没上车之前,在外边看感觉挺吓人,坐上索道的小房子后,却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可能是有她们的陪伴,也可能是有害怕的预期。在索道里的时间不是很久,但内心很平静,甚至感慨生活有着很多未知的美好事物等待我们去探索,真的不用放不下过去。知乎上的一句话很合适放在这里:

“我们仍然要学会在无法放弃时放弃。为什么呢?因为成熟的人一定懂得即使在痛苦中也要适时放手。因为生活一定会淘汰频频回顾过去而不把握当下的人。”

索道的门票是贴好邮票的明信片,我给大力写了一句话,“希望我的祈祷能比这张明信片先到”。

第三天是很震撼的一天,我们5点半起床,为的是这高高的天门山。从山顶往下看,理解了颠簸摇晃的上山路要走40分钟的原因。

到了山顶,还有999层台阶的天梯。金妹、JOJO和我没有去坐扶梯,而是一层一层往上爬。我在平台的坛子上了一炷香,拜了拜。除了保佑父母身体健康,我还说了自己的愿望,希望顺遂。

天门山自上而下的索道,走完大约需要20分钟。如果可以,真的想跟捞歌团在小房间里坐久一点,再听她们对我恨铁不成钢的责怪。

晚上,我们去凤凰,在酒吧遇到两个灵魂歌者,她们在谈儿时少年方世玉的主题曲《少年梦》。

白天的凤凰,没有夜晚的光怪陆离,是潺潺的流水,是安安静静的气息。

三天半很短暂,转眼又各奔东西,继续各自忙碌的日子。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六年前。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不知道,没关系,千万记住她们的话,要开开心心地过好生活。不要反复,不值得反复。不要回头,不许再回头。消耗的时间太多,已然够了,现在狠狠地拍自己的脑袋,狠狠地跨过去。

加油。



孤单

April 23,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上周日我给自己发了一条微博,

“心碎的声音原来是这般,没有什么声音,一种无须过多安抚,只不过无处叹息的感觉。兴许是老天觉得我还太留恋,额外安排给我的一幕。挺好的,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失魂落魄的自己了,很难看,很可怜,很丢脸。格雷,不要再让自己失望了,真的真的再也不要了。”

那样电视剧里才会有的感觉,好真实。

我好想现在就跟着捞歌团去张家界,而不是等到下周二的月底。

我好想现在就给他们发信息,做自己能做的所有争取。

我好想现在就是被风吹过的六月,也吹来我想要的消息。

我好想现在就摆脱当下的生活,去忙到没时间想起过去的事。

我好想跟朋说友我重新做好了选择,干了这杯酒顺便把上次生的气给消了吧。

我是想好的了,想去找个广场躲起来,未来未必很好,但至少现在能少些孤单。把未来打算得太周全,现在都跨不过去,又有什么意义。

我好想,虽然现在只能等。



一日三餐

April 23,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原本计划把晚餐拆成两顿,第一顿是下班前牛奶麦片或蛋白粉+饼干核桃,第二顿是回到家后的两个煎蛋或一份牛肉,两者中间安排了挤地铁回家+操场锻炼。

今天是执行计划的第二天,感觉太饿,如果计划能坚持下来,身体估计会出事。

需要调整一下,明天遵照执行:

1. 6点下班的时候去楼下吃个饭,放弃麦片当晚餐;

2. 把饼干核桃放到在家的早餐吃,连同前一天晚上炖好的汤;

3. 牛奶放到早餐和午餐之间,而水果放到午餐和晚餐之间;

4. 第二顿晚餐的煎蛋或牛肉,升级成回家后的宵夜。

带饭这条路,以后是要一直坚持下去的。一边坚持,一边调整,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就算找不到,也锻炼了快速适应环境的能力。大方向保证正确,比如不能晚饭吃麦片,小动作修修补补,比如中午的饭量要加大。要知道坚持的原因,知道调整的目的。晚饭吃完再去坐地铁,一来果腹,二来有利于加快消化为晚上的锻炼做准备。中午加大饭量,除了扛饿,更重要是为了自己增重的打算。

既然离开了饭堂,那就逼自己给自己安排一日三餐。准备三餐花掉的时间,就通过不用吃饭排队,凶狠一点挤地铁,少做点梦等方式补回来,或许这就是刘瑜所谓的“充实是可以自力更生的”吧。

现在是晚上八点二十八分,等下锻炼完回家要做的事有热水器插电,洗碗,煮开水,准备明天的早餐,洗澡,吹头发,睡觉。



父亲来我工作的地方看我了

April 19, 2019 | Filed Under Foward | Leave a Comment 

原文是虎扑步行街的一个帖子,如今找不回原帖了。当时看完很有感触,保存在了云笔记。

作者:唐宋元明小青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四十多年就在那个小乡镇,乐天安命。对城市的概念就是离家近的那个四五线小城市。唯一的一次出省还是在我大学报名的时候,从四川坐了将近五十个小时的火车到黑龙江。

前两天家里有亲戚要到广东这边来,老父亲就搭着顺风车来看他的儿子。带他吃广东的早茶,带他逛商场,带他看海,习惯了小地方的家长里短,我可以感受到他在这个城市的拘谨,吃饭的时候抢着买单,逛商场的时候手足无措,给他买件体恤死活不要,我告诉他:你看这大家出来逛商场都是穿的体恤,哪有穿衬衣的(耐克店)。好说歹说终于买了一件。

坐高铁的时候父亲像个孩子一样跟着我,教他怎么在自助取票机取票,怎么自动检票进站出站。有那么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带我进城,他牵着我,对售票员说:两个人。

给他买了部智能手机,教他用微信,告诉他以后想我们了就跟我们视频。

父亲呆了两天就回去了,他说母亲想他了,其实我知道他只是不习惯。这两天他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他认为的和他见到的格格不入,他努力过,可是两天改变不了什么的。他身上带着小地方人的毛病,我告诉他后他也会不好意思的说:还是大城市里的人素质高。我说等明年这边的房子装修完了,你和母亲过来呆一段时间,他笑呵呵的说:要得要得。

望着父亲进入安检通道,心里莫名的心酸,想起自己第一次出来工作的时候,也是拘谨不已。这城市的繁华,在我眼里就是天上的星,我想抓住,却遥不可及。

感谢年轻的自己,还拥有一颗赤子之心和不曾停歇的步伐,可我的父亲呢?



翻篇

April 17,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即便回到家已经八点,但我还是决定换上短裤和跑鞋,去自习室坐一坐,静静等待深夜独自跑步的时光。

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确切的说,在没坚持跑步的那一年,这里是比家更适合我呆的地方。而跑步这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养成的习惯,则让我愈发离不开这里。

今天是我重新上班的第一天,虽然还没办完入职手续,但已经跟着素未谋面的新同事在距离家50公里以外的地方看了一天的凭证。中午合作方请我们去吃饭菜很可口的潮汕大排档,我敞开肚子吃了很多,很满足,一时间仿佛变成了那个刚进秋广场喜欢偶尔出差下馆子的自己。除了来回地铁要花3个小时的地铁以外,其他一切都很好。

明天还要去一天,我争取把这项任务的常规流程都掌握起来,我想把自己放到初学者的姿态。况且今天遇到的同事都比我年长,肯定有很多过人的地方。当然,我的心态也很好,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工作完成了就好,学到东西更佳。做不来的,等着分手,也不是不可以。

说到工作做不来,昨晚我跟秋广场的Leader吃饭,表达了自己之所以反悔的两个顾虑:一来担心届时工作没做好让人失望,二来认为之前的领导不希望我回去。Leader回我说“如果你有信心跟之前的自己一样,做的比别的同事好,你不需要有那样的担心。而之前领导的事,也不是你要担心的”。我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跟Leader共进晚餐,听他给我的建议,感激到在那一刻已经在想我还在试用期离职的理由了。Leader说,保持联系。

回来的路上,我给老妈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还没等老妈的建议,我就说了我的打算:这件事暂时翻篇,现在的我不去想三个月后的事情,先专心去上班,结束自己放空的生活。老妈很赞成我的做法,我内心的疲倦,她感同身受。

我还跟老妈说,最近的自己依旧会想起旧感情的事,即便过去一年了。开玩笑地问,你儿子是不是很差。她说当然不是,这些都是合理的存在,无法逃避唯有接受。年轻时相亲,如果遇到自己有心对方无意的人,她也会伤心上一段时间。

老妈安慰我,工作上的事现在大方向就这样了,慢慢稳定下来后,生活上别的事情可以安排。假如有新的物事占据你的内心,旧的东西自然而然就翻篇了。这样的结果并不神奇,这是根据普通人的生活规律总结出来的经验,在你我身上都适用。

我相信自己已经在翻篇的路上,现在的我把自己的一部分精力分给了跑步,不久的将来也可以分给其他。等了这么久才迎来工作的翻篇,其他事情的翻篇,也给点耐心,会来的。



世界欠我一个你,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April 6, 2019 | Filed Under Foward | Leave a Comment 

作者:蕊希

文章选自《总要习惯一个人

转载自蕊希微信公众号

_

我和他,我们没有故事了。

上一本书里的梧桐先生,你们还记得吗?那个我喜欢了好多年的人,那个对我很好的人,那个我以为我们终于要在一起了的人。

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他还是没能成为陪我走更远的路的人,他只是我遥远的梦想和我等不来的归人。他仍然在我触及不到的地方过着他的理想人生,而我的人生里,终于,不再有这个人。

<1>

薛之谦的演唱会我们没有去看,已经买好的票我没有退。演唱会的那天,他在北京,我去了别的城市。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听过薛之谦的歌。听了,就会想起他。所以我选择,不再想起。

那两篇文章,他看了。看完之后,我们微信联系了,说要一起吃个饭。可是后来,饭又吃了很多顿,但都不是和他一起了。我们很少说话了,甚至连朋友圈的点赞问候都没有了。我们不再开玩笑了,我们好像也不是朋友了。

他去了杭州工作,我还是在北京。听说他偶尔回来过,但却再也没有约过我。我呢,去过几次杭州,但还是忍住没告诉他。我在杭州买了套房子,真希望有一天他能来家里坐坐啊。

别人问我,还喜欢他吗?不喜欢了吧。

还想他吗?偶尔吧。

我们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我也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见过他了。手机换了新的,聊天记录都被我清空了。我再也没有翻过我们的合照了,我怕看了就会忍不住想念他。

我还是清晰地记得他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是胖了还是瘦了。眼前偶尔还是会浮现出我们以前在一起时开心的场景,只是我明白,那快乐,以后再难有了。

人生就是这样啊,没那么多的两情相悦,也没那么多的久别重逢。多的是,爱而不得和再也无法从头来过。

<2>

特别巧,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了眼日历,刚好是你生日的这天。想跟你说句”生日快乐”,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以前想着,真希望有一天能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坐在巴厘岛的海滩上。我抬起头朝远处望去,世界好安静啊。耳边除了海浪的声音,就只有我想念你的声音了。

嗯,我有点想你了。

没有很多,一点而已。

我不知道大海、蓝天和这里的树叶有没有听到我对你的想念,那,你呢?感觉到了吗?以前我们都会和彼此分享近况,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我也有好多工作和生活中的事情想要和你分享,但都觉得不太好开口跟你说话了。

你怎么样了,现在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吗?你快乐吗,杭州待得还习惯吗?有女朋友了吗,爸妈还催你结婚生孩子吗?我们为什么不说话了,我们以前不是很好吗?

我知道我等不来你的回答,但能这样问问,也是好的。我现在身边有棒很爱的人陪伴,也不会觉得孤单。可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生活有点艰难。

<3>

我妈会经常提起你,那天我妈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对你的近况一无所知,这种和你的关系里的无力是我不曾想象过的。原来,人和人之间,不是珍惜了就会长久。真遗憾哪,失去你这么好的人。

这本书,你应该不会再看了吧,应该也想不到还会拿出一篇文章来写你吧。一个原因是想给上一本书的读者们一个交代,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这个故事的后续进展。二是真的很久没跟你说话了,就在这里说说吧。

和我关系很近的朋友他们偶尔还是跟我提起你,他们好像比我还要遗憾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缘分不够吧,几年的时间,几次机会,都还没能在一起。

我在上本书里写过一句话:“有些人,正是因为得不到才美好、才重视、才弥足珍贵”。现在看来,真的是这样。

对你的感情已经收口了,这篇文章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们在彼此人生中的分量会越来越轻,到只剩下一点零星的记忆。我们会和后来的人有新的故事,然后渐渐忘记了我们之间发生过的那些。

<4>

这应该是我为你写的最后一篇文章了,还挺高兴的。我坐在巴厘岛的海滩上,敲下这行字,抬起头,目光望向我所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然后,用力地,把我对你的爱和想念都抛了出去,抛向那里,抛向我看不到的地方。对,那才是它们应该留在的地方。

或许多年之后,当我再次想起,当我再次来到这里,我还会坐在和此刻相同的位置,寻找那个我抛去了爱和想念的地方。

这一本书,关于你,我用这句话作结:后来,我和他,我们没有故事了。

我们都曾为一个人莽莽撞撞到视死如归,最后却发现,他潇洒闯荡,退场得漂亮。不爱我又能奈你何,真实的世界本来就多的是阴差阳错。我会陪你一起老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我们,没有故事了。再见,我的男孩。

世界欠我一个你,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每月任务

April 3,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突然觉得与其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下零零星星的感悟,倒不如把时间花在规划自己接下来的生活上。过去的事已然过去,即便难以忘却,但把尽量多的时间用在当下, 用在未来,是不是会好一些。昨晚临睡前我给自己发了一条微博:

往后路漫漫,在转机出现之前,要接受这份洗刷,没有别的办法,加油吧。

我不知道什么是转机,更加不知道转机何时会出现。我只是略微想象到它可能给我带来的平静,让我在孤独的时候不再反复的回想过去。就好比前些天可能是下东家的人力电话里跟我说他们在争取编制一样,几分钟的通话,我明显感受到自己内心有着难得的平和,甚至有了希望。当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时刻可遇而不可求,因为与转机有关的东西,应该是既不可遇又不可求的。我唯一能做的,除了等,真的就是接受这份洗刷。

只是今天的我也下定决心,要改一改自己接受洗刷的方式:

我想给自己安排任务,将每月要完成的事在月初便记录下来。

4月的任务:

· 在咸鱼上卖两个耳机;

· 给家里的纱窗加上防蚊网;

· 交一个月的社保和公积金;

· 复习完18CPA财管15个串讲;

· 累计跑步50公里;

· 累计引体向上1000次;

· 制定一个“人旗”的训练方法;

· 去申请一个写信的公众号;

· 月底去张家界。

之所以不给这些计划排序号,是因为我觉得每个都一样重要。

就这样吧,走一步是一步,把生活的重心放到将来的物事上,总不会是坏事。



March 30, 2019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是三月最后一个周六,也是我开始无业游民身份的第一天。晚上跟柿饼一庆祝老妹的生日,然后也算是自己重新开始的一个标志吧。一个月前答应她们争取在吃蛋糕的那天,安排好自己的去处。如今没有做到,不过我想她们也不会怪我的。因为她们常跟我说一句话,“多大的事”。之前说过,现在继续提醒我,我可要记在心里,保持开心平和的状态。

其实在放年假的这一个星期里,我写了很多日记,甚至还打了一些书信或感悟的草稿,只不过断断续续,没来得及写到这里来。这段时间不想给自己压力了,除了明后天要开始研究怎么在淘宝上买社保和公积金之外,没有设定其他任务。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还不足以去迎接新的工作,辞职只是一个逃离过去的心理暗示或标志,真正想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我还需要一点时间,确切地说,我还需要在这所剩无几的三月里,狠下心,再做一个跟辞职一样大的改变。

辞职,我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个中缘由,已经思考过太多。我想把清姐之前鼓励我的话抄到这里,希望自己在一段较长时间的积累后,也能有类似的蜕变。

“A原来是专员,做了一年的收集税控表,税政法规整理,刚好一年,以SD的平台,跳进了WK,升了不止一级,接下来在WK项目中在实操作中,很多靠边问边学边做,又做了一年,跳到了BGY,就做财务经理了,这个过程只用了两年。如果他一直在这里,可能还是主任。所以,你也一样可以的,如果进步的空间有限制了,或者想去发现会不会有更适合自己时,可以去试试走出去。你现在的实力也很强,一点也不要心虚,到了那个阶段不懂的可以边学边做。”

当然,我并不渴望什么急功近利的成果,我相信在工作这方面,可以越来越好。

至于其他,我也要做好,哪怕很难。



春分

March 21, 2019 | Filed Under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亲爱的各位,

昨晚出去外边吃饭,回座位打卡已然晚上九点,却发现税务和综合的同事都还在座位上加班,而且还有种通宵达旦的气势。我心里有点忐忑,觉得以后加班就没有这样的同事陪伴了,一时间五味杂陈。

最近的我一直在犹豫是否给各位写这样一封Farewell letter,害怕这个年少时在秋广场养成的坏习惯会吓到各位。生活中有些事情,有时候挺难做决定的。这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很多次了,原因皆不是因为想不明白,而是因为想太多。想太多这三个字,在过去两年,是我不愿意面对的缺点,是她蹙眉叹气的评价。现在的我想去改正它,就好比我想离开一样。

我想,我还是得跟各位打个招呼,至少应该正式一点的,才不枉到最后还出现彼此的加班生活里,才对得起各位在最后还给我介绍新的工作机会。这种方式有着跟我年龄不相符的矫情做作,谈不上正式,反而让人觉得尴尬。这波怪我,我道歉,只是我也没有机会在你面前改过了。

不过,我还是自恋的希望收件人栏里有那么零星的几个你不会介意。放在以前我不敢这么想,现在可以了,大抵是因为我变老变坏了。

农历年后第一天,我在孤僻老妹妹的群上说二月底走,改天一起吃饭。静茹发了三个嫌弃的表情,徐老师打了三个字:太冲动了。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脑子里突然浮现《青春》里赵律师对她母亲说的话:“人生要是没有一两次意气用事,那才叫活的遗憾。”

其实我一直无法很清楚的想好自己离开的原因,更加回答不上面试官那个是受委屈亦是受诱惑的提问。对于一个为保证自己周末休息骗新青年去庙会喝风的糟老头来说,委屈这东西,我满脑子都是消灭它的多巴胺。而由于环境不好,或者说我的头还不够糟老,我想被诱惑的愿望直到现在还落空。

但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工作外的一些经历,我想明白了一件事。生活也好,工作也罢,有些时候可能并不存在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相反地,是一份突如其来的冲动,就像当眼前突然出现一点水源或光亮,让骆驼开始了撒腿狂奔的模样。我觉得真正让自己苦恼的,并不是自己做不好工作的样子,而是自己想象过一个生活该有的场景,却一直拖着没有去实现。从月初拖到月底,进而五三一,熬着熬着又是一年春来到。

好在时间是个好东西,它让人接受缺憾的同时,也给了人改正的勇气。这个过程可能很长,但总归是在路上。它一直有不好的地方,它真的走的太快了,无论是这等待离职的几个月,亦或是过去充满经历的两年,都好似地铁玻璃门外的广告牌,一眨眼便从身边掠过。

两年前我从秋广场搬到东风路,跟前同事继续成为同事,而且认识了各位。一年前从靠门口的过道搬到挨着综合和核算的地方,开始了一年有趣的时光。白天学习分辨“颜值”和“原则”被读成一模一样的普通话,午饭前逼自己去七楼减少身体里日益堆积骨刺与脂肪。有一次在小会议室吃早餐,鸿爷和乔妹说,金威哥要多做点俯卧撑,多吃点蛋白质。还有一次在旧饭堂排队,清姐在另外一条队伍的拐角,关切地问,怎么最近看上去消瘦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想到这些,除了感恩,还有不舍。往后很难有七楼和八楼这样的好去处,很难有这样相互关心寒暄的好同事。或者这样说,往后是没有妹妹的孤僻老,没有测算的小分队,以及没有朝九晚六的平安喜乐。往后,是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往后很少去循环《一个人的北京》,去反复《葡萄成熟时》,可能更多是随机播放,随遇而安。陈医生在苦瓜里说,也像我很纠结的公事,此际回头看,原来并没有事。

我觉得,若往后在公事上不再有交集,说不定在生活上会有联系。况且公事又不是什么大事,没消息说不定是好消息。我们每个人的通勤,总不会一直在同一个站上落。曾经靠在同一根扶手,曾经相互让过座位,就知足了。世界很小,同事前不前的,又有什么所谓呢。

最后,我希望借此机会,跟我的领导说一声感谢。感谢一川在过去两年对我的栽培。我在秋广场那会便八卦到我下一任领导是多么的强,来到东风路才发现原来不止这么强。真的很有福气,有时甚至怀疑两年前是不是因为3601的灯光过于昏暗,隔音效果过于惨淡,偷的她一刻不留神,才蒙混过关。我自然不是拍马屁,我知道一川不吃这一套,她也知道我不擅长这一套,就好像不擅长其他一些工作一样。除了工作,当初若不是一川帮我在人力那出面,恐怕至今我仍接不上那断了一个月的公积金吧。可以说的事还有很多,远远多过我在税务部的日子里的收获。无以回报,只剩一声感谢。

我还想特别感谢,排名不分先后地,感谢GIGI,感谢静茹,感谢晓敏,感谢王毅。感谢他们在过去两年的陪伴和鼓励。我已经想不起当初是怎么好上的,只知道在某一刻起,他们便成了我工作的伴侣,生活的树洞。没有他们,或许现在那根系在我心头的绳子,还打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结。关于工作和生活,我们曾经有过激烈地讨论,总结出适合自己的安排,甚至留下了美好的憧憬。虽然现在有些事情并不顺利,有些东西也没有如期而至,但这个不怪谁。那些预料不到的物事,或许是上天的考验。何况我一直觉得,我们现在遇到所谓的挫败和挑战,根本算不上什么。请原谅我在这个时候还宣传自己一贯引以为傲保持乐观的“悲观自疗法”:真正的苦难肯定跟生命有关。要相信该来的始终会来,无论我们在何处,与何人,只要我们一如既往地踏实与认真。

有机会再见吧,在某个广场的烧烤店,在某条横路的小酒馆,不加辣的烤串,没浓度的桃花酿,以及从不同方向赶过来的我们。如果没机会的,那就一边等,一边自力更生自己想要的充实。风都可以等来,为何机会和人不可以呢。

希望到时的我无论眼圈如何乌黑,眼纹如何遮挡视野,前额的发际依旧是我们邂逅时的模样。也希望到时的我能够拥有遇见你们时候的好运气,可以有新工作或新生活与你们分享。

祝你身体健康,我工作顺利。

格雷

东风中路上

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春分



3公里

March 11, 2019 | Filed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今晚是我今年第一次一口气跑3公里。

原本想着跑完2.2公里,完成每天提高200米的目标就好。但跑到2.5公里的时候,觉得呼吸还可以,天气也很好,跑多两圈半也不是问题,于是就坚持了想来。

当然,对比起老表10公里平均配速4分钟的水平,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不过我这段路的起点是我自己,终点也是我自己。

今晚跑完1公里,便开始用嘴巴呼吸,虽说呼吸还算顺畅,但也是耐力不足的表现。明晚除了跑3.2公里的目标,再给自己加一点:允许用嘴巴呼吸的节点,是跑完1.5公里的时候。

我初步的打算是每周要跑10公里,只是现在的我一口气跑不完5公里,这样的周计划可能要分3天进行。试一试,希望接下来的夜晚天气都好,好让我成全自己。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